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初音未来十三年,虚拟偶像站上风口

2020-08-07 17:25亿欧网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 周亚楠,编辑 小北。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9 年 5 月 29 日,纽约时代广场、伦敦莱斯特广场、上海花旗大厦、广州小蛮腰、香港铜锣湾等全球多地的地标性建筑上,叶修的形象点亮大屏。

这是虚拟偶像叶修的 22 岁生日,当天微博更是被# 0529 叶修生日快乐#强势刷屏。

叶修由阅文集团打造,先是通过小说动漫累积起大量粉丝,出道仅两年时间便迅速成为风靡“Z世代”的虚拟偶像。截至目前,叶修的IP开发包括小说、漫画、动画、网络电视剧、电影等全产业链。

偶像效应也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阅文集团负责IP运营开发的罗立曾对外透露,叶修已为阅文集团带来可观的营收。

截至 2019 年,叶修就代言了包括中国银行、麦当劳、美年达、旁氏等在内的 9 个实体品牌,堪称大牌收割机,商业价值已超十亿规模。

短短两年时间,叶修就创造出如此规模的商业价值,其背后虚拟偶像正在站上风口。如今,直播、资本等新因子,为虚拟偶像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首先是资本的大举进场。 2019 年,主推虚拟偶像平台的克拉克拉获得1. 2 亿元投资;专攻AI表演动画技术的魔珐科技,在 2019 年 6 月完成了数亿元A轮融资;

巨头也看到了机会。

淘宝宣布虚拟主播作为二次元赛道的主要承载部分将被重点扶持;爱奇艺入局着手布局虚拟偶像产业,推出 6 人偶像团体RiCH BOOM;

根据爱奇艺 2019 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 2019 年全国有3. 9 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随着占据中国整体网民52%的 95 后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曾经少年的边缘兴趣,正在成为主流。

正在直播的可能是个虚拟偶像

虚拟偶像是技术催生的产物。

利用数字复制技术构建形象,并通过动作捕捉和3D建模,将人们想象中的虚拟形象合成,利用全息技术完成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的交合实现,让只存在于二次元的“纸片人”出现在现实世界。

虚拟偶像不仅可以说话、唱歌、跳舞、生活,还能实现与粉丝的线下互动。

最开始虚拟偶像主要是虚拟歌姬为主,随着技术的更迭和应用场景的变换,又衍生了虚拟主播、虚拟网红、动漫角色等更多形式,虚拟偶像的定义被进一步丰富。

初音未来、洛天依是虚拟歌姬的典型代表。它们诞生于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的音源库,用户可以依靠该软件自行制作非商业用途的音乐作品。

据网易云数据,截至目前,洛天依共发布 237 张专辑,原创歌曲超 6000 首,这些歌曲大量都来源于粉丝的同人创作。

初音未来 虚拟偶像 动漫

虚拟歌姬深度依赖粉丝UGC的内容供给,粉丝也在对虚拟偶像进行二次创作的过程中获得情感的寄托,这种双向互动性使得虚拟偶像和粉丝的关系要远远亲密过真人偶像。

虚拟主播则是活跃在YouTube、B站这样的直播平台,真人主播通过穿戴式动捕设备或者面部捕捉软件,在直播中同步自己和虚拟形象,实现虚拟形象和粉丝互动的效果。

根据User Local的数据,截止 2020 年 1 月,YouTube上虚拟主播总数已突破一万人,是 2018 年的 10 倍。

B站2019 年 Q1 财报也显示,虚拟主播业务增长迅速,Q1 有 6000 名Vup开播,观众人数接近 600 万。

“虚拟网红”的情况则有所不同。他们彻底脱离了二次元的世界,朝着拟人的方向发展,工作、生活、朋友、价值观一应俱全,就像活生生的人。

Lil Miquela是一个拥有 180 万粉丝的虚拟网红,她有着歌手、演员、模特、博主等多重身份。

作为时尚博主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日常生活的图文和视频,和大v以及粉丝互动交流;作为模特她接到过大牌Chanel、Burberry的广告邀约;作为歌手她的歌曲上过热门榜单。可以说论能力她不比真人网红差,甚至更加全能。

不仅如此,她还十分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对社会问题的看法,自我意识极强。

据社交媒体分析公司 HypeAuditor发布的“ 2019 年 instagram 虚拟偶像影响力排行榜”,内容显示,虚拟偶像的影响力是普通意见领袖的三倍关注量,其中排名第一的就是Lil Miquela。

从虚拟歌姬,到虚拟主播,再到虚拟网红,从演唱会到网络直播再到社交媒体,虚拟偶像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变现新突破:带货直播

