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业界 2022-06-15 17:54

从移动支付到数字银行:中国金融科技出海再辟新航道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移动支付网(ID:mpaypass),作者:卢华秋,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获得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一年半后,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新加坡星熠数字银行(ANEXT Bank)于本月6日宣布开业。

这既是蚂蚁集团加速国际化的又一重大举措,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积极参与东南亚数字银行发展热潮的缩影。

参与新加坡首批数字银行牌照竞争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还包括字节跳动和小米金融。东南亚另一家数字银行Tyme,在2021年获得了7000万美元融资,领投的企业是腾讯。2022年,腾讯还参投了菲律宾数字支付巨头Voyager Innovations,这轮融资金额达2.1亿美元,Voyager表示,新融资将重点用于旗下数字银行Maya Bank的发展……

这一金融科技新物种在东南亚蓬勃发展的背后,是数以亿计没有银行卡的普通人,以及难以获得银行贷款的小微商家。而来自中国的公司,正在助推东南亚将他们连接入全球金融体系。

中国金融科技出海,从移动支付到数字银行

谈及中国金融科技“出海”,移动支付是绕不开的环节。中国企业将技术、产品、服务、模式迅速带向海外市场,掀起了一股从“卡基支付”向“账基支付”转变的浪潮,并且这种转变在东南亚等发展中市场尤为明显。

“国人所到之处,便有其落脚点”是移动支付“出海”的最初逻辑。比如支付宝早在2013年开始的“出海”便是主打服务中国游客“买买买”的出境游领域。

当拓展不断深入,移动支付“出海”的内涵发生了变化——从服务出境的国人转向服务本地市场。

2015年起,支付宝开始通过“战略投资+技术分享”的形式在印尼、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地与本地合作伙伴共建“当地支付宝”;2020年,蚂蚁推出Alipay+,从“打造钱包”升级到“打通钱包”,同时连接全球商业场景,让东南亚人和中国人一样,一个钱包就能走遍世界。

如今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人和韩国人用自己本国的电子钱包Touch’n Go和Kakao Pay就能直接付车费。腾讯则通过拿牌照的方式服务海外用户。

2018年,微信支付获得了马来西亚支付牌照,并于同年8月推出“WeChat Pay My”服务;2020年1月,微信支付又获印尼央行批准在当地运营。

如今,在数字经济规模不断攀升的东南亚市场,中国企业金融科技“出海”的内容再次拓展——积极参与东南亚数字银行建设。

数字银行是个具备一定业务特性的相对概念,目前业界对其尚无明确的定义。

对比传统银行,数字银行不再依赖于实体分行网络,而是以数字网络作为银行的核心,提供银行对账、现金提现、管理支票、手机银行、账单支付、金融等服务。

按服务对象来区划,数字银行又可分为To C和To B两类。

To C类以获得菲律宾数字银行牌照的Tonik为例。通过Tonik移动应用程序,用户使用ID和自拍照便可在5分钟内完成银行帐户开户。Tonik用户可以通过银行、借记卡或在全国近10000家零售代理商处进行现金充值。在使用上非常类似电子钱包,可以理解为电子钱包的升级。

To B类以获得新加坡数字批发银行牌照的星熠数字银行为例。其服务对象专注于注册地在新加坡,从事跨境贸易的小微企业。开业当日,星熠数字银行便宣布推出为中小微企业而设的数字银行存款账户,这是新加坡首个可为非本地公司提供远程开户服务的创新尝试,意味着企业注册地只要在新加坡均可“一键开户”。

从移动支付到数字银行、从服务中国人到服务外国人、从服务个人到服务企业,中国企业金融科技的出海征程由“近海”走向了“远海”。

To B还是To C?大厂殊途

在参与东南亚数字银行建设这件事上,中国企业主要有三种方式。

一是为当地数字银行提供技术支持,比如菲律宾最大银行BDO旗下数字银行BDO Union Bank,其为用户提供远程开户的技术e-KYC,就来自蚂蚁集团旗下可信身份平台ZOLOZ。

