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点评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风犬少年的天空》能为B站闯出一片新天空吗?

2020-09-20 06:45读娱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读娱(ID:yiqiduyu),作者:小读娱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今年 8 月 31 日,B站以 5 亿入股欢喜传媒,并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其中最为注目的就是B站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既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消息公开后,B站和欢喜传媒的股价双双拉涨。

随后, 9 月 16 日,B站和欢喜传媒联合独播的第一部作品《风犬少年的天空》,宣布定档 9 月 24 日。

这无疑是B站向影视剧版图拓展的重要一步,在此前,B站出品的内容更多集中于动画、纪录片,而采购的电视剧、电影则集中在如《哈利波特》《指环王》《亮剑》这样的老作品上。这是第一次,B站上线由自己参与出品的影视新作。

B站为什么选择欢喜,选择《风犬少年的天空》作为进军影视领域的开场?

最大的考量无疑来自B站基本盘。数据显示,B站三年来新增用户平均年龄均为 21 岁。而同时讲述青春成长与奋斗的故事,无论是经典家庭喜剧《家有儿女》,还是中二又热血的《快把我哥带走》《闪光少女》,又或者是新海诚《你的名字》、汤浅政明的《若能与君共乘海浪上》 ,青春题材向来都B站用户的心头好。而从目前的预告来看,《风犬少年的天空》显然也是拥有这样特质的一部青春作品。

当然上线新剧、进军影视剧最为直接的作用还是落在拉新和破圈上。

问题在于, 现在是进入影视行业的好时机吗?

B站入局影视剧,是个好时机吗?

在电视台时代,电视剧按单集价格*集数计算版权费用总价,集数越长,总价越高,制作方通过拉长剧集长度,以摊平天价明星的片酬成本。电视台对此也乐见其成,因为剧集越长,可以售卖给广告商的时间节点越多。而这一模式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剧集被无限注水。

在互联网巨头的入场后,这一局面没有丝毫改变,反而由于三家的彼此竞价,让头部内容的单集价格飙升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2011 年,乐视以 2000 万拿下《甄嬛传》 7 年的独播权,到 2017 年《如懿传》被腾讯视频以单集 900 万元价格买下了网络独播权,总权价格高达12. 7 亿元。

所有人都知道头部的内容能够带来巨大的流量和利益,但钱烧了一轮又一轮,三大长视频平台的年版权采购费用超过了 700 亿,换来的是连年巨额亏损。

“三大”平台谁都没有成功挤垮对方,实现圈地跑马的愿望。而多轮烧钱总结出来的经验告诉平台们,想要把控内容质量,压低内容成本,更好的一条路是真正参与到内容制作的产业链中。

在各家平台已经公布的 2020 片单中,优酷的自制内容比例已经超过50%,而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均超过60%。显然在多年布局之后,平台们已经纷纷通过投资、自建制作团队等多种方式搭建起了自己的内容生态,开始真正掌握了内容的议价权。

入股欢喜传媒,这显然是作为后来者的B站,从前辈们砸下的真金白银中学到的经验—— 比起单次的版权采购, 对平台来说,更有价值的的是投资内容制作公司,以出品方的身份进入直接进入产业链的上游制作中、再挖掘垂类价值。

更何况以B站如今的体量和资金储备,更需要的是精打细算——找到符合自身平台调性的内容切口,持续挖掘于平台用户兴趣爱好匹配的内容,通过投资、入股或是联合出品的方式提前押注优质内容。

而更有利于B站的是影视产业链的话语权正在逐渐向平台转移。 2018 年,由“阴阳合同”、“补税风波”带来的影视圈地震,让各艺人公司、制片方焦头烂额,三大平台与多家制作公司联合发声,抵制影视剧天价片酬;而影视监督部门同样出台文件要求限制剧集集数,严控注水剧。

这无疑是一个进入影视行业的最佳时机:影视的漫长寒冬,上游的影视生产企业急需资金补充弹药;而疫情之下,内容消费需求依旧高涨,但内容库存即将告罄——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表示,目前的电影片源只有大概四五百部,仅能够支撑到明年的三四月份。

天时已经降临,但B站能接住吗?

 B站为何选择了欢喜传媒?

如果仔细观察B站此前的每一步,参与出品长视频内容、不断拓展新品类的种子早已经埋下。

从B站诞生的第一天起,它就不是一个纯粹的所谓短视频平台或是二次元平台。从本质而言,它是个综合视频社区。

早期,B站的内容更多集中在二次元领域,长视频主要是动画番剧,短视频则主要是UP主们围绕ACG领域二次创作的鬼畜、手书、MAD等极富创作力的内容形态。二者的相互拉动,让二次元品类在B站迅速壮大。

