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经验 > 电商最新资讯 > 正文

金融精英辞职回家做箱包,一年卖出三四亿

2020-09-20 07:04天下网商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李丹超,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天生的生意人”,这是世人对温州人的印象。

有数据显示,每 9 个温州人中就有 1 个在经商办企业。做生意,是发生在每个温州人朋友圈的故事。因为一个个造富神话,温州人也被称为“东方犹太人”。

今天,我们就来认识一位温州商人——浙江鸿一箱包皮件有限公司CEO许一雨。

他和很多温州商人一样,有着卓越的经商天赋。他曾是国有银行的业务精英, 7 年前回到家族企业参与企业管理,在创始人的带领下一起让箱包生意翻了近两倍, 2019 年销售额达3. 5 亿元。

他又和当下的很多温州商人一样,因为疫情损失80%的生意,工人数量锐减 800 人,工厂陷入他接班以来的最大危机。

这一次,许一雨能不能绝处逢生?

电商 金融 创业

可怕的数字危机

因为开学季,鸿一的箱包生意经历了疫情以来的一波回暖,通过淘宝天猫等阿里电商平台卖掉了大约两万只箱包,但这并不能改变许一雨眼下受困的局面。

世界旅游组织预计,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国际旅游收入将下降 9100 亿美元至1. 2 万亿美元,或使全球旅游业倒退 20 年。

重度依赖旅游业的箱包厂家,重度依赖出口的鸿一,因为疫情生意下滑80%以上,原本 1000 名工人的规模被缩减到两百多人。

“往年夏季是销售旺季,但今年欧美订单大量取消。” 2019 年,鸿一的管理者们创造了新的业绩高峰——年销售额3. 5 亿元。这个数字,是 7 年前许一雨接班时的三倍多,然而今年,鸿一能否守住 7 年前的“底线”或许都是未知数。

许一雨遭遇了接班以来的最大危机。

把苦难当作财富的人

有人说,温商是世界上最能把苦难当作财富的商人。

三十多年前的温州,还站在一个贫穷的起点上。温州人出逃,辗转各地经商,是为摆脱贫困。

5 岁的时候,许一雨跟着父母去了吉林长春,大人们搞了一个蛋糕小作坊,每天起早贪黑送货还要叫醒熟睡中的许一雨。“那时候老家太穷了。”

等到又长大些,许一雨回到了故乡——温州瑞安仙降街道埭头村。 1996 年,许一雨的父辈开始做手提箱生意,当时家里两层楼的农房,楼上住人楼下加工。

小日子一点点好起来,然而变化总比计划会来事。

“ 2003 年,一个生产事故导致一场大火,把厂子烧没了。” 许一雨的父辈一度以为这辈子完了,在和订单客户沟通后,他们幸运地没有被追究赔偿,甚至还拿到了一些预打过来的货款。

这些无心之举,让从贫穷之地起身的生意人,有了战胜苦难的筹码:鸿一的创始者们重建了工厂,更在 2020 年新建了7. 5 万平方米的生产厂房并投入使用,一步步将鸿一做成了温州瑞安最大的箱包制造企业。

就像丘吉尔说的,不要浪费一场危机。在许一雨的成长路上,长辈经商的品格在他心中留下烙印:面对绝境时敢于迎难而上,不怨天尤人,把苦难当作财富。

17 年后的许一雨,面对新的危机,也变得如长辈一般从容,他说,既然有时间停下来,就多想一想,该怎么推进产品研发、提升内部管理、调整营销思路,得先让工厂活下来。

电商能救它吗?

疫情导致海外大订单集体消失后,鸿一将目光更多转向国内市场。许一雨说,现在箱包成品做好之后,很多会放在电商平台和自媒体销售,其中淘宝天猫大约占线上销售四成份额。

对鸿一而言,今年的天猫双 11 极为关键。最近,许一雨忙着确定双 11 的几个新款产品。

和出口箱包大批量定制不同,国内市场的喜好众口难调,柔性生产才能满足随时补货、个性化定制,鸿一的线上出新频率因此比往年提高一倍,许一雨也会跟着设计团队,抠每一个箱包设计的细节。

主打线上年轻人的品牌NTNL,出了不少网红箱包

在 2013 年进入鸿一后,许一雨被要求从基层做起,熟悉每一个部门情况。成为CEO后,他主要分管国内市场和自主品牌—— 6 年前,这两块业务在鸿一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也就是说,许一雨接手的,是一个彻底依赖出口贴牌生意的家族企业。

这也是当时鸿一希望拉他回来的原因。“叔叔说,公司整体规模还行,但没有自己的品牌,这是他们心里的遗憾,希望我能把这件事做起来。”

中国虽是箱包第一生产大国,但要做原创品牌,许一雨心里底气并不充足,他决定先在线上试水。

他在淘宝上推出“鸿一”自主品牌的箱包,后来开了天猫旗舰店,因为性价比高,一度做到天猫同类目的TOP商家。

2018 年,他又注册了一个主打线上年轻人的品牌NTNL,缩写自“new time new life”。这个品牌最初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受到追捧,后来在淘宝天猫消费趋势的启发下,设计开发出一款增加置物槽、USB接口的网红箱包,在淘宝上月销超千件。

“自主品牌现在大约占鸿一总销量的三分之一,内贸的比重接近40%,生产周期缩短到三分之一。”许一雨的电商之路看上去顺风顺水,一些数字也在变好,但他清楚,要用这两部分来扭转鸿一当下的颓势,还需要很长的工夫,“家族企业的优势,在于有困难时我们是一支最团结、各司其职的兄弟战队。”

箱包堆里长大的孩子

大学刚毕业时,许一雨进了银行工作。如果没有回家接班这事,他很可能会在金融行业有番作为——工作 4 年他做到了支行的副行长级别。

不过,许一雨学的是企业管理专业,这似乎暗示了他后来职业路径的变化。

“从小受家族影响,渴望创业。”小学时的许一雨,放学回家后不舍得上楼,就待在厂里玩,其中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拆解箱包。进入鸿一以后,他几乎每天都在工厂。“堂弟和外甥快从国外留学回来了,第二批接班人也要来了,不过还得遵守鸿一培养人的规矩,从基层做起。”

家族企业的缔造者们,期待着越来越科学的管理理念和方式,维系、传承、做强他们的事业。

今年 8 月,NTNL图明旅行箱淘宝店被认证为“中国质造”店铺。这背后,是淘宝推出的“中国质造”国货品牌孵化计划。“ 7 月中旬,淘宝小二带着一波商家来公司考察,他们看到了鸿一设计开发、产能和品控的能力和优势,接下来鸿一会进一步利用阿里大数据设计新品,一起推出更多定制款。”

许一雨说,搬入新厂房后,鸿一的年销售额可以达到 8 亿规模。去年,鸿一每天的产能是 1 万只箱包,那么接下来,这个数字可以增长为两万只。

从来不参加国内展会的鸿一,在准备 10 月的深圳国际礼品展了;好多年没打理的线上批发 1688 店铺,也打算从头开始做了。

有时候,许一雨的女儿看到父亲在直播卖箱包,下播以后会一本正经地问:今天直播卖得怎么样啊?听到这,许一雨会摸着女儿的头,心想“人小鬼大”。

这个同样在箱包堆里长大的孩子,说不定哪天,就帮父辈挑起了鸿一的担子。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电商
4867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