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3-05 08:47
+关注

移动通信变迁史

5G手机、5G网络(5)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汪小楼编辑: 杨一枝  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这几天MWC2019 现场,全球主流厂商第一波5G手机纷纷惊艳亮相,你来我往的姿态更是将“5G”这个概念推向了高潮。

在这之前不久,就连特朗普先生也按耐不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爱国热情:要让美国跨过5G直接进入6G。

此举引起了全球热议,其实总统先生心里清楚,如果采用地基通信的方式建设5G,美国无论是在4G基站基础上还是在建设速度上,显然都不是中国的对手,更别谈还前景渺茫的6G了,只不过为时下的5G热找个噱头罢了。

总统先生,吹牛这么厉害,你咋不直接上天呢?不过,特朗普这种反人类常识和满嘴跑火车的说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言归正传,移动通信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它是如何诞生的?在这期间世界和中国都经历了些什么?华为是如何在该领域崛起?以及特朗普口中的6G到底是什么样?

本文将一一为你解答这些疑惑,如有不实之处,请多多指正!

移动通信元年与1G时代

1897 年,一艘名叫“圣保罗”号的邮轮缓慢的行驶在大西洋上,船上或坐或站挤满了人。奇怪的是,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兴奋、期待与焦虑,却无一人发出声响,彷佛虔诚地在等待着一件伟大事物的降临。

突然,一连串“嘀、嘀、嘀”的电报声打破了这原本不该有的平静,这断断续续的声音犹如漆黑夜空中突然闪过的耀眼流星,瞬间划破长空。

只见一人突然跳将起来,大呼:“成功了,成功了,我们终于成功了......”,顿时,所有人沸腾了起来,连海浪击打船舷啪、啪声都被人群欢呼雀跃声盖过。

这个跳起来的人叫马尼克,这一天他在邮船上收到了150KM外的怀特岛发来的无线电报。

也正是这一天,他向世界宣告了一个新生事物—“移动通信”诞生了,世界移动通信的序幕由此拉开.....

虽然学术界一直都不缺乏对世界无线电通信发明人的争议,但是通常 1897 年被认为是人类移动通信元年。

所有人都不曾想到,这个在当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历史瞬间,在之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彻底改变了人与世界的联系方式,同时也见证、助推了全球很多科技巨头的起起落落。

由于成本高昂,基础设施缺乏,移动通信技术最早大多用于军方,尤其在二战期间,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0 世界 70 年代,大规模战乱已远离各个国家,全球经济复苏,民用移动通信用户数量规模激增和业务范围扩大,有限的频谱资源供给显然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这时,美国贝尔实验室提出了在移动通信发展史上另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概念—蜂窝小区和频率复用理论。

1978 年,贝尔实验室开发出了一款高级移动电话系统,这是第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可以随时随地通信的大容量蜂窝移动通信系统。

紧随着贝尔实验室,日本、英国、加拿大等国也相继开发出属于自己通信系统,这百花争鸣的局面,正式拉开了现代移动通信角逐的帷幕,1G时代来临。

1G无疑是属于摩托罗拉的时代,他不仅是发明了移动电话,而且还是全球AMPS系统的主要设备供应商。早在 1972 年,时值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与AT&T公司在美国建立移动网络市场这一问题上博弈相持不下。

为了抢占先机,马丁库帕临危受命,迅速在摩托罗拉内部组织起了开发团队,并被要求在六个星期做出移动电话的模型。然而令所有开发团队没有想到的是,直到 1983 年第一款摩托罗拉8000x问世时,整整花了十年,耗资 1 亿美金。

虽然摩托罗拉内部为该机型的延迟发售给了一个完美解释:基站建设不足,但是一点都不影响其迅速横扫全球,并且全球无任何可以与之匹敌的竞争对手。

当 1987 年摩托罗拉进入中国在北京设立代表处时,中国改革开放进入了第 9 个年头,“姓资姓社”的争论早已变成另一种更为实际发展方针:大力引进西方发达国家先进技术和投资。

放宽政策、万物待复苏无疑是企业家最好的年代。

在同年 11 月广州举办的第六届全运会上,李经纬在于可口可乐的角逐中成了最大的赢家。 200 多名工作人员均穿上清一色印有健力宝标志的运动服装、 8 万名观众每人被赠饮后的一听健力宝饮料罐汇聚成一片橙红色的海洋。

这异常壮观的场面瞬间引爆了所有观众的民族自豪感,甚至有人热泪盈眶大呼“祖国万岁、健力宝万岁.....”

