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知乎追小说

2020-05-12 08:30娱乐硬糖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顾韩,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年,注定要成为网络文学的变革之年。

免费阅读积累的变量,碎片娱乐带来的冲击,IP市场的过热降温,疫情带来的重大利好。好的、坏的、诱人的、焦虑的,都在为这个已经二十岁,在写作长河里不过一瞬、在互联网娱乐里却异常高龄的行业,凝聚着奔涌向前的力量。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突发事件更令人猝不及防。其中有极偶然的“黑天鹅”,也有不过早晚的必然冲突。二月,海外同人创作社区AO3 暂别中国用户,连带国内同人创作社区Lofter亦有余震;四月,国内网文巨头阅文集团高层变动,随即阅文新合同事件持续发酵。网文创作者,正面临创作方式、传播方式的调整,以及利益分配的重新谈判。

网络文学走过近二十年,行业已经进入规模化、集团化运营阶段。在传统的文学网站主导的分发模式之外,网文还有其他可能吗?

免费与付费之争的背后

是阅读的自救

阅文事件之所以引发整个网文行业震荡,乃至全网关注。令创作者和读者都担心的核心问题,在于作为网文付费模式开创者的阅文,可能随着集团换帅向流量模式“屈服”,转向免费模式。尽管阅文对这一点已反复澄清,仍难令人完全放下疑虑。

毕竟,版权还只是作者群体的利益问题。可免费生态中的主流内容是什么样,大家都心里有数,相信大多数读者都不愿意看到那一天的到来。

然而,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象是,以 2018 年下半年米读诞生为节点,免费模式开始强烈冲击在线阅读市场。如今国内已经出现了米读、番茄小说、得间小说、飞读和七猫等十余款免费阅读平台,格局初步形成。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付费阅读最先受到冲击。根据阅文集团 2019 年财报显示,平均付费用户相较于 2018 年的 1080 万,同比下滑9.3%至 980 万。网络文学市场的新增用户大多数流向了免费阅读。

当然,免费模式带来的网文内耗仅是用户流失的原因之一。网络文学作为最早起跑的网生内容,近些年已经出现了后劲不足的情况。除了作品质量、读者素质随时代发展而出现波动,技术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回想一下,2G、3G时代,图片传输都难,阅读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消遣形式。然而,4G是视频的时代。传统长视频网站在PC端之外拥有了移动端新阵地,彻底被激活。

再后来,直播与短视频成为风口。抖音快手出现,改写大众的娱乐消费习惯。在毫不费力又容易沉迷的短视频面前,即便长视频都焦头烂额,更何况需要专注力的阅读。

所有以阅读服务为主的行业与平台都在琢磨自救。主打付费的网文想通过免费模式争取下沉市场,与此同时,覆盖更广泛人群,也有利于提升网文IP孵化效率。而原本免费的微博长文章、微信公众号乃至知乎都开始做付费,想基于已有的庞大用户群体挖掘更多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我们熟悉的内容平台、网络社区势必会发生变化。怎么说呢,折腾有可能加速王朝倾颓,也有可能找到新的增长点、逆风翻盘,不折腾是真的坐以待毙。

这不是一个是与否的问题,而是一个如何做的问题。

在知乎,分享创作

事实上,除了专业的文学网站,网络社区也很有成为创作平台、孕育作者与IP的资质。

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孔二狗的《黑道风云二十年》、雷米的《心理罪》乃至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最早都出自天涯论坛。但由于时代问题和社区本身的战略迟滞,天涯没能吃到红利,也没能留住作者。站在IP时代回头望去,真真令人唏嘘。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论坛时代已经远去,老网民们偶尔还是会怀念天涯的优质内容和各路牛人。与其说是怀念天涯,不如说是怀念十年前以天涯为代表的、高浓度的创作与阅读氛围。那么,十年后的今天,这种感受还有另外的栖息之地吗?

其实,可能已经有了。看看现在的知乎吧,它和你我记忆中已经不大一样。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知乎于 2011 年上线,定位为用户之间分享知识、经验、见解的问答社区。在互联网上垃圾信息越来越多的时候,这样一个主打专业与权威性的平台很快就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做一个小众的、专业的、高端的论坛,似乎是当时人们对知乎的全部理解和寄望。但知乎没有止步于此。 2013 年,知乎开放注册,一年间,用户量从 40 万升至 400 万。最新的数据则是 2019 年 1 月,知乎用户规模已超过2. 2 亿。

扩张的过程也是破圈的过程,知乎的内容变得越来越多元化。答疑解惑类问题,拼的是专业和干货;“如何评价XXX”,拼的是眼界和文风;而另外一些问题,拼的则是经历和脑洞。

比如“你听说过哪些骇人听闻的真实事件”这个问题。 2017 年 10 月发起,至今已经有 5966 条回答,最高赞答案拥有13. 5 万赞同,超过 1 万条评论。答案中既有专业人士科普中外奇案,又有匿名用户分享本地秘闻,包罗万象,精彩程度满分。

