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15放过了直播电商,但我放不下心

2020-07-18 10:39电商之家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电商之家(ID:iechome),作者:赵云合,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今年的3· 15 晚会迟到了,但没有缺席。

7 月 16 日,3· 15 的铁拳从天而降,震得一批心里有鬼的企业瑟瑟发抖。

卖过期面包的汉堡王、做虚假广告的趣头条、设卖课陷阱的嗨学网……每一个出问题的品牌都被愤怒的网友口诛笔伐,频频登上热搜,公关都来不及。

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今年风头正盛却问题不断的直播电商,却没有出现在“黑名单”里,甚至还因“激活消费潜力”得到了央视的点赞。

央视放过了直播电商,消费者就能放心了吗?如果你看到下面这些乱象,可能很难放下心来。

刷单,虚假繁荣的缔造者

如果给直播电商的乱象按程度排个名,刷单一定是排在第一位的。

所谓刷单,就是在商品销量上造假,表面上看卖得很好,实则一地鸡毛。

传统的刷单,一般采用人工的方式,让“托儿”下单,卖家发货只寄空包(甚至不寄),最后退钱给托儿,并支付其一小笔辛苦费,达到数据好看、排名提升的目的。

一旦一个门类里有一家店铺刷了单,其他店铺也就被迫跟着刷单。你不刷,你的排名就没别人高,消费者就看不到,销量就会越来越差,所以你要么举报,要么跟着刷。

到了直播电商时代,情况就有所不同了,刷单的主题负责提供主播的MCN机构,手段也有了质的飞跃。他们使用专门的软件刷观看量、刷弹幕留言,甚至雇佣刷手下单。等直播结束,商家交付了佣金,他们便安排刷手退货,翻脸不认人。

比如前阵子财经作家吴晓波的带货直播中,某奶粉品牌交了 60 万坑位费,最后只卖出了 15 罐,还被退了三罐,相当于每罐的成本是 5 万元。至于当天3. 4 万的总件数和最高 4 万的同时在线人数是怎么来的,我们要打个问号。

直播电商 直播刷单 电商刷单

在“刷单”模式下,MCN和主播无论是直播分成还是通过其他渠道分销产品,都可以最大化收益,只有被蒙在鼓里给出全网最低价,但遭遇大批量退货的品牌厂商成为“冤大头”。甚至有品牌商也默认这种刷单存在,亏的钱只当是做营销。

当然,也不排除有品牌厂商为了制造噱头、打广告自行刷单,甚至有大品牌让供应商从线上提货,变相刷单。可以说,刷单这种恶性竞争方式拉高了整个行业的经营成本,也拉低了道德的下限。

十多年前电商圈流行一句话:“十个卖家九个刷,还有一个做批发”。虽然官方一直有采取措施,但现在刷单依然横行。这个电商的顽疾,不知何时才能根除。

电商直播,成了假货的帮凶

除了刷单,假货也是令消费者头痛的一项难题,并且和刷单相辅相成。

我们要知道,任何平台都有可能出现假货,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电商直播的确从机制上助长了假货的泛滥。

试想一下,你在某APP上看到一位忠厚老实的大妈,直播卖自己做的烤虾,嚼在嘴里嘎嘣嘎嘣作响,操着一口方言味十足的普通话热情地介绍,你很容易就放下戒心,随手下单吧?

而当你收到货时才发现,包装袋里的根本就不是大妈直播里出现的色香味俱全的烤虾,而是焦炭般一捏就碎的地摊货时,心情想必十分复杂。钱倒是小事,一片好心喂了狗才是最伤人的。

像这种货不对板的情况,不只是在小主播那里常见,就连头部主播也时有发生。

某热门直播平台上有位 1814 万粉丝的主播刘某,近日因为配合商家卖“缩水”纸巾被四川新闻频道点名批评。在该平台上,可以看到大量创作者发布了在刘某直播间内买到的纸巾,与实际展示产品对比严重“缩水”的视频。

这些带货主播凭借自己的人设与知名度,为假冒伪劣商品背书,等于成了他们的帮凶。而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有关电商直播售假的投诉高达 20 多万起,足以说明规模之庞大。

如果只是售假也就罢了,大不了退换即可。但这些平台糟糕的售后,让消费者的购物体验雪上加霜。

根据中消协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消费者的主要担忧表现在“担心商品质量没有保障”和“担心售后问题”。

直播电商 直播刷单 电商刷单

《直播电商白皮书》的调查数据也显示,质量管理和售后服务是最需要改善的部分。

假货不可怕,可怕是没有相应的制约机制。罗永浩有一次直播卖花,许多买家收到花发现花都蔫了,罗永浩发现的当天便宣布给所以下单的买家以双倍的赔偿。

如果每个主播都有老罗的觉悟,假货也不至于如此泛滥。

主播业务不精,从业者素养堪忧

既然提到了老罗,我们不妨延伸一下,谈谈主播“翻车”的问题。

这里所谓的翻车,不是产品质量问题导致的翻车,也不是刷单数据造假暴露的翻车,而是由于主播业务不精造成的翻车。

相比于刷单和假货,翻车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但是,如果想提升一个行业的整体服务质量,那么对从业者的严格要求必然是重要的一环。

从去年开始,带货主播就成为了一个热门职业,每天不知有多人新人涌入带货的队伍。人人都想着从直播电商里淘金,却连基本的淘金技能都没学好,空着手就来了。

主播的门槛很低吗?不仅要有基本的语言表达能力,还要有快速的反应能力,同时必须有恒心,承受前期无人问津的挫败感。当今最热的主播薇娅和李佳琦,也是熬了两三年才熬出头的,但即使是他们,也偶尔因业务能力的短板“翻车过”。

因此,带货主播的队伍应加以规范,甚至应该以专业模式培养带货主播,这样才能给消费者带来良好的购物体验,改变主播为了赚钱不负责任的现象。

总而言之,直播电商这一新的形式的确有促进消费的好处,但它的高速发展是建立在部分商家和消费者吃亏的前提上的。在保证其平稳发展的同时剔除其糟粕的部分,才能让消费者真正放心。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直播电商
294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