如今,健力宝公司的风头已成了昨日黄花,但发生在这场全运会上的另一件事件,却标志着中国移动通信领域不再是一片空白。当时,广东省为了为第六届全运会提供通信服务,与港澳实现移动通信接轨,率先开始建设900MHz成了中国最早开始步入移动通信的省份。

而此时,身在广州仅百公里开外的任正非却无暇去过多关注全运会带来的民族自豪感和视听盛宴。华为刚刚成立两个月,对于他来说,摆在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让公司活下去。

在这之前,任正非的人生经历可用灰色来形容,而对于刚刚成立两个多月的华为的未来,他也一无所知,唯一能做的就是低头研发和为了贷款四处奔波。

1992 年,华为研制的大型数字程控交换机终于面世,命运才开始对任正非露出第一缕迟到的微笑。正是有了这一缕微笑,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华为让全球所有对手都头疼不已。

2G与3G

进入中国市场后,摩托罗拉推出的第一款机型是Moto 3200,也就是传说中的“大哥大”。高昂的价格让普通民众望而却步,在那个年代,很多人听说过“大哥大”,却很少有人能有缘见其庐山真面目。

有意思的是,改革开放那句“先富帮后富”在“大哥大”面前,华丽转身一变,成了衬托贫富差距最亮眼的标志。

除了风靡一时的“大哥大”,摩托罗拉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的另一重磅产品当属BP机,这是为中产阶级量身定制。

走在大街上你只要看见有人腰间别着BP机,当传来一阵阵“噼、噼、噼”的响声,持机人转头、操机、看信息,那举手投足间所表现出的优雅从容,你就会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贫下中农。

摩托罗拉在天津开设的第一个工厂就是以BP机为主业,由此切入,很快在中国市场赚得了大笔的钱,而在全球市场更是势不可挡。

当摩托罗拉沉侵在全球市场所取得的成绩沾沾自喜时,2G时代却悄然来临。

2G时代的移动通信系统中,应用最广泛、影响最大、最具代表性的是GSM和IS-95(CDMA)系统。当然,第二代现代移动通信系统能快速在欧盟地区完成统一标准的制定,与当时的时代背景密不可分。

在1G时代,欧洲各国采取各自为政的策略,在技术、规模上显然无法与美国正面抗衡。标准不统一也形成了制式太多,标准不统一的局面,这对用户来讲,简直是要命的问题,更何况模拟网本身就存在通话质量一般、保密性差、互不兼容等诸多弱点。

从 1985 开始,欧盟各国着手GSM系统标准的开发, 1988 年欧洲邮电委员会的移动通信特别小组完成了技术标准的制订,两年之后开始正式投入商用。

当高通的IS— 95 登上移动通信的舞台时,GSM已经在欧洲站稳脚跟,快速向全球扩展蔓延,市场份额远远将CDMA抛在身后。

每一次移动通信系统更新迭代,都能拉动一大批产业链的崛起和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2G时代,爱立信和诺基亚近水楼台先得月,迎来了飞速发展成为全球领先的通信设备商和手机厂商。

单一从技术角度来讲,高通CDMA比欧洲GSM更具优势,它通过不同的扩频码来实现多用户在同一时间同一频率上共享。

所以,在2G时代美国不是输的技术、资金,而是速度、规模和一个时代,也因此失去了3G时代的先机。

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是第二代的演进和发展,而不是重新建设一个移动网。在2G的基础上,3G增加了强大的多媒体功能,不仅能接收和发送话音、数据信息,而且能接收和发送静、动态图像及其他数据业务;同时3G克服了多径、时延扩展、多址干扰、远近效应、体制问题等技术难题,具有较高的频谱利用率,解决了全世界存在的系统容量问题;系统设备价低,业务服务高质、低价,满足个人通信化要求。

2000 年 5 月,国际电信联盟正式公布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我国提交的TD-SCDMA正式成为国际标准,与欧洲WCDMA、美国CD-MA2000 成为3G时代最主流的三大技术之一。

因此也形成了表面上的欧、美、中三足鼎立的格局,其实暗地里谁也不服谁。它们的来龙去脉及国与国之间的斗争早已被扒得底朝天,我们不妨来看看华为在该领域是如何参与角逐和崛起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移动通讯
41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