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评论 > 虾米音乐最新资讯 > 正文

虾米被传关闭,优质音乐社区为何成“在线音乐”的“局外人”?

2020-12-01 08:46娱乐独角兽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 赤木瓶子,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8年,以QQ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为代表的音乐流媒体巨头上演三国杀,背后的腾讯、网易、阿里三位头号玩家的版权互换戏码令人应接不暇。

短短两年,曾经的第一梯队转眼只剩下两位,“三国杀”转眼成为“二虎之争”。多年来,在线音乐平台头部效应显著,随着疫情黑天鹅的到来,头部平台不尽相同的特质也为其他迅速开拓的线上业务提供了基本盘。

长期占据三大唱片公司以及其他音乐公司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有着“今天你网抑云了吗”的社区文化的网易云音乐;而聚拢了一批垂类音乐爱好者、界面简洁、歌单精良的虾米音乐却正面临“被出局”。

11月29日,NOVA音乐主理人、前华纳音乐/环球音乐中国区市场总监@相征 在微博发布动态称:“江湖传闻,虾米音乐明年1月份关闭。”用户@果壳放大灯也于微博爆料称,主编和运营总监目前在北京开会,回去要执行一些人员变动,虾米音乐有可能将要解散。对此,阿里方表示不予置评。

虾米音乐 在线音乐 QQ音乐

尽管在今日(11月30日)早些时候,虾米音乐ios版本app刚刚完成一次性能优化,但疫情期间,在线流媒体们纷纷大力推动平台线上live业务之际,虾米音乐则显得进取心没那么强烈,除了阿里系的大型线上慈善演出相信未来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线上声量,彼时便有不少从业者对虾米音乐的未来给出了不确定性。

而今,不胫而走的消息迅速席卷互联网,并引起了热议,逐渐被资本市场边缘化的虾米音乐正以一种被情怀与叹息包围的方式再次回到舆论中心。

从“三国杀”到“局外人”

虾米音乐为何走入边缘化?

与虾米音乐的相关话题,大多离不开情怀二字。热爱金属音乐的小涵自2015年上大学起,正式成为虾米音乐的资深用户,“那时候虾米的工业金属、黑金属歌单特别多”,而这两年,小涵使用其他音乐流媒体的频率变得高了起来,“主要原因是除了我爱的那些金属,虾米其他的歌曲版权真的很少”。

无论是用户视角还是资本缘由,近年来,虾米音乐在在线音乐平台的边缘化其实有迹可循。

早期的虾米网叫做EMUMO,在2013年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并在2015年3月与天天动听合并为阿里音乐,2019年6月,阿里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虾米音乐被移出阿里大文娱,彼时,业内一度有传闻称虾米音乐即将跟网易云音乐合并,共同狙击TME的消息。同年9月,阿里领投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占股约10%。

如小涵一般的受众不在少数,但随着虾米音乐版权层面的日益沉寂,平台流失了大批受众。根据Mob研究院在2019年9月到2020年9月期间的调研数据:移动音乐月活TOP10表现两极化,第一名的酷狗音乐月活用户数值超过17858亿,而最后一位则不到200万。其中,虾米音乐的月活689.5万。

多年来,虾米音乐通过寻光计划等方式扶持了一大波小众音乐人。方拾贰、程璧、邱比、沼泽等音乐人及乐队都曾被收录于寻光计划专辑内。2014年的第一季寻光计划,几乎是国内市场上最早的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计划。随后,其他平台陆续涌入,头部玩家对原创音乐人的服务还在继续,而虾米寻光计划则停留在了第二季《未曝光少年》。

尽管版权方面与原创内容层面逐渐沉寂,但在用户体验上,虾米音乐一直没有停止尝试的步履。今年九月,虾米音乐还上线了“番你街”(funny street)新功能,用户只需要在app首页向下滑动界面,一条奇妙的音乐街区就会呈现眼前。街区还入驻了我的唱片店、虾米编辑部、虾仔制造商店、心动便利店、排忧巴士等一系列音乐内容店铺和自有IP。

虾米音乐 在线音乐 QQ音乐

很明显,这一概念希望给用户带来更沉浸式的听歌体验,通过场景与个性化设定,聚合更多用户,通过产品创新连接更多优质音乐和乐迷。

早在2018年,虾米7.0版本的出现算是完成了一次产品革新。主打回归纯粹,专注音乐,努力为用户提供极致服务体验。不少深度用户对于虾米的界面以及使用感好评连连,而作为一款音乐流媒体,再沉浸的用户体验似乎也难敌版权“巨石”。

后版权时代,

依旧是版权主宰的“刺激战场”?

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争斗战火猛烈,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从这条被人们称为“史上最严”的版权令开始,国内在线音乐平台经历了漫长的版权肃清历程,时至今日,各类综艺节目中的侵权事件还屡屡发生。

为了独家版权,头部平台屡次上演“三国杀”,为争夺用户,微信也曾拦截过虾米音乐的分享链接。一些音乐产品因为没能及时投入资本怀抱而难以为继,另一些则成为了版权争斗中的“牺牲品”。

从那些年被关闭的音乐相关产品——倒在黎明前夜的多米音乐、曾经沉寂的豆瓣fm、音悦台、以及一些陆续退场的音乐网站中便可见端倪。

版权问题几乎以一杆子打倒的态势向第二、三梯队的音乐平台席卷而来。而此前倒在黎明前夜的多米音乐,不只是版权争斗的“牺牲品”。即便是进入后版权时代,版权依旧是维系大部分衍生内容及服务的“原动力”。

目前在国内几大在线音乐平台中,TME的版权内容几乎覆盖了90%以上的电影和电视OST音乐版权以及几大综艺节目的音乐版权。作为国内首家独立上市的互联网音乐公司,在TME在11月披露的第三季度财报数据中,我们能感受到以版权为依托为平台带来的营收能力。

虾米音乐 在线音乐 QQ音乐

2020年第三季度,TME营收75.8亿元,同比增长16.4%,高于市场预期。包含了订阅服务、单曲和数字专辑、广告、版权转授等业务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这一数据的增长,能够充分显示出版权内容为企业营收带来的拉动作用。其中,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5170万,同比增长46%,付费率达到8.0%。研究表明,用户付费意愿受到内容价值、付费偏好的共同作用。

而想要抓住中坚力量,抓住年轻受众群体就要与社会产生紧密联系,就要为年轻市场创造更多内容价值,而在线音乐平台不会错过每一个风口。

于是我们能够看到,在短视频层面,快手、抖音等主打短视频与直播的产品让市场看到了甜头,在线音乐平台一度涌入社交战场,2017年,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先后上线短视频功能。虾米音乐与酷我音乐也分别在去年11月及12月新增了短视频频道。

线上live及直播方面的拉动效果更是显著。根据Mob研究院数据,酷狗音乐通过“音乐+直播”的生态建设也成为月活近近两亿的头部在线音乐平台。

2020年,特殊的疫情黑天鹅迅速催化了在线音乐平台开展线上品类的进程。TME在Live厂牌、虚拟演出产业的布局,以及阿里与网易对k歌类产品的布局迅猛而强烈。

在各大在线音乐平台陆续搭上短视频、线上live的特快列车之际,虾米音乐的沉寂,似乎也在某种层面上宣告了自己的“提前下车”。尽管目前虾米音乐关闭与否还未能妄下定论,但在激烈的在线音乐版权+社交的角斗场,虾米音乐已然逐渐成为游走于边缘的“局外人”。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虾米音乐
93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