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要闻 2017-05-25T13:03:01 +08:00

大朴网王治全冷眼看网易严选与最生活骂战

网易严选和小米生态链企业最生活毛巾骂战正酣,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其中蹊跷虽不为外人道,也已陡然成为圈内人的饭桌谈资。这不,大朴网创始人王治全有话说。

24日晚,王治全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他的看法,全文如下:

昨天晚上,好几个朋友给我发来最生活毛巾老朱致网易丁磊的一封信,老朱在信中怒怼网易严选,称其G20专供毛巾的说法是侵权行为。今天网易严选的回应发出来后,大朴股东群里也热闹起来,纷纷要求大朴也做出回应,甚至有股东自己写了题为《都别撕了,最好的毛巾在这里》的文章,来强调最好的阿瓦提毛巾是大朴的。

感动之余,我觉得也应该站出来发表一些观点。其实,作为毛巾界的同仁,大朴和最生活以及网易严选渊源不浅。最生活最初决定要做一款好毛巾时,我们是非常支持和赞赏的,并把我们合作了近5年的孚日工厂推荐给了老朱,老朱不仅在这里生产出了阿瓦提毛巾,甚至还挖走了我们当时负责毛巾的产品经理。这之后,老朱开始逢人便说毛巾是他们研发的以及绘声绘色的新疆故事,这些故事颇得人心,至少有不下两位数的朋友曾发给我看,我并不赞同这样的宣传,但也从未公开发声。

我内心始终认为,只要是做产品,就应当保持有敬畏心和专业心,即便是一条看上去并无显著差异的阿瓦提毛巾,也绝不是像老朱所说,去几趟新疆就能够研发出来的。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我出生在新疆,在新疆长大,一直到上大学才离开,难道我就是棉花专家?石油专家?抓狼专家?这显然是不成立的,任何一款产品的开发都需要时间和经验打磨,即便是年产值百亿规模的孚日,做出符合不同品牌需求的阿瓦提毛巾,也是要多次反复开发、多次打样、屡次实验才可能出良品的。

作为最生活开撕的对象,网易严选长期以来就是很多品牌商的众矢之的。倒不因为市场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而是因为网易严选输出了很可怕的价值主张——好工厂等于好产品。在网易严选上购物过的人都会记得,很多产品上都会标有和某某大品牌同厂的印记,甚至连大朴也成了被网易严选借势营销的对象。去年7月,在虎嗅杭州的一次论坛上,我和网易副总裁柳晓刚就进行过公开辩论,我坚决反对网易严选灌输给消费者的好工厂就等于好品质的这一主张,因为它否定和抹杀了品牌商在产品开发过程中的一切努力,对市场的丰富度、用户的选择权都是很大损害。再后来,我们就发现网易严选一款空调被的详情页上公然写着“出自大朴原工厂”,而且到今天还挂在页面上。

的确,出自大朴原工厂这句话看上去并没有错,就像这次引发争议的G20专供同款阿瓦提毛巾一样,不管是大朴的,还是最生活的,或者是网易严选的,都是出自山东孚日的工厂。但同样的工厂就一定能出产同品质的产品么?显然不是,就好像富士康,它生产苹果手机,也生产小米手机,还可以生产锤子手机,如果罗永浩为锤子打出一个和苹果手机同厂的概念,你不会觉得很可笑也很可怜么?

没错,就是因为手机产品的差异化非常明显,而毛巾的产品不那么明显,看上去技术含量不那么高,所以才会有最生活的去几趟新疆就能开发出阿瓦提毛巾的冷笑话,也才会有网易严选投机取巧的出自各种大品牌原厂的诱人说辞。当大家把营销当成产品销售的最大助推器时,种种突破底线的说辞和误导倾巢而出,这是作为品牌商的大朴最不能接受的,最终伤害的也是整个产业链,也包括消费者。

对于家纺行业有一定规模的工厂来说,有中高低档不等的生产线,也可以根据品牌商的需求定制生产线和工艺流程,品牌商要求高,工厂就在原料和工艺上多下功夫,成本和售价自然也会提升;品牌商无要求或者要求低,工厂也可以降低成本、缩减或替换工艺。这是制造业的常识,而不是应该是被网易严选拿来迷惑消费者的说辞。希望消费者永远记得,一分钱一分货,这是万古不变的道理。

说到这儿,我不禁又想起三四年前我和凡客陈年的一场公开论战,凡客当时推出了羽绒被,这是大朴的冬季主销产品,凡客的强势进入自然引起了我们的高度关注。没想到凡客不仅在宣传用语、页面风格设计上都和大朴高度雷同,甚至还宣称羽绒被内衬布使用的87%涤和13%棉是最佳配比,这其实就是我们过去常说的的确良,这种布料作为羽绒被内衬,不仅容易产生静电,还会因为用户翻身产生哗啦的噪音影响睡眠质量。凡客把一个降低成本的举措,解释为最佳配比面料,这种指鹿为马误导消费者的做法是大朴不能接受的。

几年过去了,“指鹿为马”还不时出现,撒谎者依然前行,这是最大的悲哀。我希望通过这场不大不小的论战,更多的品牌商遵从基本的商业法则,摒弃不切实际的做法,杜绝言过其实的说辞,把竞争的焦点放回到产品本身上来。唯有此,丰富的市场生态才能够生长发育,每个品牌才能在生态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相应的,消费者的功能需求、情感需求才能依托于品牌之上,这是商业的大道。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