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归阅文的作家们

2020-06-13 09:28数娱梦工厂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作者:李心语,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7k、阿里和网易文学转了 14 年后,酒徒终于决定回起点看看。

2003 年,他创作的第一部长篇《明》就发在起点中文网,成绩不错,当年的编辑是宝剑锋。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疫情带来的动荡让酒徒很多的合作都悬空了,剧本被无限期延后,但在漫长的休息时间里,他的写作欲望在翻涌,“我写了 20 年的书,我本身就是爱写东西的人,不写我难受,我得写点东西给自己。”

新书名为《盛唐日月》,讲述的是大学生张潜穿越到唐朝的故事,整体风格篇欢乐向。酒徒写了点存稿,觉得还可以,开始想往哪个网站投。“后来想了想,工作这么多年经过的所有网站里,阅文是人气最旺、读者最多的,当年合作的印象也不错,并且我也欣赏他们这次改革的勇气。”

于是,酒徒决定拿新书来试一试水,“看看到底怎么样。”

他偷偷摸摸在起点给自己注册了一个新的笔名,叫“青州六从事”,取自苏轼的诗中的一句“岂意青州六从事,化为乌有一先生。”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换笔名是很多资深作家在创作新题材、尝试新风格时,常拿来试水的方式,酒徒说:“当时换马甲还有一个考虑:老作者发新书万一扑了,也挺丢人的。”

然而,新书发出去的第一周就被人认了出来。

酒徒索性掀了自己的马甲,找了一些以前写书的朋友开始推荐作品。从 5 月 19 号上传到现在,连载了 15 万字,拿下了 5967 张推荐票,上了“新人榜”榜首。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酒徒不是近几年来回归阅文的唯一大神。

原起点白金作家断刃天涯(代表作:《特工之回到清朝》)、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作者何常在(代表作《浩荡》)、前大神作者雾外江山(代表作:《红顶位面商人》)、《驭兽斋》作者雨魔......都在短暂的出走之后,重新回到了阅文。

作为网文行业中无法绕开的一座高山,阅文拥有着网络行业最丰富的作家资源、最庞大的读者群体以及专业的编辑和运营团队,也是几乎所有作家想要“证道成神”的所在。

自 4 月 27 日,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兼任阅文集团CEO之后,网文行业的风波一浪高过一浪。

先是阅文即将全面“免费模式”的谣言激起作家群体的恐慌,再到多个版本的“霸王合同”开始在网络流传,矛头直指高层变动。传言愈演愈烈,尽管阅文几度辟谣称此份合同在去年 9 月已经开始启用,并表示新管理层愿意在 5 月进行调研,倾听作者对于行业发展和合约改进的意见,但恐慌情绪已经蔓延开。

5 月 6 日下午,阅文集团举行首场作家恳谈会,阅文集团新管理层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在现场表态,将在 1 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6 月 3 日,阅文推出新版本合同,根据不同授权分为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等三类四种,取消单一格式合同,并对此前充满争议的旧合同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十余项修改,强调保障作家多种权益和资源。

自此,尘埃落定。阅文新管理层以高效、担当、锐意变革的管理风格,给出了自己的诚意,而不少作家们也出面表明了自己对新管理层的认可,愿与平台共同发展的态度,诸如酒徒、徐公子胜治、沐轶等作家也在外多年之后,于近期重新回到了起点。

站在选择和风波路口的网文行业,选择了一条平台、读者和作者携手共进的道路。

为什么作家们又回到了起点?

徐公子胜治是在风波过后,决定回到阅文的。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在“合同风波中”,徐公子写了一篇万字长文《文学网站与作者》,细数了网络文学二十年来,作者合同是如何从最早的《电子版权销售分成协议》两张纸变成了如今的厚厚一份全版权代理/版权买断协议.

由作家们掀起的这场“合同风波”,不来自于某一次或者某几次的争执,而来自于一种常年积累的不满和不安——网络文学发展已经 20 年了,在外它面临着来自于娱乐市场中短视频、免费网络文学市场更激烈的竞争,在内平台作者竞争白热化,IP化的发展又刚刚起步,网络文学面临的压力从行业传导至了每一个体身上,直到一个火星将其引燃。

“从现在来看,网文行业的历史问题在我们这个时间点有了转向,原先有一些不公平、不合理的条款被删除了,也给了作者更多的选择权,这是个非常好的趋势。”在徐公子看,这个时间点就是作者开始注重并争取自己的权益,而平台也意识到这种业态趋势不能再这么发展下去,应该更尊重作者的权益,建立一个更良好的合作关系。

酒徒觉得这样的改革需要极大的勇气,“公道地说一句,在作者权益上,其实阅文做的还是比较好的一个。只是它比较大,所以大家都骂它。所有人都知道有问题,但你有没有勇气去改正它?我觉得如果我是公司老总的话,做这么大改革不容易。”

