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传媒 > 音乐版权最新资讯 > 正文

新著作权法修改划重点 音乐版权市场还需要做好这几点

2020-11-18 11:55用户投稿

11 月 11 日,历时十年的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终于通过表决,新著作权法将在 2021 年 6 月 1 日起施行。

新著作权法着重提高了版权保护覆盖面,在原有基础上加入了短视频和游戏直播等在内的视听作品,侵权认定的范围更广,同时把侵权赔偿上限提高了 10 倍,增加了惩罚性赔偿,不仅将全方位保护创作者的版权价值,也会给版权市场带来利好。

音乐版权

【短视频直播纳入著作权法覆盖面】

艾瑞咨询预计 2020 年国内短视频市场规模为 2000 亿元,抖音在今年日活用户突破 6 亿,快手日活用户突破 3 亿。预计 2020 年国内游戏直播市场规模为 300 亿元,其中斗鱼虎牙月活在 2020 年第三季度合计超过3. 5 亿。

短视频和游戏直播有庞大的用户和流量,依靠广告和直播打赏等方式成长为百亿,千亿市场,但其中很多内容其实是侵权的。

2019 年 8 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判定,前斗鱼主播冯提莫在直播时播放了歌曲《恋人心》,并保存至斗鱼平台供观看和分享,斗鱼公司应当对冯提莫的侵权行为承担著作权侵权责任。

音乐版权

2019 年 9 月,“MCN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以papitube旗下公司败诉赔偿VFine相关损失告终。

音乐版权

这些被大众看到的还只是短视频和直播领域音乐侵权的冰山一角。

本次著作权法第一大修改,就是在法案覆盖面上从“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影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延展到“视听作品”。

音乐版权

相当于明确了以抖音,快手,斗鱼,虎牙等代表的短视频和直播内容与电影类作品一样被纳入著作权法保护及管辖范围。兜底条款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改为“符合作品特征的其他智力成果”,则赋予了法院在作品认定权上更多权力。

【提高赔偿额度,增加惩罚性赔偿】

首先,增设了惩罚性赔偿,对于故意侵权且情节严重的情形,可以适用赔偿数额 1 倍以上, 5 以下的惩罚性赔偿。

其次,将法定赔偿额上限,从原来的 50 万元提高至 500 万元,并设定 500 元的下限。

音乐版权

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红斌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此前的著作权的法定赔偿额几十年不变,长期遭受诟病。由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通常难以举证,导致法院按照法定赔偿额判定后,权利人实际获得的赔偿额过低,常常出现“赢了官司输了钱”的结果。

前文中提到的两个案例就是如此:去年营收 73 亿元的斗鱼仅需要赔偿音著协经济损失 2000 元,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 3200 元共计 5200 元。papitube旗下公司一审判罚仅需赔偿经济损失 4000 元及合理支出 3000 元共计 7000 元,想必单是赴日本维权的差旅费用就不只 3000 元。

若以新的著作权法标准来计算,一个侵权案件顶格赔偿额最严重可达 2500 万元。这在以前是想不到的。

新著作权法通过惩罚性赔偿加大了侵权制裁力度,提高了对侵权人的威慑。同时增设的举证妨碍制度,降低了权利人的举证难度。对创作者起到了体系化的保护。

新版著作权中,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只需指明作者姓名、名称的情况中,加入了不以营利为目的,防止以免费表演为名义实际上收取广告费或打赏的情况。

【公播用歌需付费,协会收费要透明】

本次著作权法,明确了将录音制品用于有线或无线公开传播,或通过传送声音设备向公众公开传播的,应当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

音乐版权

公播领域同样是侵权高发地,大到海底捞这样的上市品牌,小到小区里的饭店便利店,公播音乐侵权屡见不鲜。目前如良品铺子,四有青年,呷脯呷脯等连锁餐饮店都通过VFine等音乐版权公司完成了公播音乐使用正版化,但整体来看,公播市场至少有 100 万家公司依旧在侵权使用音乐。

这次法案修改中,还提到了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行为标准和责任

1.费用如何收取:著作集体管理组织根据授权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费。使用费收取标准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和使用者协商确定。协商不成的,可以申请仲裁,也可以提起诉讼。

音乐版权

2.责任如何划分:应该将使用费的收取和转付、管理费的提取和使用、使用费的未分配部分等总体情况定期向社会公布。同时建立权利人信息查询系统,供权利人和使用者查询。

法案明确了协会的责任:收费要合理,费用要公示,版权信息要可查。这么看来,新的法案修改对于音乐版权市场是重大利好。

【音乐版权市场应该怎么做?】

当侵权行为有了高压惩罚,越来越多的公司音乐商用会寻求正版授权,决定的因素只会有两点,定价与服务。

一直以来,音乐授权行业的问题是,定价缺乏标准,市场供需不合理,著作权协会的收费标准公示意味着行业内外将逐渐对音乐版权的收费标准达成共识。

如商用音乐发行商VFine的定价会根据直播,短视频,公播这些音乐的使用场景,以及游戏内置,线下发布会,线上广告等使用用途进行调整。有的音乐版权公司则是一刀切,或者 1 元购买大量低价音乐的“十元店”销售模式,甚至还有靠诉讼创收的模式。新著作权法颁布后,谁的定价更合理,市场会给出答案。

另一大问题则困扰音乐授权行业已久,即很多音乐授权公司并不注重服务,基本都是“一锤子买卖”卖完歌曲不维护不管理。如VFine这样新一代的音乐商用公司,则会每季度更新曲库,并根据音乐使用用途进行个性化推荐。

音乐版权

业内人士认为,音乐授权市场规模在未来几年内有百亿元的增长空间,如今VFine等一众音乐商用发行商,要么积累版权,要么深耕服务,作为音乐商用供给方早已准备就绪,只差一个契机让音乐企服实现爆发式增长,而新著作权法案的使用或许就是这个契机。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音乐版权
1958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