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年,323个稿件,150000个粉丝 | 一位全职科技UP主的自白

2020-08-17 15:02蓝鲸浑水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蓝鲸浑水(ID:hunwatermedia),作者: 郭雨薇,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网上有句话,“知乎看故事,b站学知识”。

年初的“2019 年度UP主颁奖典礼”上,B站公布数据称 2019 年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学习视频播放量也同比增长274%。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则突破 5000 万,相当于 2019 年高考人数的 5 倍。

在 2020 年 6 月 5 日,b站将原有的科技区整合升级为一级分区“知识区”,同时b站也上线了第四期“知识分享官招募令”,活动加大了扶持力度,为知识科普类创作者提供百万奖金和上亿流量的扶持。

B站 UP主 自媒体

科技评测类up主在知识区占据大头,各类数码产品成为评测对象。小到几百元的鼠标、路由器,大到千元甚至万元的手机、键盘、云台。up主们是怎么完成一次次优质且昂贵的视频创作的?

6 年, 323 个稿件, 150000 个粉丝,这些数据的背后是一位来自山东的全职科技UP主。

浑水对话了这位B站科技测评类的up主“叶秋测评-欧阳秋叶”,up主本人将以个人视角,聊聊他对博主恰饭、创作现金流困境、知识区现状的看法。

一、兼职up主如何走向全职?

B站 UP主 自媒体

做up主这件事,全职和兼职我都做过。

刚做up主的时候,只是业余分享产品的体验,产品自己买,预算有限,没东西做的时候就更新些生活视频和观众互动,打游戏、做菜、写字、鬼畜等等。观众戏称我全能,就是因为我在所有分区都投过稿。

慢慢的观众多了起来,我也从业余变成兼职,大家对什么产品感兴趣,我就买来评测,积极却又不盈利,还做了有问必答和纠错必奖的环节,给纠错的各位老师红包答谢。

过年手写了几百明信片寄给观众,把邮局的明信片买光了,这就是我最原始的积累,跟观众一起打造我们理想的评测栏目。毕竟不是什么想做都能做,那我就把能做的尽量做好。以众为师,还原产品的真实。

后来兼职的那两年,耗空了存款,工作也遇到变故,成了一名全职up主。

缺钱我就停更打工,赚点钱再继续。随着观众多了起来,开始借他们的手机输出视频,但收入依旧很少,所以更新越来越不稳定。再后来经历两次破产,欠了点钱,职业规划一团糟。

进入了做up主的第六年,也就是去年年底,我开了一家淘宝店,卖评测无关的领域比如衣服食品和日用品。现在有了稳定的收入,逐渐走向可持续的良性道路。

二、up主的三大困境、三大矛盾

三大困境:缺钱投,缺点子做爆款,缺社会地位。

三大矛盾:想做的东西买不起,没做的事情被诋毁,赚钱和口碑不能兼得。

当前的视频up很难找到归属感,在亲友的眼里,跟无业游民没多大区别。家长都不知道怎么跟外人介绍你的工作,有五险一金么?多少岁退休?有保险么?稳定工资多少?句句扎心。视频分成每月超过 800 就要交20%的税,每年不超过 6 万的收入再经过退税,根本就不像正经工作。

我觉得解决困境需要把握好这两点:

第一内容有价值,吸引人。第二现金流健康。

最关键的是得耐得住寂寞,水到自然渠成,其实做人也是一样,要输出价值,还要获取收入。只要会运营自己,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没有什么是白费的。

我幸运的是跟爸妈在一个城市,又是小城市生活成本低。困难就打打工,回家也饿不着,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比较内疚的就是欠了爸妈很多钱,父母说不要我还,但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混不出个人样觉得对不起他们。

三、恰饭和内容,是否可以平衡?

前 5 年我几乎没有商单,其实也不配有。非头部的up哪有公司会找呢?直到 10 万粉丝,这是一个门槛,突然就有各种经纪公司和公关公司来谈合作了。

第 6 年b站商业化,有官方商单了,我规定商单一律不做评测,可以做广告片和介绍向。

即便按理想去规划了,依然受到冲击。商单和评测不是一个领域,创作还要受钳制,面临双重困境。粉丝也出现了下滑,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如果见钱眼开,很快更新的内容就会乱七八糟的。

所以要想有口碑,就得定规则,否则无异于杀鸡取卵,饮鸩止渴。

B站 UP主 自媒体

▲up主叶秋测评的视频截图

我的评测视频内容不受资本干涉,可以接与内容无关的贴片广告。倘若是送产品,没内容要求的商单,那么产品全部抽送给观众。反复筛选之后,能接的合作也极其少。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求真,更多的是顺应情绪化的快意恩仇,所以即便我再透明,也没有一个公平的平台来评判我。

这也是很多up离开的原因,他们想不通,自己凭什么要受这些气和委屈?

