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评论 > 快手最新资讯 > 正文

快手提交上市招股书,“短视频第一股”要诞生了?

2020-11-06 08:59刺猬公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石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1月5日夜10点,位于北京西二旗附近的快手总部大厦灯火通明。1.6万员工日夜爆肝的这家公司,同时间在香港交易所提交了IPO招股书。

招股书厚达733页,将快手9年来的创业之路悉数展现,第一次用详实数据向市场展露真身。它同时也是一部中国短视频、直播发展的记录册,必将成为研究中国内容产业发展演进的重要参考。

快手若IPO成功,有望成为“短视频第一股”。但无疑,第一股也将率先迎来资本和大众检验,进而迈出进阶发展后的第一步。

资本轨迹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快手过去数年间的发展,“快”或许最为恰当。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快手营收从83亿增长至391亿元人民币,增幅达369%。今年上半年,快手实现营收253亿元,同比上涨48%。

直播是快手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今年截至6月30日,直播板块实现收入173亿元,占总收入比达到68.5%,去年这一业务收入为314亿元。

快手的直播功能上线于2016年。这一业务的盈利模式是,快手通过向用户售卖给主播打赏的虚拟物品获得收入。2017年时,直播收入占快手总收入比为95.3%,随后3年依次下降。这背后的原因在于快手逐渐开展经营多元化,线上营销服务和电商等业务的快速增长,让直播收入占比相对下降。

招股书显示,目前,快手拥有1.7亿直播日活用户,直播平均每月付费用户达6400万,直播每月付费用户平均收入达45.2元。如无意外,快手是全球最大的直播平台。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直播、线上营销业务和其他业务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6月的收入占比 | 刺猬公社制图,数据来自快手招股书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快手总营收情况

快手发展,一路获得各路大佬资本支持。

BAT中,最先在快手中取得股东席位的是百度。2016年,时任百度集团副总裁的陆复斌主导了这笔投资,并代表百度入驻董事会,后百度CEO沈抖进入快手董事会。

接下来是腾讯,被认为是快手坚定的投资方。从2017年起连续四次对快手投资,快手融资额从3.5亿美金上升到近30亿美金,腾讯在快手占股21.57%,腾讯系产品向快手提供了大量便利和资源,快手也被大众划分至“腾讯系”。

2019年12月,快手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在百度和腾讯进入快手股东阵容后,阿里系靠云锋基金进入股东阵营。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快手股东结构简图 | 图片来自快手招股书

在大佬集体为快手打call之前,创业初期相中快手的伯乐是来自五源资本(前身是晨兴资本)的合伙人张斐。

2012年快手融天使轮时,快手唯一一笔投资进账就来自五源资本。张斐在2011年就下定决心关注与信息流相关的事务,当时他看到整个业态都在发生改变,相信很多机会一定会出现。

张斐见到程一笑时,快手还是一个工具软件。他和团队帮助程一笑成立公司,投了200万元,占20%股份。2012年,快手GIF生产的内容在微博上传播,人气颇高。晨兴资本在一个董事会上,建议程一笑将GIF从工具向社区转型。

在张斐看来,程一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产品经理,“他的很多认知是非常独特的”。后来,随着业务发展,程一笑忙不过来,需要一个CEO与他互补。这时张斐向他推荐了宿华,两人因原百度“凤巢”架构师张栋而结识。张斐的推荐理由是:“他是那种有巨大能量和激情、能做成一件大事的人。”

宿华曾在百度任职,后被邀请进入快手担任CEO一职管理公司,主要负责战略及关键决策,包括战略方向制定、业务管理、业务创新、技术、研发、企业文化等;程一笑负责产品,包括开发新应用程序、产品迭代、开发新应用程序功能及界面优化等。

