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币安区块101对话HashQuark CEO李晨:Staking生态的新浪潮

2020-06-24 14:24用户投稿

币安 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

2020 年 6 月 22 日,币安滢哥对话HashQuark CEO李晨。李晨曾在通联数据担任金融云和智能投研负责人,为多家专业投资机构提供服务,拥有多年的从业经验,他认为5G会给Staking带来更大的发展和想象空间。

李晨认为Staking最通俗的含义就是用质押token的成本,换取维护区块链网络的功效,为网络提供出块的能力。Staking和银行的存钱生息非常相似,但本质上银行存钱生息的原因是将存款放贷出去获得收益;Staking是Token一直质押在节点获取区块链的记账权,可以说是一种风险极小的对区块链基础设施的投资。

关于今年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李晨认为区块链有非常多的机遇和需求。1、在特殊情况下确保每个人信息的真实不被篡改,区块链是天然是有保障的;2、如今数据具有资产的属性,区块链可以稳定发挥作用保护隐私不被窃取。

嘉宾观点:

“Staking最通俗的含义就是所谓的把token质押在网络当中,为网络提供出块的能力。”

“POS和POW将来一定是共存,至于谁的市场份额更大,这个比较难说。”

“今年对Staking来说特别特别关键。”

“Staking这个跑道上的选手还太少了,我倒觉得可能未来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反而会让这个生态更加繁荣一些。”

“越去中心化,越智能化就会让整个区块链网络更加安全,所以我个人觉得5G会对Staking带来深刻的影响。”

“区块链世界上跑了很多很多车,Staking就是负责建高速公路的,必须把这个高速公路又快又安全又稳定地建好。”

1

币安滢哥:今天我们《区块101》的嘉宾是HashQuark的李晨李老板,李老板拥有 12 年以上从业经验以及多年区块链、金融科技和云计算产品的经验,并且拥有多项分布式计算相关的技术专利。

今天会讲一些关于李晨老板个人创业相关、Staking还有关于区块链行业发展一些事情。首先请老板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币安 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

李晨(左) 滢哥(右)

李晨:大家好,我是李晨,大家也可以叫我Leo。

我目前在HashQuark这家公司担任CEO。HashQuark我们是HashKey集团下面的一家全资子公司,我们专注做Staking+。大家听过互联网+,区块链+,我们这个跑道比较小,我们是Staking+生态这样的一家公司。

我们从 2018 年 12 月 5 号开始推出第一代的产品,其实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们目前差不多已经参与了 40 多条公链Staking的节点,我们在第三方评级网站就Stakingreward上排名还是比较靠前的,至少全球TOP3。

币安滢哥:老板平时喜欢看什么书,给大家推荐一下?

李晨:我个人比较偏爱个人传记类型,但现在这几年我觉得更多就是看专业相关的书,经管类包括金融体系类的。但我觉得与其说到书,我倒想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两部电影,这两部电影我觉得从这几年来对我改变特别大。

第一部电影是布拉德皮特主演的叫《点球成金》。这个电影给我的观感是我突然从这个电影感受到数据的力量非常非常大,这是我想推荐的第一部电影。现在区块链的这个年代,我们会发现数据有这么强大力量,有这么强的价值,也就是说其实通过到后面我会讲为什么区块链会跟数据结合在一起。

第二个,我在其它场合也奶过这个电影很多回了,就是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大家可能都看过这个电影。在这个电影当中出现了通过加密资产来支付玩游戏的成本,这个游戏也跟你的现实世界基本上非常融合。我觉得尤其是这次Y情来了以后,特别让我有观感,我们处于这种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现实世界一个所谓数字化的世界。

币安滢哥:您平时喜欢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

李晨:我觉得信息分几种,我最常用的三个渠道获取信息。

第一个,我会去看各种区块链上的数据,因为区块链上数据不可篡改是最真实的,当然我们经常会去币安看价格,这是一种。第二种,所谓的链上的信息不管是比特币也好、以太坊也好或者像Cosmos还有像最近上线的波卡,你能看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比特币能看到算力在波动,在以太坊POW依然看算力,在Cosmos或者波卡你能看到有多少token被用来Staking和它的价格有什么样的对应的关系。

第二类,我会去看很多的社交媒体,推特也好或者是国内看微信等等。尤其微信它有一个比较好的,它有“看一看”的功能,我会去关注很多区块点当中的资深人士,帮我节约很少时间,你看他们的朋友圈,你去看他们在看哪些东西,这个特别有用,而且特别提高获取信息的效率。

第三个,要找圈内,在不同领域当中很资深的人士,直接找他们聊向他们学习,这也是非常重要。

2

币安滢哥:您是什么时候听说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您进区块链这个行业之前是做什么的?

