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观察公众号- 评论 2020-11-05 17:18:47 +08:00

陌陌换帅、YY卖身?秀场直播秋风瑟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直播观察(ID:zhibogc),作者:BB,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曾几何时,靠粉丝“刷游艇”打赏的网红主播,成了一夜暴富代名词。但如今,这种创富神话将要破灭了。

在双11大促的刺激下“直播”依旧是最热门的行业,可与电商直播相比,随着陌陌创始人唐岩辞任CEO,YY可能将业务出售给百度,国家出台规范限制直播打赏等消息的衬托下,秀场直播显得落寞无比。

1

陌陌市值腰斩 创始人辞任

10月24日,泛社交泛娱乐平台陌陌宣布,创始人唐岩辞任CEO,继续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陌陌总裁兼COO王力接任他的职位,该人事任命于11月1日起生效。受此消息刺激,10月24日下午,陌陌股价报收于15.21美元,相比小幅度上涨3.7%。

市面上流传着许多关于陌陌创始人唐岩的故事,比如他是如何由于未能鼓起勇气搭讪一个姑娘而受此启发创立了陌陌,硬生生从腾讯的社交帝国统治范围内,以荷尔蒙经济撕开一道陌生人社交的口子;如何在2016年前后及时布局直播赛道,让陌陌当年度营收暴涨523%,他自己表示“风口不是等来的,是追来的”。

从这些故事中,不难看出唐岩的作风:很“敢”很“猛”,无所顾忌。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创始人的唐岩的个人特色为陌陌注入了相当独特的基因。唐岩选择从一手打造的陌陌决策C位退隐二线,显然与陌陌近日不尽如人意的表现不无关系。

平心而论,陌陌的Q2财报虽然受疫情等因素影响,营收同比降低了7.34%,但已经是连续22个季度盈利,并且最终营收也超出了分析师预期。其现金流状况在互联网公司中保持着罕见的良好,正如王力在全员信中所提及的“我们的利润率、现金流、负债率都极其良好。我们的业务壁垒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得多,我们的现金储备也已经超过150亿,还在快速增长”。

但无奈资本市场就是不买账,今年陌陌股价波动不断,一度逼近史上股价最低点,截至10月23日收盘,陌陌的股价报收于15.21美元/股,市值为31.8亿美元,相较年初的40.13美元/每股,跌去达62%。

近两年的陌陌正试图讲述新的故事,包括以7.5亿美元收购探探,打造陌生人社交帝国,另外,陌陌还成为了平遥电影节首席赞助商,跨界电影行业,主攻文艺片的陌陌影业数次与名导贾樟柯团队深度合作,例如联合出品了《不止不休》《不期而遇的夏天》,前者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而陌陌发布新应用的速度和频率也令人惊叹:连续推出了哈你、是他、瞧瞧、Cue、赫兹、MEET等六款社交类产品之后,王力作为创始人发布了刷屏级换脸应用ZAO,2019年底,陌陌在海外上线一款名为Olaa的陌生人交友应用。今年陌陌陆续上线的有短视频社交产品“对眼”,主打相亲的“对对”,还有陌生人社交产品“陌多多”,以及时尚分享社交平台“芒西”。

站在社交和直播的交界处,越来越像一家直播公司的陌陌一直强调着自己的社交基因,而从它发布的上述产品也不难看出陌陌对社交的坚持。在去直播依赖化、探索营收结构多元化的道路上,第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0%的增值业务,或许应当被视为陌陌下一个重点发力点。

2

虎牙转给腾讯 YY被传卖身百度

陌陌换帅,YY被传将出售给百度。据知情人透露百度收购YY的谈判已接近完成,海外业务不在交易范围内,继续保持独立运营,交易消息或将在一两周内宣布。唐岩和李学凌,两位创始人同是出自“网易创业帮”, 曾经是前同事的两人而又不约而同地迎来了职业生涯中的重大决策。

