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处理特朗普的帖子,扎克伯格是自大还是坚持原则?

2020-06-05 09:18凤凰网科技

编者注: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社交媒体的争端可谓愈演愈烈。特朗普美化暴力的推文和帖子都遭到各种批判,而且被推特强制隐藏。然而作为美国社交媒体巨头的Facebook却选择对其不处理,这也把扎克伯克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马克·扎克伯格选择对特朗普美化暴力的帖子不做处理,这一决定不仅让Facebook内部波涛汹涌,也把他自己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那么扎克伯格为什么这么做,他真正关心的是什么?

作为一个参加过同性恋游行,一个主张增加美国移民并聘请了一位知名的民主党和女权主义者担任副手的人,怎么会和唐纳德·特朗普坐下来一起吃饭呢?

扎克伯格选择对特朗普美化暴力的帖子不处理,遭内部员工质疑。

当超过1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当四分之一的美国人陷入贫困危机,当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在大大小小的城市和城镇街道上面对警察的暴力执法时, 在这一全球和国家危机爆发的时刻,为什么扎克伯格还能和特朗普在电话上愉快的聊天?

支持独裁主义

扎克伯格建立了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三大平台,为全球数十亿人提供文化和知识体验。和其他亿万富翁一样,无论是资金、权利还是其影响力,扎克伯格都有能力阻止此类恶意行为。然而扎克伯格却选择了相反的做法。他选择支持特朗普和其他独裁主义者,无视了他们对世界造成的伤害。

扎克伯格在2016年就知道特朗普是个种族主义者,而且也知道特朗普曾吹嘘自己性侵过女性。然而,扎克伯格仍然允许Facebook的员工帮助特朗普,使其更有效地借助Facebook来赢得总统大选。

扎克伯格:总统宣扬武力正常

一个看起来如此见多识广的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公司支持独裁主义者的行为?为什么他会让独裁者利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来恐吓批评者、记者和学者?

在过去的两周里,这些问题变得更加激烈。由于扎克伯格决定不处理特朗普“呼吁国家暴力打压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执法抗议者”的帖子,Facebook的员工第一次公开表达了愤怒和失望。推特对特朗普的此类推文采取了隐藏等处理,但扎克伯格却宣称,他认为这些帖子不同于那些威胁暴力的帖子,因为它们是“国家力量”的正常使用。

在周二泄露的员工视频会议录音中,扎克伯格向愤怒的Facebook员工辩解了自己的决定。扎克伯格在谈及特朗普那篇“抢劫开始,射击就开始”的帖子时称:“我们做过研究,而且我读过所有内容并与不同的人沟通之后,才做出这一决定的。”

周一,一些民权领袖与扎克伯格进行了交谈,最后却带着失望和震惊离开。他们已经确信扎克伯格并不理解或者说拒绝理解选民信仰和种族主义等基本问题。

为未来发展普利?

当美国面临内战以来最大的动荡时,扎克伯格选择迎合白宫的独裁主义者。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似乎与金钱没有太大的关系,无论如何,扎克伯格都会继续赚钱。扎克伯格和Facebook已经深深的嵌入到全球经济和权力结构中,因为他不需要特朗普帮他。

短期内特朗普没有直接或立即的权力来监管Facebook或限制其行为。也许扎克伯格是在做防备,如果特朗普和共和党在11月的大选中获胜,他们会对他更宽容。此外,扎克伯格已经获得了一些有权势民主党人的支持,因此他未来不会面临太大的困境。

理想主义者还是认知失调?

扎克伯格相信什么、想要什么的问题多年来一直困扰着那些撰写Facebook相关文章的作者。

扎克伯格或许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天真地相信人类联系、沟通和社交媒体带来的正能量。扎克伯格从未走出过预备学校、哈佛、硅谷和达沃斯的泡沫,因此他对人类的各种残酷行为一无所知。由于缺乏经验,扎克伯格并没有被事实、历史或复杂的事情困扰。多年来,有钱的白人向他砸钱,称他为天才,扎克伯格或许只是被有钱的白人迷住了。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扎克伯格将Facebook日常和商业运营的控制权交给了首席运营官谢莉尔·桑德伯格,但扎克伯格仍然将自己的价值观融入了公司。不过,他做得并不完美。尽管他声称支持言论自由,但众所周知的是,Facebook非常热情地履行着世界各地独裁政府的愿望。

当Facebook被缅甸的种族灭绝势力、斯里兰卡的宗教恐怖分子以及世界各地的疫苗反对者利用的时候,扎克伯格或许正面临着认知失调的问题。而且,除了对人类沟通的理想化之外,扎克伯格似乎更喜欢权力,而不是金钱或在这个世界上做好事的潜力。

扎克伯格一直都相信Facebook的积极力量。他认为Facebook可以很好地为人们服务,它确实做到了。但它也能被滥用并给人们带来巨大的伤害、痛苦甚至死亡的事实,似乎并没有得到考虑。

游戏人生的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曾经在员工会议上表示,一切都是游戏,游戏是可以赢的,而且他必须赢。即使在这个过程中会造成无数伤亡,他的游戏计划仍然会为大多数人提供最大的好处。

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你可能会看到扎克伯格和特朗普是如何相处的。特朗普也把生活视作一系列他必须要赢的竞争,即使必须作弊也在所不惜。即使遭遇失败,特朗普也要让自己相信他赢了,还要让自己相信他控制了对手。

当然,特朗普和扎克伯格的不同之处要多于相似之处。事实上,扎克伯格赢了他玩的大部分“游戏”。他拥有足够的智慧、勇气以及成功,他一年赚的钱比特朗普整个人生的损失还要多。扎克伯格是一个主宰者和理想主义者。当涉及自己和其他人应该如何生活时,他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和声名狼藉的建筑师菲利普·约翰逊一样,扎克伯格也是一名社会工程师。他知道什么对我们最好。他相信Facebook是最好的,而且对我们也是最好的。他相信,从长远来看,Facebook的统治将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从而让他获得救赎。

我们或许只能选择屈服,让一切顺其自然。扎克伯格可以像特朗普一样款待地方官员,因为扎克伯格就像“帝王”。我们推翻这位“帝王”的唯一希望就是他的“军队”可能会造反,拒绝执行他的命令。这或许已经开始发生了,但也可能已经太迟了。(作者/刚)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扎克伯格
4164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