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业界 2024-07-09 17:59

花5分钟开发,超40万人使用,现在AI圈流行小而美的“一波流”?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AI新榜(ID:AIGCplayer),作者:月山橘,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最近,AI圈涌现出很多低开发成本撬动了大流量的小玩意儿。

刷屏小红书、200多万人玩过的文风测试,背后的模型成本不到500块。

图片

在二次元圈子中走红的OC成分测试,仅用了2个小时开发,上线一天即涌入20万用户,实现了数万的App下载转化,每个App的安装成本仅为2毛钱。

图片

再放眼国外,有一位开发者花5分钟创建了一款AI梗图生成器,迅速在X上爆火,浏览量超百万,网友们都玩嗨了,纷纷晒出自己生成的梗图。

图片

图片

“AI新榜”用Wojak Meme Generator生成

虽然这些AI小玩具在快速收割了一波流量后,热度已明显消退,但考虑到极低的开发成本,可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还有人预测,很快就会有套路化的一波流产品策略了,可谓是质疑一波流,理解一波流,加入一波流。

国内外同期爆火的3个AI小玩具

我们先围绕国内这两个案例展开聊聊。

6月下旬,一个文风测试网站(testurtext.site)在小红书悄然走红。顾名思义,你可以用它来测试文风。截至目前,话题#文风测试#在小红书已有超338万次浏览。

操作很简单,输入文字内容,即可测出你的文风与哪位作家最相似。据说输入500字以上,准确率高达92%。

图片

当然,有没有那么准,显然不是最重要的,无论测出来的是谁,网友们都玩得不亦乐乎,纷纷截图自主传播。测出喜欢的作家会有成就感,测出不熟悉的作家会好奇,测出大冰、郭敬明之流,也可以开启自嘲模式打趣。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遇到跟名家相似度高的,不乏会有人问“好奇写的什么”“能看看你写的吗”,颇有种以文会友的感觉。

图片

恭喜大冰在大冰文风模仿赛中获得第二名

这款产品的走红很快引起一阵“文风测试”热潮。Kimi也紧随其后上线了文风测试的玩法,点击“文风测试器”即可自动输入详细的预设提示词:

图片

图片

还有开发者受文风测试的启发,创建了一个文风模拟器(AKA“名家嘴替”)。只要输入文字,选择指定作家,就可以模拟其口吻改写文本。

比如输入“我不想上班”,选择作家鲁迅,就可以得到:

上班,呵,上班!那不过是现代社会的枷锁,将人束缚在无形的牢笼中。每日清晨,当闹钟无情地撕裂梦境,人们便像被驱赶的羊群,涌向那名为“工作”的屠宰场。我,不愿再做这无谓的牺牲品,不愿再将自己的生命,浪费在那机械的重复与无尽的等待中。上班,不过是资本家榨取我们血汗的工具,而我,决意不再为其所用。

图片

而据我们了解,同样于近期走红的OC成分测试,灵感也来源于文风测试。

何为OC?在二次元圈子中,OC通常指的是原创角色(Original Character),即二次元er自己设计和创造的角色,而不是来自现有的动漫、漫画、游戏等作品。

这些原创角色拥有自己独特的背景故事、性格特点和形象特征,很多创作者会在社交媒体、同人社区展示和分享自己的OC。

在小红书搜索“OC”,可以看到大量涵盖OC设定、起名、世界观、立绘、如何养OC等的保姆级经验帖。

图片

而OC成分测试可以根据输入的OC设定,分析出接近这个设定的动漫角色。同理,输入对于理想型的描述,就可以一键查询符合自己XP的动漫角色。

图片

图片

在小红书上,有不少网友晒出自己的OC测试结果,看上去可谓“成分复杂”。

图片

据OC测试的开发者王登科介绍,从产生idea到网站上线,只花了2个小时的午休时间。

上线当晚10点开始,网站流量每隔半个小时就翻一番。到凌晨1点,网站的即时在线人数已经突破1.5万人。

第二天流量达到高峰,单日20万人访问。随后一周,流量逐渐降低,最终回落到1万左右的DAU,总访问人数约30万。

图片

图源:王登科

由于需要下载指定App才能测试,这给王登科团队的产品实现了精准导流,带来了数万的App下载转化。得益于大模型降价,每个App的安装成本仅为2毛钱。

值得一提的是,王登科也是此前爆火的哄哄模拟器的开发者。由于短时间内涌入大量用户,哄哄模拟器曾一夜烧光10亿token。好在王登科及时调整了代码,控制了token用量,否则几千美元的成本,对于一个快速开发的“简陋”小项目来说,可谓是不可承受之重。