之于欢聚时代而言,出售国内直播业务YY,主攻海外业务BIGO,可能是一个权衡利弊之后的理性选择:Q2财报显示,YY全球移动端4.571亿月活用户中,91%来自海外市场, YY直播月活用户为4120万,同比增长6.0%;中国以外的Bigo live2940万,同比增长41.3%;Likee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1.503亿,同比增长86.2%;中国以外的Hago的3170万,同比增长25.3%。6%与41.3%,86.2%三个数字相比,证明国内业务已经面临瓶颈期,而海外业务正处于高速爆发期。

另外,直播收入同比增长超158.8%的BIGO,在集团直播收入中的占比首次过半。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短视频/直播APP海外收入排名中,Bigolive居于榜首。TikTok在美国处境艰难,客观上为BIGO及旗下Likee的爆发制造了机遇。

事实上,YY在平台业务之外,还逐渐承担起了“公会”的角色,据YY近日发布的成绩单,过去一年内YY已经孵化了五十名千万级网红,当中小阿七等头部网红已开始尝试进军综艺,而这些艺人也在抖音上收获了巨大的流量,之前打造摩登兄弟刘宇宁的经验或许给予了YY以更多网红明星化的成功方法论。从中也不难看出,YY无意于在直播业务上与抖音一争长短。

3

秀场主播一夜暴富神话破灭

虽然近两年,不少传统秀场开始转型,做短视频和电商直播,但依然有不少新人涌入真人秀直播行业。而女主播,是支撑真人秀直播的重要环节。“实际上,秀场主播的门槛低,只要能唱歌、跳舞就行了。”一名秀场主播说道,丰厚的回报吸引着越来越多年轻人涌入这个行业。而他们最主要的收入就是靠粉丝打赏。

粉丝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本身是一种无可厚非的支持方式,但近年来,粉丝为主播一掷千金、未成年人偷偷花费数万元打赏心仪主播等新闻层出不穷,有的主播为了高回报,甚至不惜打擦边球,终引来行业监管。

据统计,2017年,因直播打赏引发的纠纷甚至违法犯罪行为相关的公开报道事件就有28件,涉及金额超890万。其中,未成年人趁家长不注意打赏网络主播,花费过万后才被发现的新闻报道达6起;公务人员或公司会计为打赏主播挪用资金者有4人,金额总计700多万元;此外,关于为打赏主播进行盗窃、诈骗等犯罪行为等有14条相关报道。

近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正在参与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以及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预计年底前将出台。据悉,出台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的主要目标是解决目前网络直播中存在的激情打赏、高额打赏和未成年人打赏三大问题。

 具体来看,将要求平台对单笔打赏的最高值进行限制,并给用户设置冷静期,当打赏频次和金额超过设定的阈值。对高额打赏的管理方面,会要求平台对单笔打赏的最高值进行限制。此外,新的规则还会要求平台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尽量减少未成年人的打赏行为。

同时,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将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主要涉及非电商类的网络主播。就是把主播的账号分为若干个等级,优秀的主播要给予流量等各方面资源的倾斜,对于不断降级的主播要予以限流、限制打赏的措施,再进一步就是列入行业的灰名单以及黑名单之中。

两大老牌“前浪”直播平台的“大事件”差不多同一时间发生,共同折射出短视频平台冲击下的直播平台们的焦虑。相关政策的出台,则促使行业不得不革故鼎新。

据10月12日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指出,2020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63亿,其中,电商直播用户规模已达到3.09亿,占网民整体的32.9%,是2020年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应用,这意味着直播电商还有不小的增长空间。

 

随着抖音和快手不断强化社交和直播方面的布局,打通“直播+短视频+电商+社交”,已经直接威胁到以“秀场+游戏”立足的传统直播行业。头部直播平台尚且如此,第二梯队、中小直播平台将迅速完成洗牌。“留给直播平台的时间不多了”,一边是热如火的直播电商,一边是冷如冰的秀场直播,秋风瑟瑟行业人冷暖自知。

相关话题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