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侵权者摇旗呐喊的自媒体知产力,到底在保护谁的利益?

2020-08-14 11:48用户投稿

12日,两条新闻在熟悉影视版权的法律人圈内被广泛传播。其一是上海静安区检察院对22名通过盗版影视APP播放侵权视频的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其中,16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批捕,6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双罪名批捕。新闻一时间被各大媒体平台争相报道;

而另一“新闻”却有些匪夷所思:一群所谓的“中小微企业”向自媒体知产力申诉,矛头指向国内最大的影视新媒体运营公司华视聚合公司的维权行为。被维权的对象就被法院确认的维权事实向一家所谓的专业自媒体平台伸冤,实属闻所未闻。而自媒体知产力用耸人听闻的“割韭菜”作为标题,文章中亦处处为违法者寻找理由,反而痛斥权利人正常合法的维权活动。让一众知识产权领域的专业人士看后惊诧不已,两篇新闻方向南辕北辙,又几乎同一时期出现,引发大量著作权权利人及法律界人士对文章目的的质疑。

(一)不法公众号的免费“诱饵”&背后隐藏的黑色产业链条

“点击关注公众号,免费观看最新热门影片!”,这样的广告语是否似曾相识?一旦点击进入,各种热门院线大片、视频网站VIP会员才能看到的付费影片,迎面扑来。

这种成本低廉的吸粉方式可以快速为一些公众号带来流量。这类公众号往往没有创作内容的能力,创立公众号只为了吸粉赚快钱,“免费看大片”就是他们的钓鱼工具,用这种方式吸引足够多的人关注,随后通过广告盈利。

随着微信公众号的红利期已过,面对越来越难以吸引粉丝和流量的微信推送机制,已经有越来越多不法自媒体盯上了这块蛋糕。而播放这些院线新片的链接,从网上就可以轻松购买。

他们被大量不法公众号运营者拍下。费用几十至几百元不等。之后只要在自己的公众号里上线相关链接,一个隐藏在微信号里的盗版网站就诞生了。

如此明目张胆的侵权行为,却被知产力认为合理,一群靠盗版链接为生的微信号主纷纷摇身一变,成为了“创业者”,一边指责权利人不该对他们步步紧逼,一边心安理得的发布着盗版链接,数着钱沾沾自喜。维权者们一时间被“千夫所指”,反而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制毒有罪,贩毒无罪?

我们到底该保护谁的利益?

(二) 侵权遍地走,皆因维权难?

大部分人面对侵权行为,第一时间想到的无非是诉讼维权。

但类似的侵权行为往往主体不明确(为个人注册账号,无法联系),或主体通过购买空壳公司注册账号,待到起诉时发现无人应诉,最终很难获得赔偿。大部分侵权的公众号即便拿到判决,要么无力赔偿、要么直接玩起了消失,导致权利人维权之路走的无比艰难。

不提起诉讼吧,任由他们播放着免费大片,无疑对花大价钱购买正版视频的网站是个巨大的冲击。提起诉讼吧,又往往要耗费大量精力和财力,程序上又涉及到取证、立案、开庭、答辩、判决、直至执行等诸多环节,最后还不一定能拿到钱,代价也是极为高昂。

好在国家对版权保护越来越重视,从2010年每年都有针对版权侵权进行拉网式处理的“剑网行动”。2020年的“剑网行动”重点打击网络视频侵权盗版,并将手机移动媒体领域作为重点治理领域,将提供网络销售平台,提供搜索、链接、存储空间等技术服务的网站作为重点治理类型,至今已依法关闭侵权盗版网站3908个,共公布重点作品预警名单29批、731部,下线盗版链接600余万条,成果显著。为这类侵权盗版行为敲响警钟。

(三)电影行业迎来史上最强寒冬,不法自媒体人却在杀鸡取卵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电影行业全产业链遭受冲击。影院空场经营,还要承担物业费和租金,加之损失半年票房,经营承担巨大压力。一季度,头部影视公司营收集体跳水七成以上。在最新披露的上半年业绩预告里,多家影视公司预计亏损,在有院线业务的影视公司里,万达电影预亏15-16亿元,金逸影视预亏3.1亿元-3.9亿元。

