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最前线公众号- 评论 2020-12-19 09:59:05 +08:00

神州租车18亿港元卖身,陆正耀的资本游戏走向终结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许芸,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玩转资本的神州系,最终也被资本反噬。

耗时8个月的神州租车“出售计划”终于尘埃落定,期间意向买家几度变换,真可谓是“艰难卖身”。

12月15日午间,神州租车公告宣布神州优车出售公司股权的交易已完成。MBK Partners(安博凯)下属子公司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及一致行动人士持有4.43亿股股份,占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约20.86%,交易价格为17.71亿港元。

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不再持有神州租车股份,这也意味着,神州系曾经最有价值的一块资产,与陆正耀再无关系,神州租车真正地实现了“去陆正耀化”。

随着瑞幸爆雷退市、神州租车被出售并启动私有化、神州优车将被强制从新三板摘牌,陆正耀麾下三大上市及挂牌公司陆续告别资本市场,神州系也走向崩塌的边缘。而陆正耀这个曾风光无两的“资本大佬”,也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一场“滑铁卢”。

 1  坎坷“卖身”记

神州租车沦落到“卖身”下场,缘起瑞幸爆雷。

4月2日瑞幸自爆财务造假,引爆了神州系危机。4月3日,与瑞幸咖啡同一大股东的神州租车开盘后股价一度暴跌近7成,开盘不到一小时,不得不紧急停牌,当日跌幅最终达到54.42%,股价从4.3港元跌至1.96港元。

图 / 东方财富网

而神州租车的暴跌,又导致了其第一大股东神州优车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

神州优车公告显示,其在4月3日前持有神州租车29.76%的股权,全部用于为公司的银行贷款提供质押担保。4月3日,因神州租车股价波动较大,根据贷款协议相关条款安排,神州优车被动减持4466.6万股神州租车股份,用于偿还部分借款。

仓促间,陆正耀对神州优车、神州租车进行切割,开始与时间赛跑,为神州租车四处寻找“接盘者”。

首先站出来的是神州租车的老股东华平投资子公司Amber Gem。4月16日,神州优车宣布与Amber Gem签署协议,约定分别以每股2.3港元、3.4港元的价格转让9860.8万股、2.64亿股神州租车股份,所得款项用于偿还公司相应的股份质押借款。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4日-16日期间,神州优车又被动减持了3679.2万股神州租车股份用于偿还质押借款,持股比例已降至25.92%,不再是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

作为神州系最有价值的一块资产,神州租车股权的出售却并不顺利。在完成第一批股权转让交割后,神州优车与Amber Gem于5月30日签署了《终止协议》。

次日,神州租车便迎来了第二个“接盘者”——北汽集团。北汽集团及/或其指定的所属企业拟受让神州租车不多于4.51亿股,定价机制综合考虑市场价及公司公允价值。

然而,与北汽集团的交易迟迟未能完成,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股权再度被动减持,截止6月22日持股仅剩4.44亿股,占比降至20.92%。

7月2日,神州租车的第三个意向买家——上汽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海汽车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香港”)拟以每股3.1港元的价格收购神州优车、Amber Gem持有的神州租车不超过6.13亿股股份,金额不超过19.02亿港元。

但仅仅过了18天,神州优车与上汽集团的交易即出变故,7月20日,双方宣布交易终止。

同日,北汽集团换了个“马甲”卷土重来。北汽集团孙公司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投资”)拟以13.72亿港元购买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4.43亿股股权,并计划以5.29亿港元的价格收购Amber Gem持有的神州租车不少于1.71亿股股份。

如交易完成,北汽投资将持有神州租车28.91%股权。

然而,被陆正耀放弃的神州租车,为何能够获得两大车企巨头青睐?

