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榜公众号- 业界资讯 2021-01-08 09:35:10 +08:00

瑞幸领衔吃瓜榜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张茹雅,编辑:何书桓,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不甘寂寞的瑞幸又有大瓜了。

2021年1月6日,某社交平台用户爆料称瑞幸7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总监签署联名信,指控董事长郭谨一三大“罪状”:一是,控制采购体系人员,和供应商关系过近;二是,任人唯亲,致使员工士气低落,内部人才大量流失;三是,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能力,战略规划能力不够。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封联名信发给了瑞幸董事会及大钲资本,信中除了指责郭谨一三大罪状,还要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罢免郭谨一董事长及CEO职务,尽快任命新的公司管理层。

联名信尾部有31人签名和手印,包括7名副总裁和多位总监及个分公司总经理,几乎囊括瑞幸所有分公司领导。

对此,瑞幸咖啡董事长、CEO郭谨一发全员信回应,提请董事会设立调查组进行调查,并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


郭谨一与神州租车及陆正耀关系密切,2016年至2017年,郭谨一任神州租车董事长助理,还曾任瑞幸咖啡联合高级副总裁,瑞幸咖啡造假事件爆发后的2020年5月12日,郭谨一就任瑞幸咖啡代理CEO,于当年7月14日,任瑞幸咖啡董事长一职。

他还在信中两次提到“旧势力”,表示公司治理和改革必须坚决推进,彻底割断旧势利,称举报信是陆正耀、钱治亚等人组织起草,部门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从郭谨一口径看出,联名信是瑞幸造假事件出局人——显然是指陆正耀和钱治亚——发起的,“造谣”、“挖角”,意在破坏公司正常经营。

当日晚间,瑞幸咖啡副总裁周斌、李军再发声明,称“郭谨一非但没有自我反省,反而在全体员工面前极力狡辩,混淆视听”,诋毁真相,要求董事会调查他们,“更可笑的是还甩锅给陆总和钱总”。

目前为止,瑞幸董事会方面没有正面回复。

商业世界历来少不了利益纷争,互联网公司也不例外,瑞幸陆正耀和郭谨一反目,只是今年互联网圈爆发的众多宫斗大剧之一,这些闹剧有的至今仍在发酵。下面就让小榜为大家盘点一下今年互联网圈宫斗事件吧。

A

2020年的“丧”,延续到年末。

12月25日晚上,圣诞氛围尚未褪去,游族网络发布一则公告,表示收到了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家属通知,林奇因病救治无效,于12月25日逝世。

年仅39岁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林奇被毒死,新闻一时间被传得沸沸扬扬。

2020年12月17日,警方接到报警称,某医院诊治时发现林某(男,39岁)疑似中毒,经调查,林某的同事许某(男,3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拘留。

上述说的许某,便是许垚,当时已经从公司离职。许垚和林奇都是1981年出生,林奇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许垚先后考入法国保罗塞尚大学保险法学院,后来考入美国密西根大学法学院。

2017年5月入职至2019年1月离职,从复星集团空降到游族网络的许垚总共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帮助游族网络打击风控体系,另一件是梳理杂乱的《三体》版权事宜。

在许垚加入前,游族收购《三体》全版权谈判已经开始,但进展缓慢被暂时搁置。他学法律出身,在与版权方签订版权协议时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大半年时间便完成《三体》版权谈判。这场合作既保护了游族的版权利益,也为三体IP开发推广提供了优势。

入职一年后,许垚任新成立的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EO,发布了《三体》影视在内线上线下全品牌IP项目。而在上年9月游族一份通稿海报中,剧集核心主创名单中没有许垚的名字。

后来据晚点报道,“随着后来影业对《三体》的开发工作步入正轨,没有影视行业从业经验的许垚暴露出职业短板。”游族影业虽然有项目,但没有明确项目负责人,导致在后来合作谈判中,游族十分被动。

