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榜公众号- 业界资讯 2021-05-08 08:46:11 +08:00

90后独居青年对聊几十万人围观!靠讲故事吸粉的播客,是怎么赚钱的?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林京京Priscilla,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我觉得太累了,我想看看同样赶不上时代的人是怎么生活的。”

这是导演宁浩在播客故事FM”一期节目里的自述。

节目中,宁浩讲述了自己从上大学到创作第一部电影的经历,以普通人的视角阐述了他对那个快速发展的90年代的深刻记忆。

此外,“为情感烦恼的10岁男孩”“进入传销组织的年轻人”……形形色色的普通人也在这档播客分享过自己的故事。

去年开始,平台的加持推动了中文播客的小范围出圈。其中,叙事型播客因“内容的真实感”和“对话的深度性”受到广泛关注。

苹果Podcast,2020年度热门播客

播客怎么讲好一个故事?怎么找到合适的主人公?以及如何变现?本文采访了两个典型的叙事型播客,并对一些同类型播客进行观察,试图对这些话题进行讨论。

叙事型播客:真实故事的声音纪录片

首先聊聊什么是叙事型播客。

“看理想编辑部”曾在一档付费栏目中介绍,“叙事型播客”是用声音记录片讲述非虚构故事。

“看理想编辑部”对叙事型播客的介绍

但从目前的内容形态来看,叙事型播客并没有准确的定义。一般认为,这类播客的特点是:主播是各种故事的主角,向观众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

例如在“故事FM”,可以听到各种职业故事:在南极工作的探险队员带领一群旅客穿越德雷克海峡、在柬埔寨排地雷的退伍军人、阎鹤祥从网络工程师改行做德云社相声演员……

还有一些普通人的生活奇事集合,例如系列专辑“我被喜悦暴击的时刻”、“我被尴尬暴击的时刻”。

“故事FM”创始人寇爱哲说,他们其中一个选题方向就是传奇故事,或者普通人很难有的经历。

“故事FM”中的职业故事

“故事FM”成立于2017年,是中文播客圈发展时间较长的叙事型播客。节目以亲历者自述的形式记录普通人的真实故事。截至发稿前,故事FM已发布498期节目,全网单期节目平均播放量达70万。

在专注中文播客的App“小宇宙”上,分享个人故事的播客也层出不穷,其中不乏UGC内容。用声音记录个人故事似乎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一些图文为主的新媒体团队,也在转型尝试叙事型播客赛道。

“看理想编辑部”曾在2019年推出系列故事“100个职业告白”,并在近期上线记录病房故事的“安宁之旅”。

“天才捕手计划”在2019年底开设职场故事类播客“天才捕手FM”,以对谈形式展开各类职业故事。

“真实故事计划”专注非虚构内容,去年底推出改版后的“真故电台”。原先是由主播讲故事,现在变成了亲历者的自述。

改版后,节目的收听量实现从几百到几十万的增长。在网易云,近期的一期节目收听量达26万。

节目中,两位90后独居男女分别回答了有关独居生活的10个问题。“洗澡时担心摔倒没人发现”“不善社交而独居”“独居让人更会照顾自己”……对于不独居的人来说,这样的观点也颇具共识感。

据介绍,“真故电台”的选题原则是“传达那些与公共话题相关的,普通人的真实故事”,例如“亲密关系”、“985相亲局”、“女性外卖员”。

受益于“真实故事计划”过往积累的UGC内容渠道,播客的选题来源也较丰富。

真实故事计划版权总监鲁瑶告诉我们,“通过听故事,听众也会认可这是一个共鸣的平台”,在她看来,叙事型播客的“真实感”无形中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也更容易沉淀听众。

叙事型播客怎么讲好一个故事?

叙事型播客怎么讲故事?一直以来,“故事FM”以亲历者自述为主。而在“真故电台”,也有主播跟讲述者、讲述者之间直接对话的形式。

例如某期节目中,围绕“互联网冲击下传统媒体的转变”这一话题,“真实故事计划”创始人雷磊和主播对话,分享了自己从事调查记者时期的故事,探讨了调查记者这一职业在当今时代存在的必要性。

“我们希望通过主播的一些提问,输出清亮的观点,能够让大家有对于这个时代,对个人经历有一些共识。当然故事的主导权仍在于讲述者。”鲁瑶说。

当然,玩法也在变得越来越多样。

“非虚构类内容有很多种玩法,我们也在不断探索新的叙述方法,例如做一些复杂的声音纪录片。”爱哲认为,无论是对专业团队,还是普通创作者而言,多元的选题和故事呈现方式都意味着更多的发展空间。 

