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部落 2020-11-24 09:40:16 +08:00

LOL新英雄芮尔背景故事介绍 芮尔详细背景故事

英雄联盟在最近公布了全新的英雄——芮尔,这是一个骑马的帅气小姐姐,很多朋友还不清楚芮尔的背景故事,下面就来为大家分享一下。

诺克萨斯存在一个问题。不,不只是鼓吹民族主义的德玛西亚、悄然而至的黑雾、还有符文之地上不断增多的恶魔。他们的问题就在家门口。而且金属味道浓得爆表。

莫德凯撒的到来是无可避免的。诺克萨斯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战胜他。

但怎么样不惜代价呢?他们是否愿意抛弃一切道德来制造最终兵器?如果这个最终兵器将矛头反过来对准他们,算不算是一种报应?

所以诺克萨斯的报应就是:芮尔。

以狂怒为柴薪

当开发组首次开始开发芮尔的时候,他们有两个起点:黑暗系的坦克型辅助。这不太足够支撑起一个角色,于是他们进行了一波常规操作:向画师求助。

“制作坦克型辅助的想法是我们很喜欢的,我们已经很久没做过坦克辅助了——上一次还是布隆。”高级概念画师Justin “Riot Earp” Albers表示,“但和布隆不一样的是,我们想让她拥有更加黑暗的身世和个性。我探索了几种不同的选项,但每个人都非常喜欢扭曲金属的概念创意。确定了这一点以后,我们就只需要决定芮尔的出生地了。”

当涉及到黑暗、力量、铠甲的时候,符文之地上有一个地方很合适:诺克萨斯。这片土地有包容性,能容忍缺点,也充满机遇——只要你愿意为了权力而放下道德包袱。

“黑色玫瑰是专门负责诺克萨斯秘密行动的组织,他们为了进一步扩展帝国的疆域和实力,对一些可怕的事物有着浓厚兴趣。”叙事带头人Jared “Carnival Knights” Rosen解释道,“召唤恶魔、虚空魔法、复活并控制死去的天神……他们的涉猎很广泛。这群活了一千年的贵族团体发现的众多秘术之中,包括印记魔法,这种魔法能够从活体生物身上抽出魔法力量,然后强行印在别人身上。”

所以当团队想办法说明芮尔的“黑暗身世”的时候,就着重刻画了诺克萨斯的这个黑暗面。

芮尔的父母分别是黑色玫瑰成员和诺克萨斯士兵,她的魔法能力在幼年就显现了——施展形式是极为罕见的纵铁术,也就是操纵金属的能力。于是她的父母就像真正的诺克萨斯爱国者那样,把她送进了魔法儿童的学校,让她接受训练,成为诺克萨斯的武器。

芮尔在这个教学机构里生活了很多年,他们打着“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的幌子,强迫她与其他学生战斗。然后她战胜了所有对手。

就在她战无不胜并逐渐变得强大的同时,对手们却纷纷消失不见。同学们从她的生活中被剥离出去,就如同教员们从他们身上剥离魔法,然后植入到芮尔体内。芮尔是他们的最终兵器。

“其他孩子的魔法通过印记传到了芮尔身上,让她自己的潜在力量得到了增强。” Riot Earp详细阐述道,“但这个过程极其痛苦,对芮尔和其他学生来说都很痛苦。我在她双臂的印记上倾注了很多精力——尤其是握着长枪的那只手臂,确保能让玩家在使用她的时候看得到。我想让玩家能够清楚看到她曾经承受过的痛苦,让玩家理解她的身世。”

被芮尔击败的学生们,要么因伤势严重而死,要么被教职员工抽出魔法,注入给芮尔。这个过程会给他们“废魔”,变为没有魔法、没有感情的僵尸状态。

但芮尔从来都没同意过这种做法。她不想与朋友们对打,那是唯一对她展露过同情与爱的人们。所以当芮尔发现自己被骗,自己一直都在伤害别人的时候,她对所有人和所有事物都充满愤怒。于是她把整座学校都拆了。

