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11-25 08:48
+关注

上市早不如巧,深度剖析嘉楠“两个第一”的内涵

嘉楠科技 嘉楠科技上市 矿机 人工智能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罗超频道(ID:luochaotmt),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1 月 21 日,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嘉楠科技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 9 美元,拟筹资金额为 9000 万美元,开盘后股价一度上涨逾40%,最终报收于8. 99 美元,微跌0.11%,市值14. 2 亿美元。 11 月 21 日当天,纳斯达克指数下跌0.24%,嘉楠表现与大盘持平。最近一年赴美IPO的中概股普遍破发大跌,横向对比嘉楠首日表现属上等水平。

比股价表现更重要的,是嘉楠成功摘得两个第一:区块链第一股和AI芯片第一股,股价表现是现在,“区块链第一股”和“AI芯片第一股”则是未来。

我们究竟该如何理解嘉楠的故事,以及如何理解这两个“第一”对嘉楠的价值?

 01 

超级计算公司

嘉楠最为人知的业务是比特币矿机,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上半年,在全球出售的比特币采矿机的总计算能力中,嘉楠耘智占21.9%,以矿机销量计算的市场份额为23.3%,均排名第二位。

然而,嘉楠对自己的定位却不是矿机厂商,在招股书中其自我介绍是:“通过专有的高性能计算ASIC芯片提供超级计算解决方案的公司”。矿机只是嘉楠超级计算的一个场景。不过,截至目前,矿机是端侧AI芯片的黄金应用场景,嘉楠主力营收也来自于矿机销售, 2017 年、 2018 年和 2019 年上半年,比特币矿机以及其他比特币矿机零件和配件销售额分别占总收入99.6%,99.7%和99.4%。

一家企业的表现往往可以归因到创始人的创业初心,嘉楠创始人兼CEO张楠赓在纽约敲钟现场表示:

“科技是提升社会运行效率,改善人类生活方式最有效的途径,嘉楠从诞生伊始就是为了这个愿景而奋斗的,而资本是帮助科技飞速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我们希望通过上市获得更多资本的支持,最终实现我们的愿景。”

这像是嘉楠上市时在专业“公关包装”下的外交辞令,看了一下张楠赓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的资料,从他的创业历程来看,矿机倒真不是其创业初心。

本科毕业后到航天科工集团工作几年后,张楠赓决定继续读书深造。 2011 年在北航计算机系攻读计算机体系结构专业博士期间,张楠赓做出了第一台基于ASIC的计算设备。计算机体系结构专业本身就与芯片设计密切相关。

一直喜欢折腾新鲜事物的他,也在这一年接触到了比特币。 2012 年,基于对“比特币改变世界的可能性从1%提升到5%”的判断,张楠赓决定退学,研发基于ASIC芯片的比特币矿机——另一矿机巨头比特大陆的两个创始人吴忌寒和詹克团, 2013 年才相遇。

2013 年,张楠赓与美籍华裔程序员郭逸夫研发的第一代阿瓦隆矿机成功交付,以当时的算力一天能挖出 357 枚比特币,按照当时的价格折算,一天就可产出 20 多万人民币。不过,在意识到矿机的核心技术门槛是芯片时,张楠赓第一时间将芯片外的所有矿机技术开源,市场上一度出现大大小小数百家矿机组装商。张楠赓与曾任中星微电子IC工程师的李佳轩各自出资 10 万元成立了“北京嘉楠耘智科技有限公司”后, 直接宣布终止矿机销售,只专注于芯片的研发和生产,从这一步能看出,嘉楠对芯片的心心念。

当时AI芯片概念尚未出现,对于嘉楠来说业务主线一直是计算,所以张楠赓才说“我们始终做与计算有关的事情,通过为客户提供算力解决方案,提高社会运行效率,改善人们的生活。”然而,众所周知,芯片是IT技术这顶皇冠上的明珠,门槛高、难度大、周期长, 不少科技巨头曾经投入巨资做芯片却未成气候,嘉楠的芯片之路,同样一波三折。

2013 年做芯片研发之初受挫,嘉楠被迫重返矿机组装市场,上线拍卖第二代阿瓦隆矿机——嘉楠当时走的路,跟比特大陆这两年在矿机与AI芯片上的纠结有些相似,坐拥矿机现金牛大力投入AI芯片,然而AI芯片流片却不顺利。

2016 年,嘉楠芯片渐入佳境,成功跻身中国量产16nm芯片公司TOP10,这一年AlphaGo战胜李世石,AI进入大众视野,嘉楠做出一个关键抉择:放弃传统芯片模式,押注端侧AI芯片,采取互联网模式给各行各业有AI需求的客户提供综合AI计算解决方案。

2018 年,嘉楠芯片迎来收获季:量产全球首款7nm芯片,同时推出第一代AI芯片,已落地到智能门锁、无感门禁、智慧能耗、病虫害识别与防治等场景。招股书显示,截至 9 月 30 日已累计量产1. 5 亿多颗ASIC,量产能力是其区别于诸多芯片创业公司的重要区别,在芯片领域,嘉楠已积累 69 项专利,核心技术员工中有近半从事芯片和AI相关工作。

