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币安区块101对话Multicoin Capital执行董事Mable:加密经济中的3个财富密码

2020-06-28 09:46用户投稿

加密经济 分布式网络

2020 年 6 月 24 日,币安吴迪对话Multicoin Capital执行董事Mable。Mable认为更符合自己的标签是一个创业者,不管是找投资还是做研究,都需要非常努力以创业者的心态脚踏实地去做。

Mable认为Arweave的核心价值在于预付一笔费用之后就可以永久存储数据,从历史来看未来储存的成本会无限压缩趋近于零,所以是可以被假设为免费存储的。Arweave的模型是传统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但在上面增加了访问证明(proof-of-access),激励矿工尽可能多存储区块上的数据才能挖到下一个区块,做到数据永存。

关于Helium,Mable认为Helium身是Web3+物联网的概念,Helium区块链是基础经济层,支持无线LongFi的分布式网络。假如在荒山野岭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丢了东西,可以非常低成本地通过远处城里人搭建的低波段的Longfi热点网络覆盖下找到它。这会是一个跨时代会改变世界的网络,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嘉宾观点:

“很多人其实经历过牛市,所以心态会不太一样,但从熊市开始是一个很好的经历。”

“我最喜欢觉得影响最大的书是《金刚经》,交易的本质是修心并不是看K线,读下来之后,确实有很多感悟,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去执迷于表象。”

“Arweave跟IPFS兼容,这个已经足够吸引到不少IPFS的粉丝了,它的核心价值在于预付了一笔费用之后,你可以永久存储数据。从历史来看,存储的成本一定在不停不停压缩的,直至无限趋近于零。”

“Helium本质上是一个物联网的项目,它自己是一个链,是一个基础经济层,支持无限链的分布式电信网络。”

“DeFi可以聊的东西比较多,昨天balancer刚上,它的流动性挖矿代币是叫BAL。它从开盘涨了很多很多,如果你算上它不流通的市值,顶点得到过好几个亿美金,巨高。”

1

币安吴迪:各位亲爱观众朋友大家好,很高兴大家来参加我们今天这期《区块101》,很荣幸请到Mable同学。先请Mable同学做个自我介绍。

Mable:谢谢币安《区块101》邀请我今天晚上来这里来做客,也感谢币安吴迪小哥哥。

我是Mable,我来自Multicoin Capital,平时坐标在北京,我们基金总部在德州的奥斯汀。我们管理两支基金,一个是投私募的,一级的;另外一支是对冲基金,是投流动性资产。我是去年 12 月加入的Multicoin,之前在另外一家北京基金做将近两年,所以在这个圈子里差不多是三年。

币安吴迪:我们很荣幸邀请Mable小姐姐,今天可以聊一下关于财富密码的问题。我们今天第一次请来专业投资人,从很多方面给我们讲讲投资这些东西。我们都知道小姐姐之前是在涅槃资本,然后后来在花旗和滴滴也做过,想问问小姐姐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书?

Mable:我自己以前还挺喜欢看科幻类的,小说类的也是。做投资以后会比较注重去看一些名人的投资笔记。

我最喜欢觉得影响最大的书是《金刚经》,我当时怎么知道它?是因为有人让我猜顶级交易员桌子上一般得放什么书,猜半天没猜对,后来别人告诉我答案《金刚经》。

后来理解了交易本质是修心并不是看K线,读下来之后,确实有很多感悟,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去执迷于表象,这个做一级和二级投资都还是挺有帮助。

币安吴迪:一般会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

Mable:大家在这个行业里面还是会看medium或者是推特,国内的话可能就是各大媒体。

但真的说比较好的渠道我觉得还是一对一的聊天,所以我有个习惯会定期跟别人约一对一。比如觉得比较重要的信息渠道,一个季度或者一个月两个月会约一对一聊一下,不管是说当面还是打电话,我觉得这个是最有效的沟通方式,包括去外面开大会,很多时候也就是大家找个机会当面碰一碰。

币安吴迪:刚才也聊到,你是哥大读的艺术学史和统计学,统计学大家可以理解跟金融还比较相关跟投资比较相关,但艺术学史跟这个行业差别太大了,我对这个比较好奇,能不能讲关于艺术史这一块?