“这几年,传统车企巨头都在布局出行领域,上汽、北汽同样如此。神州租车在中国租车市场地位领先,有很大的购车需求,收购它,不仅有利于缓解车企在车市下行状态下的销售压力,还有利于完善车企自身的出行体系。”对于上汽、北汽“争抢”神州租车,汽车行业观察者华晓峰对「创业最前线」如是表示。

3个月的时间里4次更换买家,然而,神州优车与北汽投资的交易在推进近4个月之后依然以失败告终。

11月10日晚间,神州优车宣布拟以4港元/股的价格向MBK Partners的下属子公司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转让其所持神州租车4.43亿股股份,转让对价为17.71亿港元。按当日神州租车收盘价3.23港元/股计算,每股溢价23.84%。此外,MBK Partners还向神州租车发出了私有化要约。

据媒体报道,在收购神州租车股权之前,MBK Partners手中握有韩国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KT和国内第二大汽车租赁公司一嗨租车的股权。无疑,收购神州租车将进一步完善MBK Partners在租车领域的布局。

12月15日,双方交易完成,当日神州租车股价报收3.81港元,仍然低于MBK Partners的收购价。

神州租车也成功上演了一场“越卖越贵”的逆袭战。

 2  神州租车走下坡路

神州租车是陆正耀起家的基石,当瑞幸引爆神州系危机后,昔日的“基石”却成了第一颗弃子。

事实上,神州租车的危机不仅仅来自于瑞幸,在瑞幸爆雷之前的半年时间里,其股价就处于持续下滑状态。而在疫情影响之下,国人的出行需求骤减,神州租车2020年的业绩表现也十分惨淡。

今年上半年,神州租车实现营收27.59亿元,同比下滑26.3%,其中,主营业务汽车租赁收入16.5亿元,同比减少34.1%;净亏损高达43.38亿元,而去年同期还盈利2.79亿元;此外,调整后的净利润同样处于亏损状态,为-13.87亿元。

虽然陷入巨额亏损之中,神州租车仍然是目前中国汽车租赁行业的头部企业,而从「创业最前线」与多位人士交流的结果来看,神州租车在消费者端有不错的口碑。

多次租借神州租车车辆出行的梁雨鑫告诉「创业最前线」,他租借车辆一般用于短途旅行,“神州租车的网点比较多租借比较方便,而且车辆普遍质量还可以。我曾经在租车去外地时遇到过一次剐蹭事故,但当时神州租车方面响应的速度还是挺快的,维修价格预估与后续事故处理、还车交接等都进行得很顺利。”

神州租车财报显示,截止6月底,车队总规模为13.2万辆。而前瞻经济学人数据显示,2020年9月,神州租车月活量在300万以上;在不考虑滴滴租车(主要是网约车司机)的情况下,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在互联网租车平台中排名第一,位于其后的是一嗨租车和悟空租车。

在汽车行业从业人士曾兴看来,在亏损的情况下,神州租车仍能获得各路资本青睐,且不受二级市场股价影响,越卖越贵,一大原因就在于其在租车领域处在头部位置,在全国范围有着广泛布局,而且在用户中也已经建立了比较好的口碑。

“神州租车重资产的模式决定了它不会卖得很便宜。”曾兴说道。

陆正耀在资本运作上一贯偏好重资产模式,其麾下的三大上市及挂牌公司瑞幸咖啡、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皆是如此。

成立十多年以来,神州租车仍没摆脱“烧钱”扩张的“宿命”。2016-2019年,神州租车光是添置车辆就花了163亿元。但大规模铺车后,其营收并未实现稳定增长,净利润还急剧下滑。神州租车的资本运作失速。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神州租车收入达到了成立以来的最高峰77.17亿元,但2018年、2019年即分别降到了64.44亿元、76.91亿元;2017年,神州租车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由上年同期的14.6亿元降到了8.81亿元,此后颓势难挽,2018年、2019年净利润继续大幅下滑,分别为2.9亿元、3077.6万元。

而瑞幸造假事件又导致了整个神州系的信任危机,在神州租车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电话会上,神州租车CFO曹光宇直言:“瑞幸事件对公司造成的影响主要是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了。”

陷入巨额亏损的神州租车一旦丧失融资能力,结果可能是致命的。

重资产模式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但“烧钱”却难挽业绩颓势,未来还可能无钱可烧,或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神州租车不得不成为“弃子”。

神州租车财报显示,截止6月30日,其总资产为138.85亿元,负债总额为100.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2.53%,而现金总额剩9.29亿元。