对于嘉楠来说,AI芯片不是一个概念,超级计算不是一个故事,而是 2013 年成立就已开始布局,踩过无数坑后的成果。 2016 年决定放弃传统芯片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这让嘉楠在传统芯片巨头面前构建了差异化优势,基于Fabless(无晶圆芯片供应商)模式与联发科这样的成熟芯片代工厂合作,形成了量产实力和落地能力,就像张楠赓总结的:

“芯片行业去积累团队、技术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就是一代一代迭代下去,一张一张晶圆堆出来的。”

从嘉楠官网一个细节,或许也可以看出,AI与矿机业务的关系:

从芯片业务走过的路可以看出,不论是ASIC计算还是AI芯片,嘉楠一直聚焦在计算领域。

 02 

上市早不如巧

嘉楠此时此刻成功上市,我在朋友圈的点评是:“上市时间早不如巧”,嘉楠成功抢到两个第一,人们更能记住第一,抢跑两个第一嘉楠将得到更多资本关注,具有定标矿机公司和AI芯片公司估值逻辑的能力,将强化在区块链上游和AI芯片产业的话语权,特别是在嘉楠面向全球和B端拓展业务时,这两个“第一”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此时上市,对于嘉楠来说更重要的两点利好在于:

1、区块链迎来重大政策利好,现金奶牛即矿机业务的不确定性消除。

10 月 24 日,国家明确提出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11 月虚拟货币挖矿被移出淘汰产业名单。区块链技术得到官方认可,成为大国战略角力的新技术。这意味着嘉楠的现金奶牛业务即矿机不再存在任何不确定性,反而有了更大的市场增量,不只是矿机市场更可观,其还可基于矿机向区块链解决方案、算法、平台等延展。

2、5G商用,AI产业化黄金时代到来,端侧AI芯片迎来重大利好。

AI和IoT的普及,会形成大规模的端侧AI芯片需求。AI芯片是未来十年的新机遇,是一个比区块链、比特币都更具想象空间的事情。

PC时代身处CISC(复杂指令集)阵营的Intel凭借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与微软结成坚固的Win-Tel X86 计算联盟,成为芯片之王。移动时代,因为智能设备的续航问题,CISC高能耗问题捉襟见肘,采取具有高性能、低功耗和小体积等优势的RISC (精简指令集)架构和授权模式的ARM 强势崛起,高通、联发科、华为麒麟、苹果A 系列脱颖而出,Intel 怎么努力都很难挽回局面。

AIoT 时代,第三次芯片浪潮席卷而来。在5G 通信加持下,云端结合成趋势,边缘计算兴起,AIoT 设备变得更加碎片化,它们有的对能耗敏感(如共享单车智能锁),有的对性能敏感(如需要进行大量机器视觉计算的端侧AI 设备),有的对价格敏感(如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智能传感器),有的对时延敏感(如无人车) ,X86 和ARM 架构都已很难满足AIoT 设备复杂的计算需求,这是芯片创业公司的全新机会,张楠赓的判断是:“随着AIoT+5G的发展,边缘侧市场的爆发会倒逼底层计算架构的突破。”

《浪潮之巅》作者吴军早在2016 年一次演讲中就指出:

“继PC 互联网时代造出英特尔和微软,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就ARM(高通)和谷歌几大巨头后,万物互联时代也会诞生新的巨头。谁要是把操作系统问题解决了,谁就是下一个Google 和微软。谁要是把处理器问题解决好了,你就是下一个英特尔和高通。”

AIoT时代的芯片更适用什么架构?行业共识是:2010 年诞生的RISC-V。

RISC-V 基于RISC,具有精简指令集的优势,如高性能、低功耗,相比Arm 架构处理器,功耗低5-6 倍、面积效率提升5 倍。更重要的是其更加开放、灵活和普惠,开源意味着任何企业和学术团队都可基于RISC-V 构建自己的处理器设计架构,开发者具有很高自由度,针对碎片化的IoT 场景优化,没有专利授权费用,对创业公司、中小企业非常友好。

RISC-V 已成气候,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指出:“未来 RISC-V 很可能成为世界主流的CPU 之一,CPU 领域将形成Intel、ARM、RISC-V 三分天下的格局。”

第三次芯片浪潮如果诞生新的巨头,极大概率会诞生于RISC-V 指令集阵营。

嘉楠AI芯片研发初期就选取了RISC-V架构,面向AIoT时代;与亚马逊AWS合作率先将IC研发、HPC集群等部署到云上,引入互联网工具和方法论,实现芯片快速迭代;采取市场需求牵引的IC设计与研发,软件定义芯片,满足复杂的AIoT计算场景,可提供完整模组和解决方案。

嘉楠已量产的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 基于NB-IoT进行研发设计,已用于智能家居、智能楼宇和智慧能耗等领域,截至今年 9 月 30 日AI芯片及模组已经向AI开发人员交付 53000 件。第二代AI芯片勘智K510 则面向5G场景进行研发,在算力上达到一代芯片的5- 10 倍,将支持智能驾驶、新零售等对算力和时延要求更高的场景。