B站 网剧 视频

从日本动画番剧的采买走向国产动画的出品之后,B站在纪录片内容上,也复制了同样的路径。

以《我在故宫修文物》为起点,经由UP主们的推广、传播和二次创作,B站看到了年轻用户对纪录片这一品类的消费潜力。随后B站迅速出品了诸如《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儿》《但是还有书籍》等作品并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此外,B站还宣布了与Discovery、NHK、BBC等国际知名纪录片厂牌的战略合作。现在,B站已成为了纪录片市场中最重要的平台方之一。 

而到了 2018 年,B站又开始投入重金做综艺,与湖北卫视联合出品的《非正式会谈》第五季、第六季,豆瓣评分均超过了9.0。今年更是请来了1- 4 季《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制作了豆瓣评分高达8. 7 分的《说唱新世代》。

B站 网剧 视频

可以说,进入影视内容出品,不过是B站对自身长视频的品类上又一次的扩展。

和前几次一样。这一次,B站也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强有力的伙伴一起将版图铺开。

欢喜传媒拥有着一众履历亮眼的导演合伙人——王家卫、陈可辛、张艺谋、顾长卫、张一白、贾樟柯、宁浩、徐峥,出品的《港囧》《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都是今年来的影坛大作。

根据财报显示,欢喜传媒还有多部重点影视作品进入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或已完成制作,其中包括陈可辛执导的《独自·上场》(原名:《李娜》),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唐大年导演、任素汐主演的《寻汉计》(原名:《生不由己》),宁浩监制、青年导演温仕培执导的《热带往事》,高群书监制的《龙门相》(原名:《高级动物》)等多部电影。

对B站而言,在未来五年内,它将拥有大量名导的新作品登陆平台,同时,B站能够拥有五年的时间,真正进入到影视制作的流程中,积累对内容出品的把控经验,同时为未其他出品方的合作建立一个可供复制的蓝本。

B站的潜力:短中长多种内容形态同存并进

内容领域的所有的搏杀,都是对用户时长的争夺。

当B站追逐更多内容品类时,B站的另一个优势也越来越凸显。即短中长多种内容形态同存并进。

移动互联网已将内容消费者原本的媒介接触时间和习惯打破,用户直接“kill time”的娱乐需求和碎片化的文化消费习惯,已经打破了原本长视频的观赏模式。用户往往只是想用段子、梗和简单剧情来实现快速娱乐,而不是观看一个动辄七八十集、每集半小时以上才能讲完的冗长故事。

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截止 2020 年 6 月,短视频市场份额接近20%,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行业,而在线视频仅战7.2%。且在线视频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从 2019 年 6 月9. 31 亿,连连下滑至 2020 年 6 月的8. 57 亿。

长视频占据的用户时长已经趋于稳定。视频平台们只能被迫拿出防御阵型。腾讯推出的微视等多款短视频APP, 优酷也在年 6 月版本更新中,将PUGC短视频以双瀑布流模式在首页呈现,爱奇艺推出了姜饼、吃鲸、纳豆、锦视、好多视频等,但整体上都是对于抖音模式的复刻,在整体市场上并没有激起什么特殊的水花。

反倒是短视频平台们大举进攻长视频内容的声量不凡。 2019 年 6 月,包括《亮剑》《重案六组》等一批经典在西瓜视频上线。今年春节,字节跳动更是斥资 6 亿从欢喜传媒手中买下了《囧妈》。快手则为平台上各类型竖屏短剧开辟了“小剧场”板块,随后推出了独立APP“追鸭”,并在去年新增了电影发行和电影制作业务项。

但尽管短视频平台的声量获得了足够的关注与讨论, 内容制作的复杂性,以及以短视频平台本身模式并没有突破流量与广告的模式,在内容出品上,短视频平台与优爱腾们依旧存在着遥远的距离,远没有达到杀入对方的腹地的程度。

从内容形态而言,B站离长短视频两种形态都靠得极近,对两种性质的内容的运营和发展都经验丰富:由UP主们二次创作的短内容对于长视频的高传播效应毋庸置疑,尤其在B站内部能够形成“梗”的内容,“破圈”能力极强。

B站 网剧 视频

而B站进入影视出品创作,同样也是对B站二创生态、社区氛围的保护——毕竟,在B站做影视剪辑的,碰上因版权方投诉被迫下架视频是时常发生的故事。当B站拥有了自己的版权内容,才能让二创的生态更加健康、安全与繁荣的发展,不会因为版权内容受到限制。

B站 网剧 视频

去复刻这样一条“长短内容相互刺激、自制二创相互拉动”的路径,无疑是更为省力且有效的方式,尤其对B站站内本身就热度较高的垂直品类而言。结果就是,被长视频内容吸引而来的新用户,在了解和接受B站社区文化后,留存率极高。根据财报数据,B站近几年十二个月留存率超过了80%。

可以说,高粘性的社区属性和用户的创作力正是B站更大的优势。在做好PUGV生态的基础上,精细化运营自身的用户基本面的同时,去拓展丰富自制内容的品类,才是B站蚕食对手的地盘稳扎稳打的最佳选择。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B站
1762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