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要闻 2014-09-02T10:39:16 +08:00

海淘洋码头:站在风口抢天猫

 

“太紧张了,半个小时的演讲彩排了几次,最终还是无法完成。”跨进进口电商平台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能在千人大会上神侃半天,但在洋码头2014年新闻发布会的前夜,他因为过于认真反而说话不流利了。

及到第二天下午,曾碧波穿了他在美国买的皮鞋,以及一身烫过的休闲商务装,提前来到了新闻发布会现场:在上海外滩茂悦大酒店一楼大宴会厅,能容纳千人的场地摆了二十多张圆桌,来自全国的三十家媒体在这里等待洋码头第一次亮相。

这样高大上的格调是曾碧波始料未及的,在此之前他甚至拒绝见媒体。仅仅在四个月前,亿邦动力网到洋码头的办公室,发现曾碧波忙得抽不出完整的交流时间,一坐下来就是创业者忍住哈欠说话的经典表情。那个时候,他告诉亿邦动力网,还不宜对外说太多,大战在前需要练内功。

而跨境进口形势就在四个月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海关总署发布《海关总署关于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进出境货物、物品有关监管事宜的公告》(以下简称56号公告),还没有完整团队的进口电商平台就能获得大笔投资,亚马逊和天猫等大佬也加大了行军速度,而仅有1年时间的洋码头手机端高峰时一天能卖一百万美金。

曾碧波说,站在这个时间点上,他必须出来卡位了,用服务告诉中国消费者:到洋码头买国外品牌就像上天猫一样方便,下一波洋码头就是要抢走天猫和京东的进口业务,他已经站在风口上准备很久了。

图:曾碧波在洋码头2014年新闻发布会上

淘宝系对零售业的变革还不彻底

早在2000年初,曾碧波负责易趣网手机类目的时候就看到了互联网的威力。摩托罗拉市场价5000元的一款新手机,易趣网上只要3000元就可以到手。摩托罗拉抓狂了,战略高级副总裁冲到易趣办公室,找到二十四五岁的曾碧波质问,凭什么要破坏摩托罗拉的价格体系。“对不起,我不犯国法,只违反了你们的家规,要告就告吧。”曾碧波说当时自己只是小小屌丝,是互联网打破渠道规矩让摩托罗拉愤怒了。

后来,在美国读书的曾碧波眼看着天猫和京东把分销代理统统打掉,全中国人可以在网上享受同一合理价。2003年到2009年,在国内电商风刮得最热的时候,有人甚至极端地认为未来线下零售不能再卖标准化产品了。

 

就在这个时候,曾碧波按捺不住回国建立洋码头。“淘宝和京东,只是改变了中国的零售业,但是还没有改变世界的零售业。飞利浦剃须刀在京东要卖1200,同比线下或许已经便宜了,但是洋码头可以卖500,最后媳妇熬成婆的京东说我们窜货。”曾碧波说,国外产品到中国卖得贵,不是因为交关税(中国海关个人物品平均税率在10%左右),而是另有其因。

第一,国外品牌对中国消费者的态度不同。“同样都是人,为什么我要三千块钱买一个Coach包,欧美人只要一百美金?从东莞直接到商场完全是内贸,与关税无关。实际上是国外品牌在中国建立了分销体系,利用高进入门槛实施歧视性定价,赚取了大量不合理利润。”

第二,国际零售市场流通效率比国内流通市场流通效率高。“简单来说,Coach在中国定价5000元,进入打折周期需要3~4个季度,美国市场流通体系高度发达,上市时只能将价格定在100~150美金,不然目标用户就会迅速被竞争对手抢走,然后经过一个季度左右时间就开始打折,两个季度之内进入奥特莱斯做特价。”

洋码头就是连接中国买家与欧美商户的中间平台,目前以海外具备零售资质的中小商户为主。而手机端“扫货神器”则是C2C平台,目前有两千多个当地的居民给中国消费者提供代购服务,他们有当地的信用记录,当地的护照、当地的居住地址,他们把线下商场、奥特赖斯里面各种折扣品、新品拍照上传,中国消费者实时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付款下单。

扫货神器自2013年8月份推出来,每天欧美、日韩品牌轮流开始竞拍,不到1年的时间日销售过万美金,20%的转化率,60%的回头率,以及两三千的客单价。

这么漂亮的数字,曾碧波说洋码头根本没用大数据、社交营销等互联网手段,不过就是站在了风口上:中国有3亿的中产阶级,每年出生1800万婴儿,他们需要国外的品牌。

洋码头过去五年秘密练了什么功?

实际上,洋码头过去五年的努力并不在互联网上,而在打通买卖之间的鸿沟,比如招商与物流。

国内电商平台招商很容易,但跨境进口招商却很难。“中国市场和海外市场完全是两个市场,中国一个产业起来只要三到五年,一个时代就结束了,撑死到八年就完了。而欧美的流通业需要十年到二十年,他们有自己固有的节奏,不会因为中国有市场就加快步伐,这点与中国商人不同,中国人觉得我帮你多卖一些东西不是很好吗,今年你卖五百万,明天我帮你卖一千万,这是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对于欧洲的品牌商来说,他们一般是家族企业,产量只有那么多,卖欧洲市场就可以了,对中国的大市场没那么积极。”曾碧波告诉亿邦动力网,就算是天猫国际在海外招商一样困难重重。