“重资产也意味着公司要承受很大的资金压力,可以看到,神州租车的负债率不低,而它跟神州系其它公司错综复杂的联系和它的庞大布局,也很考验收购方的经营能力。”曾兴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曾就终止收购神州租车作出回应称“交易双方未能在计划时间内就交割先决条件达成一致”,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分歧主要是关于神州租车未来运营方面。

“我们收购一家公司不是只讲收购,更重要的是收购后的运营,本着对公司及股东利益负责的态度,我们及时终止这次交易。”陈虹表示。

 3  神州系走向崩塌

作为神州系的幕后操盘者,陆正耀的一贯打法就是抓住风口疯狂融资,靠价格战快速扩张抢占市场,再上市解套。不管是瑞幸还是神州系公司,无一不是靠疯狂的资本运作快速崛起,屡次创下“业内神话”。如今,这个“疯狂神话”即将迎来尾声。

2010年,神州租车拿到联想控股的12亿元投资,陆正耀立马开打“价格战”,靠补贴降价抢占市场,并成功取代一嗨租车成为中国租车市场份额最大的企业,于2014年成功在港股上市。

在神州优车上,陆正耀故技重施。2015年1月,神州专车开始运营,很快在专车市场做到了第二位,仅次于滴滴。一年半后,神州专车运营主体神州优车便成功在新三板挂牌,成为专车第一股,还一度坐上“新三板股王”的位置。

随着神州系公司陆续上市,陆正耀也实现了财富自由。浑水做空报告显示,神州租车上市之后,陆正耀及其他投资者从2015年6月起,在9个月内抛售了神州租车42%的股份,套现16亿美元。套现后,神州优车成为神州租车的大股东。

“不管神州系最终结局如何,陆正耀和神州系早期股东,该拿的钱早就拿到了。”一位新三板投资人对「创业最前线」评价道。

但陆正耀的野心不止于此。通过布局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宝沃汽车,陆正耀试图打造一个覆盖汽车生产、租赁、销售的完整产业链条。

因此,神州系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也不胜枚举,频繁的关联交易将神州系公司紧密联系在一起,链条上的各个公司在成立后得以快速发展。

比如,神州专车成立后,神州租车增加车队租赁业务向其输送车辆,2016年神州优车带来的租赁收入即达到20亿元,占当年神州租车总收入超过30%。而神州优车又通过成为神州租车最大股东成功做大了规模,并让神州租车的老股东成功套现。

但神州系这个链条致命的地方在于,一旦内部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很容易波及到整个生态。

如今,神州专车的业务缩减已影响到了神州租车的收入。今年上半年,神州租车车队租赁及其他收入从去年同期的3.73亿元降至1.57亿元,原因即在于神州优车的车队租赁需求进一步下跌。此外,神州租车在解释今年上半年亏损时还表示,其中一个原因即在于神州优车的股权投资减值约28.01亿元。

陆正耀期待神州系公司内部能够实现循环,协同扩张。但现实是,神州优车能够为神州租车提供的助力越来越少,神州租车的股价暴跌又引发了神州优车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最后不得不紧急出售股权还债。

神州优车同样已陷入危机之中。收购宝沃汽车大讲造车故事,让2018年成功扭亏为盈的神州优车在2019年上半年再度转为亏损6.53亿元。此外,因为在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中未将宝沃汽车纳入合并范围,陆正耀等神州优车一众高管被全国股转系统警告并处以罚款。

如今,因未发布2019年年报,神州优车已走到退市边缘,将被从新三板强制摘牌。

随着瑞幸爆雷退市,曾经风光无限的神州系公司也将陆续撤离资本市场:神州租车易主将被私有化、神州优车将被强制摘牌,陆正耀打造的商业帝国摇摇欲坠。

玩转资本的神州系,最终也被资本反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华晓峰、梁雨鑫、曾兴为化名。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瑞幸咖啡宣布将实施2021年股权激励计划

瑞幸重新放开加盟 前期需投入至少35万

瑞幸成立科技公司 注册资本1000万元

抖音正考虑赴美IPO字节跳动回应消息不实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