李晨:我差不多在 2015 年左右第一次比较深入去了解比特币,但在这之前很早我就听说过挖矿,当时我只是作为一个很好奇这样的态度去看的,那时候还是用台式机挖比特币还挖到了,我当时真的是没有认识到比特币有什么价值,所以很可惜那些比特币就随着机器一起报废了。

后来我是去看了一点白皮书,我这个人反应还是比较慢的,看了白皮书至少得有5、 6 回才真正了解到比特币的价值。因为我是技术出身,所以大家说的优势,在我看来早期算是劣势。

技术人看比特币白皮书第一眼都会觉得这些技术都有,不管它是密码学的技术还是P2P网络的技术,同时觉得比特币又特别慢,比方说发一个交易要几分钟,原来数据库的性能就远超这些交易,这个其实是一个劣势。

在看了很多遍以后,才真正意识到它在价值网络当中的价值,比方说它真正做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只要私钥在你手里,谁都偷不走你的币,它真正做到去中心化并且有POW的价值,这个是早期的经历。

在做区块链行业之前,我是在通联数据做一些Fintech相关的业务。我们当时主要做两种业务:第一种所谓的金融云,第二个做人工智能相关的业务。

比如收集各种各样的大数据,不管是股票的行情数据也好,也包括一些社交数据,甚至一些天气数据等等。把这些数据分析出来,就可能去预判股票的形式。甚至到后期可能自己可以去通过机器人可以去写一些研报,可以很快降低他们的工作量。

我也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发现我们所有的事情做的都是在网络当中创造价值,你很难交易这样的价值。真正能够做到这个事情只有区块链,它是价值网络的一个基础。我在想清楚这一点之后,花了两三天决定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主要是这么一个经历。

币安滢哥:那您进入区块链之后,您现在第一个创业做的项目就是您现在做这个是吗?

李晨:简单来说不能算是创业的项目,我们算是HashKey下面全资的子公司,我们原来只是给HashKey内部做一些Staking服务,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做得还不错,也产生了收入。那既然是赋能的一个项目,那我觉得就需要给市场再做贡献。所以我们先在内部尝试了一下这样的一个Staking的业务,觉得还比较顺利,我们就决定把它产品化。

当时我们就想起个名字,起个什么名字好,想了很多就想到Quark。大家都知道Quark物理学当中最小的一个单位标准,有原子有中子一直往下分。到目前为止,物理学上最小的一个单位就是Quark。

我们觉得整个数字资产也是这样的,像比特币,比特币你可以买一个比特币你也可以买0.1,你也可以买零点零零零,很多个零一个。我们觉得数字资产加上区块链,整个价值互联网的一个核心的基础,它是去中心化又是由非常非常小的元素把它集成在一起,那Quark这个字就非常贴切我们的定位,前面加了一个最重要的Hash算法,所以我们公司叫HashQuark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币安滢哥:我看到有一个人提问,他说如何从数据上分辨牛熊和涨跌?

李晨:会有很多算法。最简单的逻辑,它涨得很高了,它接下来一定会跌,它跌了很久了,它一定会涨,这是一种逻辑。

第二种逻辑,你比方说我们把主题相关的所有的微博和微信都扒取下来,你就会分析它这个文章里有多少词是正面有多少词是负面以及它的评论数的变动,根据这个也可以做一个预估。

但是我只能说这个金融市场太过复杂了,我前面说的方法只是很多很多方法中的两种。我们做的事情按照不同的方法可能对它有一个怎样的判断,但是还没有做到完全每次都很准。

3

币安滢哥:您能不能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术给大家解释一下含义,Staking和银行的存钱生息有没有本质区别?