洋码头采取的是曲线救国的方式:一是找当地的零售商合作,而没有一开始就找品牌商;二是在“扫货神器”中发挥群众买手的力量,连零售商都绕过了。

为了更好地管理买手和海外商家,洋码头在新西兰、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美国、日本、英国等地设立团队,培训海外商家与买手怎么利用洋码头做生意。曾碧波说消费者在哪里,生意就必须遵从哪里的规矩。“强调本土化,中国人用支付宝而不是万事达卡,看中文而不是英文,喜欢用QQ而不是MSN,未来还会把微信添加进来,总之在洋码头买东西跟京东、唯品会一样便利,但你买到的是原汁原味的海外货。”

有了货之后是要解决配送问题。2009年曾碧波刚回国,完全不懂一个快递从美国发到中国到底需要多少钱,用了两年的时间跟很多货代公司、空运公司、物流公司了解,大家动辄告诉他需要一二十美金。

也就是说花20美金买一条裤子,结果运费也要20美金。“我把传统国际物流中的每个环节摸得透透,重新组织成自己的国际物流服务。”曾碧波找到了很巧的方法——中国出口量太大了,飞机出去全是满着。中国进口量太小了,飞机都是空着回来——曾碧波让利用回来的空飞机载满洋码头的货物。

“大家猜一猜洛杉矶空运到上海,一公斤运价多少?1美金?4块人民币!什么概念? 我买30美金的李维斯牛仔裤,只花30人民币运费,而国内专卖店多少?800人民币!”在洋码头2014年新闻发布会上,曾碧波讲到四十分钟还是情绪激动,根本不记得前晚的紧张了。

随着业务量的快速增长,除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芝加哥、悉尼等地的仓库外,接下来洋码头还要在休斯敦、法兰克福、巴黎、伦敦、东京建仓。

最后一个关键环节就是售后服务,洋码头的做法是:本土退货,海外维权。中国消费者退货只要把货退到上海,怎么退到国外不用管;如果买到假货,洋码头海外团队帮消费者海外维权。

“我们跟欧美、澳洲当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都有合作,当地入驻我们洋码头的商家和个人买手都需要在这里面注册。中国消费者受到任何权益上的侵害,享受的权益跟欧美当地的消费者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是中国国民,消费者权益就不保护。”曾碧波说,本土退货,海外维权,这八个字他想了好久,是与同行竞争中他最满意的利器。

 

跨境进口电商进入首轮卡位期

2014年下半年开始,洋码头明显加快了步伐:在商家的角度来说,取消平台扣点费用以降低入驻门槛;在消费者的角度来说,9月份母婴产品免物流费。

之所以采取如此激进的做法,主要是因为曾碧波判断跨境进口电商经过半年的刺激发展已经到了卡位期。“市场上有一些信号释放出来,如果我今天再不出来的话,洋码头可能就不是先锋了,而是先烈了,危机感推动我们在努力往前走。”

8月份海关总署发布56号公告的官方解读,首先明确了跨境电子商务的合法地位,其次非常清晰地告诉市场,中国消费者直接找海外商家买东西按照物品交税(按照个人自用货品报关)。通常来说这个费用比贸易税低太多了,比如3C类产品按贸易报关的费用是物品报关的四倍。

“56号文公告对行业影响太深了,政策清晰之后加快了跨境进口电商的产业升级,亚马逊也加快推出了自己的服务政策,洋码头来有必要早行动。”曾碧波说小公司跟大公司竞争就要游得快,要不然就被大公司吃了。

另外,曾碧波还还看到一个信号,国内跨境进口电商热度太高,团队和供应链都没建好的公司也能拿到投资,他判断2015年会有许多电商平台冲进来砸钱加剧竞争。“我不怕同行之间竞争,最怕有人拿出一笔钱来破坏规则,没货就大量走私,贿赂海关毫无底线,铺天盖地打广告,结果消费者上来了却没好货,配送时间要一个月,那就坏事了,消费者吐槽的不是某个网站,而是整个跨境进口行业。”

如今看来,跨境进口电商的发展速度比曾碧波预计得快,他甚至认为三五年之后,国外零售商可能会开通中文网站做中国人生意,淘宝的海外代购卖家在正规军的围攻最终会消亡。

所以,曾碧波判断2014年和2015年将会是跨境进口电商布局的关键阶段。“2014年是媒体一头热,产业事业本身还处在摸索阶段,不太合适投太多钱进来。2015年将会出现较大范围的竞争,适合投资的项目也会增多。2016年到2017年竞争会白热化,那个时候大家到处建仓,大打价格战,互相吐口水,全场免运费,什么竞各种争手段都会拿出来。”

图:走访洋码头办公室

现在的洋码头是在与时间赛跑,在国内电商国际化不足、亚马逊等国际电商本土化还不够的时候,他要拼命往前游。亿邦动力网了解到,2015年洋码头还会在各大城市建立售后服务中心,部分消费者在当地就可以把货退掉。

“我给自己打分60分,希望过了两年能达到85分,释放中国消费者的消费力。”曾碧波说,零门槛海外购和无国界的零售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他最兴奋的一刻是看到跨境进口电商把国内电商逼得危机四伏。至于竞争中能做第一、第二还是第三,那是投资人感兴趣的。届时只要洋码头做的事靠谱就会有蛋糕吃,仅仅是做一百亿还是一千亿的区别。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柠檬头,攻陷抖音和B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