虚拟偶像看起来拥有足够大的商业空间,可以和多个场景融合多种领域相连,具有真人不具有的优势。

虚拟偶像能够走下去,需要通过粉丝经济来变现。实际上二次元用户很愿意为自己的兴趣付费,并且忠实度远超想象。

艾瑞数据中心资料显示,二次元用户 2019 年规模约3. 32 亿人次, 2021 年预计突破 4 亿人。与此同时,其主力用户群体Z世代经济逐渐独立消费能力增加,二次元产业的商业价值不断被抬升,预测将达到千亿美元规模。

“这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在短期内实现的,只有中国拥有这么庞大的潜在用户 体量。”有专业人士预测,未来 5 年虚拟偶像即将步入红利收割期。

虚拟偶像也在寻找多方向变现之路。

虚拟歌姬发单曲出专辑、为影视剧录主题曲、参与虚拟剧、LIVE等演出,其演出票价高达千元,并且一票难求,网络在线观看人数超 600 万;

Vtuber则是依靠流量分成、直播打赏、商业推广等方式变现;

虚拟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穿搭引领时尚,是奢侈品品牌的宠儿。

不仅如此,虚拟偶像的各种周边衍生品也深受二次元用户的喜爱。

据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 2018 年Z世代因偶像推动的消费规模超过 400 亿元,其中近一半Z时代都或多或少的购买过虚拟偶像周边、代言以及推荐。

在中国,虚拟偶像还走上了直播带货之路。

2020 年 5 月 1 日,洛天依在淘宝首次直播带货,采用真人解说加虚拟偶像的直播形式,在线观看人数达到 270 万,有将近 200 万人进行打赏互动,据说洛天依的直播坑位费报价高达 90 万。

6 月 8 日,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正式入驻淘宝,不到半天时间人气超过 270 万,在 618 明星排行榜上初音未来超越王一博、朱一龙等顶级流量荣登榜首。

除了洛天依、初音未来,更多的虚拟偶像如一禅小和尚、我不是不白吃、阅文集团的超级IP叶修等都纷纷试水直播带货,其中“我是不白吃”近 30 天直播销售总额突破了千万。

大规模爆发加速度

阅文集团负责IP运营开发的罗立曾说:“随着虚拟偶像跟真人越来越像,你会看到偶像所面临的市场化道路也会越来越宽广,最后就会和真人一样,弥补虚拟和真人之间的差距。”

他甚至大胆预测,未来虚拟偶像的吸金能力甚至会超过百倍。

国内本土的虚拟偶像还很少,大多数是日本在中国开设的官方号,头部虚拟偶像中,十个有七个来自日本。

目前虚拟偶像的创作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原创虚拟形象,一个是直接打造动漫游戏中的IP角色。

和原创虚拟偶像相比,具有强大粉丝支援的IP角色,不仅具有超强商业变现能力,更能通过虚拟偶像的形式将生命周期延长。

所以动漫和游戏领域纷纷发力造星,超级大平台加热门IP的造星模式为虚拟偶像的数量提速:

动漫领域凯撒文化与腾讯动漫宣布合作,将拥有 120 亿点击量的国漫《狐妖小红娘》中的涂山苏苏形象打造成虚拟偶像;

游戏领域腾讯依靠旗下强势游戏IP王者荣耀,推出由赵云、诸葛亮、李白、韩信、百里守约组成的虚拟偶像男团“无限王者团”和女性游戏角色貂蝉和公孙离的虚拟形象;

实际上,原创虚拟偶像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

一是虚拟偶像作为内容的承载体,形象养成和人设丰满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它不像动漫IP有强大的粉丝基础,只能依靠时间完成蜕变。

二是技术门槛很高,导致成本居高不下,生产风险大。克拉克拉董事长刘子正曾说:“我们认为这个行业的瓶颈还是在于内容机构进入虚拟偶像领域的成本太高。”

像初音未来这样的虚拟偶像,一直单曲制作成本在 200 万左右,一场专场演唱会成本至少 2000 万。

虚拟主播成本虽然相比之下比较便宜,但是仍然是小公司难以承担的。

而如果能在技术上将这个门槛降低,就会有更多的内容机构进入到虚拟偶像的行业。

人工智能、AR、5G让虚拟偶像的世界一直在前进,从用技术实现实时互动到量产虚拟形象,虚拟偶像一直在努力跨过技术的门槛。一旦跨过,虚拟偶像将进入加速度的复制模式。

不难想象,那时将迎来虚拟偶像的大规模爆发。

尾声

当虚拟偶像冲破二次元的壁垒走向大众的眼前,当一串串数字代码变成一个个被众人崇拜的独立个体,虚拟和现实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暧昧。

在虚拟偶像的社群里,人们聚在一起讨论并供养着虚拟偶像,在相同的价值序列里不同的文化碰撞,完成虚拟世界的社交需求。

人们寄情于虚拟角色,游离在虚拟和现实之间,用虚拟缓解真实世界的压力和迷惘。

也许这就是虚拟偶像之所以存在的原因。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初音未来
68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