李晨:我觉得Staking最通俗的含义就是所谓的把token质押在网络当中,为网络提供出块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用质押token的成本来换取维护区块链网络的这样的一个功效,这是最简单的。

我觉得你后面这个问题问得比较好,从终端用户的角度来看,大家都会觉得Staking跟银行存钱生息非常像,其实跟余额宝也很像。

我觉得是这样的,银行能够给你生息,是它因为把你的存在里面的资金又放贷放出去了,它能够拿到一定的利息。它面临的风险就是如果这个放贷放得不好,没有办法偿还,这是银行所面临的风险,当然它会有一系列风控能力去解决你这个问题。本质上说,银行用来存钱生息的原因,是它贷款做各种各样的投资。

Staking,跟它不太一样,Staking的问题是说token一直质押在节点,通过你质押节点获得区块链的计账权,通过计账权你就能够获得计账收益,这和比特币挖矿其实是一个道理。这个当中有一点是很不一样的,这当中不涉及交易,所以它风险比较小。不能说完全没有风险,因为节点如果出现问题,会被罚钱,专业的术语叫slash。

如果从投资角度来看,银行存钱生息是拿了用户的钱放贷放出去有各种各样的投资,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Staking也是一种投资,因为你是在维护区块链的账本,只不过它只投资这条公链的基础设施,它只投一样东西就投区块链的基础设施,风险比较小。

币安滢哥:我们看到介绍说,HashQuark它有一个“存币即挖矿”,这么一个Staking的技术平台。HashQuark和Staking和其它公链比如IOST有什么区别?我们《区块101》之前也邀请过IOST的Terry。

李晨:我先解释一下Staking,Staking涉及到很多不同的角色。首先是要有公链,没有公链就没有办法去维护它的账本。IOST你说的Staking当中公链的角色,这是一个。

第二个,要有节点。不管是前几年比较火的所谓的EOS的超级节点,还是前几天比较火的大家都知道波卡的价值数据这些都是节点,节点你可以简单理解为POW当中的矿池,可以产生收益。

第三个,你要有token的持有者,你要拿着币或者拿着这个token参与质押获取收益,有各种不同的角色。

我相信IOST就是公链的角色,对我们HashQuark来说,我们叫Staking服务商来竞选节点,我们来搭建节点,通过持币人把它token投票给我们来获取收益,我们在这个当中是赚取所谓的服务费。所以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角色,或者说Staking这个跑道上不同的运动员。

4

币安滢哥:您刚才有说POW,您觉得POS未来会取代POW或者两者会共存还是说它们两个谁的市场份额会更大一些?

李晨:我觉得第一,一定是共存,至于谁的市场份额更大,这个比较难说。为什么说会共存?第一,本来POW和POS它的定位就不同,所有的POW的这些token或者它的公链,我觉得现在大家比较认可在区块链这个世界当中的定位我觉得就是价值存储,不管是比特币也好还是莱特币也好还是现在的以太坊也好,一定有它的价值。

虽然我们自己做Staking,但我觉得POW一定有它的价值,尤其像比特币这样的token,第一个它没有人工参与的成分在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基于数学基于矿机的,比特币的价格也其实和所谓的算力成本紧密相关,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棒的设计。

第二个,POW的设计非常简单,你看比特币那么多年来,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只要你有矿机你就可以参与,越是简单的模型越是牢靠,正因为如此像POW架构存储,未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市场份额。

第三个,基于POS我们今天讨论的Staking的上边的经济生态,我们叫做Staking的生态。POW是价值存储,POS我觉得目前比较大的代表像以太坊2.0,波卡以及cosmos或者今年有可能会上的Dfinity。我觉得POW价值就跟V神对以太坊的定位是一样的,它就是一台世界计算机,所以POS第一个要性能很高。

第二,它要很容易去做扩展。我举一个例子,就像今年 3 月 12 号,所有的数字资产的价格都暴跌,这个事情大家都很清楚,在这个当中其实我们观察到有一些事情,比方说DeFi,MakerDAO就失灵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所有的数字资产都在暴跌,这个时候你MakerDAO作为一个DeFi,你就要清算资产,包括很多交易所大家都要把token存进去,把币卖掉。

在这个当中,我们会发现遇到了这样的一些极端情况,所有的人都在链上交易的时候就很慢,特别慢。为什么?主流资产都是以太坊1. 0 也好比特币也好都是POW,你看所有人都在发交易,这个时候比拼谁的手续费给得高,但是每分钟它的TPS它的吞吐量又是有限的,以至于DeFi就变得很慢,都失灵了。

