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笔记公众号- 业界资讯 2021-04-24 08:45:32 +08:00

播客想把内容送到车主“耳边”,为何上车这么难?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木子,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早在2020年底,荔枝FM曾放出消息,要与小鹏汽车达成车载音频方向的合作。到了今年4月初,“荔枝播客”推出了直播功能,并率先上线小鹏智能车载系统,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播客直播在车载场景的首次应用。

相比短视频,播客可以算是“小众”需求。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短视频的用户规模已经超7亿人,在线音频的用户规模预计将达到5.4亿,年增长率或缩小至10.2%,在线音频用户中,只有八成左右收听过播客。

经过了好几年的发展,播客行业仍未摆脱体量小、非风口、变现手法单一的困境。而在播客圈子当中,二八定律同样适用:大部分创业者(团队)依旧避免不了“用爱发电”的现实。

播客需求在“车上”?

“我特别希望未来能成为智能汽车上面的一个杀手级应用。”来自广州某内容创作团队的负责人大颜踌躇满志地说道。

2018年六月份,大颜叫上三五同窗,一同创业,团队最主要的产品,是在线音频播客,涵盖了知识类、小说类等内容。与其它播客内容团队不同,自打开始创业,他便将播客应用的场景牢牢地锁定在汽车上。

在他看来,开车的人几乎都喜欢在车上弄出点“动静”。有公开数据显示,只有10%的车主,在开车时不收听任何音乐广播、音频节目。

“事实上,开车听听音乐、节目,有助于放松精神、舒缓情绪以及提高注意力。”大颜说,以往,很多车主在开车时都会收听传统的广播,以及时知悉交通路况等信息,代价是,同时需要收听商家、企业在电台投放的广告。

但随着导航应用的发展,车主出行也开始依赖导航大数据,任何交通、路况信息,也都可以在应用当中查询到,而且是实时的。传统电台提供的具有一定滞后性的交通、路况信息,也显得有些鸡肋。

“尤其在智能车机出现之后,车主对于开车时收听音频、节目都有了新的需求。”据一年前,大颜团队在汽车论坛上所发起的一项“万人调查”数据显示,近四成车主,不再收听传统的电台广播,四成车主选择通过车机流量、U盘听听音乐。

还有将近三成的车主,希望利用上下班、路上通勤的时间,通过收听播客的方式,汲取新的知识。尤其在塞车时,用播客收听知识科普类的内容,会让一部分车主觉得不那么浪费时间。

至于以往有看书习惯的车主,也会选择利用路勤的时间,以“听”代“看”的方式,听听故事、小说、世界名著等。如果说,短视频是居家“杀时间”利器的话,那播客便是有车一族“杀时间”利器。

“知道车主的大致需求后,针对相应的需求,创作音频播客的内容并不是难题。”由于当时的播客主要以音乐鉴赏、有声小说为主,大颜与团队便差异化瞄向高端人群,针对希望借播客学习知识的车主,推出了人文类、科普类的播客内容。

包括有职场经验、生活常识、科技扫盲等等,每则音频播客的时长,均为9分钟。2018年,全国各主流城市平均通勤时长(含驾车、公交)北京、上海、重庆分别为56、54、54分钟,苏州、广州、深圳分别为45、45、44分钟。平均通勤时长普遍集中在54、45分钟区间,刚好可以完整收听五六则音频播客内容。

然而,当团队推出了相应内容之后,他却开始为新的问题犯难了。按理说,许多车主都有收听网络音频播客的需求,但如何将创作的内容,送到车主“耳边”成了不少创作团队最头疼的问题。

内容“上车”并不容易

最近几年,许多车机系统都是基于安卓系统定制的,所谓智能车机自然也不例外。为了让针对用车场景开发的播客内容出现在车机系统上,大颜参照自媒体运营的方式,注册机构账号,进驻了尽可能多的行业主流播客应用。

但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发现自己通过进驻播客应用,试图让内容送达车主“耳边”的想法,有些想当然了。别说播客应用是否推荐其内容,部分车机甚至无法下载应用,“发现问题之后,我和同事借试驾之名,疯了一样到4S店测试车机系统。”

