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报公众号- 业界资讯 2021-01-20 09:44:10 +08:00

从个位数点赞到单场带货3亿的头部主播,他们只用了2年!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电商报(ID:kandianshang),作者:电商君,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我不喜欢让老婆独自带孩子,对她不是很公平,我想跟她一起分享事业的精彩。你们也看到了,在视频里,言真永远都是美的。”

­——郑建鹏

曾经穷困到被房东赶出门的房二代

抖音出现后,有些人的命运轨迹像神来之笔一样发生了改变。

比如说,“广东夫妇”郑建鹏、言真夫妇。

两年前,曾经自嘲“老了,没年轻人有看点”的郑建鹏还是无数个默默奋斗在广州的艺人中的一员;两年后的今天,他和妻子言真的抖音号“广东夫妇”已经拥有4700万粉丝,强势跻身头部带货主播之列,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都排着队找他们带货。

郑建鹏是潮汕人,和当年的李佳琦一样,他一开始老土到连什么是抖音都不知道。

作为一个出生于十八线城市的“房二代”,郑建鹏的家庭是做房地产的。但是他从小就自立惯了,成年之后的郑建鹏没有兴趣继承家业,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考进了一家香港训练班,和陈伟霆是同班训练生。

从训练班毕业后,郑建鹏一个人在摸爬滚打了很多年,虽然也积累了一些名气,但是离真正的走红还是遥不可及。

因为在广州混得不好又不想从家里要钱,作为“房二代”的他曾经穷到被房东赶出门。

2018年4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抖音,并且开始在平台上上传自己的唱跳作品。

但是,由于他的外形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那种美男,也摸不准粉丝的喜好,转战抖音后,他的战绩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有时辛苦拍了好几天的片子,上传到平台后,点赞数只有寥寥的个位数。

这时候,妻子言真也迷上了抖音。

熟悉这对夫妻的人都知道,言真此前是广州本地的一名职业模特,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是拿捏得死死的。

当然更让外界感兴趣的是:她是广州冼村人。

冼村人这三个字的信息穿透量很大,言真本人也承认过,住在这里的村民几乎都是以租房为生的:有人说,那些年因为广州拆迁,言真得到了上亿的拆迁赔偿。

二人一合计,就以家庭的真实情况为素材,开始联手制作包租公、包租婆系列短视频。于是,郑建鹏穿着日常的大花裤衩,扛着蛇皮袋,夫妻二人拿着一大串钥匙,操着原汁原味的广东话收租的场景不断出现在视频中——疫情期间,这些别开生面的“收租视频”让很多宅在家里的人乐不可支。

2020年5月初,他们发布了一条老公在打游戏,老婆拔了电脑插头最后还爆揍了老公的视频,要说抖音真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这个视频发布后很快得到病毒式传播,全网获得近500万点赞,总观看量破亿次。

这也让他们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机会!”

于是,两夫妻一边做着本职工作,一边不断深挖视频内容,“广东夫妇”在抖音的知名度就这样打出来了。

然后有一次,他们的视频还被小猪罗志祥点赞了——当时“空虚公子”罗志祥的人设还没有翻车,他在一众粉丝中有很大的号召力。

于是这一天,在罗志祥的助力下,“广东夫妇”一天之内涨粉十几万,粉丝总量也勇破100万。

跟着风口走,哪怕会湿鞋!

互联网时代,一个人只要有才华,总会找到“送我上青天”的机会。

现在回头看,“广东夫妇”创作的视频能火遍全网,不是没有原因的。

首先是内容的真实。

就像有人说的,所有的小说都是作家的自传。“广东夫妇”的创作灵感同样来自真实的家庭经历,唯其熟悉,他们演绎起来才让观众有很强的代入感和强烈的共鸣;去年2月,他们的女儿灵灵也出现在视频中,只对着镜头笑了几秒钟,就获得了超过100万播放量,从另一个方面说明网友对他们充满生活化内容的肯定。

其次是夫妻二人本身的素质过硬。

夫妇二人中,女方此前是专业模特,男方是上过专业训练班的艺人,两人在唱跳方面都有一定的实力。随后的事实也证明,上天让你学会一种技能,就算短期之内你用不上,也会在另外一些场合中加倍回报给你——在后来的历次直播带货中,很多粉丝们在他们直播间购物时最迫切的一个要求是:什么时候唱上一段?或者一起跳个舞?等到他们唱跳了一段再回来,直播间的销售数据已经喜刷刷喜刷刷的涨了上来!

还有,遵从自己的内心做事。

按理说,“广东夫妇”的家庭起点比一般家庭要高得多,就是只靠着家里的那些收入,他们两人就能过上也无风雨也无晴的理想生活。但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依赖家庭,而是坚持独立自主的追求自己心中的目标:郑建鹏没有成名时在广州那些年,过的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日子;言真为了成为职业模特也吃了不少苦,但是,他们还是在短视频的风口来到后很快抓住时机,实现了个人价值的提升。

正如郑建鹏所说的,他们只是无数普通人中的一员,他们只是在跟着风口走的时候,听到了风的声音。

拥粉4700万的头部主播

互联网时代,流量是搭建一切商业模式的基础;在抖音号粉丝量突破1000万后,直播带货成为“广东夫妇”新的业务方面。

虽然第一次带货时表现不佳,但是直播间的粉丝还是通过放手购买给了他们最大的支持。

此后,夫妇俩通过学习直播带货规则,他们对直播间的驾驭能力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后来,他们以一个月保持10场左右直播的节奏,逐渐在直播带货领域闯出一片天地。

1月8日,他们刚刚完成了一场对他们有突破意义的直播,这场直播最终的带货成绩是3亿!

看到新的直播带货成绩诞生后,一旁的言真忍不住红了眼眶。

是的,所有的人都看到他们的作品还在更新,粉丝数据还在上涨,带货成绩还在突破这些闪光点,但是不知道他们背后都付出了什么。

整个2020年,他们夫妻俩只给自己放了两天假,而这两个假,就是带女儿到杭州周边的民宿里住了两晚。

说到杭州,是的,为了做大自己的事业,他们去年9月已经告别生活了多年的广州,来到杭州工作了。

他们为什么会抛下广州的一切,以及两个可爱的女儿和家人,跑到陌生的杭州接受新的挑战?

最大的原因,他们现在的工作重心已转到直播带货,而不是最初的内容创作,这从此前他们收租系列作品的点赞量动辄过百万,现在的视频内容多和带货及广告相关,视频点赞量也出现下降上可以看得出来。

而相对于广州,杭州的电商供应链和MCN运营无疑更发达一些,所以,有着过亿身家的他们还在拼命的转型。

这也应了那句话:比你有钱的人比你更努力!

就像言真在粉丝突破3000万的晚上在朋友圈的有感而发:“我们从零粉丝到现在,每一位粉丝都来之不易。无数个凌晨通宵,无数个头脑风暴想内容创意,结婚到现在我们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去做过一件事情,表面的光鲜,永远是背后十倍的努力换来......”

对此,郑建鹏的回应是:“我不喜欢让老婆独自带孩子,对她不是很公平,我想跟她一起分享事业的精彩。你们也看到了,在视频里,言真永远都是美的。”

所以,这世界既有相濡以沫的贫贱夫妻,也有“广东夫妇”这样在时代的风口相互成就彼此的富贵夫妻。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货带人”的店播模式是抖音直播的新机会

抖音回应上线抖音支付

抖音需要春晚

淘宝加速抖音化

抖音的“朋友圈”来了?有点东西

【深度】入局本地生活,这次抖音是认真的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