从这种角度来看,像这种比较低的TPS的情况下,可能是不适合做DeFi这样的一些应用的,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说才是有POS的共识,因为它比较快,能够适应这样的做法。所以我觉得POS的目标跟POW定位不一样,它是做一台世界计算机,它要快。

我们会发现其实除了POW和POS以外我们还会有其它的共识,也不敢说未来一定就是这两种共识。今年大家比较关注的IPFS,或者基于IPFS技术之上的filecoin,我觉得这个也非常非常优秀,未来有可能是这样的,可能三足鼎立。至于未来到底怎么样,很难说,但我只能说前面提到的这些共识都非常有市场有潜力。

币安滢哥:Staking目前有哪些主流的玩法,您可以跟大家说一下,有没有新的玩法或者新的模式?

李晨:Staking玩法从两个层次来说,第一个层次是比较传统的,Staking最基础的玩法,大家不管通过什么方式投票给某一个节点来获得Staking这样的奖励,就像刚才说的,你直接投资一条公链的基础设施,因为你帮助它做节点。这个时候需要更安全,更稳定,当中也有一些创新。

拿最近的热点举例,前几天上线的波卡是非常非常热的一条公链。波卡的模式是所有的validator的收益是一样的,假设你有一千个dot,你可能把它全部投给一个节点或者分批投给不同的节点,他们的收益是不一样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你需要有一些投Staking节点的策略,让你的收益更大化,这是创新的玩法。

第二种玩法是在Staking原来基础上,有了一些产品形态的加持。第一种我们观察到市场上目前在出一些Staking的指数产品,Staking这样的一些玩法在早期它的收益是比较高的,尤其节点比较少的时候。

Staking每年都会固定有一个百分比的年化,当你和你的token的价格形成分析以后,可以做一些Staking指数产品,你有很多token分别投给Staking和日常交易,这些东西全部组合在一起,可以出一个类似于指数产品。

还有一种Staking一直有一些流动性的问题。举一个例子,就像Cosmos,如果你投给了一个节点要锁 21 天,波卡目前看是 28 天,对于加密资产行业来说,时间可能比较长,你的token被锁定在节点上,质押在Staking当中,没有办法取出来,就会形成挺高的流动性的成本。

我们也注意到市场上有一些团队,不管是中心化也好或者去中心化也好,一些Staking的产品通过在这上面再发行一种代币,或者用不同的方式来解决它的流动性问题。那从HashQuark的角度来说,目前我们还没有做后面这样的产品,我们还没有完全看清楚,在不太成熟可能还相对早的时候。我们更关注第一种,比较直接的,比较简单的来做Staking的一些服务。

币安滢哥:明显感觉今年市场上聊DeFi比较多,聊Staking今年就比较少了。好像去年也是Staking比较火。是不是就说明Staking它已经度过了生长的周期了,会变得更加正规了还是说是怎么样?

李晨: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挺好,今年确实DeFi比较火,尤其像最近不管是compound也好还是dForce也好,都非常火。

第一点,去年Staking太火了,我个人观感去年Staking太好了,似乎大家都在说Staking的事情,也冒出了很多很多这样不同的项目。我去年最大的一个观感,很多很多的新出来的公链都是能够做Staking的,大家都是在宣传做它的节点。

我们也观察到很多去年出来的项目中,Staking收益非常非常高,高到一个什么程度,我知道有一条公链它的年化超过100%,这样情况我个人观感可能对Staking这条跑道来说是不健康的。当然这也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一切的东西都是会出现一个马上很火热的状态,慢慢会冷下来,后面才会慢慢健康起来。

今年可以看到去年很多Staking的token就不被关注了,他们在市场上也没有发声了,我觉得反而让今年Staking的市场变得更加健康。

第二点,去年的火热情况让今年的一些Staking项目得到了很多经验教训,大家都会说为什么觉得POW好,POS不好,是因为POS容易被大节点垄断,个人或者机构持有大量项目token,就会被说大节点控制一条公链,不够去中心化,这个是去年一个比较大的经验。

我们会注意到今年很多项目从代码层面,从它的治理模型层面就已经改善了这样一些弱势。所以我个人觉得,今年反而是一些Staking的大年,虽然可能看上去没有去年这么热闹,但是我觉得有几点一定会比去年要好。

