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业界 2022-04-01 10:46

拜登政府正在研究是否缩小特朗普时代的国防部网络权限

两位了解讨论情况的消息人士披露称,拜登政府正在审查是否以及如何改变特朗普时代的一项政策,据悉,该政策赋予了美国防部和美网络司令部前所未有的权力,它们可以在未经白宫批准的情况下授权进行网络操作。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拜登政府已经启动了一个“机构间审查程序”,并为修订特朗普时代的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13(NSPM-13)铺平道路。据消息人士称,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带头开展这项工作。

NSPM-13在2018年成为政策,根据时任国防部总法律顾问的Paul Ney在2020年的一次演讲,该政府允许将明确的权力下放给国防部长以便在网络空间开展时间敏感的军事行动。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位女发言人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长期以来,NSPM-13一直存在争议,许多华盛顿内部人士称其在2018年的实施是特朗普政府对历史上网络领域决策缓慢的不寻常反应,特别是在奥巴马政府时期。NSPM-13建立在持续接触的原则之上,Ney将其描述为“不断地跟对手接触和较量,并在他们机动的地方给他们造成不确定性”。据POLITICO报道,机密的NSPM-13据说还被另一份机密备忘录NSPM-21修正并被纳入特朗普总统的行政命令草案以指示国防部长扣押投票机。

Ney在2020年3月的网络司令部法律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持续参与认识到网络空间的结构特征是相互联系,其核心条件是不断接触,这就创造了在网络空间持续运作的战略必要性。正如(网络司令部司令)(Paul

)Nakasone将军所说的那样,‘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在自己的网络内进行防御,我们就失去了主动权和优势’。”

其中一位了解政府审查NSPM-13计划的消息人士称,白宫官员希望让网络行动正规化。该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政府将广泛的网络权力下放给国防部的做法非常不寻常。

“没有任何一种武器系统(或)攻击系统我们会这样做,所以这是前所未有的,”该消息人士在谈到特朗普决定允许国防部在未经白宫批准的情况下发起网络行动时说道,“如果你不在战斗中,指挥官应该向白宫和总统汇报。这就是我们以前的做法。我们通常就是这样做的......白宫通常应该有控制权。这就是它的工作方式。在大多数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

前奥巴马政府网络安全官员Michael Daniel表示,许多网络战争场景缺乏先例支持,这使得将权力下放给国防部的做法更有风险。现在,Daniel运营着一个网络安全非盈利机构Cyber Threat Alliance。Daniel指出,当涉及到传统行动时如飞越另一个国家的领空,对飞机可以飞多高以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有着明确的协议。Daniel表示,网络行动不存在这种明确性。

他说道:“我们在物理世界中有着非常明确的规则,而在网络空间中我们还没有。缺乏明确性是问题的一部分......也是为什么有理由对进攻性网络行动保持谨慎并进行监督的原因。”

曾在2012-2017年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的网络安全协调员的Daneil承认,奥巴马政府有时在做出网络决策时行动缓慢,但他指出,2012年是一个与今天不同的时代。然而他拒绝了一些人关于奥巴马政府在授权网络行动方面行动过于缓慢的抱怨,并表示在评估这些类型的抱怨之前重要的是记住更广泛的背景。

Daniel说道:“(一个盟友)可能比我们行动得更快的事实不一定表明那是正确的速度,他们的风险-收益计算与我们不同。”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