Mable:你说到这个我觉得挺逗的,因为当时我去花旗面试的时候,别人问了我同样问题,你学这两个东西好像毫不相关。

当时我想了想,我说其实也不会。统计学这个东西讲的是一个相关性和结果性的这个问题,很多时候你去推这个东西不能说它一定是绝对直接,某个因素导致某个结果,但是你可以证明它的相关性。

但艺术史在很大程度上这一点是很像的,像国内把考古和艺术史放在一块。艺术史本身它是包括了像社会学,包括历史还有一些心理学,是一个比较杂糅的学科。很多时候你去理解一个作品或者考究一个考古的推论,你也要把你看到的这些事实拼在一起,最终无限接近于你所推出来的这个结果。那我觉得它们在思维方式上是很类似的。

其实我觉得在本科学的东西很大程度上也是对思维的一个训练,也不是说你非要学专业知识。当然,后面确实工作的时候有一些专业的东西我会补得比较辛苦。

币安吴迪:你学艺术学史后来又有这么多金融和互联网背景,那你觉得自己的标签是什么,比如说你是创业者还是加密经济的布道人还是投资人,哪个更准确描述你的状态的一个标签?

Mable:布道这个词,我觉得不是随便谁都能自称的。我觉得创业者比较合适,一个是我们公司人数还是个位数,很多工作都还是需要自己去完成的。不管是在募资还是找投资标的这些方面,都还是用创业者的心态,包括做一些行业的研究和项目本身的研究,我觉得都是要非常非常努力。我们公司每一个人基本上每天工作一般 14 个小时是平均数,多的时候 16 个小时非常正常。

再来,我觉得跟我们投的一些一级市场项目合作,其实很多时候跟他们是非常紧密的,尤其是领投的那些项目。比如说他们来中国,去对接交易所或者是做市场宣发,甚至于设计它这个项目本身你可以怎么样讲一个故事,每一步应该怎么走这些,都会去非常深度参与。所以我觉得应该叫创业者比较合适一点。

2

币安吴迪:那你是什么时候进到区块链行业,为啥会选择这个行业?我之前做投资,在那个行业做套利做不下去了,就来了这个行业。

Mable:我其实最开始接触这一块正好是“加密猫”,因为学艺术史,所以对这数字艺术一直很关注。当时说不可复制性等等这些链上资产,我觉得特别酷。我以前不太喜欢数字艺术,因为我感觉数字艺术你没法去控制它的流通,想怎么复制就怎么复制,复制多少次都可以,但NFT理论上你可以有限制流通。当然最近我写了一篇nft的文章发在DappReview,现在看来稀有性这个事情不是最重要的。不过当时觉得这个蛮有意思,研究了一下,才在 2018 年的时候进的圈。

币安吴迪:已经过了那个高位才冲进来。

Mable:对,肯定不是在顶峰冲进来,已经开始有熊市迹象了。我觉得其实在那个时候开始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很多人其实经历过牛市,所以心态会不太一样,但从熊市开始是一个很好的经历。

币安吴迪:那你现在因为也是分布式办公。我之前在公司都是中心化办公,在币安才体现到了中心化办公的魅力。之前我觉得去中心化办公特别好,在家里很舒服,工作和居家平衡得很好。后来发现一旦去中心化办公一旦开始办公,就再也没有下班的概念。

你们这家公司Multicoin,你觉得大家同事分布什么样子的,工作状态什么样的?

Mable:本身干这个,你跟全世界的人都会去交流,这个就没有所谓上下班,比如说昨天晚上我们开周会,我一般周会从晚上 10 点一般正常开到 1 点,但因为昨天讨论内容特别多,最近也有挺多事,就弄到两点。今天早上 8 点又跟加州时区的人开会,真正睡也就 5 个小时。

但好就好在还是比较弹性。我有朋友在北京西城,被要求隔离 14 天,觉得有点危险我就想逃了。所以周一下午我就直接飞回家了。我觉得这个就是好处,你只要完成了你需要做的事情,我觉得你在哪儿都一样。

3

币安吴迪:Multicoin现在主要是在国内,你在国内投资哪个方向,为什么会选择这些赛道呢?

