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硅谷凯尔特创投:疫情中北美线上业务的现状与投资逻辑

2020-05-06 14:44用户投稿

美国确诊数已经飙升至 100 万,整个美国笼罩在疫情的阴霾下。

在全球外贸萎缩,北美多地封锁,消费需求骤减的情况下,作为少数的几个未受疫情影响的行业,生鲜、外卖、在线医疗等领域在北美的逆势高速发展颇受关注。

疫情以来这段时间,美国硅谷知名投资人陈洁所投的大多数企业反而不断增长。

自 2017 年以来,陈洁活跃在中美加三地,担任老牌风投凯尔特亚洲基金CHVP Asia管理合伙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并在消费、医疗健康等领域投资了数十个项目,是北美最活跃的华人投资者之一。

在其投资生涯中,陈洁曾投资过多家O2O消费、医疗领域的优质公司,比如饭团外卖、生鲜平台GrubMarket、在线支付平台IOT Pay、AI医疗公司Circadia等等。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是无法预料到黑天鹅事件,但是陈洁所投资项目的逆势增长并非偶然。这表明,各行各业的数字化与线上化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线上线下协同得更好的企业,天然地具有更高的抗风险性。

在新冠肺炎这只“黑天鹅”之下,陈洁过去对于北美线上业务的投资逻辑得以验证。

搭建消费类投资的生态系统

在这场疫情之中,外卖、生鲜、线上支付以及线上医疗等领域是少数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获得了高速增长的行业。在陈洁投资过的企业中,有不少项目来自上述领域。

这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华裔 90 后投资人的投资方式比较特别,在他看来,一个优秀的投资人不仅要能投出好项目,更要让这些被投项目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相互协同产生更大的效益。

在这场疫情之中,陈洁所投资的外卖、生鲜、线上支付公司、等位订餐公司就展现出了强大的协同效应,抓住了疫情为线上消费领域带来的黄金机遇,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外卖领域,陈洁早在 2018 年底就通过CentreGold Capital领投了北美外卖平台“饭团外卖”。自今年 3 月底北美各地陆续下达就地避难(shelter in place)命令,限制居民不必要的外出行动以来,各地餐厅都停止了堂食,只允许送外卖。这让人们将原本外出就餐的需求,极大地转移到了外卖上,短短数周之内,饭团APP线上外卖订单几乎增长了数倍。

硅谷凯尔特创投

图:饭团外卖还为每一位消费者赠送口罩

陈洁表示,疫情中很多传统餐馆的线上化开始加速,饭团APP的商家覆盖面显著提升,比如饭团外卖在疫情中与海底捞独家签约,负责其加拿大的外卖业务。这背后不仅是疫情倒逼餐馆进行线上化转型并发展外卖业务,也有陈洁所投资的另一家在线支付公司IOTPay的助攻。

硅谷凯尔特创投

饭团外卖

美国许多餐馆仍采取传统的刷卡方式甚至是现金支付(cash only),这也让其线上化进程遇到困难。而IOTPay解决了商家在线支付的问题,可以把商家的手机直接变成POS机,无需任何额外的硬件,就可以支持银行卡、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等支付方式。

更重要的是,在陈洁看来,疫情培养了用户的消费习惯,而这种消费习惯的养成是不可逆的。过去尤其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人并不愿意尝试外卖,对于平台来说,获客成本很高,很难渗透。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人使用后发现“真香”,这种趋势会推进社会整体数字化进程。

在生鲜配送方面, 2019 年 1 月陈洁领投了北美生鲜电商平台GrubMarket。据透露,在就地避难后的短短一周内,GrubMarket的订单暴增 5 倍。

陈洁表示,美国的生鲜业务相对来说可以盈利,原因就在于美国生鲜的客单价高。美国人家中往往有很大的冰箱,因此习惯于一次性采购大量食物囤着,美国生鲜的客单价高达 80 余美金,差不多是中国的四五倍。但从中美两地的食品物价来说,美国食品的价格相比中国并没有贵多少。

