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阅文新合同破顽疾,网文行业如何走入下半程

2020-06-05 13:39锌刻度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黎文婕,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一切都已摆在桌面:取消统一格式合同,推出“单本可选新合同”;明确作品是否加入免费模式由作者确认;明确无论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作家都拥有IP改编版权收益……

6 月 3 日,阅文集团官宣新合同,引起广泛关注。整体来说,这被视为一份足够尊重与有诚意的合同。

从难解的盗版沉疴,到文娱新门类的不断诞生,再到IP改编的热潮袭来,很少有行业像网络文学这样,面临如此繁多而复杂的变量。

过去一个月,以程武为首的阅文新任管理层,不得不直面一个现实: 政策变迁和市场变化,无一不暗示着,网络文学已经走到了新旧模式更迭、不破不立的阶段。

现在,站在“新文创”大门前,阅文能否利用新合同的变化,将网文行业推至更波澜壮阔的变革拐点?

阅文 网文 阅文合同 著作权

打破 20 年行业常规

网络文学发展 20 年,这是首次更改了一些延用十几年的条款。总体来看,促成了一个对网文作者和网文企业双方而言,都比较理想的结果。

“阅文诚意已现,争议较大的条款已删改……在阅文写文已八载,写作平台发展越好,作者才能更好。”新合同发布当日,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阅文作者“起点灭凤”在微博上如此评论。

的确,新合同足以展示阅文的诚意。针对作家广泛关心的著作权、免费/付费模式等问题,新合同进行了明确:作品是否加入免费模式由作者确认;强调著作人身权属作者,明确平台与作家属合作关系,并提供多种福利权益。

其中,阅文推出的单本可选新合同,成为一种打破 20 年常规的新思路,让作家有更多选择权,也让平台与作家的权责更对等。

阅文 网文 阅文合同 著作权

起点灭凤的微博

一名网文作者告诉锌刻度,著作人身权等条款的明确,曾是大部分作者的核心诉求,而新合同还提供了一定的自主选择权,“更明确地保障了作家权益,升级了合作体系,让作家能够更安心地创作。”

网文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在微博表示,如今新合同的改变让他相信,“未来的新人会有更广阔的天地”。网文作者“高楼大厦”则注意到,关于版权,新合同给了大家更多选择,作者可以自主决定授权期限长短,相关收益也会做匹配。

鉴于阅文有 800 多万名网文创作者,难以人皆满意,但新合同背后,阅文新任管理层团队的努力还是有目共睹—— 5 月 6 日起,他们通过恳谈会等多种方式针对旧合同问题展开全面调研,并在一个月内发布新合同。

“我们收到了数千条高质量的反馈,这是新合同的民意基础。”阅文新任CEO程武表示,“但这只是我们工作的起点,阅文后续还将通过打击盗版等一系列组合拳去除产业沉疴,与广泛作家和读者共建一个良性生态。”

“行业经过多年发展,到了自我梳理的阶段。” 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也公开点明这份合同背后的深意, 此次合同内容的改变,归根结底还是阅文运营思路的蝶变,将直接促进整个网络文学生态的良性升级。

可以看出,这是试图构建起创作者、读者以及平台方之间的一条有效沟通渠道,破解由来已久的市场痼疾。

从这个角度理解,新合同更大的影响,或许是在业界起到的示范效应。有观察人士猜测,其他网络文学网站或许很快也会跟进,调整合同游戏规则,明确法律版权关系。

如此,才能使网文企业和网文作家共同组成的网络文学生产环节,运行得更加协调有力。

中国版“漫威”,离不开中国“迪斯尼”

眼下,这份新合同只是新任管理层交出的第一份答卷。他们肩负的更重要的责任,是带领阅文再次冲“新文创”高点,推动整个行业探索更波澜壮阔的世界。

早在几年前,阅文就渴望打造“中国版漫威”。但众所周知,漫威的成功,除了对内容的深入探索外,还重在背靠迪士尼这棵大树,形成了一套成功的文创生态。

毕竟,在IP变现的过程中,IP资源只能起到先导作用,衍生产品想成功,还要依赖后期制作、运营等诸多环节。

2011 年,在了解了美国的“漫威模式”和日本的“制作委员会模式”之后,程武发现,“我们没办法像漫威那样花七八十年的时间走一遍人家的历程,来孵化出一个庞大的新宇宙”,更合适的做法,也许是“从中国国情出发”,找到一条自己的路。