又如“医生遇到过哪些‘这居然都能死’的病人”。与报道或者病例不同,这些故事大多是有“温度”的,带着讲述者个人的感受和思考,以及他们作为医护人员对大众的科普和劝诫。硬糖君抱着猎奇心态点进去,刷到最后竟生出了几分人生无常的怅然。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还有一种脑洞类提问,像《哈利波特》话题下画风清奇的热门讨论,“如果莉莉嫁给了斯内普”、“如果哈利是女孩”、“如果霍格沃茨的校长是郭德纲”。还有解构网络小说系列,“当霸道总裁文里出现祖安女主”、“穿越成XX文的女配怎么办”。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类提问甚至激发了不少作者的灵感,并逐步衍生出一些饱满的内容作品。

2019 年大火的网剧《长安十二时辰》里,张小敬在长安飞檐走壁,还遇到了戴兜帽、使短刀的杀手,《刺客信条》既视感非常强。殊不知小说的灵感来源正是知乎问题“如果你来给《刺客信条》写剧情,你会把背景设定在哪里”,马亲王的回答至今在都下面挂着。

还有B站影视剪辑区已经出了几十个版本的《宫墙柳》,原作是知乎问题“为什么后宫中嫔妃们一定要争宠”的高赞答案。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宫墙柳》与同问题下的《行止晚》、“如果穿越成为虐文的女配该怎么办”下的《洗铅华》,并称“知乎三绝”。这也让不少人猛然醒过味来——原来在知乎也可以写文?

作者们可以信任知乎吗?

不止能写,写了有人看,还能卖。

有消息称,《宫墙柳》的影视版权已售出,这或许标志着知乎的故事类内容与IP孵化机制开始走向成熟。

然而,这个时代,光有创作氛围是不够的。北京大学研究员黄斌认为,网络文学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和商业关系紧密,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数字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管网文的变革未来驶向何方,平台和创作者的关系都是所有问题的根本。

生产关系和生产力,初中政治咱都学过。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想保持平台乃至整个生态的“源头活水”不断流,得让创作者赚到钱。还要让新人有动力加入创作行列,不被拦截在外。

知乎总体来说比较民主,人人可提问,人人可作答,不限形式、不限长短,无数浏览者用“赞同”推高优质答案。所以,即便知乎引进PGC(如机构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UGC依然相当活跃。

其次是变现。知乎早在 2016 年就开始做付费咨询。 2019 年,知乎整合平台上的内容与服务,推出“盐选会员”。截至今年二月底,知乎付费用户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4 倍。用户创作的内容也有可能通过“盐选专栏”等产品形式进入收费体系中,获得分成。

其中自然也包括小说。在知乎推出的盐选专栏《宫墙之内: 8 个虐恋情深的后宫言情故事》中,收录了《玉树后庭花》、《长夜无宁》、《吾皇》、《宝娘》等众多站内原生小说作品,其中《玉树后庭花》于 2020 年 3 月上线,一个多月共计获得近 10 万元收入。    

上文提到的《洗铅华》, 2020 年 4 月整合进盐选专栏,四月份共获得近 40 万元收入。作者“七月荔”之前在起点和晋江都有连载。与知乎建立合作后,重点在知乎连载和互动。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作者在知乎的收入来源还不止于此。知乎同时也在推动作品接下来的IP运营,不少优质小说已经进入纸质出版和影视开发阶段。对于作者来说,这意味着新的收益红利和想象空间。

以亲历故事为题材的创作,也是知乎用户喜闻乐见的内容。 2019 年 11 月,知乎推出“亲历故事”大赛,进一步鼓励此类内容的产出和消费。

大赛评委包括贾平凹、李敬泽、陈晓楠、叶伟民、梁边妖等作家、编剧、新闻出版界人士及知乎用户代表。最终, 15 名获奖者共同分享了 50 万元奖金。一等奖作品的副标题叫《逃离自由》,主人公是作者在美国留学时的学弟(是不是特别有知乎内味儿)。

知乎 小说 网络文学

此外,知乎还与大赛中涌现出的近百篇作品、近 60 位创作者完成了签约,以此为契机开辟IP运营业务。例如,网友北邙以狱警视角讲述的逃犯故事获得大赛二等奖之后,知乎趁势为其打造了盐选专栏《狱警往事:犯罪背后的人性深渊》。另一方面,知乎也开始代理作者的经纪业务,为作者的个人形象包装、版权延展和商业活动等提供全方位服务。

总而言之,方方面面都显示,今年的知乎在分网文蛋糕、吃IP红利这件事上是认真的。

你还别说,影视圈奇幻大IP的风潮已过,小而美以及现实主义、真人真事IP越来越受捧,知乎这一手,来得可能正是时候。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知乎
1087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