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建设资本的逆势招聘与募资,洞察着对中国市场的核心趋势

2020-07-29 16:08用户投稿

被预报了多年的“资本寒冬”今年终于裹挟着疫情到来了。一级市场有多难?一个例证是,过去 6 个月有不少机构“一枪未开”,以往人们用来预警的“第一支fund也是最后一支”等说法正在变成现实。

但不要忘了,每个拐点和低谷都是属于某些投资者的机会。头部基金的动作或许能有些指向性意义。比如最近两个招聘启事让许多投资圈微信群重新活跃了起来,主角正是连续有动作的建设资本,这家机构连续发布招聘信息,开始全面招兵买马。

在市场冷下来之前,不少基金已经完成了新一轮募资,而注册制开放后退出通路的拓展,也为这些基金短期内的业务发展提供了新的支持。但从基金发展来看,募、投、退这些相对高频、随机、局部的业务决策,并不足以代表长期主义价值。

建设资本的连续招聘则有些不同,招聘并不是基于短期业务变化做出的布局,而是基于企业管理和整体战略出发的长期决策,简单地说,这更有可能是沈南鹏基于中长期的市场判断做出的决策。并且就投资行业来说,建设资本在过去几十年已经证实了具备持续穿越周期的经验和能力,因此这家公司的洞察具备一定的指向性意义,而他们在当下的市场决策和预判,可能正是隐藏在这两则招聘启事里:第一,继续看多、做强中国;第二,继续押注早期投资,并在不断强化自己全链条和全周期的投资能力。

马太效应——投资机构的新常态

资本市场上的“马太效应”正在越来越明显地反映在募投两端。以正在扩充团队的红杉为例,他们的表现愈发强势,其多面开花的表现引人关注。

这其中尤其应当注意的是建设资本的募资动作。作为头部机构,募得到钱不出奇,超募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常态,但是,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在大规模超募的同时,选择有节制地控制规模,这才是建设资本在决策中暗藏主观洞察的部分。这一行为暗示了两个很重要的信息:第一,LP市场并不是缺乏资金,而是缺乏信心,因此募资市场的资金会继续集中流向头部;第二,红杉没有超越正常的募资节奏和范畴,也预示着这家全球头部机构仍然对接下来的市场环境抱有信心。

当前的大环境给怎么花钱的LP和怎么拿钱的创业者,没有留下太多选择。LP们更愿意把钱放到业绩最好、经验最丰富、品牌最强的头部基金手里;创业者们也未雨绸缪,优先拥抱能给企业带来最大的品牌效应和增值服务的基金。“一级市场普遍缺钱,但头部基金不差钱,好公司依然能融到钱”——这就是当前投资市场的新常态。

前几天,一份 2020 最受投资人关注的 100 家创业公司榜单显示,红杉投资了其中25%的企业,是命中率最高的投资机构。如果按图索骥,结合近一年来红杉被投企业的IPO正式官宣或第三方消息,大概可以为股民整理出一个不完整的红杉系企业“打新地图”。从消费端贝壳找房、东鹏瓷砖、泡泡玛特、SheIn,到医疗企业药明巨诺、亿腾景昂、康盛生物、普瑞眼科,再到九号机器人、微医、得到、京东数科等TMT公司,共 20 多家企业,其中即将赴美上市的是贝壳找房。作为贝壳找房的投资人,红杉中国合伙人刘星认为,贝壳找房将依赖重度服务的复杂交易数字化重构并实现平台化,对于科技赋能垂直行业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论头部投资机构的生命力

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已经“三十而立”,但讨论有多少投资机构可以“基业长青”为时尚早。不过,和前期的野蛮生长不同,中国的市场化基金的有序发展,而且出现了“强者恒强”的头部效应。

不过,卓越的业绩不只是命中几个大deal,而是需要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段里,抓住每次技术和商业趋势的变化,并从中捕获最具潜力的企业。在过去的 15 年里,建设资本前瞻性地布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在新经济、电商爆发的 10 多年中不仅间接参与了美团、今日头条、拼多多、京东这种市值千亿美金以上的TMT巨头,而且在关注的消费服务、医疗健康、工业科技等领域中把握住了一批头部企业。红杉更像在依靠一个组织精密、行动敏捷的有机组织,每个机体的存在都为了实现同一个目的而持久运转,并同步进化。

在组织建设上,低调的建设资本并没有主动公开过太多内容。但能感受到的是,建设资本在多个产品线上拥有颇受市场认可的投资人组成的战队。无论是从早期、风险投资期、PE到企业上市后,建设资本的团队拥有非常均衡且专业的能力。这家头部投资机构被认为是依靠组织的协同来增加胜率。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在线招聘
576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