Mable:国内其实我花比较多精力一个是做品牌,之前 3 月份的时候,还投了去中心化协议,中国的DeFi矩阵dForce。国内也有一些新的DeFi项目去看。我最近有比较多的精力会放在之前投的一些私募的项目,他们准备要上二级市场。所以这一块在亚洲的宣发和社群运营还是蛮重要,会操心上手比较多这一块。

二级市场的话,在国内或者是亚洲的项目,平时有时候也会不断关注某个项目做得怎么样,甚至于以前pass过的项目,如果有新的信息让我们觉得现在发展的也可以,也会用对冲基金去执行一些二级投资。

币安吴迪:你之前提到对“加密猫”感兴趣,对NFT感兴趣,你觉得在NFT上面有没有好玩的事情发生,这个方向是不是好的投资方向,或者你觉得这个赛道可能会出什么东西?

Mable:投资方向是这样的,我觉得想去投token的话可能会没有那么快。最近有一个在推特上面很火的一个收藏家叫Whale,他喜欢买很多特别贵的NFT。他现在打算发一个币,可以理解为社交型代币,整个reserve是完全是用它收藏一些画来去做这个代币的支撑。我觉得这个太早了。

像以前的话,在好几年前没有NFT的时候,都是去Instagram上面找数字艺术家。讲收藏,比较取巧的方式肯定去收藏一些近期比较火的话题,比如说之前黑人的这种话题。他们可以在这段时间内炒上去之后再卖掉,这是一种方式。

但有些人就是看喜欢。像我买数字艺术品完全是看眼缘了,我不太去看到底有发多少份,有些人也会去看你会发多少个版本,比如说你发了一百份就没那么值钱,我觉得还好,对于我来讲收藏就是个爱好,完全不是投资。

NFT比较有意思的点…比如说Cryptovoxels,有点像Decentraland的一个游戏。但是我没有想到,由于疫情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特别喜欢看展,就很多艺术家在里边搭了一堆像什么博物馆、画廊那些,就把一堆作品放在里面,所以现在还蛮多人在里面看展。这个一定会成为一个趋势的。

4

币安吴迪:我们回来聊一下正题,聊到财富密码。今天大家说到三个财富密码,请Mable同学给我们介绍一下关于这方面的知识。

Mable: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成都,那会你也知道IPFS很火,有很多filecoin矿机,filecoin这个就不用赘述,因为国内连续已经火了三年,大家都在翘首期盼它能给出来。国内还是有一些基金比较看好,我们自己因为在美国的原因,你很难远程管理矿场,所以就不太会去碰挖矿。

Arweave首先它跟IPFS是兼容,这个已经是足够吸引到不少IPFS的粉丝了,那它这个点在于什么呢?它的核心价值在于预付了一笔费用之后,你可以永久存储数据。我自己这么认为,团队自己认为,从历史来看,存储的成本一定是指数性下降,也不一定是指数性,但是一定是在不停不停压缩的,直至无限趋近于零。

你在现在这个点算一个价格,算清楚一笔账,后面就是假设免费存储,只有这样情况下,大家是愿意去永久存储一个东西,而且不是说所有东西你都需要用永久储存。我觉得它的经济模型还挺有意思的。

那它怎么激励矿工做这个事情,他们共识机制有两个,一个传统比特币的共识机制,但是在上面之外还加了一个访问证明,它的点是让这些矿工尽可能多去记录区块上面的数据,它会在不同的区块高度和区块之中随机选出然后来决定下一个块是什么。

任何矿工只是满足比特币挖共识机制是不够的,你必须尽可能多去存每一个区块上的数据,这样才有可能挖出下一个块,这样很好激励矿工尽可能多存储,尽可能多的在这上面的数据,区块上的数据,它通过很多很多节点的方式来从数学上保证了丢块或者丢数据可能性就非常小。

很多人还是会愿意挖,这个东西硬盘就可以挖了,老陆(陆遥远)也写了一个《挖矿指南》,国内其实现在还不能挖,重在参与可以尝试一下,二级市场也可以买一点。

币安吴迪:我先打断一下,你看大家都已经半天没刷屏,有人问重点,Arweave到底是什么?是个链是个token还是个机制?