接下来,我们再聊聊上文提到的海外案例——AI梗图生成器。

首先你一定见过这个光头男人的表情包:

图片

但可能不知道这类meme的名字:Wojak(波兰语“松散的士兵或战士”)。

国外一位开发者花了5分钟创建了一款Wojak表情包生成器,只要进入Glif网站,找到Wojak Meme Generator,输入一个职业群体或主题概念等,AI就能围绕其生成8条直击心灵的吐槽,以及一张适配的Wojak表情包。

图片

比如输入“自由职业者”,就可以得到8条关于自由职业者的真相:

图片

AI你骂人可真高级,谁破防了我不说。

由于生成的meme兼具内容消费和易于裂变传播的属性,目前,Glif上的Wojak meme Generator已有超41万次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Glif是一个低代码的Agent搭建平台,与GPTs、Coze、Langflow类似,核心优势在于易用性,即便是没有编程背景的用户也能快速上手,创建和运行小型的AI生成器,这些生成器被称为“Glifs”。

Wojak梗图生成器就是直接用Glif上的Build功能搭建的,点击生成器左上角的Remix,即可查看具体的Prompt和Workflow,十分清晰明了。

图片

被验证有效后,Wojak的开发者很快又搞了一个“Plato's Cave Meme(柏拉图的洞穴表情包)”生成器,不过这次并未激起太大水花。

图片

还有国内开发者把Wojak meme生成器做到了扣子上:

图片

一波流的春天要来了吗?

在妙鸭相机爆火出圈后,AI圈就曾掀起过一波关于“一波流”产品的讨论。

在很多人看来,做应用层AI产品就是“套壳”,本质上依然是流量生意。“一波流”产品往往只能提供短暂的新奇体验,难以维持用户兴趣。如果产品不能持续吸引用户,那么基于用户参与度的商业模式,如广告、订阅服务等,将难以为继。

从生命周期上看,把哄哄模拟器、文风测试、OC成分测试和AI梗图生成器称为“一波流”产品并不为过,

但从实际产生的效益来看,短暂的流行也能带来商业价值和用户增长,只要从用户兴趣和真实需求出发,即使是单一形态的一波流产品也能获得广泛的关注和使用。

而且,一波流产品的成功或许是短暂的,但其体现的创新能力和市场洞察力不容小觑,我们试着总结了几个共性要素:

低门槛参与:成功的一波流产品通常具有用户友好的界面和直观的操作流程,不需要复杂的专业知识,这种易用性大大降低了用户的参与障碍。

趣味性强:以娱乐性为核心,通过幽默、趣味性或创造性的方式吸引用户。

个性化体验:定制化结果带来个性化的体验,同时在设计上考虑社交媒体的传播机制,如独特的社交分享图。

易于传播的设计:社交货币般的存在,测试结果都十分易于分享,满足用户自我彰显和社交互动的需求,进而形成口碑传播效应。

用户画像清晰紧跟热点和流行文化:文风测试和OC成分测试切中的都是二次元群体,此外还需迅速捕捉并利用时下的热点事件或流行文化元素,与目标用户群体的现实生活和兴趣点产生共鸣。

视觉吸引力:在图像和视频内容当道的社交媒体,简洁而富有吸引力的视觉设计往往能增强内容的传播力和记忆点,迅速抓住用户眼球。无论是文风测试、OC成分测试的分享图,还是meme图,都具有较强的视觉吸引力。

这些要素共同作用,使得这些小产品能够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实现快速的流量增长和商业转化。

在获取“第一桶”流量后,如果能不断探索新的功能和应用场景,也不是没有可能成长为具备稳定商业化能力的产品。

相关话题
AI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人手一个的AI是如何诞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