两人搭档至今,招股书显示,宿华和程一笑的股份占比分别是12.6%和10.0%。

各路大佬的慧眼,即将进一步转化为成功的投资。在快手提交IPO招股书之前,市场一直猜测谁会成为“短视频第一股”。如今,快手有望会拿下“短视频第一股”的头衔。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11月5日下午,据彭博社和36氪报道,字节跳动寻求以估值1800亿美元融资,将打包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赴港上市。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是字节跳动向投资者打招呼,“好戏在后头,别忘了还有我”。

快手未提交上市招股书前,市场对它的公开估值为500亿美金。按照目前各家公司市值排号,快手有望进入中国科技内容向互联网公司“百亿美金俱乐部”。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以上数据来自2020年11月5日的公开资料整理 

刺猬公社制图

有观察人士称,快手选择在此时上市,或与竞争时局有关。

在与同行激烈竞争的情况下,抢占同类型赛道上市先机至关重要。一旦变成第二,公司治理及市值会因为“有了参照物”而受到更严格检视。

目前,快手的商业模型已从单一营收结构,逐渐转向多元营收结构,并已取得早期成果。选择这个时机上市,有助于减少市场的担忧,增加自身的市场价值和公司内部的发展信心。

快手人文关怀式的内容生态烙印

2015年1月,快手从五道口居民楼华清嘉园搬到附近的清华科技园启迪科技大厦,当时员工仅20来人,日活却过了千万。

之后五年时间,每日刷快手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方式。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平均日活跃用户、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3.02亿、7.76亿,成为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快手三年半的平均日活用户、平均月活用户和日活用户日均使用时长柱状图 

刺猬公社制图,数据来自快手招股书

种种迹象表明,快手在2020年正在学习“如何花大钱”。截至2020年6月,快手亏损63亿元。不过,这似乎更多是战略性亏损,钱都用在了人才引进、研发开拓上。

快手近三年半以来对科研人员的投入成本 

刺猬公社制图,数据来自快手招股书

快手在2020年求贤若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获悉,包括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巴巴、美团、知乎等头腰部互联网公司中,有不少离职人员流向快手,目前人才大军已经让西二旗的快手总部“拥堵不堪”,快手不得不找更多的写字楼。

人才来了,快手将他们更多安排至创新业务线,比如电商业务和商业化业务等,那里是快手增长的新引擎。

与人才成本一同急升的还有与之关联的销售和营销开支。招股书显示,一年间相关成本已从30亿元急速增加到137亿元,增幅354.1%。有观察人士称,快手的狼性,终于从战略性口号选手变成了业务线攻击型选手。

不过,就在业务急攻猛进的同时,快手仍没有改变它引以为豪的人文关怀式内容生态。这是快手崛起的基石,也是快手创始人的个人情怀投射。

程一笑和宿华一直在思考如何去搭建一个线上相对公平的世界。宿华成为快手创始人后,将推荐算法引用到快手的内容分发上,内容分发效率和用户体验大大提升。这得益于他此前在百度“凤巢”项目中积累下来的人工智能技术经验。

而后,快手的技术科学团队搭建了一个“新世界”,在流量分配上注意照顾到每一个人,保证公平。这放大了个人的私域流量,草根主播得以崛起。

与聚焦明星和大V的平台不同,快手的主要用户是“普通人”,快手给这些人提供了非常低门槛的表达渠道和展示空间。用户可以通过快手学习、娱乐、创作和社交,而商家可以通过内容制作和社交资产触发交易行为。

这一切建立于快手的本质基础之上,说到底它是一个由社交行为和交易行为组合而成的网状结构,电商、直播和商业化都建立在此之上。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上将近40%的短视频拥有超过100次的累计观看数;快手有意地将平台流量分配给更多内容创作者,而其他社交平台更喜欢把机会留给KOL或其他热门内容创作者。

快手的出现,某种程度上也在重塑中国人的城乡文化。

快手崛起这些年,有一个趋势愈加明显:我们正在被那些隐藏起来的普通人重塑世界观和价值观,且以正向态势发展。

作家蒋方舟也有这个认知。在节目《圆桌派》上,蒋方舟发现,原来农村人没有自我表达的平台和机会,他们永远是被城里人观看、被城里人记录的对象。现在这种关系正好相反,她身边的很多记者朋友在城市找不到选题素材,就去看短视频App,看县城和农村人的生活获得选题,久而久之,城里人反而成了被这种景观塑造的观众。