第一个,有重量级的项目加入。去年Staking最明星的项目就是Cosmos,但是我觉得今年聚集了大量的Staking的项目,从波卡开始。接下来以太坊2.0,市值第二的公链。然后马上要发布测试网的dfinity,也是一条极受关注的公链,包括PlatOn,还有原来有一些很老牌的公链在今年转成POS的机制,比如像Cardano,它已经是一条非常非常老牌的公链。

还有一些新的明星公链,今年上线的Harmony、Blockstack, 这些都是Staking的公链,第一个相比去年来说重量级的项目多了很多。一旦项目多了,它的受众就会比较大,就拿波卡跟以太坊2. 0 来说,这个token holder跟去年完全不一样,今年所有公链市值比去年高很多。

第三个,不管是拿以太坊2. 0 举例还是拿波卡举例,共识机制都有一个比较大的更新。像以太坊2.0,你有 32 个以太坊你就是一个Validator,波卡也是一样,不会出现大节点。如果一个波卡节点上给你的dot再多,你的收益也是跟其它的Validator一样的,在机制上不会让它有超大节点垄断性,更加去中心化。

这些事情让我们觉得其实虽然看上去市场没有去年那么热闹了,但个人觉得今年一定是一个Staking大年,这就是我刚才在说的为什么我觉得今年对Staking来说特别特别关键。

5

币安滢哥:我们币安矿池前一阵也上线了,也是有Staking的业务,您说币安矿池的Staking跟HashQuark Staking有什么异同?

李晨:其实Staking这条跑道上参与跑步的人还是太少了,虽然是条小跑道,但是市场是很宽广,每个人其实都会有不同的业务的定位,我觉得从币安的角度来说,它一定是一个跟所谓交易的业务结合得比较紧密这样的一个矿池。

你们可以配合所谓的交易所发布更多很有意思的产品来做Staking。从HashQuark角度来说,其实我们更关注区块链基础设施方面,我们还是比较在意怎么样能够让Staking基础设施更加去中心化更加稳定安全,像我们去年所有的基础设施在香港、新加坡和美国,我们今年会把基础设施扩到日本和韩国,这是我们想做的。

简单来说,大家的角色不同,看上去都是做Staking,但是出发点和未来的产品形态可能也会有些不同。但还是那句话,我觉得这个跑道上的选手还太少了,我倒觉得可能未来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反而会让这个生态更加繁荣一些。

币安滢哥:那Staking它未来有哪些比较更大更广的这种发展和想象空间?

李晨:我觉得几点。第一个,前面也说过了,大项目的启动我觉得会带来更多的市场空间,我觉得首推就是以太坊2. 0 和波卡。它带来更大的流量,它有更高效和更公平Staking的机制,我相信也会有些更好更新的产品。

另外有一点我也想说的,把眼光放得更远一点,我能够想到的一点,5G会对Staking带来一些非常深刻的影响。大家都知道,5G技术来了以后,网络通讯的成本变得极低,我们用手机下载一部电影可能一两秒就好了。第二个,5G接入的能力,我们让所有的设备都可以接入到这个网络当中来,从这个地方对Staking带来哪些影响?

第一,5G网络速度提得非常快,会让POS共识更加高效。第二,因为大量的节点可以接进来,它会让POS变得更加去中心化。第三个,有海量的设备被接进来,在这个时候设备也可以参与Staking,就比方我是一辆电动车或者家里的电冰箱,用这个电动车,在未来你上高速付的就是token。

我在电动车上有一个钱包,因为钱包有5G的存在可以帮你Staking,所以这个钱包平时也带来一些收益,这个就更加好玩了。把这三点做完以后我们会发现,公链的节点会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分散,可能是个人,可能是辆车,可能是个冰箱,越去中心化,越智能化就会让整个区块链网络更加安全,所以我个人觉得5G会对Staking带来深刻的影响。

6

币安滢哥:接下来是第三个大块,比较大了,关于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因为今年全球Y情不是很严重嘛,您对Y情后区块链行业有什么新需求或者是新机遇,有什么看法?

