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三、四线城市下沉市场,互联网医疗正在迎来它的红利期

2020-07-02 14:54用户投稿

根据世界著名投行摩根士丹利的分析数据显示,到 2030 年,中国私人消费市场的2/ 3 增长将来自于三、四线城市。对许多在一线城市饱和市场苦苦挣扎的企业来说,接下来的几年,三、四线城市蕴藏着无限商机。

过去几年,“小镇青年们”因为逐渐成为了“有钱有闲有追求”群体,得到了不少关注——他们成为了拉动消费的重要力量,追求更好的服务体验、高科技以及品牌溢价是他们十分明确的消费升级方向。汽车、时尚和娱乐、电子产品等方面的消费都成为最快被抢占的高地。

如果遵循一二线城市从“生活消费”到“生命消费”的升级顺序,有不少人认为,目前与一线城市有着巨大鸿沟的三、四线城市医疗服务,会是下一个极具潜力的可升级赛道。

三、四线的医疗服务升级:差距不小,机会很大

一个现实情况是,对比一、二线城市三甲医院都已经有相对完善的信息话系统,目前很多三四线城市,尤其县一级的医院在临床信息系统方面很多还是空白。不仅如此,区域医疗试点城市有限,多数还在建设当中,区域信息系统也还有很大的空间。而除医院外,药店业务(主要来自于合规)、保险服务在三、四线城市也有许多尚待改造的部分。

这些问题,并非仅仅通过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挂号资源再分配就可以解决。因此,一个连接医、患、药、店、保的全产业链平台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目前,不少头部互联网医疗公司都开始了这种一站式服务布局三、四线城市。以国内最大的慢病管理平台智云健康为例,其已经开始通过“城市合伙人”计划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医疗服务市场。目前,智云健康已经通过自主研发的医院SaaS系统、药店SaaS系统以及互联网医院,进入全国 30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服务全国近 2000 家医院,数万家药房,服务辐射超过 5 亿慢病患者,业务延展度已经覆盖了院内和院外全诊-疗环节。

可以说,医疗服务升级,下沉市场的红利期不会太长。

因为,在下沉市场的红利期背后,头部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技术与系统已经在一线城市打磨成熟。

目前的头部互联网医疗服务公司,竞争的重点早已经由解决“挂号难”的问题,转型成为如何系统性提升诊疗效率,以及如何用数据帮助医生进行学术研究,帮助患者尽快恢复健康等方面,去解决“治病难”、“治病贵”的问题。

应运而生的需求,其实是辅助医生提升诊疗效率的技术语系统,以及对于医疗数据的深度挖掘,而非简单的监测、记录。例如,火神山医院在疫情中,曾邀求智云健康使用“智云医汇”SaaS系统对其进行支援,这一系统不仅能够监测病人的实时数据,还能记录医嘱、用药等复杂情况,随时与医护进行交互,可以大幅度降低护士工作强度、提升其工作准确度,在压力已到极限的抗疫一线十分重要。而到平时,这样的SaaS系统又成为院内医护日常工作必备的重要辅助工具。

不仅如此,医疗大数据的建立,特别是院外的严肃医疗级大数据建立,又成为了医护进行病人院外管理、学术研究的关键。目前已经有一些企业开始打造这一类数据平台。特别是治疗时间长,数据众多的慢性疾病,如糖尿病、肝炎、肾病、心脑血管疾病甚至是肿瘤,是数据留存和研究的最好案例。

在技术与系统方面,头部互联网医疗公司的竞争已经进入到白热化。如果想要进一步占领下沉市场,“优质服务”则成为了必不可少的核心竞争力。

同时优质服务医生与患者,才是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有报告显示,到 2027 年,中国有22%的人口(3. 24 亿人)将超过 60 岁。未来的老年人,将有别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老年人的消费习惯,他们整体教育水平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度过了将近 20 年,习惯注重接受服务过程中被尊重的感受等等。

在今年疫情中,许多慢病患者在复诊、检查、开药等环节都遇到了阻碍。而在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强势介入下,慢病患者可以在线问诊,有资质的医生线上开方,患者无需前往医院也可以直接在家中等待药品配送上门——当过去的就医模式被打破后,大家才发现先前认为惯常的诊疗中,服务是缺失的部分。

据智云健康CEO匡明介绍,疫情期间,智云健康的线上问诊量极具增长,几乎是去年同期的 15 倍。但在疫情逐渐趋缓后,智云健康的订单量没有呈现大幅下降,只是出现了稍许调整,这证明了许多接受了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慢病患者,开始习惯线上医疗诊断和疾病管理的形式,强调诊疗效率和服务体验的互联网医院将在未来被更多人接受。

另一方面,对于三、四线城市的医生来说,信息化系统的落后,导致他们无论在院内诊疗与护理,学术研究,还是院外的病人维护方面都颇为吃力。病人需要服务,作为医患矛盾的另外一方,医生的体验同样需要升级。

正如某位三线城市县级医院副教授所说:“对于移动医疗这一块,目前国内还没有公司为这些项目的变现买单,主要是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商业模式,等到商业模式成熟化了,通过一线城市相对优越的环境试水成功后,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机会就来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指望互联网医疗,再好它也只能是一个工具,医疗真正的本质是利用好的工具,传达医生资深的医疗水准和优秀的医疗服务。”

可以说,只有打破传统医疗的局限,利用数据打通“医、患、药、企、店、保”多个环节,通过第三方优质服务建立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沟通与信任桥梁,才能真实解决三、四线城市医疗痛点。

最该争取的是信任,而非碎片时间

今年 6 月 24 日,在第四届世界智能大会“智能健康与医疗高峰论坛”上,中国社科院等智库机构相关专家发布《中国数字健康发展报告(2020)》。《报告》中提到,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正驱动传统医疗健康行业加速迈向数字健康新阶段,全球医疗健康正在经历一场数字革命。

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无疑将会深刻影响全球卫生健康领域的变革。相比传统医疗,数字技术赋能医疗服务、公共卫生服务、药品供应、医疗和健康保障、健康管理等领域,极大地提升了医疗健康服务的普惠性、共享性、公平性。

而这场数字健康变革之风,很快将刮向全国更多三、四线城市。很多人认为互联网医疗像下沉市场渗透,是一场针对三、四线城市医生与患者时间的抢夺战——但其实,这场竞赛的获胜关键只有“信任”。由先进技术、大数据与优质服务带来的信任。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互联网医疗
211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