在整个快手的内容生态和技术底层逻辑中,人被放置在产品的中心,社交把每一个人的关系连接得更紧密,“存在”的概念也被放大。如果把这个词赋予情感色彩,它可能是幸福感。

幸福感最底层的逻辑是分配资源,而注意力是互联网的核心资源,快手用AI技术让更多人得到注意,以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

宿华曾解释:“快手的形态其实很简单,它把每个人拍的生活小片段放在这里,通过推荐算法让所有人去看。”

这种根源于创始人情怀的创想,成为了快手的底色。

无限游戏

不止一位快手员工说,他们在推进商业化变现时,都需要根据快手主站的规则推进业务,主要是为了维系主站的用户体验和内容平衡。

2020年,频繁把这个话题挂在嘴边的快手员工来自商业化部门和电商部门。这两个部门与内容社区不同,他们的核心目标之一是如何依托主站赚钱,建立一套商业模式。

对快手来说,商业化和电商是两个新引擎,前者负责把快手庞大内容池中的流量卖出去,服务广告主们;后者负责建立一套短视频平台从未构建过的商业模式,通过这套模式与主站建立新的商业规则。

快手商业化利用快手8.0版本上线,对营销服务产品做了迭代。招股书披露,线上营销服务主要包括广告服务及快手粉条。前者可将广告精准针对目标群,使广告商更有效接触目标受众并增加彼等的投资回报;后者让内容创作者通过付费方式向更多人推广其短视频或直播。

电商阵线的战斗要比商业化来得更重一些,它在全国布局货源地,在地域上呈现去中心化态势,间接调控货源质量,构建一张庞大的商业网络。它在走一条类似于淘宝直播的道路,需要花更多心思去搭建电商体系。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快手直播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直播每月付费用户平均收入简图 | 刺猬公社制图(截图),数据来自快手招股书

过去一年,快手电商在全国拓展了数十个产业带,涵盖服饰、珠宝、红木、玉石等领域。每个产业带盛产某一种或者多种商品,以可识别的地理位置为界限。快手电商营运中台负责人白嘉乐说,很多现在做直播电商的主播和基地,都被传统电商平台忽略了,但他们在新平台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据悉,快手在货源建设上,已经从品牌、工厂、农场、达人四方打通供应链体系。经过“淘宝+小黄车”、“有赞+魔筷”和快手小店阶段后,快手电商推出商品分销库“好物联盟”,缺乏商品供应能力的中小商家可以在里面选品售卖。

用户通过在直播、短视频或用户资料页面中提供的链接,在快手小店或通过第三方电商平台购买产品。快手按所售产品价格及类型收取佣金。作为快手直播内容的自然延伸,直播电商内容成为了电商业务增长的主要动力。

快手电商的发展规模迅速。招股书显示,去年一整年电商的GMV仅为596亿,2020年8月的订单超过5亿,上半年电商成交总额(GMV)达到1096亿。如无意外,快手应是全球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

快手 快手上市 快手股价

快手电商营收情况 

此外,快手也在游戏业务上寻求突破点。2019年底,快手游戏直播日活高达5100万,虎牙和斗鱼合并后的日活也难以望其项背。这项业务均在2018年被提上台面,投入重磅资源加速推进。

快手的边界在哪儿?这个问题恐怕难以得出结论。

快手从短视频起家,向直播领域延展,根据LBS开拓同城服务,做游戏,做电商,很多业务都在孕育当中;宿华和程一笑最初想建立一个线上世界,但随着线上世界的延伸,它逐步与线下世界愈加融合。

它今天要给资本市场讲述的故事不只是短视频商业,而是基于短视频发起的一系列“无限游戏”战局。

快手,还应该更快。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快手
2127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