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文重启:大神回归下的网文江湖

2020-06-14 09:45吴怼怼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吴怼怼(ID:esnql520),作者:吴怼怼,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阅文大神的集体回归

阅文正在迎来一场大神回归潮。

6 月 11 日,阔别阅文两年多的网文作家徐公子胜治发布微博,宣布将正式回归,继续在起点中文网连载最新作品。

阅文集团 网文 网络小说

而就在几天前,另一位知名网络文学作家酒徒也在微博中表示,自己正在以新笔名「青州六从事」在起点中文网更新作品《盛唐日月》,截至目前,《盛唐日月》已连载 16 万字,获 6724 推荐票,位列新人榜首。

事实上,不仅仅是徐公子胜治和酒徒,已有两部影视化作品的网文作家沐轶,也重回阅文,在起点开了新坑。

近一个月以来,重整旗鼓后的阅文吸引了不少网文作者。个中缘由不难理解,作为网文市场的头部平台,阅文所展现出来的完整生态发展潜力,对作者们来说,意味着无限可能。

正如徐公子胜治在博文《文学网站与作者》中所分析的那样,「网文平台与作者,本来是、也应该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

在网文江湖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无论是对阅文,还是对作者们来说,能够携手共进才是更理想的情形,相比社交媒体上所揣度的「权力游戏」,在平台与作者间,显然是互相成就更为重要。

回到阅文的作家们自然也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

从另一方面来看,阅文在网文行业的影响力不止于表层的高粘性用户。更深层的意义还在于,经历过多年沉淀,阅文所建立起来的市场筛选机制,能够让更多腰部及以下作者通过作品实现通路上升。

据了解,只要是阅文的签约作者,无论是何种品类,新书阶段的作家推荐力度都是一致的,都需要在同期新书中站在同一起跑线展开竞争后再收集读者反馈,不会因为品类或者作家发展阶段的不同有偏差。

同时,编辑们还会对有独特亮点的作品再次推荐,不盲目追求热门题材,坚持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的统一,让每个品类都能找到读者,也让每个读者都能找到喜爱的作品和同好读者,这也让阅文各类型的作品都有了一个能够扎根的土壤,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好内容、好IP。酒徒能够以新马甲在起点中文网登上新人榜首,就是这套筛选机制优异性的证明。

不仅仅是徐公子胜治、酒徒、沐轶等在内的知名网文作家,最近一段时间,签约起点的腰部作者也很多。

这所反映出来的一个事实是,在网文江湖经历近一个月的舆论争议后,行业竞争陷入白热化。不仅仅是平台间的竞争加剧,作者们在喧嚣之后,也开始反思如何谋求更长远的发展。

要想长远发展下去,不仅要握紧手中底牌,还需要更全面地考量现实,以及调整出牌节奏,要确保自己打出去的每一张牌不是在做无用功。

网文江湖的破与立

其实相较于普通作者,大神级作者的回归更为慎重,更新日久,读者习惯已成,贸然挪动平台不仅对作品有影响,也会打乱作者本人的创作节奏。

徐公子胜治 2017 年「跳槽」离开起点中文网,辗转其他网文平台谋求新的发展与突破,但最终,依然选择重回起点开文。经历过其他平台后,在徐公子看来,「平台必须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市场筛选机制,它能够让优秀作品脱颖而出,真正优秀的作者通过这个机制筛选、发掘出来。」

「起点中文网算是放全城之地,业态最为丰富,风格范围也是最广。它已经建立出来了这一套市场机制标准。」

事实上,徐公子在官宣重回阅文之前,曾在微博发布万字长文。证券分析师出身的他,一向擅长从细节里窥见行业发展动向,在长文《文学网站与作者》中,他从网文产业的源头、历年来网文合约的变化及趋势,一路细数到盗版对当代网文产业的破坏。

最终,在看到阅文新管理层的动作后,离开阅文两年的徐公子,决定将自己构思一年多的新故事发布在起点中文网上。

坦白说,过去近一个多月的争议,无论是对阅文来说,还是对作家们来说,都值得展开更深刻的思考。从短期来看,这是一家网文公司的舆论风波,但从长远来看,事关网文行业此后的走向。一次突如其来的爆发,敲响了行业警钟,阅文也好,作者也好,都能因此而更谨慎地思考未来走向。

同时,随着网文市场的不断进化,流量进一步向优质内容集中是大趋势。

阅文新管理层上任后曾屡次强调「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内容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大家的。」

在内容行业,平台、作者、用户三方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成了命运共同体。比起作者与用户,平台显然肩负更多。作为头部平台,阅文需要在市场上树立标杆,为行业生态,为作者、用户,建立一个更良性的环境。

阅文依然是网文作者的最佳选择

为什么说阅文依然是网文作者的最佳选择?

