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评论 > 腾讯影业最新资讯 > 正文

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的“向融”与中国IP生产的未来

2020-10-20 08:43镜像娱乐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镜像娱乐(ID:镜像娱乐),作者:顾贞观,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今年,腾讯的“合光·向融2020年度发布会”是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共同举办。

这不止因为如《庆余年》第二季、《1921》、《人世间》、《赘婿》等接下来的重点项目背后都站着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方或其中两方,也在于这“三兄弟”间合作关系的变化。

腾讯影业、阅文影视诞生于腾讯内容生态发展的不同阶段,新丽传媒则是2018年被阅文集团收购的,“三兄弟”都是腾讯在内容生产上的精兵强将,只是过往它们的发展相对独立。但在腾讯探索数字内容升级的新阶段,“向融”成为了“三兄弟”的新使命,因为腾讯内容生态正在发力的是IP输出的规模化提质提速,要实现这一目标,“三兄弟”必须亲密无间。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我们需要实现‘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内容产业链耦合’的三级跳,特别是在网络文学、动漫这两个“内容源头”与影视行业这个“内容放大器”之间,这两者耦合的模式探索,将成为中国数字内容产业布局从广度转向深度、由高速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步。”发布会上,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讲到。

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

如今,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的“向融”,便是在打通“内容源头”到“内容放大器”间的价值链条,推动《庆余年》这样的爆款作品在未来成熟的工业体系下实现规模化生产。

网络文学的价值才刚开始释放

网络文学自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具备了上下游衍生的特征,因此,市场也对其寄予了厚望,认为网络文学将孵化出中国自己的超级英雄与哈利波特。但在初登舞台后,网络文学IP改编经历了很多一段时间的野蛮培育期,也受到了诸多质疑。

近几年,如《琅琊榜》《将夜》《庆余年》等作品的出现,逐渐打破了这一僵局。从口碑、热度、国民度多项指数来看,《庆余年》在网络文学IP 改编中可谓一个代表性案例。这部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联合开发的剧集,证明了在相对完善的IP改编体系下,腾讯对精品网文IP的价值转化能力。

网络文学的价值从未被高估,在阅文集团、腾讯动漫千万量级的内容库里,每年与《庆余年》一样具有高潜改编价值的IP达上千部。可以说,网络文学的价值甚至是被低估了,至今,如阅文等IP源头的能量尚未被完全释放。

这也是被网络文学发展的大脉络和腾讯内容生态的构建步伐所决定。

为IP生产建立一个完整的生态,就像为万物生存建立一个自然环境一样复杂,很难一蹴而就,从泛娱乐概念提出至今,腾讯用了九年时间来建设IP生长的“自然环境”,从网络文学、动漫、影视、游戏各个领域的产业链上下游完善“基础设施”,阅文就是其中一环。

2015年阅文集团成立时,腾讯影业也刚刚起步,新丽传媒尚在单打独斗,阅文的IP开发势必要经过一个相对独立的发展阶段。在这期间,阅文在腾讯内容生态中搭建起了自己的“小型生态系统”,如推出阅文影视,收购新丽传媒等,而腾讯影业从有到无,成为了《我和我的祖国》《八佰》等头部影片背后的“五百亿票房成就者”。

伴随产业发展诞生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都是腾讯在内容生产上的“SSS”级卡,但在数字内容发展的新阶段,这三张“SSS”卡如果继续相对独立发展,势必会影响到腾讯的IP生产质量及效率。

因此,今年年初,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掌舵阅文,开始让阅文的“小型生态系统”彻底融入腾讯的大生态,广泛联动腾讯影业、腾讯动漫。从程武写给阅文集团的内部信来看,他意识到仅“统帅归一”是不够的,因为腾讯在IP开发方面尽管打造了《庆余年》这种口碑与热度双丰收的代表作,但阅文与新丽传媒、腾讯影业的协同远未取得全面成功。

也就是说,在腾讯内容体系内,从“IP源头网络文学”到“IP价值放大器和商业价值载体影视”间的价值链条仍未被完全打通。程武在内部信中直接点出了这背后的尖锐原因:主体分散下,各主体、部门之间存在着很深的隔阂与部门墙,力难以往一处使,自然会影响战略的执行力。

此次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的“向融”,其实也是腾讯内容生态体系的一次打通。在更长远的产业目标下,腾讯和程武的决心都很坚决,他们需要这“三兄弟”成为血脉相连的共同体,统一服务于腾讯的IP开发与增值,如此才能真正打通网络文学与影视间的价值链条,提升IP构建效率、质量,并沉淀出一套完整且成熟的IP生产体系。

IP生产的“银河战舰”

内部信中,带着使命来到阅文集团的程武,复盘了掌舵半年来阅文集团的改变,包括在内容及IP培育维度升级作家合约,巩固作家信心,强化与腾讯影业、新丽传媒、腾讯动漫的战略协同;在平台链接维度,推动网络文学进一步融入主流,与腾讯系产品矩阵建立更强的连接;在业务模式维度,与腾讯游戏等腾讯集团业务开始深入探索新可能等。

持续激活源头活力背后,是腾讯对网络文学战略价值的高度重视,也是其在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的“向融”下,革新IP生产方法论和实践的决心。

三方“向融”下,腾讯对它们给出了全新的战略定位,其中腾讯影业强化主投主控及自制能力,在坚持“高品质内容平台”定位基础上,扮演好在新文创生态中的“枢纽”角色;新丽传媒将聚焦于头部项目制作;而阅文影视未来会更主动的链接产业,推动对优质IP的体系化开发。