李晨:我觉得这个话题大家都谈了很多了,尤其Y情以后。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来自肖风总,他最近发表了一篇演讲,他说Y情加速了数字化,人类向数字化世界迁徙的过程。这个我有极其深刻的体会,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

第一,大家都待在家里都不出去了,尤其在严重的时候,我们本来可能是一次线下的聚会就变成线上的这样一个直播。原来我们基本上都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当中,Y情加速了这个事情,让我们越来越多时间都是在线上。

未来这个比例可能会更高,它带来最根本的一个变化,就是加速了人类往数字世界的迁徙,这个迁徙不是物理上的,我还在这个屋子里,但是更多的时间是在线上,更多的时间使用数字身份了,像我们用到的健康码,未来我觉得就是一个数字身份了。它显示你一切的信息。所以这个是一个根本的一个趋势。

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区块链的机会是非常非常大,我觉得有几点显而易见。第一点,像Y情期间对每个人的踪迹,去过哪里,做过哪些事,见过哪些人,这个就特别重要,一定要保证真实不能篡改,天然用区块链来做这样的业务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正因为我们越来越多身处在数字世界当中,所以我们的数据越来越具有资产的特性,越来越有价值,数据的所有权,数据的交易,数据的确权都变成一个非常凸显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区块链或者基于区块链上面的数字资产才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也是区块链行业很需要发挥作用的地方。

还有,既然我们的数据变得如此重要,在这当中,不管是公司的隐私还是个人隐私,就变得异常重要,我们既要能够交易这个数据又要很好保护隐私,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做业务?我们看到现在有很多公链都在做隐私计算这样的一些探索,比如说像国内PlatON,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尝试,我觉得大家也可以去关注一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区块链有非常多的机遇和需求,这个也是我们目前看到的。从Staking角度来说,你看区块链在新Y情时代有这么大的运用,它一定要跑得更快一定要更牢靠,做一个比喻的话,区块链世界上跑了很多很多车,我们Staking就是负责建高速公路的,必须把这个高速公路又快又安全又稳定这样建好,所以这个是我一个大的看法。

币安滢哥:那还有一个您觉得加密货币它和Fintech是什么关系,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

李晨:加密货币和Fintech之间的关系,首先加密货币也好、数字资产也好,它既然是一种货币,是一种资产,它就是金融的一部分,所以它一定是Fintech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第二,它们互相之间是一种,简单来说是互相加持的关系。

前面我们说了很多,Fintech,你要在这里面做交易做处理,你一定需要对这些虚拟数据或者其它东西做确权交易,这时候加密货币是最好的媒介。加密货币也需要有它的应用场景,我不管用这个买一个水杯也好或者买一个其它东西也好,当中有一些技术需要突破。

比方说跟物联网的结合,加密货币跟物联网的结合,你怎么确定链下的数据是真实可靠,你如果要在每一个设备上装一个传感器成本怎么解决?我觉得金融的好处是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线上的,所以金融场景或者Fintech的场景是易用易实现的,也是我们目前看到希望最大的一个场景。其实已经跑出了两个杀手级的应用,就是比特币跟以太坊,简单来说是这样子。

所以我觉得这两者的关系是互相加持的。同样地,Fintech需要有数字资产或者有区块链给它来做底层的价值网络的基础,加密货币也需要Fintech给它一个特别好的场景,比方说链下和链上的数据,大家看到预言机就是一个特别棒的场景。

7

币安滢哥:刚才有一个小伙伴问,Staking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财富机会?

李晨: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其实都是财富的机会。如果你真的对某条公链有信仰,你认为长期有价值,我认为Staking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这样的一个模式,我刚才说它不涉及交易,它的收益都是稳定的,如果你想长线持有一种token,在这段时间内你把它放在Staking上会是蛮不错的选择。

币安滢哥:还有人提问,怎么支持HashQuark?有网址什么的,可以给大家敲出来。

李晨:hashquark.io。

币安滢哥:大家还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今天就要说拜拜了,李总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李晨:特别开心参加我们币安的活动,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来跟大家聚一聚。

币安滢哥:好,等Y情结束,您有没有用户交流的地方,大家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搜索一下。

李晨:我们在网站上有一些邮件,大家也可以到社区搜索引擎搜一下,我们的公众号和推特,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谢谢。

币安滢哥:下次见,拜拜。各位小伙伴也拜拜。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币安
468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