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3-08 09:30
+关注

5G来了!今年淘汰5亿台手机,回收江湖厮杀升级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崔恒宇 编辑:刘小玲,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在互联网狂飙突进的 20 年里,诞生了无数的风口和蓝海。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很多的风口从资本宠儿沦为资本弃子,快速地衰退、滑落、倒下、湮灭。

生死时速的无人货架,暴雷潮一轮又一轮的P2P,“奇迹”变垃圾的共享单车,留下唏嘘声不断。

然而,二手手机回收是个例外,这个从黄牛伊始的古老生意,从诞生到现在仍处于“黎明前的黑暗”,用回收宝SVP熊洲的话说,就像在蓝海里面游泳,既碰不到对手,也碰不到岸边。

据工信部数据, 2014 年以来,我国的废旧手机存量累积约18. 3 亿台, 2018 年、 2019 年的手机淘汰量预计分别达到4. 61 亿台和4. 99 亿台。

苹果手机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数据之上,手机回收成为靶心,造就万箭齐发局面。

不仅有闲鱼、转转等综合性平台,还有爱回收、回收宝、估吗等垂直玩家挤进赛道。与此同时,各大手机品牌也在“以旧换新”业务上不断加码。

2018 年,阿里押注回收宝,京东连续三年投资爱回收,二手手机回收市场直接从“拉锯战”升级为“神仙打架”。

助推的“战事升级”的,还有5G的到来。工信部数据显示,随着 2020 年5G逐步商用,我国的手机淘汰量将到达5. 24 亿台。

5G (1)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2019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华为、小米等品牌的5G手机逐一亮相,其中华为首款5G手机将在今年 6 月推出。5G手机的到来近在咫尺。

据IDC预测, 2019 年5G手机出货量将超过 600 万部,占智能手机总数的0.5%,而到 2023 年,这一占比将到达26%。这就意味着,关于手机的又一个跨时代来临,5G手机将在 4 年内完成迭代。

一场全民换5G手机的浪潮正在酝酿中,而整个手机回收行业都已经蓄势待发。

从黄牛说起

“手机评估—提交订单—收预付款—寄出手机—等待质检—收尾款。”

三下五除二,吴佳又完成了一次手机的“辞旧迎新”操作,这次告别的是用了 1 年半的iPhone 7,拿到 1700 元。

过去,吴佳习惯把旧手机放在一个纸箱中收藏,不舍得交给黄牛。

手机回收的生意,始于黄牛。走街串巷的三轮车,白底黑字的“高价回收二手机”牌子,喇叭里放着的“旧手机换盆”、“旧手机换剪刀”……这些散兵游勇是国内手机回收最原始的状态。

“哪里有黄牛,哪里就有被埋藏的商业机会,越古老越有生命力。”锌财经潘越飞曾这样总结。

那时候黄牛回收上来的手机,几乎都会流转到著名的深圳华强北。伊藤穰一在《爆裂——未来社会的九大生存原则》里记录着 2014 年深圳华强北的面貌:

“手机芯片论斤卖,同样被装在塑料袋里打包出售的还有苹果手机的主屏幕按键、三星手机屏幕、诺基亚手机主板各类电子零部件。”

这样强大的吞吐能力前端,是全国各地的手机回收黄牛。经过“黄牛—收购中心—拆解或翻新”,最终再以华强北为起点,流向国内外的销售市场。

“没有一台二手机能完整地走出通讯市场。”李军告诉锌财经。

2015 年,李军新买了一台苹果手机,原本打算把旧手机换块电池当作备用机,然而带到通讯市场后,手机回收黄牛的卖力吆喝让李军有些心动。

“有黄牛直接报价 500 元要收我的旧手机。”李军告诉锌财经,“看我在犹豫,他们还加价,说手机拆开看一下,状况好的话,还能再加100。”