在4月27日“故事FM”发起的“最催泪节目”征集中,点赞量第一的留言是一个有关母亲与新生宝宝的故事。

节目里,母亲念出了写给宝宝的日记:“我的小人啊,我怎么能失去她,那是上天给我的礼物......”初为人母的喜悦和失去宝宝的悲痛都融在了声音里。

“一期半小时的节目,往往是一段二至四小时音频的浓缩,基本需要两周的制作时间,但却能保持长久的影响力。”爱哲提到,相比其他类型的播客,制作叙事型播客需要花费更多精力。

这类播客的制作流程一般包括:故事采集、音频剪辑、声音设计。

确定选题后,制作人要与讲述者沟通,既要挖掘更多细节,也要引导讲述者自然表达。

“我们会努力保证双方的沟通是自然的表达,而非刻意的准备,这样呈现出的故事才是流畅的。”爱哲认为,节目最后呈现出的真实感和流畅性,很大程度依赖制作人的沟通技巧和故事挖掘能力。

采访过后,制作人要在理解故事的基础上,为故事选取切入角度,搭建一个精巧的叙事结构,再对录制好的音频进行剪辑,过程中可能会对讲述者的表述顺序做一些调整。

“故事FM”的制作人对一期故事的理解

某种程度上来说,做好叙事类播客的核心是掌握讲故事的能力。此外,与各种音频内容类似,声音设计的节奏感也很重要。

“故事FM”的声音设计师彭寒曾分享了三个“音乐介入叙事播客”的方法:用音乐搭建故事场景、音乐代替叙述渲染情绪、音乐特效突出细节。

与精细的节目制作要求对应的,是对人更高的要求。这也是叙事型播客同样面临的困境之一。去年底,故事FM曾因复杂的制作流程出现几次断更。

“我们目前一个棘手的问题是人才招聘。中文播客圈里没有现成的案例和人才,我们只能找有兴趣、有能力的人一起成长。”爱哲告诉我们,创作叙事型播客要对周围的事情有很好的感知力,即敏锐的“通识感”。

叙事型播客能赚到钱吗?

运营了四年的“故事FM”在今年成立了公司,获得了首轮融资。在此之前,团队主要的商业模式是原生内容的品牌定制。

一期题为“不想开按摩店的盲人,究竟还能干什么工作?”的节目,讲述了三位视障人士克服困难,成为语义标注师的故事。而这个小爱语音标注岗位正是由小米集团与上海有人公益基金会共同推出。

据了解,2020年,“故事FM”的品牌合作相比前一年增长了一倍。截至目前,这样的定制节目已超过10期,单期的刊例价格为20万。

“目前,整个中文音频市场不够大。如果只面对平台用户,受众面将会很小。所以我们更多关注品牌。帮他们讲故事也是我们擅长的地方。”今年,“故事FM”将尝试“品牌播客”的商业化探索,计划找到一些调性相符的品牌,为他们做两季的品牌播客,一季大致15集,用多集节目来讲一个故事。

未来,故事FM有意向朝着版权分发的商业模式发展。而这两种商业模式在美国相对成熟的播客市场早已出现。

美国的一家叙事播客公司”Gimlet Media“在2019年被“Spotify”收购,其制作的播客类型包括纪录片、剧集,同时还与Adobe、万事达、耐克等品牌有过合作。

另一家著名的播客出版商“Wondery”拥有众多播客节目,其中《Dirty John》被Netfix改编成电视剧。今年初,亚马逊完成对“Wondery”的收购。

而对于像“真故电台”这样刚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作团队而言,商业化路径似乎并没有那么明晰。

“我们有两期节目是有品牌合作的,但更多的是依赖真实故事计划的品牌价值。播客本身的内容变现还有待探索,可能会有口播冠名、定制播客等。”鲁瑶告诉我们。

也有一些团队在尝试付费内容。“看理想编辑部”曾在2019年推出付费专辑“边境故事:瑞丽的机会”,用17集节目记录了国境线上的生活百态。节目在“看理想”App上的售价为28元。

从行业趋势来看,目前国内播客市场仍处于前期阶段。尽管有些头部播客完成了初步的商业化,但无论是内容生态还是产业链的搭建,都有待健全与发展。

在谈及博客市场的发展时,爱哲谈到:“在目前的中文音频市场中,叙事型播客较少。在未来,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增长点。”

鲁瑶则认为,当务之急是丰富内容生态来沉淀听众:“更多人去创作播客,才能吸引听众进来。池子大了之后,不管品牌或资本都会看到,后续才有更多商业化的可能。”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