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难毕业季,这个专业的学生却被疯抢:手上多份offer,一天战绩30万

2020-07-07 08:32天下网商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丁洁,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电商主播正式拥有了姓名!

7 月 6 日,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 9 个新职业,包括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城市管理网格员、互联网营销师、信息安全测试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在线学习服务师、社群健康助理员、老年人能力评估师、增材制造设备操作员。

新增职业之外,还有新增工种。比如备受关注的“互联网营销师” 这一职业下,就增设了“直播销售员”——人们熟知的“电商主播”“带货网红”,有了正式的职业称谓。

直播 电商主播 主播

这一变化背后,是直播行业的强劲增长。

今年疫情后,直播行业爆发式增长,仅仅 5 月,相关企业注册量达 2877 家,同比上升684%。

业内人士认为,有了国家正式职业的认可,高校可以开设相对应的专业。今年 6 月,义乌工商学院甚至专门成立了直播电商学院,并与阿里巴巴相关团队共同开发直播电商课程标准。目前,有学生一天直播营业额达到 30 多万元。

据新华社《半月谈》报道,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去年就成立了电商直播学院,目前学院一二年级各有 1 个班,每班 30 多人。

云南一所职业学校也开出直播专业,首批 40 名直播专业学生还没毕业就被“抢”光。

没出校园就赶上互联网风口,直播方向的学生们可能是今年最不愁找工作的人了。

直播销售员成新工种,网友:钱包不保师

今天早上,人社部关于新职业的消息一发布,#电商主播正式工种称谓为直播销售员#的话题立马登上微博热搜榜。

网友众说纷纭,叫好者众。有人认为,大浪淘沙,社会在发展,有些职业消失了,又有新职业涌现出来,人总得想办法活下去;有人认为,这些称谓直击职业要点,完成了对带货主播职业的正名:“曾经我们认为的不务正业,现在都成了发展潮流”。

直播 电商主播 主播

不少网友表示,想尝试一下这些新职业,最想尝试的职业是“互联网营销师”,尤其是“直播销售员”。一位网友逗趣地给“直播销售员”取了个新名字“钱包不保师”,间接证明了直播带货的猛烈。

直播 电商主播 主播

也有人认为直播带货既然已经成为正式职业,未来需要加强对产业的监管力度,让其更加健康地发展。

而对于这个新职业,“带货一哥”李佳琦以自己为例说明了其与众不同之处:“我是可以给品牌赋能的人,我可以让这个品牌不只是一场直播卖几十万单,而是可以让这个品牌一直走下去。”走出直播间,他和团队会花大量时间和每个品牌开会,帮助把关产品和方向。品牌方也信任主播的经验,会根据他的经验调整配色和包装。

“我们今天的互联网营销师已经跟昨天你们认识的任何主播都不一样了,我们不再只是简单地强调价格,我们希望传递的信息更多。”李佳琦说。

被抢夺的“直播销售员”

新工种背后,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新形势。

以淘宝直播为例,过去一年,有 4 亿用户成为淘宝直播间的“宝宝”,构成 200 亿对粉丝关系,有 100 万主播成为平台的生态伙伴。 2019 年淘宝直播GMV突 2000 亿元,越来越多人进入到淘宝直播。

目前,淘宝直播场景覆盖全球数十个国家的工厂、田间、档口、商场、街头、市场,无数直播销售员从这里成长起来。

头部主播薇娅、李佳琦, 2019 年双 11 引导成交额均超 10 亿,不久前双双登上了央视《对话》栏目,李佳琦成“特殊人才”落户上海,薇娅被选为云南省青联增补常委。

商家直播层面,成绩也显而易见。刚刚过去的天猫618,开直播的商家数量同比增长160%,淘宝直播成为他们的关键增量。

在“直播销售员”身后,还诞生了一系列的工种。日前,淘宝直播掌门人玄德表示,现在一名中腰部主播直播,至少带四个人,创造了大量的就业队伍。在一个直播间里,还有直播主力、灯光师、场控、选品师、化妆师等工种。 2019 年,淘宝直播带动的相关产业链就业至少 400 万。

基于“直播销售员”在经济效益、产业效益上的带动作用,全国各地开展了人才强夺大战。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至少有 11 个城市出台了专门的直播电商扶持政策,有的规定直播电商人才最高可享受国家级领军人才优惠政策,相当于国务院批准的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有的还可给予上百万元购房奖励。

最不愁就业的一群人

获得国家正式认定的消息一出,不少院校开始考虑设立相关专业或方向的可行性。

今年 6 月 15 日,义乌工商学院甚至专门成立了直播电商学院,并与阿里巴巴相关团队共同开发直播电商课程标准。实际上,该校早在 2017 年便开设电子商务专业新媒体方向,并成立 3 个直播电商专创工作室,培养直播电商专业人才。

据新华社《半月谈》报道,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去年就成立了电商直播学院,目前学院一二年级各有 1 个班,每班 30 多人。 23 岁的陈佳佳高中就做过娱乐主播,刚进这所高职院校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时学的是财务管理,后来转到直播学院,她现在在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做实习主播,拥有 100 多万粉丝量。

而在云南,腾冲市第一职业高级中学也开设了直播班。据该校王洪波老师介绍,电商玉石直播班的同学会以小组形式组建直播团队,进行演练。电商方向的同学适合担任后台、网店运营、图片拍摄、场控等岗位,玉石加工方向的多为女同学,更适合发展主播方向。

今年 3 月, 40 多名直播班毕业生已几乎被“一抢而空”,当月签订就业协议的人数占毕业总人数的90%以上,不少学生手上还拿着多个offer。

“都是我们的学生在挑选企业。” 王洪波告诉记者。

因为直播班的高就业率,这所学校还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的外省学生。学校分春秋两季招生,今年 5 月 7 日的春季招生人数相比去年同期翻了三倍。

闫寒梅是该校第二届直播班的学生,目前正在瑞丽一家珠宝公司实习,在直播间担任客服。据她介绍,目前直播间日均咨询量达4000- 5000 人,每天最多要打 100 多通电话沟通售后问题。虽然工作辛苦,但让她满足的是,实习期就能每月拿到 3 千块工资,且公司包吃住。在云南,这个待遇还算不错。

 “做主播赚得多,但公司里厉害的主播都是从客服岗开始的。” 闫寒梅说,等明年 1 月实习期结束,她想试着上手做主播。

随着国家正式职业的认定,直播电商的风口越刮越烈,“直播销售员”这个职业群体也会越来越壮大。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直播
3433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