“愤怒是一种很难令人共情的情绪,我们想确保让玩家理解芮尔的出身。理解她经历过的痛苦和心碎。”叙事编辑Elan “Qulani” Stimmel表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让芮尔的年龄没多大——因为年轻人的愤怒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找到共鸣。大多数青少年都充满烦恼,因为他们还没发现自己的生活是靠谎言维持的。”

于是就有了我们所见到的芮尔。她已经逃出了那个教学机构。黑色玫瑰已经成功了。诺克萨斯最伟大的武器终于出鞘了。

纵铁术全开

“我想让芮尔成为世界上最硬的坦克。我构想的是一个身着重甲的角色,每一步都能把地面踩裂,让大地在她的威力之下崩塌。”游戏设计师Stash “Riot Stashu” Chelluck表示,“遗憾的是,这个画面在游戏中很难呈现,而我依然需要保证她在视觉主题上像是在操纵金属。我需要寻找恰当的方式,把纵铁术反映在她的玩法中,让她感觉强大无比,力道十足,而且一点也不像法师。”

这意味着团队需要理解究竟什么是纵铁术。什么原理?在游戏中是什么样子?如何让芮尔的观感像是坦克,而不是乱扔金属的法师?

“我要确保芮尔传达出的视觉信号是坦克,” Riot Earp表示,“我最初设计她的铠甲时,因为她是使用学校的金属材料制作的,所以我想让它传达出她的力量感和超强能力。她铠甲的金属部分凸出而且黑暗。为了拉回平衡,我给它设计了类似裙子的轮廓。”

芮尔的盔甲是她使用纵铁术制作出来的。这种能力有点像控制磁场,从而控制地下潜藏的金属、与她的身体相触碰的金属、或者任何距离较近的金属。她无法把力量伸展到几百米外的士兵并压碎敌人的骨头铠甲。”

“因为芮尔必须靠近敌人才能操纵对手的铠甲,而且她的定位是坦克,所以我需要确保她的玩法符合这个设定。” Riot Stashu解释道,“她的大招尤其能呈现出坦克的力量感。她会进入增压状态,位于她周围的敌人会被拉近,但施法和引导不会被打断。”

但这依然没有解释纵铁术在游戏中的视觉呈现。这是一款需要明确画面信息的游戏,你要如何把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展示出来?

“我刚开始接手芮尔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如何让纵铁术具有明确的视觉效果。搞笑的是,我第一步是观察磁铁。”视觉特效艺术家Kyle “RiotPrismaPrime” Valentin分享了当时的经历,“我并不真正理解磁力的原理,但我知道磁吸引力很强,而且经常通过磁感线的方式描绘出来。”

摸索尝试了一些特效和光线折射方式以后,RiotPrismaPrime找到了他心目中芮尔特有的视效:色像差。RiotPrismaPrime集中使用颜色扭曲,让芮尔在施放技能的时候,身边的光似乎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弯曲。另外通过在高光部分加入红色和黄色,增加了比较尘俗、愤怒的元素,展现她的个性。

“虽然纵铁术在奇幻和科幻作品中并不是什么新的概念,但在符文之地是首次出现,所以需要在声音上有别于其他形式的魔法。”音效设计师Darren “Riot DummerWitz” Lodwick解释说,“而且还应该有别于其他使用金属武器的英雄,比如莫德凯撒和蕾欧娜。所以我是用了一些不同的方法和来源,比如研磨金属、干冰、以及许多处理步骤,让这次的金属声音变得流畅。”

骑士与她的骏马

“我们给芮尔指定的次要目标之一,就是要实现‘马背上的披甲骑士’这一主题。” Riot Stashu说,“因为我想让她坦度奇高,所以我需要想好如何与她的玩法结合起来。我们想让她成为一个势不可挡、移动缓慢的坦克,但在游戏中这种玩法很被动,因为游戏很考验移动、站位和躲避。但我总是甩不掉那个念头,所以我需要想办法让重装坦克变真香。”

