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传媒 2021-07-19T13:40:12 +08:00

失明者忙着应付互联网时代的“插曲” | 网易易盾深度

深夜,呆在家的漪淼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想在 24 小时营业的药店里配点布洛芬。她拿起手机,用手指“刷刷”反复滑动屏幕,读屏软件以响亮的声音朗读出APP的名字,从屏幕的顶部从上往下,从左往右,一个不落。当轮到“叮当买药”被读出时,她快速双击打开。

在买药之前,她被防疫信息填写页面拦住了,是否发烧?是否接触新冠病例?近 14 日的住址在哪里?由于该页面并没有无障碍化适配,读屏软件无法准确定位选项。

另一次“插曲”发生验证登录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打开“个人所得税”APP,却犯了难,眉头紧锁,尝试着点击了几次拖动图标样式的验证码,根本找不到准确的位置,无法登录,停在了原地。

“着急申报个税,怕超时,结果还得第二天找朋友帮忙,” 漪淼坦言,过不去的验证码都很不舒服,尽管有些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不能给别人看,但为了能正常使用互联网服务,也只能牺牲这一点。

漪淼是一位视障者,在北京市大兴区一家盲人游戏公司从事品牌宣传工作,她的丈夫和他一样看不见,遇到上述状况也完全束手无策。

视障人士用手机,不是靠视觉,而是靠听觉。他们将手机或电脑屏幕上的内容转换成语音,并像大家一样上网浏览,读屏软件可以满足他们每日的手机使用需求。在新技术的簇拥下,登录验证难题相继出现,他们陷入“身份验证”困境而寸步难行。

01 视障者的互联网生活

今年,受疫情影响的人们对互联网服务又多了几分好感。漪淼也不例外,处在被互联网包围的生活状态,一旦没有互联网服务,通讯、购物、吃饭、打车等基本生活环节都变得更麻烦,甚至没有办法完成。

最直观的改善就是打车。以前,视障人群在路上招手拦出租车,并不知道迎面而来的哪一辆车是出租车,也不知道别人正常情况下是如何招手,还得学一学常规的拦车手势。

“当时,打车对我们来说特别困难。”漪淼说,“部分司机可能觉得你看不到路,我又不认识路,万一发生问题也担不起责任,而不愿意载我们。”

有了网约车之后,一切发生了变化。网约车APP不仅支持给司机打电话,还会提前告诉司机乘客是盲人,请司机主动寻找盲人乘客。视障人群直接在家、公司等处等待车子,到了就下楼去,减少了和司机“讨价还价”的成本,也不用担心被拒载。

另一大变化就是购物。过去,视障人群去逛超市、逛商场,由于看不到商品的信息,不得不找人描述一下商品包装上的信息。在网购日益便利的当下,读屏软件能将电子文字记录的商品信息大声朗诵出来,让视障人群即使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也能自由挑选。

“很自由地跟人聊天,去听歌,去浏览一些信息,等于扩展了我们的生活面儿。”漪淼经常通过互联网获取内容,也会在抖音或视频号上分享她和她的导盲犬的故事。

互联网不光改变了视障用户的生活,甚至连工作方式都改变了。 10 多年前,双眼有微弱光感的李朗第一次接触电脑,到后来在手机上办事,中间能用到的软件很少。在许多不方便的刺激下,李朗对开发软件产生了兴趣,并在上班之余,通过网络课程、技术论坛和自学摸索。

2018 年,李朗入职了一家专门提供“信息无障碍化”改造的公司一同信息科技,从一名推拿按摩师转型成为一名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利用自己的技术来解决一些专业技术问题,还蛮有成就感。”李朗说,“在很多年前,我都不敢想象成为工程师来写个软件。”