后来我看到何同学和头部up做的商单,我深刻明白是自己欠缺的太多了。商单可以做的很炫酷,既能让甲方满意,又不会让观众反感,同时还有钱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创作。

商单的收入是质的变化,本来我一年的点击量收入才几千块,现在一个商单就是几万块。 618 的时候我接了京东和拼多多的邀约,也是不断筛选,在生存和口碑之间找平衡点。

人都有朴素的正义感,可以赚钱,但是不恰烂饭。既然接商单有钱但不自由,那么就自己做甲方,自己出商单给自己,自由的问题就解决了,一切问题的存在都是为了被解决。

我在第 6 年,开了淘宝店,其实做垂直领域是最好的,比如做评测那就卖评测的东西;做菜,就卖厨具食材或者调味品,走带货和网红的思路,但我走了另外一条路。

我不擅长吹,性格木讷脸皮又薄,只想做好事不想挨骂。我会把优点缺点都告诉观众,让大家理性购买,但这样干投资人和供应商不乐意。不伺候金主爸爸,也得哄上游爸爸呀。干脆就卖非垂直领域吧,少赚点可是赚的舒心。一开始实力不足,打不过头部,就得认少赚钱,死抓售后,以无限责任为目标。顾客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做不好就赔,全当学费。

我在b站还没正式做带货,测试过一两次,疫情期间发货也不及时,担心再把口碑砸了,于是我分离出来在微博做试点,推荐又好又实惠的东西。

如果产品不精挑细选,赔都赔不起。在微博逼着自己磨练,等确定不会赔,再引入到b站视频。一步一个脚印,量入为出,少赚不要紧,不能再赔了。

四、做好优质内容有捷径可走吗?

第一选材。要让观众觉得关注你或者看你视频有用。题材要热,解决大家好奇的问题。或者做出自己的风格,有艺术性或趣味性;或者工具化,有实用性。

第二成本。不是金钱成本,是机会成本。钱是成本,时间是成本。本来能赚 100 的你赚 10 块,这不是赚 10 块而是赔了 90 块。

我视频的创作周期不一定,快的一两天赶个首发,慢的则需要一周。商单更不确定,要考虑付出产出比来取舍。低成本的投入有鬼畜,资讯等,只需要花时间做内容,引用的资料也不花钱。

这是传统的思路。有没有捷径呢?

发展最快的路就是瞄准一个极端群体,讨好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就能聚集朋友。还有一个捷径就是疏通厂家关系,能拿到第一手的资料,或者抽送东西,付费转发,让更多人觉得关注你有利可图。

但是这样会越来越乌烟瘴气,而且很多up跟我一样,不善交际,知易行难,知道但做不到。我当初就是看不惯这种风气,想探索不一样的路。一路走来虽然我失败过,但不违心,我也觉得是成功的。

到今天来看,环境有所好转,商业化只要想做就可以做到。主要是审视清楚,该抛弃的就抛弃,我就是过度理想化。抛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把握好基本原则,积极拥抱产业化,就一定可以成功。

五、面对网络暴力,up主该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个困境,就是观众的口水。

科技区和知识区其实都是吵架的重灾区,恃才傲物的观众最容易谁都不服,这个区的观众是极其难伺候的。极端用户党同伐异,只要不完全站他们那边,就是对立面。何况人非圣贤,再谨慎都不可能做到挑都挑不出错。一旦出错,再添油加醋,往最不堪的方向去揣测,就远远偏离了。

对此我的经验是,感谢留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于辱骂,感谢给我动力。以你不屑的行为为耻为勇。

我做的就是我做的,积极承担。没做的就是没做的,别人怎么说,也成不了现实。有用的意见积极听取,没用的意见积极抛弃。夏虫不可以语冰,不要去跟人讲道理。

跟观众只需要讨论内容,他们从你身上找干货,你也只从他们身上找干货。没用的要过滤掉,不遭人嫉是庸才。看不起我的人多了,你排老几?我不足的地方那么多,每个人都是老师,有太多我要学习和改善的地方,哪有空扯皮呀。

Up主日常有这样的心态就足够了,但是我也出过意外,压力大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点就着。所以一定要安排好自己的时间,用在生产内容上。没事的时候可以跟网友聊聊,警惕忙中出错,适当的去宣泄和释放。心情不好的时候,绝对不要看评论。

对于大环境,我想还是劣币驱逐良币。感觉没人愿意走我的路,有更容易还赚更多的路。但是我还是不会放弃。我对个人利益的欲望不足以抵消不择手段的负罪感,不过也会找属于我自己的平衡点。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B站
166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