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传媒 2021-09-23T09:59:45 +08:00

币安赵长鹏:全球监管机构让加密资产的价值有了大幅提升

9月16日,币安CEO赵长鹏首次做客Binance live,针对近期社群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作答,以下为AMA部分精彩内容实录。

MC:大家好,欢迎来到我们首场CZ亲自参加的币安在线AMA活动,欢迎大家的到来,并感谢大家的参与。首先,我们能不能简单谈一下币安的合规问题,以及币安在这方面持续做出的努力呢?

CZ:好的,我认为这是币安目前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也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件事情。我们想在各个运营地都拿到牌照,与每个国家或地区的监管机构建立起沟通渠道;我们希望参与塑造监管行业的监管氛围和格局;我们希望成为业内领先的企业,率先做到在所有运营地完全合规。这些都是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显然,全球各地监管机构对加密资产行业是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他们已经认识到加密资产是一种货币。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们让加密资产的价值有了大幅提升。所以这个行业不会消失,而是会在监管下发展。

我们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这个领域最大的企业。我们希望树立一个榜样,告诉大家我们是如何在监管合规下进行运营的,这就是我们目前最主要的工作,也是我花了最多时间的工作。我们招聘了很多合规人员、法务专家、公关专家等等。这是我们目前最大的一个项目,也是非常少见的、自上而下驱动的一项活动,至少在币安生态系统里是这样,其实我之前没有做过像这样自上而下的项目。我们是以非常严肃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情。

MC:谢谢,我们再为没能及时关注币安最新动态的朋友们介绍一下。请说说在这方面币安最近出台了哪些政策,有哪些改变吗?

CZ:当然可以。在介绍政策之前我想提一下,我们从行业里请来了一些顶尖的人才,有前美国财政部犯罪调查专员Greg Monahan,他会担任我们的全球洗钱报告执行官,我们称这个职位为GMLRO;在亚洲区,我们请到了阿布扎比金融服务监管机构的前首席执行官Richard Teng,这个职位我们称为阿布扎比全球市场ADGM,现在他也是币安新加坡的首席执行官。我们还请到了很多其他人,我就不一一说了。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我们招募了五到十位不同背景的人才,并且我们还在继续招募更多人才。

在产品方面,我们做了一些非常重要、也非常不同的改变。首先,我们降低了合约产品的杠杆,从125倍降低到20倍。此外,我们在包括欧洲、亚洲等地区的很多国家停止了合约产品的服务,。与此同时,我们颁布了新的税收报告API工具,我们不是通过这个工具直接将信息分享给相关部门,而是让用户使用这个API来获取他们的交易情况,并以更简便的方式进行报税。此外,我们还加强了KYC流程,之后没有经过KYC验证的用户也无法进行小规模的试验性交易了。现在用户使用平台就必须经过完整的KYC过程,我们也部署了Shyft网络,这个工具是去年新颁布的指引FATF Travel Rule合规的工具,我们也非常努力推动这个指引在行业内落地。我们还部署了CipherTrace,这个也是受到Travel Rule的启发的。

我们有很多产品,但我们的这些产品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受到了限制,但这并非我们的选择。我们只能去主动遵守运营地规则,所以在一些地方必须限制服务范围。但希望用户能够理解这不是我们的本意,所以大家也可以帮助我们去游说这些监管机构,让我们更多的加密资产产品能够进来。我们一定会保证完全合规,我们在过去也是这么做的。

MC:好的,谢谢CZ。如果大家想关注更多的动态,可以关注CZ和币安的Twitter账号,我们会经常发布最新动态。接下来我们希望听你谈谈对于目前加密资产市场的想法。首先就从加密资产市场整体讲起吧,然后再将焦点放在目前最火的趋势上。目前最火的还是NFT。

CZ:加密资产有四年左右的周期,但并不能根据历史预测,所以以前发生的事情未必在未来会再次发生。2013年12月,加密资产一度到达历史高点,价格一度从100美元上涨到80000美元左右,然后又爆跌回200美元;在2017年经历了加密资产寒冬,但后来价格又回复到了20000美元。从历史来看,加密资产会有一个明显的、四年左右的周期,比特币也是每四年减半一次,加密资产股票市场,甚至总统选举也都是四年为一个周期,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有四年的周期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年12月我们又能迎来一次历史新高或者类似的情况。