Mable:它既是链也是token。它的token就是Ar。它是固定枚数,不是增发,固定 6600 万个,它跟比特币最开始是比较相似的。我懂了,下一个密码我就不去讲太技术的东西。哈哈哈。

币安吴迪:我们还是要讲技术,我们是以技术为导向,以服务为导向,以用户为导向。

Mable:广告很软很软,可以。

币安吴迪:你还是说Ar,我估计大家能听到好多因为Ar是最近我在各个群里都看到,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包括你刚才提到老路包括金刀拼命帮你奶,V神也在推。财富密码2,老板继续。

Mable:今天想了三个,我觉得DeFi肯定放最后,因为大家已经很关注了。之前很多人都在想区块链出来这么久都没有基于现实生活中的应用,我愿意提一下另外投的项目,我先声明一下Arweave也是我们投资的,奶是有原因的。另外我想提的这个是基于,它是物联网+web3 概念的项目,这样方便大家理解。

5

币安吴迪:Mable,建议你先打个字,把Arweave和Helium打出来,大家知道什么东西,大家百度一下,可能有的放矢的问你问题。

Mable:刚才说Helium,它本质上是一个物联网的项目。先让大家理解板块到底是在哪儿?它肯定是web3+物联网这一块的概念。Helium的代币叫HNT,Helium自己是一个链,是一个基础经济层,它支持无限链的分布式电信网络,为什么要做这个?

很多时候比如你在荒山野岭丢了什么东西,一个狗或者一个自行车,其实大部分时候是找不回来的。以前美国有一个创业公司TILE,给你手机上贴上一个传感器贴纸,它就会接受一个波段,你有蓝牙可以连接,蓝牙问题在于什么?蓝牙只有 5 米。Helium的波段是很短的,覆盖十几英里,是能够穿墙,穿越深山野岭,哪怕你没有手机信号你也能接收到这个波段。

这个团队利用这个技术将硬件,希望通过搭建热点网络,可以随时随地在这个网络覆盖之下,也可以把你任何的不管是狗圈还是自行车上面,只要装上一个这个传感器你就可以找到它。

核心在哪儿?就是网络,网络怎么获得?通过热点,我们说的机顶盒这样的,你在家发它就会发射网络。如果我作为Helium矿工,我买了热点机顶盒,我在家发射网络,其他人在别的楼也可以做这个事情,任何人只要在这个网络覆盖下,它都可以使用你这个网络。那他怎么无准入地匿名地支付我这个网络?就是用HNT的代币。

点就在于,它为什么要用这种热点机顶盒来去散播网络,而不是让中移动中联通去搞基站,因为太贵了,它建一个基站的收入根本不可能覆盖它建基站发射网络的支出。如果只是用一个简单小纽扣电池放在狗圈,是可以用很久很久的,它的传感器就能够一直接收到,世界上有网络的地方它就能找到,你需要打开你的手机,然后看你的设备比如你的狗圈在哪儿,你直接可以通过用HNT这个代币无准入直接支付附近的这个网络提供人。

比如说城里谁家里有一个热点发射网络,你就能在很远的山里找到你的狗了,非常方便的一个东西。我觉得说得有点夸张,但是我确实还是想这么说:这是一个跨时代会改变世界的网络。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值得关注的。

币安吴迪:我假装我听懂了。

Mable:人家下面回复说已经听懂了。

币安吴迪:你要这么想,我要但凡听懂了,谁还干这个。之前我看过一个聊到有没有参加过艺考,参加艺考,如果你学播音,别人问,年轻人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行业?总不能说我分不够,就是学习不好所以来考艺考。

你只能说我希望成为像朱军那样的男人,只能是这样。跟大家聊的这些东西,我只能假设我听得懂,你刚刚聊到Ar,这个币我听过,这个Helium,要找一个合适的物联网的谷歌,我输了一段新闻代码,找下我的狗出来最相关在德州某个城市里。

Mable:我想说的重点,明年 1 月份就可以在国内买这个热点机顶盒,就可以开始挖矿,你也可以成为网络提供商,只要有人用这个网络,就直接会收到支付,现在没有人用,你也会有一个所谓的挖矿的奖励。但是有人用的话会奖励得更多,我其实想说这个机顶盒快要卖了,不好意思绕了半天。

