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传媒 2021-09-22T11:10:06 +08:00

加码大湾区口腔医疗服务 松柏为何选择“惠口”模式?

“仿真头模实验室、显微牙髓诊疗中心,数字化正畸中心、……”一系列高科技产品和技术正在成为惠州口腔医院(下称,惠口)的标配,而背后支撑其快速发展的正是刚刚在香港上市的时代天使的大股东松柏集团(下称,松柏)。松柏此前除了在业界所熟知的上游产品端布局外,其在下游口腔医疗服务领域的投入也开始提速,尤其是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链建设。

近日,惠品正式启动“微笑天使守护计划”,该计划将在惠口总部及八大分院用时5年,为一万名适龄儿童开展早期防龋治疗;同时针对惠东、博罗、龙门三个县级地区的留守儿童将派出公益行动队,进行专项防龋行动。

对于松柏在大湾区的战略布局,松柏联合创始人冯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大湾区的高尖专口腔人才仍然不足,而医生的培养需要耐心和长期投入。因此松柏选择在惠州、河源、深圳、东莞、汕头等方圆两三百公里范围内,通过引进高科技和专家团队建设口腔医疗服务基地。

与世界其他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的人才比重明显偏低,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占常住人口的比例仅为17.47%,而美国与日本这一比重均超过了40%。松柏在惠州的举措只是大湾区“打造创新人才高地”策略的一个缩影,如何在各个细分领域进行创新人才的培养成为大湾区发展的关键。

加码大湾区 打造口腔人才培育基地

一年前松柏以口腔产业建设者的身份吸引了业界的目光,彼时距离他们进入这一行业已经过去了五年多的时间。松柏旗下控股经营和战略投资的牙科企业40多家,包含产品与技术、软件与分销、医疗服务等全产业链环节,覆盖亚洲、北美和欧洲。松柏发现在口腔产品和技术端做了很多投入后,发现高尖端技术与临床医疗相结合渐成趋势,于是以惠口为样板建设口腔医学学科、培育高科技人才,目标是建成辐射粤港澳大湾区的口腔人才培育基地。

“目前全国口腔医生的需求压力比较大,平均每8000人中才有一名牙医,而发达国家的配比是1000-2000人/名,北欧牙医配为600-800人/名。如果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牙医的需求量还要增长好几倍,按照目前口腔医生的输出速度至少需要一二十年。”惠州口腔医院院长傅其宏表示。

口腔行业人才短缺是粤港澳大湾区高学历高素质人才仍有较大缺口的缩影。《2020粤港澳大湾区与旧金山湾区人才流动趋势白皮书》显示,2019年,大湾区市场中硕士学历人才需求达到30%,但人才供给仅占比19%;人才市场中针对博士及博士后人才的需求为2%,而人才供给占比仅1%。超过40%的人才集中在制造业行业,存在制造业人才占比高、高学历人才占比小等突出特征,尤其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酝酿推出颠覆性技术的生物制药、新材料、新能源等高端研发产业的高层次人才普遍存在“重金难求”的尴尬局面。

尽管大湾区各地域想方设法抢夺人才,但是区域内人才结构仍呈现了区域分布不均和国际化程度低两个短板。创新是大湾区经济持续发展的动力,而创新离不开人才。傅其宏表示,从目前口腔人才结构来看,很多名校的硕士和博士毕业后会选择一线城市的口腔医院或高校,能够选择在三四线落户的高学历口腔人才并不多,像惠州这样的大湾区所辖城市要想拥有足够多的高素质口腔医生,只有建立专业的培育基地,才能解决口腔人才不足的难题。

冯岱告诉记者,过去六年松柏一直在做牙科全产业链的建设,前期的主要精力放在了上游的技术端,而随着松柏对整个产业的深耕,如何把这些高尖端的技术与临床医疗相结合成为一直思考的问题。他们希望把国际化的资源引入中国,通过强大的口腔医疗专家团队建设口腔学科,将高科技落实到临床医疗服务。通过对口腔医生的培育,打通其上下游全产业链。

那么,能够承接高尖端技术和国际化资源的区域选择尤为重要。冯岱表示,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新一线城市本身就有很好的口腔医疗资源,而四五线的县乡医疗基础比较差,因此将选择的重点放到了发达的二三线城市,这一区域可以辐射周边口腔技术比较落后的市场。

惠州开始进入松柏的视线,原因在于惠州的区位优势非常明显,距离香港仅一个多小时车程,可以把香港的专家或国际上知名的教授邀请到惠州,同时惠州及周边区域非常缺乏口腔医疗资源,可以建立口腔医学人才库向周边输出。因此松柏以大湾区作为其口腔医疗服务业务的大本营,通过惠州口腔医院整合大湾区资源,在惠州打造一个“高科技+口腔医疗服务”的样板。

