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1-31 16:07
+关注

区块链传销新版图:数量陡增,正吞噬中国边缘城镇

区块链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编者按:本文来自 36 氪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公众号ID:o-daily,APP下载)

文 | 昕楠、如风

在确认自己所参与的“福七百”项目可能涉嫌传销后,张蕾一家人的生活轨迹走向了无边的黑暗。

从姐姐张琦到身边的朋友,跟着一起投钱的人不在少数。有人拿出了自己大部分积蓄,有人则想尽一切办法将信用卡套现,算下来,林林总总将近 30 万。 

传销币多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虚拟货币”、“数字/虚拟资产”的旗号,行资金盘、非法集资之实。

同时,区别于线下的传统传销项目,传销币也多通过互联网传播,不需要限制人生自由,多带有地域分布广、参与人员多、涉及资金量巨大等特点。 

尽管此前国家曾专门针对传销币的传销手段进行过曝光和出台风险提示,但截至目前,传销币暗流涌动、扩张依旧疯狂。

Odaily星球日报采访多位反传销人士、统计几十家假借区块链名目的传销项目发现,2018 年传销币案件可能是 2017 年的两倍,传销币不仅卷土重来,还瞄准了诸如河南濮阳、湖南醴陵等三四线城市、乡镇人群。 

像张蕾这样的受害群体也在扩大,大部分小城镇的受害者在走进传销币之前,几乎从未听说过虚拟货币、区块链等字眼。而传销币团队则无孔不入地输出暴富诱惑、贩卖成功学焦虑。 

虚拟货币列车开向暴富?却因传销币三次轻生

张蕾从来没有想过姐姐会因为传销币而作出轻生的举动。 

在接触“福七百”之前,姐姐张琦曾经在哈尔滨一所正规学校做老师,一家三口在 2017 年 8 月份才搬进了新房。而在接触传销币之后,一切都变了。 

一开始,平台以购物返利的手段吸引用户入场,交纳一定数额的入门费,通过拉人、消费、投资等方式获得积分收益,后来还开出了买车返贷等优惠条件。

最后,宣导将平台里积分转成其他虚拟货币,她们紧接着就把平台里的积分以 10:1 的倍率进行了转换。

“但没想到,被套在了里面了,都走不出来了。”据张蕾介绍,“福七百”后面又推出一个虚拟货币在去年 9 月 11 日开盘,但开盘不到两小时,就关闭了交易。不久后,项目方涉嫌传销的传闻就铺天盖地的传来了。

据张蕾介绍,这时候,张琦已经通过信用卡套现等方式投入了近 13 万元,再加上通过该平台贷款买车,一共有近 20 万的投入。

无奈之下,张琦只得将家中唯一一套房产变卖,以补贴还贷款资金。张蕾回忆,这时候姐姐的心态已经特别不行了。

10 月 26 日,张琦在家中服药轻生。她用 1 斤多的白酒泡了一整瓶(近 100 片)艾司唑仑(编者注:一种安眠药),从不喝酒的她一口气全吃了下去。4 个小时后,张蕾和家人发现了不省人事的张琦,随即将她送医。

连续抢救 8 个小时后,张琦被救了回来。

但从死神跟前回来后,张琦陷入了极端的抑郁情绪中。张蕾透露,后来姐姐还有过两次轻生念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走出传销币带来的阴影。

据多位被卷入传销币骗局的受访者回忆,之所以觉得自己参与的传销币项目可信度高,除了其宣传的高收益外,还多次受到了项目团队线下运营的蒙蔽。

传销币悄然走向边缘城镇

如果说线下宣讲招商、地推路演是传统传销玩腻了的伎俩,那么在币圈传销团伙中,上演的则是一出又一出故技重施的把戏。但依旧有愿者上钩。

2018 年 5 月 1 日,福七百项目去往黑龙江大庆喜来登酒店中进行过招商宣讲,据张蕾回忆,当时参会人数多达 300 人。

胡鑫也和张蕾一家有过同样的经历,胡鑫是土生土长的河南濮阳人。用胡鑫的话来说,他从没想象过,传销币的项目也能跑到濮阳来骗人。

那也是一场披着宣讲招商外壳的“拉人头”大会。

“每个人都带几个新人去,现场交钱的人多了去了。”胡鑫回忆,当时在濮阳的宣讲会上,传销币项目方在台上用高收益、返利等条件进行宣传,下面坐的几乎都是新人,宣讲后不久就有人上了钩。

胡鑫也往这个项目里投了钱。胡鑫并非第一次接触传销币项目,在这之前他对虚拟货币已有一定了解。他想着,早期项目一般应该都不会有太多的问题,于是跟着入了场。两个月后,他才发现,项目方宣讲的高收益、按时返利都是空头支票,在返利 2000 元后,胡鑫再也没收到项目方打来的返利费,自己投入的 1 万元也打了水漂。

Odaily星球日报梳理发现,币圈传销团队近一年多来有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向三四线、边缘小城市扩张的趋势。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案由,“虚拟货币”为关键词搜索传销币相关案件,从案件的地域分布情况上看,传销币案件分布相对分散,湖南、广东、江苏、山东、广西等地均为高发地带,其中湖南省涉及的案件数量最多。

区块链传销新版图:数量陡增,正吞噬中国边缘城镇

(数据来源于:中国裁判文书网)

位于湖南省醴陵市东南部的东富镇就曾陷入过传销币维卡币的疯狂之中,维卡币的第一案在此生成。东富镇距离市区不到 20 分钟车程,且是南乡片中相对富裕的县城。很难想象的是,这里曾有 140 人参与过维卡币的传销活动。

北青报深一度对东富镇报道中就曾提到,有人靠维卡币挣钱的消息传出后,一时间激起了大家的投资热潮。从邻居到村干部,一时间,街头巷尾里只要有点闲钱的人都对维卡币跃跃欲试。

链法律师团队郭亚涛也有类似的梳理:“在地域分布上,涉案高发区域是两广地区、两湖地区、江浙地区。在这点上,跟传统的传销相似度很高。”

链法律师团队庞理鹏则透露,传销币案件涉案地区中,2018 年度的前三名高发地区是湖南( 28 起)、广东( 18 起)、江苏( 14 起),其中,仅湖南株洲县一年作出判决的传销币类案件就有 12 起,主要是维卡币系列案件。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新闻报道等信息,Odaily星球日报对部分传销币进行了盘点,发现,被统计的传销币案件,大多在全国多个中小城市活跃,一般涉案人数多、涉案金额巨大。 

区块链传销新版图:数量陡增,正吞噬中国边缘城镇

(注:盘点内容仅涉及部分传销币项目,非全部传销币项目。)

而对于传销币团队的下沉,在反传销领域工作 12 年的李旭也有自己的观察:

“以前大多都是在大城市里面搞,大家都是很高调很公开地去融资,在高档酒店、会场里宣传,找名人站台。但现在大城市管理严格了,媒体曝光、打击多了,他们都不敢了在大城市里搞了,所以就转移到了小城市。”

李旭认为,小城市的法律监管相对滞后,加之这些地区普遍存在信息差异,很多人对传销币的了解不多,防范意识较弱。

传销币的下沉现象的背后,意味着什么呢?

“全国这么多中小城市加起来,(传销币)能够拓展的市场更大了,也只会蔓延得更广。”李旭说。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区块链
3035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