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榜公众号- 业界资讯 2021-01-27 09:12:21 +08:00

粉丝百万,收入千万,却被质疑“抄袭”?还有解决办法吗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新榜(ID:newrankcn),作者: 常皓靖,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千万粉旅游大V房琪公开发声指控李晓萱“内容雷同”一事,这两日热度不减,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相关话题的阅读量合计超1.5亿。李晓萱是一名百万粉旅游博主,曾表示自己“收入一千多万”。

1月24日,房琪通过一条8分钟的视频将两人的选题、文案、脚本上的相似点结合时间线进行逐一比对,称对方的视频与自己的视频雷同程度、频次、时间跨度都远远超过了合理范围,证据之细密,堪比“实锤”。

原创内容被抄袭洗稿一向是很多从业者的痛点,就在几天前,国家网信办发布新规,其中就提到对洗稿等行为的明令禁止。然而,抄袭洗稿囿于界定,难在处置,视频内容尤其如此。

令人遗憾,“房琪指控内容雷同事件”热度虽高,短视频抄袭争议却十分常见。

房琪告诉我们,她发布质疑短视频的目的并非为了声讨对方,而是希望通过此事能引起公众对短视频版权的重视。

截至发稿前,李晓萱方面并未做出更多回应,我们也不便对此事多加论述,但更值得关心的或许是,以这件事为切口,短视频内容的抄袭争议如何界定,创作者应当如何维权,遇到类似情况如何处理,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得到推进,整件事的讨论或许更有意义。

房琪李晓萱事件始末

我们还是简单回顾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

事件的起因是,2021年1月4日,房琪发布了一条长白山寻找盗墓笔记的相关视频。

1月8日,李晓萱也发布了一条“我带着盗墓笔记登顶长白山”的视频。

此后,多位粉丝私信房琪,李晓萱的视频和她的有所雷同。

上图:房琪;下图:李晓萱

1月16日凌晨,房琪发布微博称,有一位博主从2019年到2021年,与她“撞选题”、“文案雷同”。房琪虽未直接点名是谁,图片中涉及账号名的部分也打了马赛克,但有粉丝在评论中@了李晓萱。

1月16日晚,李晓萱(微博账号@是萱萱呀)发布微博,称“要维护自己和爱我的人的权益”。

随后,9点半,房琪发布微博回应。这一次她直接@了李晓萱。

1月17日,李晓萱发布了作品的时间线。

随后,房琪对此做出了回应。“第一次发出质疑后,我本没有想继续,但是对方说我抄袭她,所以我才发布了这条微博。”房琪表示。

至此,双方的微博论战告一段落,直至房琪1月24日,房琪在个人视频号、抖音、微博等平台同步发布了一条8分钟的视频。截至发稿,这条视频在视频号上点赞量超1.2万,在抖音上点赞量超120万。

截至发稿,李晓萱暂未做出更多回复,此前在微博回复的内容似乎也被删除。

短视频抄袭事件频发:

报告称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

围绕原创短视频的抄袭争议,我们过去也跟进过不少案例。

比如2020年8月,26万粉丝的B站UP主“爆走短路”发布视频,称自己被抖音2300万粉丝大V“子笺子凛”抄袭,从拍摄剧情到剪辑手法都极为相似。

再如,B站知名UP主“狂阿弥_”曾表示自己被洗稿,自己解说电影的视频内容被分割成10集盗发到抖音。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雷同”的还不仅仅是内容,还有账号名称。此前有媒体报道,“摆货小天才”的送手表视频爆火后,出现了很多看上去名称和内容都十分类似的账号,比如“地摊小表妹”、“摆货小哥”。

而这些还只是被报道并为人所知的案例。更多事件,或许还隐藏在“冰山之下”。

房琪也在采访中提到,她认识的很多博主都遇到过类似问题,但选择隐忍不发声,也建议她不要发声。

“他们觉得说不清,而且太麻烦。”

短视频侵权现象有多普遍,我们可以从一个数据中窥探出一二。据《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接受权利人及监管部门委托,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覆盖作品量超过1000万件,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其中,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非独家作者被侵权率为65.7%。

短视频抄袭难界定,更难维权

那么,短视频领域为何“抄袭”事件频发?至少与以下三个方面的因素有关:

第一,是否抄袭难以界定。

在视频的标题中,房琪将“抄袭”二字打上了双引号。

采访中,房琪也多次强调,自己没有从来没有说李晓萱“抄袭”,只说是“内容雷同”和“框架相似”。“因为我无法判定在短视频平台上,到底什么叫抄袭。”

近几年,短视频快速崛起,但相关法律并不完善,通常伴随着无法确定侵权界限等问题。

弘鼎胜律师事务所针对该事件发文称,我国《著作权法》主要保护的是表达形式而不是想法创意,也就是说,房琪去长白山,那么李晓萱也可以去长白山。

“虽然二人有很多的确看似相近的地方,但是在《著作权法》范畴里具有一定模糊性,很难判定是否构成侵权。”

也正因此,该律师事务所建议,虽然大部分人都抵触抄袭,但是面对抄袭的情况还是要客观冷静。“被抄袭的博主应当缕清思路,发博谨慎,否则容易维权不成,反而侵犯他人的名誉权。”

第二,维权过程过于繁琐,且需要较高的时间成本。

维权的过程,通常比较繁琐,且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以房琪李晓萱事件为例,不算二人微博上互相质疑所花的时间,据房琪所说,仅仅为了制作这条视频,她就花了5天。

抒发情绪很容易,但找证据真的很费时间。

“从头到尾,我也很挣扎。”房琪说,制作长视频内容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需要搜集大量的资料,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第三,维权成功了,然后呢?

即便进展顺利,花费了大量时间,维权成功了,然后又能如何呢?

例如,上文提到的“是你的子笺子凛”在B站账号发布了道歉视频,且清空了所有内容。

但现在,他在抖音上依然很活跃,网友们也仿佛已经遗忘了这件事。

互联网的记忆只有7秒。不出意外的话,房琪李晓萱事件,也很快会被人遗忘。

可能的解决之道

好的创作环境,需要创作者、观众、平台共同打造和维护。

此次事件的主要发声者房琪在视频及采访中,也提到了几点建议,我们在此基础上加以扩宽,供大家探讨。

第一,创作者提高底线。

短视频的创作,不是灰色地带。原创短视频的保护,首先需要更多的创作者们共同去维护。

据《2020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6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01亿,网民使用率95.8%。各个细分领域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为87.0%。

短视频的火热,吸引很多人入场。但短视频尚属于新生事物,部分人没有相关经验。“因此,很多人刚学习做短视频时,的确需要一个榜样,一种冲动。这就像写作文一样,老师会说你要是不会就先从模仿开始。”房琪说道。

但做得久了,还是需要形成自己的风格。

正如房琪在视频中说的,“有时候平台会举办线下活动,达人都会去拍同一个目的地,但每一个人发布的视频感觉都不同,也都在极力避免和别人相撞。这是我觉得特别好的地方”。

第二,观众起到监督作用。

每次有类似抄袭事件发生,大多数观众都会来“吃瓜”。

例如,在房琪发布的微博和视频下,有一部分人支持她,也有一些其他声音存在,“互撕真的很丑”,“干嘛跟她计较这些”,“别理她”......

但房琪不这么觉得,“如果没有任何人站出来,那就随意她发挥吗?”

她表示,观众是短视频平台上一个重要的角色,也可以起到监督作用。

“就像上学时抄别人作业会被批评,考了优异的成绩会被夸奖,创作者也需要这样的反馈。”房琪说,我们需要观众给信心、原创动力,让我们变得更加积极。

第三,平台完善评判机制。

事实上,针对原创视频保护,各平台一直都在出台相应的举措,试图净化内容生态。

在采访中,房琪表示,她相信所有平台都会尽力保护创作者,但有时候会“心有余力而不足”。对于“雷同”的视频,目前也没有规则去判定谁对谁错。

她建议,这些规则可以再细致一些,或者进行评判时,可以有更多的人工参与,而非完全是机器判定。“这背后,可能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支撑,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机制。”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谁先在视频号上赚到钱了?

真正的高手,是这样看视频号红利的!

视频号66个粉丝,竟然变现了!

视频号只有一万个粉丝,月入一万元,现实吗?

视频号还是直播?2021年微信财富密码预言

深度:这家公司用视频号把月GMV做到了4000万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