币安吴迪:我脑海里有点发问,我就想说这是怎么样一个场景,给自己的男朋友女朋友,老公老婆装一个,搜索一下我的老婆在哪里。

Mable:hmm对哦,如果要是有人想扔一个传感器在别人身上那不是分分钟可以。

币安吴迪:对啊,你想象,你搜索你的老公在哪里,最相关的结果在你闺蜜家里机顶盒上搜到,这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Mable:没有,你都不用搜,直接能看到他的地图是在哪儿。

币安吴迪:这种感觉挺害怕的,你去一家人,连上了陌生人的网络那种。是不是很有场景应用。

Mable:太可怕了,你说的这个我觉得还蛮有意思,我回去要问一下团队他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6

币安吴迪:我们聊下一个话题,DeFi。

Mable:DeFi可以聊的东西比较多,这么多财富密码,因为今天也算是半闲聊,我是觉得现在说实话,只要在风口上,就算猪都能够被吹起来。昨天balancer刚上,代币叫BAL,它的流动性挖矿ROI都没法算,根本算不清楚,因为它有跟uniswap一样的,叫无常损失。

C但是它一样的从开盘,涨了很多很多,如果你算上它不流通的市值,顶点得到过好几个亿美金,巨高。所以我的点在于,正常来讲,如果你是理智的人去挖$COMP,因为COMP是比较容易算ROI的一个东西,像这种现在说实话有很多人不care,直接去交易所上买,买了就抛。

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还没发币,但是之后会有流动性挖矿就是Curve.fi。那个是做什么的呢?它这个协议很简单就是做稳定币加上ERC20 的BTC,不管是renBTC、WBTC或者是之后tBTC什么之类的,它去做互换的协议。为什么很喜欢它?在DeFi里面为数不多的能够比中心化的交易所能够做的事情还要高效的。

举个最简单例子,比如说你在OK、火币或者币安之间交互交易,因为有一些交易对只有USDT或者只有USDC,你需要去换。你可能不会直接在币安上用那两个稳定币的交易对,有时候会要等很久。只要不是特别大,比如只有几万美金这种,一下子就搞定了,只要一换了就可以进行交易,这个体验相当丝滑,是比中心化还要好的。

像FTX它也做了一个类似稳定币的互换界面,本质上就跟这个一样,但它们后面是中心化做市商做这个事情的。我个人来讲最喜欢是Curve,他们之后也会有一个比较复杂的挖矿机制。有人最近还研究了一个挖矿指南。总体来讲所有的这些流动性挖矿都比较复杂,没有资金和没有专业技术(有些基金会用算法来操作)还是ROI不一定划算,你的本金可能被挖。

币安吴迪:刚刚你聊了Balancer那个币我其实之前听过,但是我听过,不觉得跟DeFi有关,我当时总觉得他是一个口音很重人,Binance发成了Balancer。

Mable:我觉得你可以讲搞笑的脱口秀。

币安吴迪:最近挺火的,compound,我当时看到了,也挖了一下,很快40、 50 刀就给抛掉,我觉得这个币就是昙花一现,最近昙花一现挺多的。结果就是几轮那种直接冲到300、 400 刀,市值已经 400 刀,我不知道当前的价。

Mable:没有了, 300 多,它现在已经冲高稍微回落了一点,现在应该是 300 出头。

币安吴迪:我就不知道它那个市值是怎么升起来的,那个市值简直是一个天价的市值。

Mable:认真地讲,是因为它的流动筹码很少,现在目前团队还没有解锁,它完全没有讲投资人啥时候解锁,团队啥时候解锁,所以这个东西是一个悬在那里的剑,啥时候斩的问题。

币安吴迪:你讲的是在我过去几轮嘉宾里通俗易懂,大部分嘉宾讲完东西,谢谢大家就这样。今天聊一些我能聊得出来东西,就像compound那个东西,我感觉就像几连机,一二三就上去了,看不懂它的白皮书,就完全不敢操纵,随时都可能从 300 刀变成 1 刀,也有可能从 300 刀到 3 万刀,因为它流通盘很小。

Mable:你刚才说40、 50 刀卖的,我当时也挖了一些出来,我当时想买一组画,我就把它换成以太坊,那会是 60 刀,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所以这个东西就是命。