因为芮尔能任意操纵金属,所以她显然不需要自己用脚走,也不用拖着沉重的盔甲……对吧?所以她需要解放自己的双脚,增加机动性。

为芮尔找到合适的坐骑,所花的时间超出了团队的预期。这个坐骑不能太可爱,因为主人是芮尔嘛。她要猎杀学院的教职员工,而且找到以后就地正法,所以她不会骑着彩虹独角兽去。但如果换成别的……奇怪生物,就无法清楚地体现“马背上的骑士”了。

“我给芮尔坐骑的外观探索了几个选项,” Riot Earp分享当时的情况,“我早期尝试了许多抽象的金属动物或者蛇蜥,但没有一个合适的,因为看上去都很迷。所以我决定就用马,只不过带有更多金属特征,而且中间是空的。这样一来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匹马不是爱吃胡萝卜的那种。”

芮尔的形态切换让团队探索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玩法设想:最能坦的坦克,还有马背上的骑士。因为她能在这两个形态之间切换(当然是有冷却的),所以无论哪个形态都能发挥到极致。当芮尔冲进后排下马以后,她的移动速度会很慢,但会有更高的护甲和魔抗。她要求战,绝不会退缩。

“当芮尔决定进场下马的时候,她必须保持这个形态一段时间,” Riot Stashu介绍说,“这样的好处是我们能让她非常硬,能让她扛一段时间,但不至于完全杀不死。其实她在测试阶段获得过一个绰号,叫‘送头马’。她可以骑着马肆意进场,但只要下了马就只能向死而生。没关系,玩家们会懂的,玩懂以后感觉就很爽了。”

不过在这个上马下马的设计构想里出现过一个小障碍。动作动画很难做……真难做。

“芮尔上马的动作动画,要想做好真有挑战。铁马是她怒气和磁能力的化身,我想让上马的动作成为标志性的瞬间,从而符合她奔向战场的英雄形象。”高级动画师David “davehelsby” Helsby介绍说,“她盔甲上的每一块金属都必须有单独的动画,而且在提供视觉明确度的同时还需要制造出激动人心的瞬间。为了让铁马和铠甲之间的金属块一一对应,我花了很长时间。”

芮尔一定要实现“马背上的骑士”的主题还有另一个原因……大家还记得学院里那些废魔的孩子吗?她可记得很清楚呢。

“打到最后,可能有人会轻易以为芮尔就是个充满愤怒、憎恶和仇恨的孩子。虽然我也不否认这样的事实,但她的终极目标其实是柔情的。” Carnival Knights说,“她同情这些孩子胜过同情其他任何人。所以她会不惜代价解救他们。很大程度上讲,她是一名英勇的骑士。她想要保护弱者,就从这些孩子开始。”

失去的生活

如果芮尔的生活稍稍有所改变,她就不会变成这样。如果她的父母没有把她交给黑色玫瑰,如果她没发现学校的黑幕,如果她没有收到过一丝一毫的爱。但历史没有如果。

虽然芮尔对过去的事不会多想,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在当下的生活中找不到快乐。

“当我听说芮尔是一个骑马的少女时,首先想到的就是那种投币摇摇车——就是便利店门口给小孩坐的那种。” davehelsby回忆说,“我经常看到十多岁的小孩坐那种玩具。看着很有意思,因为十多岁的孩子就快要成年了,但依然还留着一点孩子的童真。我觉得这个很适合芮尔。她肩负着许多成年人的责任,但她依然还是孩子,而且她应该奖励自己玩的时间。

相关话题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OPPO公布2021年2月ColorOS11全球更新推出计划

EraClean世净宣布品牌LOGO全球升级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