传闻林奇因此对许垚工作十分不满,还对其言辞侮辱。在新一轮职级调整中,林奇顾及同事旧情,未裁员许垚,而是减薪让其另谋生路,但拿着2000万年薪、心气高的许垚,或许因自尊心受挫而投毒。

林奇12月16日病发入院后,病情迅速恶化,抢救多日才识别出多种毒药,错过最佳治疗期。许垚被警方控制后,并未及时交代准确的毒药名称和类型,而后得知其从国外购入100多种慢性毒药,采用持续投毒的方式下手,毒药后来几乎投完。

2008年,28岁的林奇在上海创立游族。成立后第一款产品《三十六计》一经推出月流水破千万元,成就游族第一桶金。而后两年间,《十年一剑》《七十二变》等产品,帮助游族顺利出海。

2015年的林奇34岁,就在一年前,仅5岁的游族网络借壳登陆A股主板,跃入10亿美金俱乐部。

商业明星陨落时,除了留下一片唏嘘,背后血淋淋的真相让人惊诧。

B

2020年,当当网上演“老板重夺股权,老板娘被扫地出门”戏码。

2020年4月26日,当当网发声明称,当日早上9点34分,创始人李国庆伙同5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十几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当即报警。

当当网而后发出严正声明,当当网以及关联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该公章、财务专用章签订的合同协议其他书面文件,公司将不予承认。公章、财务章、财务部门章当即作废。

李国庆等人当日拿了公章就离开了当当,走之前,还在当当贴了一张“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列举七点俞渝“不当行为”,包括俞渝无视李国庆作为当当创始人一事,先后逼迫李国庆退出对公司的管理权;俞渝长期把持公司,无视公司股东权利等。


李国庆和俞渝尚未离婚,二者是合并大股东,而李国庆抢夺公章,意在为裁撤裁员等不适当的决定。

2020年4月24日,李国庆召开临时股东会决议,由李国庆、俞渝、陈力等担任董事,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和总经理。并且,从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担任当当网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选举其为董事。此事前,俞渝并未设立董事会,公司只有她一名执行董事。

据李国庆公开表示,当当网裁员100多人是“夺章”事件导火索,这些人中很多都是他招的,曾得过总裁认同奖员工也在被裁之列。李国庆还在《言之有李》节目中表示企业应该慎重裁员,招聘员工和融入时间都很长,裁员会影响企业凝聚力。

李国庆成为新董事长后,将全面接管公司经营,先前被开除的员工不仅能重新返岗,还会有股东分红。

其实在“夺章”事件前,俞渝与李国庆早已反目。2019年10月,李国庆在微博发言称,已经在2019年7月底起诉离婚,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

到了11月29日,李国庆夫妇离婚案开庭,他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但当当方面表示,股权在三年前已经合法分割。

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尚未宣判,“公章事件”又为离婚案风波着色不少。

C

去年6月3日在北京奥北科技园,一人带着几十名黑衣保安随从,撬开了一家科技公司大门,并扬言自己是这家公司负责人,其余人统统不算。

事件主角叫詹克团,是比特大陆前董事长。而作为矿机界巨头“比特大陆”,全球70%的比特矿机和一半挖出比特币的矿场,都出自这家公司。

公司管理权抢夺战源于一次公司管理层变更。2019年10月28日,北京比特向海淀区市场监管局提交外商(合伙)企业变更登记申请书等材料,申请对公司法人代表变更登记。

北京比特只有一位股东,即香港比特。香港比特做出决定的同时,免去詹克团在北京比特执行董事和法人代表身份。

詹克团最初通过法律程序反击,对海淀区市场监管局行政复议,撤销变更法人代表的登记,而这是比特大陆第三次向海淀区市场监督局申请法人变更。作为每年向海淀区纳税超10亿元的纳税大户,政府部门慎重对待股东大会决定。