币安吴迪:如果我不出手它不一定涨那么高,当我卖了以后整个市场都兴奋。我聊了这个,我学了这么多年金融,我上投资学,我的一个老师大概 90 多岁,简历大概有3、 4 页,他跟我讲的一个特别重要的第一课,永远不要拿自己的钱投资,我跟你讲个例子,有个股票大亨还有LTCM,就长期,资本,哪个人不牛逼,十年之后就崩了。我学这么多年投资理论,就是为了给别人讲投资理论,千万不要拿自己投资。

Mable:当时想画确实只是想买而已,当时觉得说反正是薅来的钱无所谓了,就换了。在uniswap上面换了,换完之后没过几个小时就飙起来了。

Mable:还有一个财富密码,Curve不是还没发币就是我们投的dForce,之前被盗了,这个也没什么好遮掩,他们在经历了那个比较大挑战之后也算是比较幸运,确实你被偷走很多时候也不是说你靠很努力去追钱就能追回来,民道讲过我就不赘述具体的内容。

但是他们现在已经重回战场。他们现在已经做了一个Curve.fi类似的一个工具,可以让大家用低成本方式去换这些稳定币和BTC交易对,他们跟Curve.fi不太一样,不是用自动化做市商,他们引入了一个池子,让外部做市商做市,所以更便宜一些,就没有滑点。

像 7 月份他们也会上新产品,这个产品也可以参与流动性挖矿,但它的好处在于它是一个聚合器,所以除了它自己的池子以外,你还可以去AAVE,或者Compound都去挖,它给你一个加起来最好的回报,相当于你一方面把钱存在这个地方,你去不同的协议里面去挖出最高的收益,一方面你还可以拿着这个收益在另外领一份DF,所以就很爽。。

币安吴迪:你刚才提到被盗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开心,赶紧回去查了一下简历,发现你是执行董事,你是有权利这么干的。你投资的币被盗了,一般情况下大家都很沉痛说我们这个币被盗了。

Mable:不是,我当时很悲痛,但是因为看了《金刚经》。《金刚经》对我很有用,任何毛病都可以治,包括这个黑客的事,我当时觉得 2500 万都是虚幻。这个是开玩笑的。

但确实当时是慌是慌了,你也没法怎么样,当时也只能努力去找,而且我们当时已经考虑过,因为我也在办公室,我们就在讨论,如果真的找不回来了,那就只能去做bitfinex那种方式,提前把DF发出去,给债权人。你没有别的办法,这个钱没法变出来,个人也存钱,都丢钱所以还是挺惨的,这样说应该你就觉得我没有那么高兴了。

7

币安吴迪:我看你笑的由衷的开心,我当时想说,她是在聊自己的事还是聊竞对的事,聊得特别开心,特别志得意满。你刚才说看完《金刚经》之后什么事情都能解决,《金刚经》难道是香奈儿代名词,包治百病。

Mable:我觉得你可以搞一个业余的脱口秀可以的。

币安吴迪:除了这些之后,我们再总结一下,到底在DeFi看好的项目,提到Ar还有Helium还有你刚才提到没有上线的项目,还有其它的吗?

Mable:Curve只是币没出来,它协议已经上很久了,它很快就会开始流动性挖矿,应该已经开始了。我说DF的流动性挖矿还没开始。

币安吴迪:脱口秀这个行业是非常非常高端的行业。说一个脱口秀演员年会要请他过去,他说我一个脱口秀演员怎么能去年会,陪人喝酒,人家说800,你知道 800 对脱口秀演员有多重要吗?然后他很镇定问他说,税后吗?然后跟我说,你不知道, 800 块钱是不用上税的。

Mable:段子你是有备而来。

币安吴迪:今天开心,随便聊点段子。今天聊了很多的,还有什么特别要总结的东西?

Mable:大家最后给币安喊喊单,大家多来币安交易,币安的流动性就能更好提高了。

币安吴迪:终于把这个扳回来了,因为是我们的主场。

币安吴迪:今天直播就到这里了,谢谢Mable同学,也谢谢今天的观众,大家端午愉快。

Mable:谢谢吴迪老师,大家端午安康,拜拜。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加密经济
11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