生鲜业务在疫情中遇到的主要挑战在于配送。在纽约等大城市,用户在下单后往往需要排队一周才能收到货品。陈洁解释说,目前美国的生鲜及外卖主要有两种配送方式,分别是跑腿模式及自建仓模式,但是在流量暴增的情况下,两种模式都有自己的问题。对于像Instacart这样的跑腿模式来说,跑腿员漏单的情况非常常见,并且配送成本也非常高。而GrubMarket采用的是自建仓模式,可以解决货源及漏单的问题,但自建的配送团队很难在短时间内满足激增的需求。

此外,陈洁还投资了北美版的“美味不用等”——Snappy,主要提供针对餐馆客户的SaaS服务,将等位、预订、配送、自提等服务模块化。疫情原本也为Snappy带来了负面影响,但由于“生态圈”的存在,这些生态系统内的企业可以相互串联,相互导流。许多餐馆在线上化的同时,也通过Snappy、IOTPay等公司增加了自提、等位、预约、支付、配送等功能。

据了解,目前陈洁所投资的多家消费类企业,如IOTPay、饭团、Snappy、GrubMarket等公司,已经形成了比较强的战略合作。

化危为机的“中央厨房”

当然,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如生鲜、外卖等行业那样“幸运”。这次疫情的波及面很广,尤其是对于高度依赖服务业的美国来说,已经实实在在地冲击到了实体经济,大部分行业或多或少都正经历着订单、销量下滑的现实。

但在陈洁看来,好的团队与项目,即便是遇到了疫情这样“百年难遇”的威胁,也能及时调转龙头,快速应对。寻找这样给力的运营团队也是投资人需要考察的方面之一。北美中央厨房及外送平台的盐语(Saltalk)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盐语(Saltalk)起源于旧金山湾区,是陈洁于 2019 年底投资的项目。盐语的主要产品是亚洲菜的半成品,比如中国人爱吃的糖醋排骨、夫妻肺片、白斩鸡、南瓜扣肉、话梅肘子等菜肴,还有甜品、奶茶等美食,都可以它的平台上买到。盐语会将菜与汤汁分开打包,并通过自己的配送系统送达,消费者在家中只需要将食物简单地热一下,浇上汤汁就可以享用。

硅谷凯尔特创投

图:盐语(Saltalk)的产品

一开始疫情对于盐语的发展是不利的,因为过去盐语的客户以B端为主,包括湾区各大公司的团餐、学校食堂、餐馆等等。随着疫情的爆发,大量科技公司在家办公,同时餐馆也停止了堂食,导致2B业务的下滑。

但是盐语很快调整策略,将目标客户改为C端的普通消费者。转型过程中也经历了一番波折,过去以B端为主,是给一家公司送 300 份饭,而现在变成了将 300 份饭送到不同的地方,这使得初期盐语自身的配送团队很难适应暴增的C端订单需求。

盐语运营团队快速摸索出了一种新的配送模式,即由配送员将同一片区的订单统一送到指定的取货点,由大家自取,这极大地提高了效率,降低了配送的时间成本。陈洁表示,半成品并不像外卖那样对于配送时间有那么高的要求,现在很多人宅在家里比较闲,完全可以自取。如今,盐语的2C业务不仅弥补了2B业务的下滑,甚至目前2C业务的规模还实现了反超。

陈洁在谈及盐语的投资逻辑时提到,盐语C端业务的商业模式是成立的,半成品的价格相对成品来说很有优势,对消费者有吸引力;但半成品同时也能做到比较高的客单价,因为用户往往一次性订购好几天的量,高客单价保证了一定的盈利空间。此外,据陈洁透露,盐语所用到的食材的供货方也是GrubMarket,与其投资生态系统上的企业相辅相成。

在线医疗需求井喷

除了O2O线上消费业务在北美“多点开花”,来势凶猛的疫情也促使在线医疗需求的井喷。与中国类似,美国在线医疗APP的活跃度在疫情期间也得以飙升,疫情帮助在线医疗行业完成了很好的一次用户培育,触达了许多之前从未接触过它的人。

在陈洁的投资版图中,在线医疗也是他长期看好并非常重视的一大领域。并且,在陈洁看来,一个好的在线医疗项目,需要在长期商业逻辑和用户使用习惯上是站得住脚的,而并非仅仅在疫情的特殊时期“昙花一现”。

