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业界 2021-10-05T19:14:14 +08:00

Linus Torvalds开源峰会访谈摘录:关于社区、Rust和Linux 30周年

在周二于西雅图举办的北美开源峰会上,Linux 之父 Linus Torvalds 在凯悦酒店宴会厅的下午场主题演讲期间,回答了早期 Linux 贡献者、现 VMware 首席开源官与副总裁 Dirk Hohndel 长达半小时的提问。与此同时,作为 Linux 30 周年庆的一部分,吉祥物“Tux”也在观众的掌声中端上了一个生日蛋糕。

作为一个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开源社区项目,Hohndel 也向所有 Linux 内核开发人员送去送上了 30 周年庆的祝福。

以下参考 The News Stack 的排版顺序,Linus Torvalds 首先分享了有关该操作系统的一个宝贵回忆,即 Linux 差点就被他命名为 Freax 。

有趣的是,起初托管该项目的 FTP 站点下有一个名叫 Linux 的目录,但它并不是 Linus Torvalds 维护的。

在得知这一点后,当时他就把内核主 make 文件中的名称改成了 Linux 。

Linus Torvalds 补充道 —— 我一直很感激另外两位比我更有品位的人。

随后 Torvalds 谈到他原以为会将精力转移到下一个有趣的新项目上,于是将 Linux 抛在了脑后。理由是项目已经完工,但不太好用。

即使在上面投入了足够多的精力,项目本身也变得不再那么有趣,但这显然是开源改变了一切的地方:

突然间,这个被我抛在脑后、但只由我来负责的项目开始收到相关问题、并最终为它打上了补丁。

在这种动力的持续推动下,30 年就是弹指一挥间,并且仍在源源不断地激励着 Linux 社区的前进。

就我而言,这 30 年中有 29 年都是都完成得很好。自那时起,每一项功能都与其他人想要、或感兴趣的事物有关。

在 Linux 构建期间,Torvalds 学会了许多有关计算机架构的知识。

他最初的目标是学习 386 微处理器计算机的所有功能、同时在业内建立了一些联系,其中就包括一家在硅谷创办的(最终自己也加入了的)旨在克隆 386 硬件的小企业。

Hohndel 插话道:“你在某个时候找到了第一份工作、获得了第一份商业利益,但当时并非基于 Linux、而是以一名开发者的形式”。

然后 Torvalds 最终从身边的 IT 员工那里学到了一件事 —— 几乎所有人都会每三年左右换一家公司,也许这就是硅谷的运作方式。虽不普通,但很常见。

一些人可能对已经从事几年的工作感到厌倦,进而主动寻找新鲜事物。然而 Torvalds 此时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样的工作方式,且他手上也掌管着一些长期项目。

Torvalds 直言 ——‘我意识到自己就是那种无趣的人,只想着做好一件事,并且思维很是一根筋’。

紧接着,Hohndel 开始回忆 30 年前的硬件有多么不同:“我的第一台 Linux 设备只有 2MB 的内存,对于成长于新时代的年轻人们来说,那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Hohndel 还记得自己当年试着打出 Linux 的完整内核代码,但现如今肯定不建议大家这么做。

在我们刚起步的时候,进入一个项目似乎很是容易。事务的管理相当简单,且能够对项目进行概述。

现如今,当我环顾四周的时候,几乎遍地都是由几个微服务 / 容器构建的一个小型且快捷的 Kubernetes,后端选用了 s3,且开发者并不关注计算机上实际到底在运行着什么。

然后 Hohndel 话锋一转,转头问 Torvalds ——“如果从今天开始,又会选择从事哪方面的工作呢?”

