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业界 2022-01-20 11:31

市值仅次于苹果 微软收购动视暴雪为何未遭反垄断讨伐?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20日消息,微软公司豪掷近70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交易原本预计会招致反垄断议员的讨伐,但奇怪的是,自从这笔大型交易宣布后,美国国会内的激进反垄断议员却集体沉默。

2019年,当谷歌宣布将以20亿美元收购可穿戴设备公司Fitbit时,议员们并没有掩饰他们的沮丧之情。“谷歌在这个时候试图达成这笔交易是在暗示,尽管受到如此严格的审查,它仍将继续运用和扩大自己的权力。”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戴维N西西林(David N. Cicilline)在交易宣布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

然而,在微软宣布计划收购动视24个多小时后,国会中咄咄逼人的反垄断官员却异乎寻常地保持沉默。针对科技行业进行反垄断立法的核心支持者,包括西西林、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和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都没有立即就这笔交易发表评论。

可信赖的盟友

这种沉默凸显出微软是如何在政策制定者心目中建立起独特声誉,使其远离华盛顿对其主要竞争对手的政治审查的。就在苹果、Facebook、亚马逊和谷歌集结各自在华盛顿的资源,准备本周在国会山辩论反垄断立法时将其击退之际,微软顺利宣布了科技行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交易之一。

显然,微软已经在立法者那里押下了公司声誉,就这笔交易向他们做出了保证。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肯巴克(Ken Buck)曾支持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立法。他表示,自己收到了关于微软将如何确保游戏行业竞争的“令人鼓舞”的保证。

“如果微软信守诺言,我相信游戏市场竞争的加强将符合我的立法目标。”巴克称。

20年前,微软曾是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目标。而现在,微软已成为一位经验丰富、老练的华盛顿事务操盘手,将自己定位为愿意参与监管,并发展出了能够产生罕见信任的关系。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反垄断斗争以来,该公司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遭遇反垄断指控时,微软曾被视为一个傲慢的竞争对手,很少考虑政治活动。相比之下,近年来,议员们在遏制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努力中把微软视为值得信赖的盟友。

在其他科技巨头卷入反垄断调查、隐私丑闻以及对其劳工行为的审查之际,微软已悄悄将触角伸向整个科技行业。对动视的交易只是微软一系列数十亿美元收购中的最新一笔,这些收购使得微软进军游戏、计算机编程和云计算领域。微软目前的市值为2.28万亿美元,超过了谷歌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和Facebook,仅次于苹果。

就在美国联邦反垄断执法者宣布对旨在应对科技行业竞争的并购法律进行审查的当天,微软决定推进这桩大规模交易,这既说明微软在华盛顿的安全地位,也是对其长期政治善意的考验。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曾呼吁拆分大型科技公司。她在周三表示,反垄断官员应该仔细审查“任何规模达数十亿美元的合并交易”。

“我很担心微软拟议的收购计划会对员工产生何种影响,因为企业权力的集中可能会加剧不公平的用工行为,包括那些针对动视的不利报道,”沃伦表示,“少数大型公司已经主导了游戏产业,这笔交易也让我们对企业家和小型发行商的公平竞争环境产生了疑问。”

深耕华盛顿

和其他科技巨头一样,微软是华盛顿的一个主要游说支出者。但业内人士表示,与华盛顿的长期关系令微软比同行更有效率,早期政策斗争也给微软留下了长期遗产。

“微软在华盛顿建立办公室的时间要比大多数科技公司老一代人,”曾在华盛顿为Twitter、谷歌和Facebook工作的努韦克斯勒(Nu Wexler)表示,“当人们在招聘和建立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时候,他们有时间在国会山建立关系。”

处于这些关系中心的是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他是微软最知名的驻华盛顿大使。史密斯于上世纪90年代加入该公司,在反垄断斗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曾多次在国会山作证,包括2021年的至少四次。去年,西西林曾感谢他在议员们调查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期间给予的“协助”。

“这些问题比任何个人、公司、行业甚至技术本身都更重要,”史密斯在2019年出版的《工具和武器:数字时代的承诺和危险》一书中写道,“它们涉及民主自由和人权等基本价值观。”

在他最近一次在国会山露面前,华盛顿民主党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发起了一项可能导致一些科技公司被分拆的立法,他称赞史密斯是一位杰出的科技专家。“我相信,这让他在科技和反垄断问题,科技行业与政府合作保护竞争、创新和民主的智能监管责任上有了独特和宝贵的视角。”

此外,攻击微软所能获得的政治回报也更少,因为它有着稳重的企业科技公司声誉。纽约大学竞争、创新和信息法律项目联席主任哈里弗斯特(Harry First)表示,微软不一定会像社交媒体、智能手机或电子商务那样成为头条新闻。

“我认为史蒂夫乔布斯的公关工作做得很好,这让它们变得一点也不酷,以至于没人担心它们。”弗斯特称,他指的是苹果在一系列广告中把PC机描绘成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老实商人。

远离内容审核争议

微软也较少受到“内容审核”争议的影响。这个争议笼罩着Facebook和谷歌旗下YouTube,他们因对煽动性和有害帖子的处理方式存在争议而面临政治打击。作为数字市场的看门人,苹果和亚马逊卷入了政治争议。例如,在1月6日的国会大厦袭击事件后,他们撤回了对保守派社交网络Parler的支持。但微软的关键社交服务领英专注于商业网络,这使得它不太容易受到政治纠纷的影响。

微软抓住了这一差异,有时会主张可能损害社交媒体公司商业利益的监管。史密斯在2019年接受采访时表示,230条款已经过时了。该条款是一项保护公司免受因其用户创建的内容而被起诉的法律。

“230号条款有一个地方和时间,但那个时间现在已经结束了。”史密斯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称。

去年,史密斯拥护了针对Facebook和谷歌的立法。他呼吁美国和其他国家采取类似于澳大利亚提案的立法,该提案将迫使科技公司为新闻向出版商付费。他指责社交媒体公司成为“虚假信息的强大引擎”,并警告称如果没有新的护栏,政客们将会利用社交媒体。他还批评了Facebook和谷歌用来反对澳大利亚提案的强硬策略。

弗斯特称赞史密斯改变了微软“外向的公司文化”。“我想,他很久以前就知道竞争法可以是一把剑。”弗斯特在一次采访中称。(作者/箫雨)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谷歌的“野心”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