张楠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了当前时机的利好:

“对我们来说, 2019 年是一个关键节点。5G开始普及,将直接催生大连接、低延时和低功耗应用场景的爆发。所有的端侧设备都拥有了新的通信基础,这意味着端侧智能大规模商用将走向实质性的开端。我们是一家专注于边缘侧AI市场的公司,通过智能芯片让设备拥有本地计算能力,为更多企业提供算力服务。”

可见,此时此刻上市拿到两个第一,对嘉楠来说深层次内涵是,成功抓住“区块链政策红利”和“AIoT端侧AI芯片爆发”这两个重要机会点。

 03 

“以区块链养AI”

截至目前,AI尚未给嘉楠创造规模化收入,百万级收入对嘉楠来说更多是AI业务成功商用的象征,矿机依然是其主力收入,因此有媒体认为:嘉楠是“以区块链养AI”,财务层面这样说成立,但我认为,这一说法还可以从技术层面来解读。

一方面,矿机对嘉楠来说是现金牛业务,但区块链却是长期战略。

数字货币是区块链1. 0 的代表;区块链与金融结合是区块链2. 0 典型应用;具有去中心化、智能合约、不可篡改等能力的区块链技术正在被推向各种场景,比如防伪溯源、公益、电子发票、政务、合同文书、百科词条、版权保护等,与各行各业结合被业界称为区块链3.0。

BATJ等巨头均不约而同在布局区块链,且有日益加码的迹象。 2017 年百度就成立了归属于搜索公司的百度区块链实验室,探索百度优势核心业务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落地到百科、图片版权保护等 10 个应用场景;阿里旗下蚂蚁金服对外发布BASIC技术战略,B正是区块链,目前其区块链技术已应用到食品安全溯源、商品正品保障、房屋租赁房源真实性保障甚至公益中;腾讯早在 2015 年就已成立区块链团队,旗下微众银行、腾讯金融科技、腾讯云等业务都在区块链上布局,已发布区块链技术平台,探索区块链技术落地。

在区块链技术上,中国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且已不存在所谓监管问题,特别是 10 月区块链在政策层面更是迎来重大利好。因此,区块链本身对嘉楠来说是一个值得长期投入的事情,而不只是赚钱的工具。“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嘉楠在区块链产业链中有所为有所不为,招股书计划显示其将“继续加强在超级计算领域的领导地位”,意味着其将继续在区块链基础设施上深耕。

另一方面,区块链是嘉楠芯片最先应用的场景,反过来可强化其AI芯片优势。

嘉楠战略是“高效能计算+AI”双轮驱动,高性能计算基于ASIC芯片做大做强矿机地位,在这一阶段发现AI芯片的机会、储备了AI芯片的能力,于是基于RISC-V面向端侧AI场景,自主研发芯片,形成解决方案。经过 6 年时间的积累,嘉楠在端侧AI芯片上,不只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IC设计技术,同时在核心IP、听视觉算法、工艺、产品和商业模式上均有大量创新,未来嘉楠还将在AI芯片基础上,在AI平台、AI服务等领域布局,成为具有底层核心技术实力的AI巨头。

区块链对嘉楠来说是高性能计算的落地场景,反过来可锤炼其芯片技术能力。基于ASIC芯片做高性能计算,嘉楠实现多个技术领域的突破,如低电压、高能效运行和高计算密度等,都是区块链和AI解决方案的关键点。嘉楠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在ASIC设计过程中拥有先进技术积累的公司之一,包括算法开发和优化,标准单元设计和优化,低电压和高能效操作,高性能设计系统和散热等技术,这给其端侧AI芯片奠定了基础,还可在云端AI芯片上布局,与端侧AI芯片形成协同效应。

面向AIoT时代,阿里成立了芯片公司平头哥,采取软件定义、互联网模式和拥抱RISC-V架构。 2019 年,平头哥先是发布RISC-V 处理器玄铁910,面向 PC、移动、 5G 基站、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IoT 场景,是端侧AI芯片;云栖大会上又发布了高性能AI推理芯片含光800,面向云端。玄铁 910 与勘智K210 定位是相似的,只不过前者是IP-CORE,平头哥跟嘉楠选择一致,一定程度说明了嘉楠当初做AI芯片时的路线选择的前瞻性。

AI芯片是一片蓝海,众多初创公司成立,BAT、华为都在入局。在众多AI芯片公司中,区块链+AI双轮驱动战略会成为嘉楠的长期竞争力。5G时代,区块链与AI将会“会师”,AI本质是处理数据,而区块链是数据共享的重要形式;AI与区块链均依赖强大的算力;AI落地各行各业的同时,区块链落地各行各业……正是因为此,很多做矿机的公司都说要做AI,很多做AI的公司在积极布局区块链。然而不论是区块链还是AI底层技术门槛都特别高,真正能同时落地的,能够同时跨越两个赛道的玩家,凤毛麟角,这才是嘉楠IPO拿下“两个第一”的核心意义,也是其“以区块链养AI”的深层内涵。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嘉楠科技
7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