“我天天和代码打交道,”李朗介绍,身边的视障者也不都是做推拿,其中不少人从事程序员、新媒体运营与网红等新兴职业。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最多视障人士的国家,漪淼与李朗是中国 1700 万视障人士中的代表,其中23.5%是 30 岁以下的年轻人。 2019 年的《视障人士在线社交报告》显示,九成视障人士在生活中其实非常需要互联网。他们同样使用智能手机,且使用时间并不短,不希望被阻挡在互联网之外。对他们而言,如果互联网产品没有信息无障碍建设,就相当于关闭了认知世界的大门。

02 新奇验证方式寒了心

互联网提供了更多选择,徜徉于各种互联网服务之间的视障人士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实际上困难仍很多。

漪淼经常会碰到一些难搞的验证码,把东西拖到相应位置、把拼图的角度摆正、点选图标或汉字或是找出图片中的物件。

这种验证码被称为行为式验证码,必须依赖于本人的视觉定位,为注册、登录或支付保驾护航,不再依赖于对信息校准核对,而是以用户产生的行为轨迹为依据,快速返回人机判定结果。行为式验证码的普及,让大众用户畅享便利,却正在让视障人群的等验证策略失效。

过去,传统验证码由一系列波浪、扭曲的数字或字母组合而成,输入麻烦,正在逐渐被淘汰,但对视障人群而言,这种验证码反而还好办,并琢磨出一套互动的"办法":只要截图发给朋友、志愿者问一下哪些数字、哪些字母,或者用OCR识别,再输入即可。

这个过程听起来很乏味,却也很有效。“在 30 秒到 1 分钟之内就把它填上,”漪淼分享道,大部分时候可以成功登录。

“在自己的手机上准确定位,点击、滑动或找茬,这个是我们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漪淼表示,“对于独立生活的盲人而言,这种验证码是无解的,通过率几乎为零,没有办法。”

为了能用上软件,她给美团、京东客服打电话,反映相关问题,客服听到之后多数的反应是建议找人帮忙。“客服其实也想不了这多,他们一般只是想要把我应付过去。”漪淼无奈地说。

自普及以来,人脸识别与行为式验证码一样,一直是视障人士的眼中钉。为了挡住猖獗的黑产,不少APP采用面部识别来验证身份,由于整个过程中动态信息缺少提示,视障用户在验证页面前往往一片茫然。在人脸识别过程中,视障用户面临着难以对准人脸、无法完成眨眼动作等难题。

03 无障碍化仍偏小众

信息无障碍工程师李朗自嘲,看不见还能用手机,太厉害了,了不起。

外界对视障用户存在着不少误解,李朗回忆了很多这样的场景。在动车上,坐在他旁边的乘客惊讶地夸奖他能熟练自如地运用手机。他下意识面红耳赤,并意识到很多人并不知道,视障人群其实完全可在手机上独立自主操作各项功能。

“说白了还是不理解,我一般很乐意去解释,甚至演示下,希望更多人了解视障者的生活方式,”在李朗看来,不被看见,是看不见的视障人群最大的问题。互联网公司研究了一款新产品,出于不了解盲人能用手机的现状,可能压根就不会考虑到为视障用户做技术支持。

除了无障碍技术改造之外,李朗在业余时间也投身"适盲"事业,活跃在各类视障组织中,组织大家参与测试,为无障碍化改造收集用户反馈。

尽管信息无障碍化建设在近些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李朗认为,无障碍化改造主要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输入,一个是输出,许多企业并没有意识。当下,基于大部分用户的使用习惯进行交互设计,是大部分互联网产品开发逻辑。

“不少互联网产品的开发框架可能一早就埋下了改造隐患,”李朗在陪伴多家公司改造时发现,部分软件的技术框架并未采用iOS和Android原生框架,后期无障碍优化的成本很大,甚至没办法改造。