在合同风波中,阅文新管理层展示了自身的领导能力、魄力和态度,新出台的合同解决了过去行业中沉积的一部分问题。

“对作者来说,肯定是希望生产机制能够更健康,业态机制更健康。包括推广的机制,跟读者互动,通过不断的注入新内容,不断的吸引新人来创作,吸引新的读者来阅读,这种良性机制能够不断保持下去。”徐公子说。

而在他看来,阅文是行业内至今为止业态最成熟的。

阅文拥有一套成熟的培养、市场选择机制,同时它能够兼容各种风格,无论是大众的还是小众的,流量向的还是IP向的,“很多小的平台可能它题材风格会出现同质化的倾向,简单的重复化的倾向,而起点它总能出现各种新的创意,新的题材和新的思路。这也是在不断的培育这个市场,它的各种风格兼容并蓄,就是各种类型的我在这里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读者。”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这也正是起点庞大的用户基数和运营体系支撑起的市场,不断有新的作者、新题材经由这套筛选的系统走到大众面前,或是继续凝聚一小部分粘性极强的垂直观众,跟随着作者走下去。

“有比较庞大的付费读者基数的话,对新人作者才够友好。”徐公子说,“因为你刚来的时候可能手法还生涩一点,但是很会讲故事,在这种情况谁也不认识你,谁也不知道你,而且你的风格可能不适合大部分人,只适合一部分人,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支撑你的创作动力?只有愿意找书、买单的读者只有足够多,才能让一个新人作者有机会,也有时间成长起来。”

阅文和作家们的未来

“阅文集团的未来会向何方?”资本市场或许早已给出了答案。

自 4 月 27 日程武接棒阅文CEO以来,阅文集团股价已经累计上涨达50%。资本市场普遍视其为腾讯在IP运营上的整体内化,从网文源头到下游影视作品生产,再到游戏产业变现整体通路的一次完整打通。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IP开发,作为网络文学的下一个增长点,无论是阅文的作家们、管理层或是资本方面都对此寄予厚望。这或许也是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 程武来主管阅文的重要原因。

但酒徒认为,在网络文学的发展是需要从过去IP开发中汲取经验的。

“网络文学本身你作为源头产业,不应该去过分迎合下游,你不能把自己网络文学变成影视的附庸,也不能把它变成漫画和游戏的附庸,网络文学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你才能越来越健康。”

IP改编本身就是一个僧多粥少的局面,作为作者不能从写书开始,首先想的不是读者喜欢不喜欢,而是我这本书能不能改编成电影、改编成电视剧,“考虑这个问题,你肯定就会出问题。那么多编剧,考虑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摸透观众的口味是啥,你一个网络作家开始写书你就考虑我是不是改编,这不是扯吗?”

他同时也认为,过去IP开发项目的失败,也不能简单归结于网络文学作品的不行。“有时候限制网文改编的并不是网文作品本身的价值,而是编剧和开发团队的能力。

这也是在程武进入阅文后需要思考的问题——如何能够更好的调动资源,如何更好的协同不同部门的创作能力,真正实现全链路的打通。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而随着新管理层对网文行业沉疴进行改革,曾一度与阅文闹上法庭的天下霸唱,似也有意“重归旧好”。

6 月 12 日上午,《鬼吹灯》系列小说作者天下霸唱工作室微博@向上霸唱,转发阅文集团相关新闻,并发表八字感言:一切向好,期待合作。阅文IP官方微博也在该内容下点赞评论,称“未来可期”。

阅文 网络小说 网络文学

此前,天下霸唱与阅文集团曾因《鬼吹灯》引发版权纠纷。 2007 年,天下霸唱以 150 万版权买断费和40%影视改编收入分成将《鬼吹灯》作品版权授权给阅文。此后经过长期运营和出版、动画、影视等全链路开发,《鬼吹灯》成长为国内头部IP。后续霸唱曾因继续使用“鬼吹灯”商标并授权给其他平台拍网剧,被法院判为构成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而这条微博似乎昭示着双方共同携手开发IP的遐想。

由程武掌舵的阅文集团,在网文IP的全产业链运营中拥有极强的方向感与产业整合能力。而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作为网络文学IP化尝试中最具代表性与知名度的作品之一,如何“在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中获得进一步的增值与提升,或许正成为霸唱与阅文“握手言和”的焦点。

徐公子胜治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对阅文的新团队十分有信心。在他看来,背靠腾讯的阅文是为数不多有实力,有条件去促进民族文化产业、娱乐工业发展的头部企业:“腾讯具备全产业链这个条件,我们希望这次阅文的改革能够更好的加速这一过程。”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阅文
110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