我是不会去预测未来的,但现在我能感觉到,基于目前的市场活动来看,这个市场比四年前要大得多。我觉得我们目前一定是处于牛市当中,但牛市也是主观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觉,有些人会以天或小时为单位来计算,那么他可能会说和上个小时相比,这个小时是一个熊市。我不会每个小时去看市场情况,甚至不会每天都看,但加密资产领域有太多创新了。

2013年,那时只有比特币,当然还有很多的空气币,但那时的创新并不如今天的多;2015年,有了以太坊智能合约;2014年,以太坊上线,2015年就已经有了智能合约;2017年,因为智能合约,我们又有了ICO,但2017年就只有这么一个创新了。这个应用是做全球资金募集的,现在仍然是一个杀手级应用。我认为如果没有全球资金募集能力,加密资产行业是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到了2020年,我们有了DeFi,DeFi的增长非常迅猛。

有聪明人又发明了自动做市商,现在人们都可以将钱借出去,为交易者提供流动性,这是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而DeFi也成长得很快,同时也推动了加密资产市场的普及化。而现在我们又有了NFT,有了GameFi,还有很多其他的新东西。所以这个行业现在已经比之前大得多了,稳定币也是。现在我们的NFT可以让艺术家、内容创作者、所有的视频、电影工作室、音乐工作室等等,都可以拿他们的作品来变现。同时,人们也愿意花几万甚至几十万美金来购买加密资产NFT、盲盒等等。俄罗斯的一些博物馆也发行NFT,短短几分钟就卖出了50万美元,所以我觉得这对艺术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这些都会鼓励更多艺术家来参与数字艺术创作,让数字艺术发展得更好,我认为我们很快就能看到一场艺术的复兴。

DeFi也是另外一个有趣的创新,它至少在逻辑上是非常合理的,GameFi有很多种不同的代币,很多的虚拟资产,将它们转换成NFT,放到区块链上就可以进行交易,而且是在其游戏网络之外进行交易,赋予了它们真正的价值。这对游戏玩家非常重要。在这之前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除非是顶级的、少数几个玩家,比如说世界排名前1%才可以将游戏资产变现,如果没有达到这种水平,那可能就无法做到,但是这个概率太小了。

而现在,普通玩家也可以通过玩游戏来赚钱,所以Axie Infinity在菲律宾就很火。这个项目是通过币安资产发行平台上线的,上线的前八个月他们一直在埋头开发,但在后面的两个月,GameFi真正起飞以后,Axie Infinity的表现就特别棒。现在他们在全世界都拥有了玩家用户。在菲律宾的一位年轻玩家一个月可以赚几百美元,这对于菲律宾的年轻孩子来说是非常可观的收入了,而且他们只需要玩游戏就可以获得这些收入,而以前玩游戏会被认为是在浪费生命。但现在不一样了,加密资产NFT已经和游戏紧密挂钩了。

我认为在未来,任何游戏开发者如果不利用这个优势,都会不进则退。这些事情都很有趣,行业目前发展得很好,所以这是一件好事。

M:好的,现在加密资产真是发展得如日中天。接下来我想请你简单回答一下,我记得你最近说的一些话,就是关于大机构参与到加密资产中来的,你能不能再详细说一下,让大家知道你的观点呢?

CZ:好的。首先,加密资产领域里一直都有机构的存在,但之前这些机构大多数是专门做加密资产的,也就是加密资产基金、加密资产基金的对冲基金等等,他们做很多的交易;还有就是加密资产做市商,可能我们在很多不同的交易平台上都能见到他们,他们只是市场上不同类型的交易者罢了。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非常传统的一些机构也进入了这个市场,他们甚至会请教我们如何购买某种特定加密资产、我们有没有这个产品篮子、我们有没有NFT,对他们来说不是NFT,是ETF等等的问题。

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参与者,还有一些使用传统机构服务的机构,他们想要我们提供托管服务,很多其他的服务、子账户、更多限制、信誉额度等等。所以大机构进入加密资产行业是正在发生的事,而且很多非常大型的、非常传统的机构也在进入。他们不是新的机构,而是非常传统的,所以这个行业之中,我们看到艺术品收藏家也加入进来,机构级的艺术品收藏家也来购买NFT,所以这个现象非常的有趣,这也说明了行业正在不断地扩大。

MC:这么说也很有道理,谢谢。我们接下来就会进入下一个环节,回答一些来自社区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交易平台、高流量、高交易量等等,你能不能说一说在高流量时期,交易平台上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例如会不会影响用户?以及币安是怎么样缓解这些影响的?

