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传媒 > 直播经济最新资讯 > 正文

开火车的博物馆“馆长”:我就是个普通铁路工人

2020-08-27 10:11用户投稿

“人家开十几万的车,被叫做小哥哥,我开几千万的车,只能当老师傅。”

常哥是一个开货运火车的老师傅,同时,他也是拥有22. 6 万粉丝的快手“小网红”。

“火车博物馆馆长”

常哥的快手账号,可谓包罗万象,与火车有关的一切,都能在这里寻得。

1814 年,蒸汽火车的一声轰鸣叫醒了工业文明,世界的距离在滚滚浓烟和铁轨与车轮摩擦产生的火花中缩短,从那以后,远方不再远,山海皆可平。

直播经济

山与山之间,笼罩着淡淡的白雾,悬吊桥上火车渐渐地速度加快,风驰电掣般地飞驰向前。

直播经济

绚烂的晚霞下,火车坐着货船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上,旅客发丝随风飞舞,又是另一种风景。

直播经济

在两楼之间的狭窄缝隙里,火车轰鸣着穿过,也有小贩在铁轨边就支起买水果的摊子。对于当地居民来说,火车不止是冰冷的机器,还是流动的生命线。

直播经济

随着能源的改变,浓烟和轰鸣不再是列车的标志,磁悬浮列车、高铁等”中国速度“书写了运输历史。

除了硬核的,也有温情的。各色列车工作者,也是博物馆一道亮丽的风景。

每次乘坐列车,面对站台和车厢间的缝隙,你是否也曾有过手机或车票正好掉进缝隙的恐惧?在常哥的视频中,列车长双膝跪地,趴下身去,脸几乎贴地伸手为乘客捡起掉落的手机,换来了旅客的连声感谢。

直播经济

对于行动不便靠轮椅出行的旅客,四位乘务员合力将其连轮椅带人一同举起,旅客得以顺利登上火车;暴雨时,列车乘务员顾不上自己是否被淋湿,奋力将雨伞高高举起,在维持秩序的同时为旅客换来上车那一瞬的干燥。

直播经济

除了列车乘务员,常哥也会关注那些鲜为人知的工种。修列车集便器 14 年的铁路工作者、为列车卧铺打扫卫生的清洁员、站立在车头的“火车保镖”连接员......

直播经济

老旧的绿皮火车嘈杂热闹,人与猪羊同坐,瓜果与行李共处,形形色色的人各揣心事,一站又一站,走走停停。

红衣一穿,锣鼓喧天,新娘羞涩,新郎敞亮,在陌生又亲切的旅客见证下,又一个火车家庭诞生。

直播经济

好奇和张望蔓延了好几个车厢,人们都在猜测着车厢尽头白布里面发生了什么。随着一声婴儿啼哭,答案揭晓,诞生在火车上的新生命成为了该次列车旅客共同的“人生奇遇”。

直播经济

火车里总少不了故事。作为最古老的运输的工具之一,火车承载着离别,重逢和远方。车轮带着车厢里、站台上的喜怒哀乐,在循环中奔腾向前。

“普通火车司机”

对于“火车博物馆馆长”这个封号,常哥并不知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就只是一个“普通开火车的”。

直播经济

常哥本名常致丞,今年 33 岁。 2012 年大学毕业后,常哥就被分配到铁路部门,成为一名货运火车司机。自那时起,开 16 个小时火车休息 6 小时,工作一个月休息一个礼拜,常哥每年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和火车打交道。

第一次开上火车,常哥也似旁人那样的紧张感、兴奋,甚至还有些不知所措。但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为了一个安稳的工作,“开火车也没啥高大上的,我们都只是普通的铁路工人。”

常哥是陕西榆林市人,但你若仔细听他说话,乡音已无法分辨。常年走南闯北,和来自五湖四海的同事共事,说话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沾染上了别人的“家乡味儿”,“我每次回家都不会说话了,他们也总嘲笑我是外地人。”

除了口音,常年高强度的工作,也让常哥染上一些“职业病”。在日常的轰鸣声中,火车司机都需要用大嗓门交流,“有的时候在地面上经常有人误会我们,其实不是和他们嚷嚷,只是嗓门大说话习惯了,音调高而已。”

开火车形成的习惯也会被常哥带到开汽车中,“驾驶火车时遇到红绿灯司机会用手向前指一下,我平时开车遇到红绿灯也会不由自主地指一下;开火车上车之前会把火车头都检查一遍,现在开汽车的时候也会仔仔细细把车都看一遍。”

当然,并非所有火车司机都能取得汽车驾照。常哥说,会开火车的人不见得能开汽车。为了防止打瞌睡,火车司机每 120 秒脚下会有一个动作,长年累月形成习惯后,就无法开汽车,“你老是点刹车、油门,肯定没法开车呀。”

在“职业病”之外,这个行业里也有一些“潜规则”:货运列车一般都得避让客运列车。“有时候也挺羡慕那些开高铁的,就像骑自行车的羡慕开汽车的,开直升飞机的羡慕开客机的。”

谈到开火车最大的困难,常哥坦言是“找对象”。常年在路上,工作昼夜颠倒,没有固定作息时间,这样的工作模式成为了常哥找对象路上的绊脚石。在老家, 25 岁左右都已结婚生子,而自己也是今年才经家人的介绍敲定婚姻大事。

对于相亲这件事,常哥也会发快手视频调侃。“今天去相亲了,人家女孩说我个子低,不行,影响下一代,但我说,智商低才会影响下一代,不信你考考我。”

直播经济

“踏踏实实做自己”

8 年的货运火车司机经历虽然辛苦,但常哥总能在苦中找到点乐趣。

在每次换班的间隙中,刷快手成了常哥的固定娱乐项目。学唱歌、学情商、学习人生哲理、锻炼口才、看搞笑段子......丰富多样的视频让常哥的休息时间多彩起来。

正如其它职业一样,货运火车司机群体也有个微信群。走在路上,难免碰到些故事,天南地北的司机也没别处分享,就发在群里,引起陌生的“同事”的共鸣。

每次看这些视频,常哥总觉得放松和开心。也想着,能不能把这些关于火车的奇闻异事汇总起来,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快手成为了他的选择。

2017 年开始,抱着尝试的心态,常哥在征得拍摄者同意后,将这些视频发在自己的快手账号上,做起了火车博物馆的“编辑”。

直播经济

仅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常哥的视频就上了热门,粉丝数也逐渐攀升。随着粉丝上涨,常哥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原来自己普通的工作也能让那么多人关注。

从最开始通过快手寻找乐趣化解孤独,到现在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替别人排解苦闷,常哥觉得很自豪。

有空的时候,常哥也会开直播,虽然大多数问题他都能回答,但偶尔也有招架不住的时候。面对这种情况,常哥坦然“认怂”,并专门录了个短视频,“火车司机同行们,请你们不要再为难我了,我就是普通普通的货运司机,有些确实不懂,有的时候在直播间的问题,确实有些答不上来。”

直播的时候,也有“好事儿”的老铁问常哥,“你的生活里都是火车,你以后会让自己孩子开火车吗?”常哥想了想,沉默了一会,“还是算了吧,爱好归爱好,干我们一行,辛苦!”

虽然不是什么大网红,但常哥很知足。未来也只希望能有一方天地,继续为自己的爱好耕耘。“我没想着能有多少粉丝,就算自己有了几千万的粉丝,自己也承担不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踏踏实实就好。”

直播经济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直播经济
6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