先不谈当前的大神回归潮,仅从整个市场来看,阅文也依然是普通网文作者最便捷的上升通道。

阅文的平台价值在圈内毋庸置疑,无论是从内容端还是渠道端,亦或是其他内容表现形式上。阅文是多平台共同发展,在线阅读是基本面,围绕这个基本面,有一整套完善的体系。

网文作者在阅文,不仅可以实现作品的多渠道变现,最重要的是,阅文会为作品制定一系列运营方案。这套方案,涵盖最基础的编辑,到后续版权运营,甚至优秀的作品还会IP前置开发。这种模式在很大程度会为作者的作品保鲜。而且,在这种商业逻辑下,内容创作的价值更能凸显出来。

而对大神级作者来说,一个成熟的作品培养机制,以及更完善的资源管理模式,在很大程度上能推动作品往更国民级、现象级的层面发展。

就在徐公子胜治、酒徒、断刃天涯、雾外江山等知名网文作者重回阅文的消息官宣后,《鬼吹灯》系列小说作者天下霸唱的工作室微博@向上霸唱,也在微博转发了有关阅文的新闻,并在其中另附一行字:一切向好,期待合作。

阅文集团 网文 网络小说

随之,@阅文IP官方微博在该博文下评论到:未来可期~

这则互动被外界视为阅文与天下霸唱两方似有重归旧好之意。这并不令人意外,自阅文新管理层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后,诸多出走阅文多年的作者都宣布重回阅文。

这一方面是看到了阅文新管理层对此前种种遗留问题的重视,感受到阅文改革的诚意,另一方面,与阅文新任管理层在作品运营管理上所提出的细化方案不无相关。

在行业生态里,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是你强我弱、你进我退,而是共生共荣。

IP源头与网文行业的下一站

网文市场近十年来的发展,大众有目共睹,繁荣丛生的同时,也荆棘暗布。

比起当前的免费与付费之争,或是此前种种舆论风波,更有决定意义的显然在于生态体系的构建。 2017 年之前,网文行业的压力在于免费还是付费,亦或是平台间的流量争夺,但 2017 年之后,压力在于这个模式背后的泛娱乐版图,在于IP源头,在于整个衍生品产业链。

换句话说,往泛娱乐化模式发展是网络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势,IP化运营也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占据主流。但问题是,当前,我国正处于IP运营体系工业化的探索期,能为整个IP产业持续供能的企业并不多,作者们固然有作品影视化的梦,但现实却是证道之路险阻重重。

阅文作为行业龙头,在IP化运营方面的投入与产出已初见成效。

一方面,是阅文有丰富的IP资源,数据显示阅文旗下拥有 810 万作家, 1220 万部文学作品,包括自有平台的 1150 万部原创作品,是毋庸置疑的内容源头。

另一方面,阅文背靠腾讯互动娱乐平台,早在多年前便试水版权运营业务,从IP改编的动漫、影视剧到游戏等作品都有涉猎。且自 2018 年阅文提出IP全链服务以来,不仅是用户,整个行业都已经看到阅文在IP运作上的成绩,当其他公司仍在思考如何联动产业链时,阅文已然有了对内容IP进行深入挖掘和多角度开发的能力。

事实上,阅文所体现出来的IP价值正在逐步兑现,用户、作者乃至资本市场都深刻认识到IP变现对于整个网文市场的意义,因此,当下游产业瞬息万变,上游却还围绕着老一套规则打转时,矛盾也就诞生了。

这也是行业产生阵痛的病根,阅文之所以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正是因为它隐隐已经有了具备整合整条产业链的能力,达到了蝴蝶振翅便能改变整个内容生态的程度。

在IP化的大趋势下,平台的选择对作者来说影响深远,阅文身处金字塔顶端,能深入到后续IP开发的每一环,也就意味着要考虑更多,不仅仅是公司自身的发展,也包括整个网文行业下一站的建设。

作为IP源头,阅文任重而道远。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阅文集团
22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