大颜指出,部分车机只能下载、安装厂商应用商场中指定的车载应用,即便有播客,也是他以及团队都未曾听闻过的“非主流”产品,而有的智能车机系统,甚至连应用都不给下载、安装,而理由是为了“安全”着想。

即便在部分车机系统更为“开放”的造车新势力车型上,内置或可供下载的播客应用,也是针对车机系统深度定制的,与手机的应用并不相同,只能够收听由播客应用推荐、指定的热门内容。

“只有第三方改装、加装的原生安卓车机,车主可以随意下载任何的安卓应用。”他透露,团队还曾在不同的车机上,测试利用蓝牙、手机映射收听播客的操作步骤,试图探究类似的收听方式是否可行。

结果发现,部分智能车机尽管开着蓝牙,但每次都要重复操作,才能连上手机。至于映射的方式,操作更是繁复,而且车主常用手机作为导航,同时使用手机听播客,体验也并不良好。

“每当导航有提示时,通常会压低音乐、播客应用的音量,的确让人感到别扭。”在实际的调研中,的确也有许多车主表示,若每次启动车辆,都需要重新操作映射,重新连蓝牙的话的确会放弃听音乐、播客。

而且,如果没有提前在WIFI环境下下载好相应内容的话,通过手机映射听播客,浪费手机流量不说,还放着车机系统赠送的流量,白白浪费。在得出一系列结论后,他和团队甚至推翻了另外两项尝试。

“本想通过网盘,让车主打包下载内容,现在看也是不可能的,操作过于繁琐。”除此之外,他还打消了自行开发播客小程序、APP的想法,其一是车机无法下载、安装,其二是车主也不会为了收听播客,而下载并非主流的应用。

音频播客是最适合车载环境的应用,包括大颜在内,许多内容创作者都心知肚明。但只要无法将内容送达到车主的“耳边”,就意味着创作者之间的差异化竞争难以拉开。用户瓶颈难以突破,无论是付费或是广告的变现方式,似乎都无从谈起。

也正因为车机系统的特殊性,除了播客之外,还有很多应用服务、车载网络产品,难以送达车主面前。

智能车机是盘“大生意”

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汽车保有量达到2.81亿辆。若按照14亿人口计算,相当于每5个人当中,就有1人拥有汽车。更有机构大胆分析,2021年我国汽车的保有量或将突破3亿辆。

更有数据显示,2015-2019年,国内智能车机行业市场规模,由145.5亿元,增长至230.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2.1%,前装智能车机往中低端车型渗透的趋势明显。显然,智能车机系统,已经成为了一盘“大生意”。

“对于主机厂而言,车机应用市场也有利可图,所以开始重视各自的车机生态。”有曾参与过车机系统开发工作的业内人士告诉懂懂笔记,目前,智能车机系统呈两极分化,有的极为开放,广开大门吸引应用入驻;有的则相对封闭,只能下载官方自研的应用,或是指定产品。前者多为新造车,后者多为传统造车企业。

然而随着新造车智能车机提供的车载应用日趋多样化,用户也渐渐愿为部分高级、增值功能买单,有很多传统造车企业也逐渐意识到,卖车载“软件”其实也能够赚钱,“相比前两年,如今的车机系统,可玩性高了很多。”

早在去年,威马汽车曾推出过4款仪表盘主题皮肤,原价分别为299元和499元,用户可以个性化选择购买并设置。除了极为专业的自动驾驶软件、辅助驾驶软件之外,主机厂或逐渐开放车机应用生态,往手机应用市场的方向上靠拢。

再如“安卓税”、“苹果税”那样,通过应用、服务收费的方式,获取相应的抽成,创造新的盈利空间。同时也有传统主机厂青睐寻找互联网巨头合作,拓宽车机的生态。早在2020年11月,阿里对斑马网络提出新目标,车载操作系统AliOS三年内装机量,要达到1000万辆。

显然,随着车机生态的逐步开放与完善,车主或将在座舱里见到更多的车载服务、应用产品。但是对于针对车载场景开发内容、应用甚至是服务的播客创业团队和企业而言,能否“用爱发电”撑到那一天的确是一个难题。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