根据财新数据,截至5月7日,2020年起共有4189家影院类企业注销。2020年第一季度,全国电影总票房22.46亿元,同比减少87.94%,错过的春节档本是影院年收入的大头,疫情冲击接连失去三个档期,影院半年的收入都化为泡影。

虽然现在影院已陆续复工,但据报道,全国影院复工首日共售出13万张电影票,平均一场13人。猫眼电影数据显示,截至7月20日晚19点,复工首日共放映电影9757场,总票房达328.5万元(含服务费)。远远低于近几年同期水平。

在如此巨大的冲击之下,行业上下游艰难支撑,努力寻求新的出路,徐峥将《囧妈》卖给字节跳动,无疑是网络发行的一次全新探索。7月25日,在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在谈到流媒体内容对院线电影的冲击时,阿里影业总裁李捷表示,短视频会冲击复杂长内容,电影线上线下同步将是趋势。

面对电影行业遭遇的如此巨大危机,大量不法自媒体人却趁此机会大量将院线新片抢先发布在自己的公众号上用来牟利,将大量本可能正常付费观影的人群,诱入自己打造的“免费”安乐窝,从而实现给自己的公众号引流、获取广告收入。

他们打着“免费观影”的旗号,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去损害大量电影权利人的权利。将创作者原本就不多的获利渠道再次减少。而线上收入的减少,对于本就勉强为生的电影行业上下游产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上游端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疫情原因,全国影视拍摄全线停工,直到三月各剧组才陆续传来复工消息。博纳总裁于冬透露,“目前的片源大概在400-500部,我不算欺骗了,能够支撑到明年的三、四月份。”影视行业即将面临断档。此时的侵权微信号的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破坏的是整个行业生态,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呢?

(四)对侵权行为的纵容,就是对创作的扼杀

创作从来不是易事。曹雪芹创作红楼梦,耗时10年,司马迁创作史记,用时13年, 画家毕加索直到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刻,手中仍握着画笔。大量创作者的智慧,凝结成今天的艺术瑰宝。

而电影又被誉为“第七艺术”,因为它带给了我们听觉、视觉、空间上的全新享受。

轻松观影的背后,人们往往忽略了这些电影背后创作的不易。不同于小说、音乐、绘画等艺术创作,一部电影的诞生,是无法依靠创作者个人单独完成的,它需要编剧、导演、演员、化妆师、摄影、后期等等大量人员的共同协作,是团队合作的结晶。这也是为什么一部电影动辄耗资千万乃至数亿,才能最终完成的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一部电影最终收益的好坏,直接决定了电影制作团队能否继续存活。

而当一部耗费大量人员心血的耗资巨大的电影作品,被无良微信公众号运营者“免费”提供给大众观看,这背后的损失,谁来买单?任由这种行为蔓延开去,最终导致的结果,只会是劣币驱逐良币,行业萎缩,然后反噬回观众们身上,好片不再来。

(五)侵权行为不分大小,版权保护一直被国家高度重视

2017年7月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上专门谈到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指出,产权保护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是塑造良好营商环境的重要方面。

在7月16日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共同出席中欧企业家圆桌会开幕式时表示,中国将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对侵犯知识产权者要加大加倍惩罚,对恶意侵犯知识产权者要重罚直至倾家荡产。

8月初,最高法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著作权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保护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强调切实加强著作权保护、减轻权利人诉讼维权负担、结合各类案件特点,有效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消除侵权盗版风险,有效预防侵权行为的发生。

版权保护之所以一直被国家高度重视,因为版权保护的核心,是维护创新!只有不断创新,国家才有前途和希望。各国法律对待侵权行为的态度都是零容忍!只有让版权“偷盗者”付出血的代价,才能真正为保护版权、鼓励创新杀出一条血路。

是时候对这些所谓的“免费大片”坚决说NO了。只有将他们彻底清除,不让著作权人疲于维权浪费精力,才会有更多好作品诞生,市场也才能迎来一个良性循环。

不遵守法律从来不是违法的理由,所谓弱小也不是,售卖“弱小”是对法律威严的消费。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版权保护
900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