据了解,考虑到改造成本与实际回报不成正比,许多互联网产品对“适盲”改造选择性无视。在这样的情况下,视障者只能尽量去适应大众的使用习惯,或无奈借助于第三者的帮助。

李朗表示,“适盲”改造技术上并不难实现,但涉及到更多细节方面。在国外,苹果几乎可以为用户提供90%以上的无障碍辅助功能,iOS的旁白功能“VoiceOver”与“放大器”功能相互搭配,让视障者很省心。国内华为、小米等厂商的自带应用也不错,但只局限于打电话、听音乐、商店等常用功能,“如果仔细把每一款APP都翻出来,问题就太多了。”

2021 年 1 月,中国工信部宣布,开展为期一年的“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助力老年人、残疾人等重点受益群体平等便捷地使用互联网应用信息,首批将优先推动 8 大类 115 家网站、 6 大类 43 个APP进行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

对此,李朗表示非常期待,“从不能用到能独立用就可以了,国家号召到位是好的,”李朗补充说,目前,具体到产品层面,视障者能感知到的进步仍比较少,实际的盲道建设并不如预期。

近年来,李朗不放过任何推动无障碍脚步的可能性,与几位失明的信息无障碍工程师一道发声,尽可能与不同互联网服务的提供方取得联系,写下了视障者的难处,并提供改善建议。

04 将无障碍写进“验证码”

“我们进行了反思,视障者确实走不下去。”网易易盾产品经理朝歌说,他在后台发现了李朗的留言,并负责解决这个问题。

不久之后,行为式验证码“适盲”项目正式启动,无障碍小组在网易易盾紧急成立,由十多位的开发工程师共同参与,专门负责信息无障碍化建设。

无障碍小组紧锣密鼓,耗时几天调研可行替代方案。考虑到“‘盲文”与“震动”技术方案需要专门的硬件支持,不是每个视障者都具备这些条件,语音验证码则更为通用,最终选择了语音解决方案。

为了让视障用户顺利找到页面上的语音验证码,首先与读屏软件进行无障碍标准适配,为行为式验证码铺上“盲道”。不过,技术人员也意识到,语音读取验证码,不仅视障者立马听得一清二楚,也容易被机器识别,从而使黑客更容易获得访问权限,增加资金损失风险。

“这是一个安全隐患,最理想的状态下,你要让机器听不清楚,视障者听得清楚。”朝歌指出。为了平衡风险,无障碍小组多次组织技术讨论会,通过算法技术设计了包括加噪音、加速度、语音拼接、语义理解在内的多种语音策略,补上了这一漏洞,延续行为式验证码的安全性。

在测试阶段,“获取语音验证码”、“输入验证码”浑厚有力的机器提示音反复回荡在整个办公室内。团队成员带上眼罩,开着外放,搜罗了iOS、Android、Windows和Mac四大平台十多个版本的设备开展更广泛的技术测试,让语音验证码广泛地兼容于各大系统。

“尽管这样做很麻烦,但却不得不做,我们在沟通中发现不少视障用户收入不高,还使用着旧版本的手机、电脑设备,”朝歌说,“多一些适配,就少一些麻烦,尽量减少视障用户验证困扰。”

在第三方视障社区的协助下,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一套面向视障用户的行为式验证码语音替代方案完成,并成功上线。

更重要的是,李朗不仅亲自参与到测试中来,并邀请了视障社区中的多位朋友,考察在实际使用中的表现如何,是否能够顺利通过语音验证码,并提出一些需求。基于此,工程师们来回调整杂音程度,语速快慢,加入特殊处理。

在若干个版本迭代后,现在打开网易易盾行为式验证码页面的视障用户,能够通过读屏软件直接快速定位验证码播放按钮,一步到位读取语音验证码,播放完成后直接来到信息输入栏,独立自由地通过身份验证。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网易易盾升级,可定制专属反垃圾方案

全面升级!网易易盾发布设备DNA指纹系统

网易易盾获“年度优秀游戏服务商奖”

网易易盾推“智能鉴黄”人工鉴黄或将落伍

互联网反垃圾需求暴增,网易易盾成行业领头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