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虚拟偶像直播带货,可持续吗?

2020-06-18 10:03TopKlout克劳锐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opKlout克劳锐(ID:TopKlout),作者:加一,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随着 90 后、 00 后崛起,逐渐成为当今社会的消费主体,年轻人所喜爱的二次元文化也不断进军主流文化市场。

前段时间,继洛天依、楚天歌纷纷参与到直播带货中后,淘宝又宣布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入驻淘宝人生,引起了广大用户的关注。随着直播电商行业的发展,不只是洛天依、初音未来,诸多虚拟偶像都开启了直播带货之路。

各大平台和品牌选择虚拟偶像进行合作,不仅满足了用户更加多元化的需求,同时也打造了一个联通平台、品牌、虚拟偶像的模式。

01.

虚拟偶像直播带货

盘活新型粉丝经济

从专业主播到CEO、从明星到虚拟偶像,随着直播带货这一行业的不断发展,主播这一行业的构成越来越多元化,虚拟偶像入局直播带货,为整个直播带货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虚拟偶像在激活直播带货生态的同时,也盘活了虚拟偶像这一品类的新型粉丝经济。虚拟偶像的受众群体主要集中在二次元圈层和 90 后、 00 后的年轻人中,而这些年轻人往往对新事物的热情和兴趣更高,购买力也较强,有利于激活二次元粉丝群体的购买能力,促成品牌的消费转化。

虚拟偶像 虚拟直播 初音未来

图片来源于淘宝截图拼制

虚拟偶像直播带货除了可以激活二次元粉丝群体的购买力,又因为本身具备内容差异化的特点,可以为直播带去不同的观感,满足大众的猎奇感,从而吸引更广泛的用户群体,提高直播的影响力。

淘宝此次邀请初音未来入驻淘宝人生,就是为了借助初音未来广泛的粉丝群体,为淘宝人生广泛引流,提升淘宝人生的知名度和用户的活跃度。

02.

“虚拟偶像+电商平台”

促进消费的转化和流量变现

虚拟偶像本身生命周期较长,可塑性强,而且不受时空所限制,在IP开发上也有更多可能性。相比明星来说,虚拟偶像拥有更完美的人设,而且不会出现人设崩塌的现象,为品牌带来的更多是正向效果,因此得到了品牌主的青睐。

引入虚拟偶像到电商平台,不仅可以扩大电商平台的用户群体,而且还可以通过用户和虚拟偶像的互动来逐渐培养用户习惯,让用户更加愿意观看直播,实现用户在电商平台的消费转化。

淘宝平台利用粉丝对初音未来的关注和喜爱,通过打call应援的方式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甚至在未来可以和初音未来一起合影、对话,让用户在和虚拟偶像的长期互动中建立陪伴关系,提升用户对于虚拟偶像和电商平台的忠诚度,从而进一步实现流量变现。

虚拟偶像 虚拟直播 初音未来

图片来源于淘宝截图

“虚拟偶像+电商平台”的直播模式,不仅有利于扩大电商平台的影响力,收获更加广泛的用户群体,还有利于与虚拟偶像合作的品牌实现消费转化,同时也为虚拟偶像的流量变现打开了新通道,提高了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

03.

虚拟偶像带货

对比真人主播有哪些不足

除了以上虚拟偶像的优势,虚拟偶像本身也存在着一些不足:

1.虚拟偶像欠缺实时互动能力

在直播中为用户答疑解惑,实时互动是主播必须具备的能力。而虚拟偶像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很难做到和消费者实时互动,无法亲身体验产品,说服力不够。多数虚拟偶像在直播过程中与观众无交流,无互动,从而导致一些喜欢互动的消费者失去兴趣,离开直播间。

而真人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不仅可以与观众实时互动,活跃直播间气氛,还可以结合观众需求介绍产品,试用产品,突出产品卖点,说服观众,推动更多观众实现消费转化。

2.虚拟偶像欠缺情绪感染力

虚拟偶像作为一个设计好的形象,表情和动作是有限的,因此难以像真人主播一样感染消费者。虽然虚拟偶像可以对于粉丝产生吸引力,但是对于非粉丝群体很难产生影响。

而真人主播,比如李佳琦,凭借着自己的感染力、经典台词“oh my god”而出圈,吸引更多人进入直播,提高直播的影响力,从而实现流量变现。

3.虚拟偶像粉丝圈层有限,不够国民化

目前,虚拟偶像的粉丝群体主要集中在二次元圈层,不够大众化,难以突破圈层,吸引非粉丝群体的喜爱。

而真人偶像的粉丝群体往往更加广泛,由于真人主播的真人属性,突破圈层也更加简单。如淘宝主播薇娅,她的受众面不局限于某一圈层,而是所有有观看直播习惯的用户,同时她还会利用自己的个人IP进行营销,吸引更多本来没有观看直播习惯的受众去观看她的直播,从而实现用户消费转化。

4.虚拟偶像直播带货所需成本高

虚拟偶像直播所需的技术要求高,攻克这项技术不仅花费时间长,而且成本也比较高。在人员的配置上,要求也远高于真人主播。甚至在攻克技术后依然会有难以避免的“直播事故”出现。比如在 6 月 3 日,洛天依的第 3 场直播带货中,热场视频中,洛天依循环重复同一句台词,还发出了不同以往的沙哑而刺耳的声音,造成了直播事故。这样的直播事故不仅会导致用户体验不佳,消费者流失,而且还会导致虚拟主播本身的形象受到影响。

而对于真人主播来说,与虚拟偶像有同等带货水平的主播所需的技术、成本和人员配置都远远低于虚拟偶像,由于技术不成熟所导致的直播事故也相对较少。

04.

结语

随着直播带货行业的发展,虚拟偶像直播带货引起了各大平台的注意,而随着各大平台对虚拟偶像的深入挖掘,也催生了一些除虚拟偶像之外的虚拟IP形象,很多有潜力的虚拟IP也开始纷纷布局直播带货,比如“我是不白吃”,“一禅小和尚”,“猪小屁”等等虚拟IP形象。

虚拟偶像 虚拟直播 初音未来

图片来源于抖音截图拼制

未来,随着 90 后、 00 后消费能力进一步提升,虚拟主播这个市场也会有更多虚拟IP形象加入进来,创新运营模式,与更多平台和品牌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但在虚拟主播这一市场受到越来越多平台和品牌青睐的同时,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技术问题亟待解决,感染力和实时互动能力有待加强,同时在优质内容的输出上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从长远来看,如果长期依靠虚拟主播自身所拥有的、有限的二次元圈层粉丝群体来完成消费的转化是不现实的。只有在技术成本、感染力和实时互动能力上向真人主播看齐,虚拟主播直播带货这一模式才能够持续下去,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虚拟偶像
46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