结果拆开后,黄牛突然 180 度大转弯,以手机内部功能差为由,将价格压到了 200 元。

李军硬生生地没同意,把手机又带了回去。

信息不对称,价格不透明,黄牛说了算,数据不安全......这些痛点攒在一起,等待的是手机回收行业重新立规矩。

玩家上线

规矩,其实早在萌芽。

2010 年,海外主流运营商规模建设4G的元年,国内首个垂直类的手机回收平台爱回收上线。

“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二手迟早会成为一种麻烦。”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表示,并带着团队扎进3C回收。

不过,陈雪峰说的“迟早”,来得些许迟缓。据天眼查数据, 2011 年拿到A轮融资后,爱回收等了 3 年,直到 2014 年 7 月才拿到第二笔融资。

2014 年之后,随着智能手机迭代的速度愈发加快,用户换手机的速度也被迫加快。

一个个玩家单刀直入地冲了进来——深圳,何帆带着回收宝 2014 年 7 月入局;杭州,向上集团同年立项3C回收, 2015 年推出估吗回收。

“最开始,线下黄牛或小B商家主导市场,直到C2C交易网站的崛起,才让价格信息透明起来,但依然没有解决柠檬市场的问题,直到专业回收平台和具有验机能力加持的C2C平台的出现。”回收宝方面告诉锌财经。

从那时候起,手机回收这个原本低调而略带灰色的行业,开始以互联网的方式,转向专业化、透明化,并开始重建市场规则。

入局的玩家也愈发密集。

在杭州互联网公司最密集的文一西路上,除了估吗之外,还长出了蜜估;一公里之外的高教路上,又生出葫芦回收。

身为文一西路上的老大哥,阿里巴巴也把闲鱼开放给了更多手机回收平台。如今,仅仅是支付宝的信用生活入口,便排着 10 余家二手手机回收平台。

二手手机排在闲鱼平台首位

“高效、便捷、安全”“一秒到账,先收钱后寄货”“闲置手机,高价回收”“所有型号限时加价10%”……大家喊着雷同的口号,倒也与当年通讯市场上的白底黑字颇有几分相似。

与此同时,用户不信任、数据不安全、回收价格不透明、回收服务不专业、转化低频场景,这些痛点也慢慢被找到了答案。

资本助推

二手手机回收的第一次热潮发生在 2015 年。

那是中国移动正式拿到4G牌照的第 2 年,中国用户开始真正扔掉了2G、3G手机,拥抱4G。

估吗回收负责人潜丹兵告诉锌财经,“那时候单单是一个地级市的移动营业厅,我们就回收上来几十万台2G、3G手机。”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一年,爱回收一下子拿到 6000 万美元的融资,天眼查资料显示,是之前两轮融资加起来的 6 倍,并开始得到京东的青睐;而刚刚成立一年的回收宝,在 3 个月内拿到了两轮融资,总额超过数千万人民币。

随着资本的加码,每一家都开始跑马圈地。

“常常是今天睁开眼在这个城市,晚上躺下的时候,在另外一个城市,第二天又会去第三个城市了。”这是 2016 年潜丹兵的生活常态。

潜丹兵算不出当年飞行的里程数,他告诉锌财经这样一组数据,为了抢占线下市场,估吗有 100 多名线下工作人员同时去拓展线下渠道,平均每人每月的出差成本就有近万元,仅仅是住宿费和交通费。

2016 年年底,估吗回收的合作门店已经遍布全国,与六万多家门店合作,包括手机综合卖场,OPPO、vivo的品牌专卖店,还有运营商网点。最让潜丹兵欣喜的是,“我们拿到了跟国美电器的独家合作,他们在全国有上千家卖场。”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回收宝也不例外。在成立之初,回收宝就瞄准华为,试图承接华为官方的手机回收业务。但两大难题横在面前——第一,回收宝刚成立,如何取得华为信任;第二,手机大厂商尚未开回收先例,华为担心会被误认为出售翻新机。