眼下,基于腾讯的多领域协同共生,成为阅文的“迪士尼”,则可能让 “中国漫威”得以崛起。

作为国内最早提出IP重要性的互联网企业,腾讯早已基于过去数年在各个垂直领域的坚实积累,形成了完整的文创产业链闭环,初步构建起了一个以IP为核心,涵盖动漫、影视、游戏等多个内容实体业务,开放协同、共融共生的新文创内容新生态。

此外,与漫威崛起时代不同,新技术、数字经济等正成为新商业模式的关键。在今年两会计划提交的建议中,马化腾连续第四年围绕“数字经济”建言献策,他表示,我国数字经济正在迈向一个以“新基建”为战略基石、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产业互联网为高级阶段的新时代。其中,持续推进开源协同创新生态,是建言重点。

网文行业也在5G、新基建概念盛行的当下,到了变革的关键时刻。阅文等网文平台如何利用数字经济技术,建立完整的机制,备受关注。

另一边,当腾讯的协同生态链加上阅文这一环,则拥有了国内最大的优质内容池。

相关数据显示,如今包含起点在内的阅文集团已拥有810 万名创作者,1220 万部作品储备,触达数亿用户。《庆余年》、《全职高手》这些爆款均改编自阅文集团旗下的网络小说。

显然,拥有众多高品质内容的阅文,也将是腾讯生态版图中一块不可或缺的拼图。

所以,当腾讯成为阅文的“迪士尼”,二者将协同构建起更为完善的IP商业模式。网络文学则能成为IP源头,借由动漫、影视和游戏等横向产业,得以实现更大更多裂变的可能。

一个更为庞大、完整、高度协作的新文创生态体系,才于焉成形。

网文之后,是新文创

打开新文创大门,让阅文与腾讯生态更好协同的钥匙,其实仍是IP。

2018 年,在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程武首次提出“新文创”概念时,就强调:通过更广泛的主体连接,推动文化价值和产业价值相互赋能,从而实现更高效的数字文化生产与IP构建。

这仿若“中国版迪士尼”的雏形概念。但一如漫威离不开迪士尼,迪士尼也与漫威唇齿相依。

“当被问到漫威能否与皮克斯媲美的时候,我回答说虽然我不确定,但漫威的确拥有优秀的人才和丰富的内容,如果能拥有这些IP,我们就能与所有其他竞争者真正拉开距离。” 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在回忆收购漫威时,也曾坦言,迪士尼的奥秘正是无穷无尽的IP。

阅文也藏着无数潜力巨大的IP。

2019 年冬季,《庆余年》的成功,成为“中国版迪士尼与漫威”的一份成功合作样本:从 2007 年猫腻在起点中文网开始连载,《庆余年》这个IP等待十年后,在腾讯“新文创”战略的整体推动下等来了官宣,风云诡谲的庆国传奇也终于被搬上荧幕,最终掀起收视狂潮。

但进行电视剧影视改编仅是第一步,游戏开发紧随其后,各种文创产品、线下活动也随之开展,这才实现了文学、动漫、影视、游戏、社交、流媒体等跨业态的内容有机互动。

与此同时,IP通过影视化成功出圈,再度掀起读者的热情,并推动原著在完结十余年后重登阅文平台畅销榜榜首。

这验证了IP衍生作品反哺网络文学本身的良性循环——从上游IP版权方到中游影视游漫制作方,及下游宣发衍生方,新文创的概念之下,生态闭环的每个环节都能实现价值最大化和多元化。

此后,新文创实践的纬度与深度不断延伸,商业与文化的良性互动,为整个文化产业带来更具业务价值的思考。

越来越多的案例正在证明,在腾讯的协同生态下,阅文IP富矿将被彻底激活,而伴随新合同的发布,动漫、影视、游戏改编的效益也将进一步反哺IP,将更多“《庆余年》们”推向市场。

眼下,历史的车轮仍在持续滚动,文创业将进入更为精彩的下半程。想要尝到更大的蛋糕,势必需要忍耐变革的阵痛,不断适应市场的风云变幻。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阅文
110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