Torvalds 的回答是 —— 尽管自己是一名软件工程师,但他对控制一切的硬件和编译器更感兴趣。

不过后来他又承认,自己在一个家用电脑相当纯粹的世界里长大,你甚至可以轻松理解设备的构成,但这年头已经不再可能了。

换言之,如果今天才长大,那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会涉足能够让自己感到理解起来很轻松的硬件领域。

另一方面,Torvalds 认为当今世界拥有更丰富的资源,以树莓派为代表的微控制比当年还是孩子时更加唾手可得。

他回忆道 —— 在 1990 年底啊初期,自己不得不邮购一本本 386 架构手册,因为身边拜访过的书店里都没有它的身影,甚至需要千辛万苦地从境外订购。

现如今,想要了解芯片架构的人们,只需上网 Google 一下,就能轻松获取到海量的信息。

在被问及有任何遗憾时,Torvalds 最终反向回答 了一波:

让我感到非常自豪的是,实际上仍然有相当多的人们,参与了 1991 年推出的 Linux 内核 —— 要知道这可是 30 年前。(Hohndel 也是早期贡献者之一)

考虑到 1991 年的贡献者极少,Linux 社区的长盛不衰,着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Torvalds 认为,这很好地证明了社区总体的积极向上、且充满了乐趣。

就算到了现在,Torvalds 仍认为趣味性是 Linux 社区的基石之一。

此外在谈及使用 Rust 编写一些 Linux 内核模块的可能性时,Torvalds 认为从技术角度上的讨论已经没有必要,重点如何让一个项目保持趣味性和对大家的吸引力。

即使目前有数十亿台设备依赖 Linux,我们仍致力于寻找有趣的新方向来探索 —— 这始终是一件让我们感到非常自豪的事。

与此同时,Hohndel 很不情愿地承认,在使用 C 语言开发操作系统 30 年后,自己也终于对将 Rust 模块引入新系统一事持开放态度。

Torvalds 表示自己真的很喜欢 C 语言,对他来说,C 语言是一种能够在相当低的层次上控制硬件的一套优秀方法。

因而当我看到 C 代码时,能够非常接近地推测编译器发挥了哪些作用。C 语言和硬件靠得非常近,你可以用它做任何事情。

不过作为一名长期观察者,Torvalds 也看到了 C 的微妙类型交互“并不总是合乎逻辑”、“对几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陷阱”、“非常容易被忽视”、且在内核这块并不总是一件好事。

最终,Torvalds 表示 Rust 是他长期以来首次看得上眼的编程语言,意味着后续 Rust 没准真可以作为一套可行的接替解决方案。

即使 C 语言编程者还有其它一些顾虑因素 —— 比如高性能和易于调试 —— 但大家普遍对 Rust 的实验性应用持开放态度。

人们已经探讨在内核中使用 Rust 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但目前尚未达到哪个阶段,请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或于明年开始看到首批由 Rust 编写的无畏模块,且它们很可能被整合到 Linux 的主线内核中。

小插曲是,Torvalds 对近年来兴起的费同质代币(NFT)概念进行了一番调侃:

如果我们能够拿着 1991 年的电子邮件,并将之制作成一个 NFT 来拍卖。

考虑到首条推文已在今年 3 月排出了价值 290 万美元的以太币,这封邮件怎么着也得值个 520 万美元。

然而现实是,Torvalds 声称自己正在远离疯狂的加密货币与 NFT 行业,并且借用阴谋论的腔调来调侃那些盲目跟风的人。

最后,Hohndel 与 Torvalds 展望了 2041 年 —— 那时 Linux 已经 50 周年,而他们也都是 70 多岁的老头子了。

Torvalds 的回答很是经典 —— 正如 Linux 内核一样,他不会制定超过 6 个月的长期计划。

然而这个话题本身也引来了他的一些反思,毕竟这 30 年来,他一直很高兴能够从事 Linux 内核方面的工作。

想象 70 岁的时候,Torvalds 认为自己应该不再负责内核编程方面的工作。

但另一方面,他也没能预见自己竟然在 50 岁时还在写代码,所以大家还请拭目以待吧!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B站闪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