改变传统模式  创新技术与医疗服务结合成趋势

惠口成立于1992年,通过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初具规模、学科完整的口腔医生团队,早在1993年就引入惠州市的第一个医学博士。然而近些年,医生团队规模停滞不前,医院的发展进入了瓶颈期。

2019年松柏接手惠口后,大幅提高新医生招聘数量,从以前每年只招收几名新医生,到现在每年招聘人数翻了十倍。目前惠口拥有医生团队超过250人,其中有48名硕士博士研究生。松柏所做的改变就是把人才培养和技术创新放在首位,目标是建立学术、教育、临床方面综合发展的口腔培训基地。

图说:新医生在仿真头模实验室接受培训

惠口于松柏进入的当年成立了教育中心,在中心开设了仿真头模实验室,对新医生进行系统培训。目前除医科院校外,惠口仿真头模实验室是广东规模最大的实验室,为新医生的临床实践奠定了基础。正由于有这些培训保障,惠口培养的新医生执业医师考试通过率接近90%,比全国平均通过率45-50%高出很多。

不容忽视的是,过去五年松柏一直在上中下游加码新技术、新材料,不管是人才培育,还是对产业链各环节企业的投资,均是通过高科技等创新手段来破解行业痛点。傅其宏表示,口腔行业的临床发展与科技发展密不可分,各方面的创新突破都需要和临床相结合,才能使患者的体验更好,促进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

如何通过医疗技术破解牙科恐惧症患者和自闭症等特殊人群的牙齿治疗问题?惠口建立了粤东地区首个舒适诊疗中心。该中心的舒眠治疗技术可以减少特殊人群就诊时的焦虑感,目前这样的舒适诊疗中心在广东省口腔医疗机构屈指可数。

冯岱认为,整个医疗健康和生命科学发展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个性化治疗。也就是所有的创新技术需要和临床结合,才能够第一时间得到临床的反馈,因此能够把最先进的技术运用到临床,是整个生命科学的一大趋势。口腔行业也不例外,从全产业链角度来看,从上游技术到下游医疗是科技与医学发展相结合的必然趋势,这也决定了其培育模式有别于传统的课堂教育。

进入惠口两年来,松柏引进了许多新项目新技术,其中包括最新一代的CAD/CAM技术、显微根管治疗技术、数字化种植技术、数字化正畸技术等,还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口内扫描仪,惠口正畸科的医生已近人手一台,这样的配置在口腔医疗服务机构里非常罕见。

傅其宏表示,学科的建立使得医生的成长空间更大,所以尝试将培训和科研相结合,医生所受到的限制就会减少,能够更好地发挥其潜力。因此科技医疗服务与医疗产品不同,后者主要看竞争格局和市场份额,而前者主要看科技实力,将核心能力培养出来,潜力就会巨大,而全科人才的培育对于周边区域的模式输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加大投入  走出“惠口”模式

自松柏进入惠口后,不管是人员投入、设备投入,还是技术投入整体都在增加。虽然从经济效益角度来讲是降低的,但从学术和技术方面来看有利于惠口的长远发展。

傅其宏表示,松柏邀请了原卫生部口腔种植科技中心主任、原国家生物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口腔临床医学研究所所长,以及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牙学院正畸专家、哈佛大学正畸专家等,担任惠口医疗技术委员会委员,为惠口管理层和骨干专家提供专业指导。与此同时,冯岱作为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FORSYTH口腔研究院董事,针对口腔治疗方面的难题也会向一些国际临床、医院管理、口腔教育专家请教,把国际前沿最新科研信息和发展理念带到惠口。

据介绍,松柏可以为惠州当地口腔医生提供多种培育资源,其培训内容对社会开放,不管是私人诊所医生,还是公立医院的医生都可参加培训班。如惠口承办的粤港澳大湾区口腔健康联盟常委会会议暨粤港澳大湾区口腔健康联盟种植高峰论坛、2021年广东省口腔学会年会等,均通过科技资源的共享为当地医生提升医疗服务水平。这些医生水平提高后,可以培养更多的学生,一方面为惠口系统内所用,另一方面可以为周边地区提供类似的服务模式,加快大湾区在口腔人才的培育速度。

在全产业链培育模式的发展中,冯岱并不回避所面临的问题。他认为,大规模的培训不仅需要资金的大量投入,同时在医院规模上还需要提供更大的服务平台,尤其是高科技产品、设备的引进都需要更大的基地来支撑其后续发展。对于时间和成本的投入,松柏作为全产业链的建设者将坚持长期战略,一步一个脚印地稳步前行,而大湾区口腔人才培育基地的建设也将成为松柏坚持不懈去做的事情。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