二是财务投资,腾讯在该领域延续了它的擅长和“偏好”,在东南亚、乃至欧洲、拉美,领投或参投了近十个数字银行。

三是在当地申请牌照直营,蚂蚁集团的星熠数字银行拿下的新加坡批发数字银行牌照便属此类。

不难发现,最受国内关注的腾讯与蚂蚁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随着金融科技成为腾讯营收的第二支柱,腾讯在全球范围内的相关投资也愈发活跃,数字银行自然是其中的重要细分板块。在数字银行领域的财务投资,则是其完善海外各种不同市场金融科技投资版图的重要环节。不难发现,腾讯对数字银行进行的投资没有明显地域特性,并不限于东南亚,比如巴西数字银行Nubank在上市前,腾讯就参与其多轮投资。

相比之下,无论是持牌直营还是“技术出海”,则都要更为接近数字银行业务本身。其中前者显然又更复杂些,需要直接处理的难题也会更多,比如能否实施有效的本土化策略、顺利依靠当地合作伙伴和平台推广产品和服务、留住能够管理当地业务的人才等等。

星熠银行的To B属性,在海外数字银行中其实属于“非主流”,大多数数字银行,走的都是To C的路径。腾讯投资的数字银行,也基本都是To C。蚂蚁为何在入局数字银行上选了To B的“旁道”,并且选了东南亚?

蚂蚁的这个选择,首先与其多年服务小微商家的特性直接相关,其次是它找准了一个市场空白。

若将星熠银行服务的东南亚中小微放置于疫后经济修复的时代“放大镜”下,我们就会发现,他们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可能比普通个人还要迫切。

东南亚的中小微企业支撑了整个区域69%的就业,然而,银行技术平台Mambu的报告显示,在东南亚,48%的中小企业不得不依靠朋友和家人贷款。即便在新加坡,过去五年,超过五分之四的受访中小企业至少有一次或多次无法获得任何资金或足够资金。

今年1月份,世界经济论坛曾发文《东南亚的中小企业正在错过数字革命》指出,中小微企业因为信贷记录不足、申请程序繁琐,无法从传统金融机构获得信贷支持。“而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或许是为中小企业特定需求的推出创新数字金融产品。”

在开业当日,星熠数字银行便宣布和新加坡中小企业服务机构Proxtera达成合作备忘录。后者为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信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联合发起的网络贸易平台,目前使用该网络服务的亚洲、非洲的中小企业已达40万家。未来,星熠数字银行将率先为Proxtera网络平台上的买家和卖家提供金融服务。

可以想见,未来将有数以万计的东南亚小微商家见证金融进一步平民化的新征程,并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从一部手机就是一张银行卡,到一部手机就是一个银行

相对于全球金融科技行业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完备体系和高市场成熟度,东南亚显然是个妥妥的蓝海市场。

蓝海市场通常存在着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覆盖的“长尾客户”,这是移动支付也是数字银行在发展中国家兴起的重要基础。当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持续推进,数字化产品和工具应用日益丰富,数字金融服务的效率和包容性都大幅提高。同时,其相关的服务边际成本通常较低,可在最大程度上覆盖“长尾客户”。

在平均几万人拥有一台ATM,70%成年人没有银行卡的东南亚,移动支付将智能手机变成了银行卡,而数字银行则将智能手机变成了银行,不断将越来越多无法获得传统金融服务的个人和中小微企业连接入全球金融体系,进一步推动金融服务平民化。

疫情加速了东南亚的数字化进程和移动支付的发展,但现金仍是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主要支付方式。

蚂蚁在海外直营To B数字银行也折射了一个新趋势:靠消费互联网起家并大获成功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在全球化竞争舞台上切入产业互联网领域,而这将弥补中国产业互联网的短板,并进一步提升中国数字经济的全球竞争力。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目前东南亚金融科技市场整体也在从高线市场向低线市场传导,找准其中的宏观需求后,在产品服务等微观细节上也十分关键。毕竟在金融服务市场,风险和机遇始终同在,这将是决定谁能走得更远的关键。中国企业“出海”本身,多少意味着走出舒适圈,棘手问题也总会有的。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