比如,陈洁所投资的精神科在线诊断平台Cerebral在疫情期间用户量直线上升。Cerebral可以为患者在线诊断并进行网络开药,让人们不用去医院看病、取药,降低人们暴露于病毒中的风险。而且,相比其他线下诊断与治疗不可替代的疾病,精神类疾病的在线诊疗在用户养成习惯后,更能够留住用户,让这个模式长久地跑下去。

另一些AI在线医疗公司则直接地为疫情本身的防控创造了价值,比如陈洁曾经投资的Circadia医疗。过去,Circadia医疗的主要产品可以针对失眠症患者进行睡眠监测,在睡梦中监测患者呼吸、心率,以便在患者的身体出现状况时及时介入,在线对接医生进行诊断与治疗,从而为患者及保险公司省下大笔的医疗费用。

疫情当前,除了减少患者就诊的次数,Circadia的技术还被应用到抗疫的一线,在急诊室及医院中,用于监测新冠肺炎患者的呼吸、心跳等身体状况。

据介绍,Circadia于近期推出了非接触式呼吸监测系统(C100),可以通过算法对患者肺功能的潜在恶化进行警报,从而减少处于抗疫最前线的医护人员对COVID- 19 病毒的暴露风险。据悉,Circadia已交付了 2000 台设备,并承诺将其生产能力提高两倍。目前,Circadia已经收到了多家医院的订单,并开始与洛杉矶的一家大型医院部署该呼吸监测设备。

硅谷凯尔特创投

图:Circadia官网产品图

回归商业本质

“疫情并没有改变我的投资逻辑,我的投资逻辑是,回归商业本质。”陈洁说道。

新冠疫情将世界经济的前景笼罩在黯淡的阴影之下,但是陈洁所投资的公司,在疫情的锤炼中,不仅没有节节败退,反而越挫越勇,甚至不少项目的用户量与订单量都在疫情中实现了爆发性的增长。

这一方面与陈洁所选择的赛道有关。在过去的几年中,陈洁主要关注的是北美市场线下机会与互联网的结合(Online To Offline)领域的机会。O2O对于创投界来说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对于北美市场来说,孕育着无数的机会的同时,也考验这投资人的眼光与判断力。

对陈洁来说,投资始终围绕的主题是“能给人带来生活方便,能让人足不出户解决问题,减轻社会负担的东西”。从这次疫情中陈洁所投资的企业所展现出的生命力与灵活性来看,疫情恰恰如同一个窗口,显示了O2O消费、在线医疗等赛道是极有价值、极具潜力的赛道,代表着未来的方向。

另一方面,陈洁在作出投资决策时,非常注重公司的财务状况。陈洁表示,所谓“回归商业本质”的投资逻辑,就是在投资中,回避所有“讲故事”的公司,寻找“可以看得见的利润,算得过来的账”,选择商业模型良好、现金流健康的公司。

在陈洁的投资生涯中,遇见过无数带着PPT与所谓“好的idea”侃侃而谈的创业者,在硅谷,靠一个故事估值几千万美金的公司不胜枚举。但陈洁不会投资这样的公司。在陈洁所投过的项目中,诸如饭团、GrubMarket、Saltalk这样的项目,哪怕当下尚未盈利,也能看到稳定的现金流与确定性的增长。

疫情之下,拥有良好现金流企业的抗风险性前所未有地凸显。举例来说,原本主攻B端业务的Saltalk(盐语),若非它本身财务状况良好,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可能尚未成功转型C端市场,就已经在第一波冲击中倒下了。

陈洁表示,他对被投企业的要求是,在完成本轮融资后,哪怕未来不继续融资,也能在市场上活下来。在陈洁看来,那种“估值越大我越投”的投资方式不符合商业逻辑,就好比前几年创投圈炙手可热的共享单车,这种投资方式背后其实是一种博傻理论,看看有没有“傻子”接下一轮。

陈洁,凯尔特创投亚洲合伙人、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毕业于哈佛大学,专注于消费、生物医疗、AI等领域的投资。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硅谷凯尔特创投
1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