为了打下创业初期的关键一战,回收宝放下所有事情只攻华为,何帆曾经在采访中说,“我们按照华为要求优化内部流程、效率、体系,把内功练好。”

2015 年 8 月,回收宝终于在手机回收版图上插上第一面胜利的旗帜,紧接着,势如破竹。

起步较早的爱回收则在专心做市场教育,为了能够聚焦更多目光,把“手机回收”的观念植入用户思维,爱回收选择在一二线城市的商场里铺开更多线下门店。

进驻高端商超需要花费很长的谈判时间,陈雪峰回忆,上海龙之梦用了三个月,北京的新中关上火车那个则谈了至少半年,“如果没有好的位置,我们就等。”

目前,爱回收的线下门店及上门业务已覆盖全国超过 35 个一二线城市,直营门店超过 300 家。

据陈雪峰在公开演讲中透露, 2018 年,爱回收交易额在 70 亿元以上,一年处理 1000 万台以上手机;回收宝的官方数据显示,在成立的 4 年里,回收了 1000 万台手机,支出回收款项 60 亿。

2018 年,资本市场一片寒寂,手机回收行业也能稳稳地把资本落袋为安,公开数据显示:

7 月,爱回收完成1. 5 亿美元新一轮融资; 9 月,回收宝完成C1 轮战略融资,阿里巴巴投资;闪回收也拿到了近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投资方包括小米科技。

阿里和京东的加入,直接将手机回收行业拉进下半场。

下半场怎么打

下半场怎么打?在锌财经的走访中,被提及最多的依然是——抢占线下市场。

中国手机市场上,新机销售的场景仍然更多地发生在线下,三线城市以下尤为明显,这也就伴随着线下的手机回收场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手机在线上的渗透率也只有20%,线下依然有80%。”何帆曾告诉锌财经,线下依然是目前竞争的关键点。

根据回收宝方面介绍,目前线下智能回收APP换机侠与超过 10 万家手机合作门店,覆盖 280 多个城市,支持 30 多个主流手机品牌 8000 多个型号回收。

爱回收的打法也大同小异。

2013 年底,爱回收在上海的亚新广场开出了第一家线下门店,当时这被所有人质疑。

但线下模式的高效很快得到了印证:

二手手机回收是低频行为,在人流密集的商超,面对面,检测,成交,不仅节约了信任成本,而且增加了品牌曝光,变相地实现了消费者的培养和教育。

“因为线上的主流入口已经大面积占据,除了去做优化和占据空白入口之外,线下要做的还有更多,比如继续拓展渠道、服务渠道。”潜丹兵说,估吗在起步之初便是从线下的渠道商、品牌商打开入口,今后也依然会继续围绕着这样的打法。

如今,估吗背后站着超过 10 万家的线下合作手机门店。

抢占线下市场之外,没有一家回收商把自己仅仅定位为回收,他们无一例外地向锌财经强调“打造二手手机流通市场的生态闭环。”

这一闭环包括对二手手机的回收、售卖、出租以及维修。

拿爱回收来说,除了手机回收之外,还与各大手机品牌推出以旧换新渠道。

同时,推出全球二手手机线上交易平台“拍机堂”,赋能“享换机”和“极修客”服务于手机出租和维修。

爱回收的布局折射的是行业的愿景。深水区下,玩家的布局愈发深入。

回收宝方面告诉锌财经,“阿里的入局,无疑带来巨大的平台赋能和流量优势,未来回收宝会重点用于线下场景建设和二手手机标准化完善,解决行业痛点。”

随着手机产品迭代,回收市场也在慢慢由量变酝酿质变。价格信息变得相对透明丰富,交给用户更多选择权。

“ 2019 年、 2020 年肯定要冲刺了。”这是多家手机回收平台给锌财经的答案。

随着4G的翻页,5G序幕的拉开,驱动的是新一轮厮杀。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5G
2023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