即便复议结果如詹克团所愿,但股东会决意没有丝毫变动。

詹克团意识到,行政复议不能解决问题,就采取了武力行为:撬锁、夺章。

镜头拉回2013年,信仰奥地利学派的自由主义经济的吴忌寒,联合技术合伙人詹克团,共同创立了如今世界排名第一的矿机厂商——比特大陆。

彼时,ASIC矿机市场竞争十分惨烈,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在国内矿机市场发展正风光无限,前者是全球公认的ASI矿机创始者,后者占据比特网全球算力30%,外加国外的矿机企业,一度超过国内厂商。

比特大陆此时乘比特币东风,顺势崛起。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詹克团,带领团队仅用了几个月,就研发出首款55纳米矿机蚂蚁S1,其0.68W/GH/s超能耗比,瞬间占据市场。

在比特大陆中,吴忌寒和詹克团同为核心人物,只是二者分工不同,吴忌寒是战略决策者兼投资人,詹克团是技术团队核心。2018年9月26日,在比特大陆IPO申请中,詹克团持股36%,为第一大股东,吴忌寒持股20.25%,是第二大股东。

同样在2018年,比特币遇熊市。比特大陆发展方向面临选择,技术出身的詹克团认为,行情走低时公司应即刻转战AI等领域,而负责业务的吴忌寒坚持继续加码矿集研发。二人关系就此恶化。

2018年底,币价触底。詹克团要求比特大陆员工站队,公司内部开始分裂。经数月商榷,吴忌寒卸任公司所有职务,詹克团出任董事长后,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各部门安插亲信。

2019年,币价回暖。其他矿机厂商开始抢夺比特大陆市场份额,眼看着一手打下的江山被敌军蚕食,退居二线的吴忌寒在詹克团不知情之余,解除其一切职务,禁止詹克团进公司办公,勒令员工不得执行詹克团的指令。

二人彻底反目,随即发生开头的那一幕。

D

2020年,迅雷再次陷入舆论旋涡。

10月8日,迅雷公告称,公司前CEO陈磊等人涉嫌职位侵占罪,被深圳公安立案侦查。

就在4月份,迅雷董事会发布人事调整命令:陈磊不再担任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科技及其他关联公司CEO,小米集团首席战略官王川卸任迅雷董事长职务,两个职位均由原迅雷技术负责人李金波接任。迅雷高层就此“改朝换代”。

免去陈磊CEO职务后,迅雷向警方报案,控告陈磊。而控诉全围绕陈磊个人推出的“玩客币”业务。

2017年,陈磊推出“依托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玩客币。这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所出,用户可以通过玩客云搜索带宽,获得奖励“玩客币”。

但在2017年底至2018年初,迅雷和中国互金协会先后指出,玩客云没有任何区块链技术,利用非法交易所变相ICO。

迅雷当时并未给出明确回复,玩客币而后更名为“链克”,陈磊在2018年9月将链克业务出售给新大陆科技,同时收购深圳市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以规避风险。

外界称,陈磊利用兴融合转移巨额资产,还将迅雷核心员工转移至该公司,侵占公司资产,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以非法炒币。而陈磊在5月2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兴融合是用以规避风险的壳公司,本质是通过灰色途径赚取廉价带宽,严格意义上是工信部要查处的自建网络,两家公司的关系在迅雷内部是公开的,但迅雷拒不承认二者关联性。

陈磊转让链克的确是规避风险的方式。链克最初非官方开盘价0.1元,最高涨至10元,随着各项监管及“变相ICO”等消息,链克价格不断下跌,这个币种随着陈磊辞任也被迅雷放弃。

链克贴吧群里,投资人还在讨论“链克”,有用户问,“链克是不是没希望了?”与之同步的是,迅雷的股价已经由巅峰时期24.91美元跌至3美元左右。截至2021年1月7日文章发布,迅雷报收3.37美元/股。无数投资者利益受损。

看上去,陈磊对迅雷的责任难以推脱,不过,迅雷管理层内讧是根本原因。陈磊与老员工难以融合,导致陈磊想通过网心科技另起炉灶,团队间的不信任加剧分裂,投资者们则为这场内斗,买了单。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