解读来看,在影视行业已经深耕多年的新丽传媒,将专攻头部优质项目的输出,以打造《庆余年》这样的明星IP为目标;腾讯影业兼具这一使命,同时它要去挖掘、培育和深耕各个垂直赛道,构建系统的内容组织能力,提升腾讯自有IP在市场的品牌度和影响力;对阅文影视而言,它要对内联动腾讯新文创生态各个版块,对外以开放合作态度让更多行业平台、制作公司、创作者成为腾讯内容生态的长期参与者。

“三兄弟”的共同目标,都是网络文学价值的加速释放和IP生产的提质提量。为此,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在影视业务上成立了创作委员会,由程武与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担任联席主席,协同管理三家公司的影视项目。

最重要的是,创作委员会集结了一批即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IP影视化开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个团队的出现,便是腾讯打通IP生产价值链条的关键所在。

发布会上,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联合发布了数十部重点项目,如国民IP《庆余年》第二季、鸿篇巨制的献礼片《1921》、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小说《人世间》改编作品、阅文集团白金作家“愤怒的香蕉”同名小说改编剧集《赘婿》等。这些项目中,出品方或齐聚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方,或集合其中两方。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在打通IP开发价值链条、掌握主控权、拥有专业化团队的基础下,腾讯便能在一个又一个的IP开发中系统梳理从网络文学IP到影视改编的规律,进一步沉淀和发展IP构建与增值的理论,比如从《人世间》的开发中为现实主义IP创作积累经验。放眼全球,从《美国队长》到《复仇者联盟》,漫威的超英之路也是这样一步步走出来的。

以这种成熟的内容生产机制和自上而下的规划,来推动以IP为核心的内容运营,便能让IP开发横跨漫画、动画、电视剧、电影和游戏等各大内容形态,最大化IP的生命周期价值。但这一理论的成型和滴水穿石的积累不仅是为了打造IP帝国,它指向的其实是工业化思维,即以统一的方法论来实现IP生产的质量与效率。

发布会上,对于“好内容如何源源不断生长出来”这一问题,程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滴水藏海,我们只有搭建好广阔的内容产业生态,才能让好内容源源不断生长出来。”从以IP思维构建内容到向工业化进击,腾讯搭建的这个产业生态,正在成为一艘“银河战舰”。

新文创语境下的中国故事

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的“向融”,是腾讯内容生态自我审视下的一次成长,是它提升IP构建效率的重要一步,也是中国文化产业基本完成现代产业布局,树立IP文化生产思维,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后,腾讯在细分垂直领域纵深的一次积极尝试。在工业化思维和新文创战略下,这次探索有望为网络文学价值释放和优质内容输出带来质变。

相比于泛娱乐,新文创战略在IP开发中不仅关注产业价值,也更为重视文化价值,它推崇是以IP构建为核心的文化生产方式,即让文化价值与产业价值产生强大的共振,从而实现双向赋能。

在这一大方向下,腾讯内容生态在IP培育阶段就会对有文化内涵、有精神内核、有开发潜力、有延展空间的作品给予更多的资源扶持和体系内的平台能力支持,去挖掘、打造出一大批高质量、高价值的中国故事,就如被广电评价为“以当代价值观烛照虚构的古代时空”的《庆余年》,以及如今已经进入影视化阶段的《大国重工》与《朝阳警事》,前者聚焦中国工业发展,后者记录的是不平凡的职业人生。

这些独具特色的中国故事,从IP源头重新定义了好内容的价值标准。在打造中国IP符号且推动它们走向全球的新阶段,市场需要这些注入传统或当代文化价值的内容,为全球化输出站台。

重视IP文化价值的同时,新文创指向的是更具耐心、更持续的IP打造,如《从前有座灵剑山》和《庆余年》在孵化初期就确定了影视游漫联动,长线开发的策略,2013年《从前有座灵剑山》在阅文集团旗下创世中文网开始连载后,腾讯先后对其进行了漫画、动画、真人电视剧的系列化开发,以多元形态延长了这样一IP的品牌度和影响力,这种这长线耐心正是打造当代IP所必需的。

此外,新文创强调的是连接多元文化主体,积极融入非商业机构的力量,就如故宫、敦煌、长城等,与这些文化主体合作的落地,为腾讯自有的IP内容带来了更大的价值延展空间。以游戏领域的《王者荣耀》为例,近几年腾讯陆续将敦煌文化、越剧文化等与游戏内容进行了有机融合,让IP产业价值与文化价值更快实现“二元价值循环”。未来,这种合作模式也有望被复制到影视IP的打造中。

在《复盘网飞》一书中,网飞联合创始人马克·伦道夫回顾网飞的挣扎与进化之路时,给出了这样的总结:“如果你想把梦想变为现实,你就必须愿意不断尝试。”这也是腾讯在内容领域的写照。

2011年,程武提出了泛娱乐这个当时仍有些超前和抽象的概念,如今,由泛娱乐升级而来的新文创成为了腾讯内容生产的核心战略;从游戏业务起步构建娱乐生态时,腾讯先切入了动漫领域,如今它的IP运营跨越各大内容形态。在国内并没有案例可以参考的情况下,腾讯一直都在做理论与实践上的先行者。

此次,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在融合中迈向“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内容产业链耦合”三级跳,推动网络文学和中国IP在新文创语境下走向更协同化、体系化、规模化、工业化的内容开发,以中国文化的能量为抓手立足全球,正是腾讯找到的一条适合中国文化符号打造的进阶之路。

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合光·向融2020年度发布会”片单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腾讯影业 新丽传媒 阅文集团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腾讯影业
3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