CZ:实际上,加密资产交易平台目前正在解决一个史无前例的技术问题。互联网巨头解决了流量拥堵的的问题,就是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等,但他们提供的不是非常实时的服务。如果有人发推文,你在几秒钟后看到,那是没有问题的;你的朋友发facebook文章,你在三分钟之后看到,你也不会抱怨。

但对于我们一个拥有8000万用户的平台来说,这些用户都会在同一时间使用同一个平台,所以访问是非常实时的。而传统的交易平台也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大型的传统交易平台有几百个经纪人,他们可以让用户给经纪人下订单,经纪人再到中央交易平台去下订单。从交易平台的角度来看,他们只是在跟几百个或者是几千个用户在打交道,而不像我们这样是跟7000万、8000万用户在打交道,在整个加密资产领域,我们是用户量最大的。

这产生了很多问题,其中有互联网的问题,因为世界不同地区网络的连接有的可能很慢、不稳定,所以有的地方交易量会高,有的地方交易量会低。对于一个中心化的交易平台,流动性必须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去做中央的订单的撮合,这才能保证用户得到最优价格,也就是最佳配对。所以只有流动性最高的平台才能确保用户拿到最优价格。

对于我们来说,来自几千万用户的订单都同时涌入一个平台同时进行撮合,我们还需要进行非常迅速的响应。如果要用户等十秒钟才能看到推文,他们不会抱怨,但如果下了交易订单等十秒钟还没有响应,人们就会投诉。API交易者要求甚至更高,因为他们会对响应时间进行计量,所以我们必需在这一点上做到非常极致。这个整个架构是很复杂的,不只是…所以很多人其实只是非常简单片面的、象征性的去看问题。

比如他们会说,你为什么不加多一点服务器呢?这个其实不是问题,因为问题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如果那么简单的话,我们的团队早就做了。所以其实是要扩大服务器的规模,有很多种方法,但我们要做的是在扩大规模的同时,还要保持它作为一个中心订单部的功能,这个问题就不好解决了。不过我们有很多人才团队正在为这个问题而努力。我们会做出持续的改善。

另外,对于高峰期的加密资产市场,其实是不同的,这个系统架构就像很多层的缓存,简而言之,就像是有10-15层不同的高速缓存优化,而在这么多层的情况下,每一层都可能有不同的瓶颈,在不同的时间显现。例如,如果大家都只是用同一个工具进行交易,可能只会影响到其中的一个集群,但如果大家同时进行交易,且交易的是某种非常火爆的加密资产,它正增长得非常快或者下跌得非常快,那么就会导致单个代币的交易量发生急速变化。还有很多其他的状况,例如在资产发行平台上,有活动的时候大家都会涌入这个平台。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瓶颈,有的时候之前的瓶颈我们可以处理,但又增加了新的两个、三个或者十个瓶颈,我们就会遇到不同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是发生在系统的不同部分。

我们一直强调要对所有的事情进行测试,在真实的生产环境下进行测试,那就是有几千万的用户使用的真实情况下去测试,因为这时候的压力是不一样的。所以平台如果增长了十倍,你就会发现不同的系统会出现不同的瓶颈。如果想要实时修补这些漏洞,那么有时候就会宕机,这个时候瓶颈就暴露了。我们会努力处理这些问题,会做模拟测试,会在正式上线使用前进行压力测试,最好是消除所有的问题出现的可能性。但如用户所见这是技术上的东西,并不是100%能保证的。所以用户在做交易的时候,无论用的是哪一种交易策略,他们都希望随时能访问平台,如果有超过三秒不能访问平台,他们就会投诉抱怨,因为不能访问系统造成了资金损失。如果你使用的是这种交易策略,就不应该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易,而要用传统股票市场的专用交易专线。

传统股票市场每天只开放八个小时,有的甚至只开放四个小时,不同股票市场营业时间有长有短。甚至这些交易平台都曾经出现过掉线的情况,所以你要把自己的期望设定好,我们也会尽我们所能来确保系统的稳定性以及性能,但说到底,这仍然是在互联网上,有时你的ISP会出现问题,无法交易,也无法访问我们的系统。所以大家要记住,会有这些情况的发生。如果你进行合约交易,请使用止损单,长线交易持有者可以经受一些波动性,但我们也无法保证他们可以随时随地访问到我们的平台。

我们会尽我们所能,而且币安应该是访问最稳定的平台之一了,即使我们的用户量和流量都是其他平台的10倍。我们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以上我简单介绍了系统荷载是怎么一回事,这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也很难在Twitter上解释清楚。但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比领域里其他的一些参与者做得更好。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