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德一站通:农夫山泉港股IPO加速!中金、摩根联席保荐

2020-04-30 13:38用户投稿

      4 月 29 日晚间,农夫山泉向港交所递交上市资料。

  招股书显示, 2017 年、 2018 年及 2019 年,农夫山泉收益分别为174. 9 亿元、204. 75 亿元及240. 21 亿元, 2017 年至 2018 年及 2018 年至 2019 年,收益较上年分别增长17.1%及17.3%。中金公司以及摩根士丹利为其联席保荐人。

农夫山泉

  再次提交资料,这也意味着农夫山泉港股上市的进程将进一步加快。

  农夫山泉的上市之路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农夫山泉第一次向港交所提交资料,从多个角度衡量,作为国内饮用水行业龙头企业,农夫山泉进入资本市场并非难事。 2008 年至今,关于农夫山泉的上市传言,也从未停止过。经查询相关市场消息,艾德一站通了解到:

  早在 2019 年 11 月,彭博社就有消息称,农夫山泉最早将在 2020 年上半年赴港IPO,募资规模不低于 10 亿美元;

  从 2000 年开始,农夫山泉上市的消息便时有传出,受 2008 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经济下行,农夫山泉为了保存企业的员工的利益,防患于未然。当年 5 月,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为上市做准备。但很快国家出台经济扶持措施,经济复苏,上市计划搁置;

   2018 年 8 月前后,证监会浙江局官网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农夫山泉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

   2019 年 1 月 12 日,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上市辅导在 2018 年 12 月终止。 2008 年 3 月 20 日,中信证券与农夫山泉签署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合作框架协议》,并于 2008 年 5 月 22 日签署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协议》。 2018 年 12 月 29 日,经双方友好协商一致,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述辅导协议的终止协议。

  除了上市的传闻,关于农夫山泉“水”的是非也时有传出:

   2009 年,农夫山泉最为核心的千岛湖水源,被指不适合饮用,只适用于工业用水;

   2011 年,农夫山泉出现“虫卵事件”;

   2013 年,农夫山泉被指水中现黑色不明物,公司回应,黑色不明物是矿物盐析出。当年,农夫山泉丹江口水源地被指“垃圾围城”,其中不乏疑似医用废弃药瓶;

   2018 年,农夫山泉欲在新西兰购置水源地,但遭万人抵制,称新西兰正面临被“挖空”的危险;

   2020 年初,农夫山泉被曝“毁林取水”,虽然事后辟谣,但仍对农夫山泉的名誉和好感度造成了影响。

  农夫山泉的财务概况

  农夫山泉是中国包装饮用水及饮料龙头企业。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艾德一站通了解到, 2012 年至 2019 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占据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领导地位。

  以 2019 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

农夫山泉

  在财务数据方面,艾德一站通了解到,农夫山泉于 2017 年、 2018 年及 2019 年的收益分别为174. 9 亿元、204. 75 亿元及人240. 21 亿元。 2017 年至 2018 年与 2018 年至 2019 年,农夫山泉的收益较上年分别增长17.1%及17.3%。

农夫山泉

  数据来源招股书

  从披露的资料来看,农夫山泉对股东也十分慷慨。在上市前的三个财年,共给原有股东派息 103 亿元,其中 2017 年派息3. 67 亿元, 2018 年派息3. 67 亿元,而计划上市前的 2019 年则派息96. 0 亿元。

  农夫山泉还表示, 2020 年 4 月已经宣派了 9 亿的股息,还有约 75 亿元的可供分配的历史保留净利可未来派于现有股东。

  风险方面,农夫山泉在上市资料中称:相较于 2019 年的销售量同期会下降,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止的三个月收益及净利润也会随之减少。这是因为农夫山泉的生产基地的业务于 2020 年春节期后暂时中止,不过现在已经全部复工。农夫山泉在招股书中称,预计疫情不会对 2020 年财年的业绩有重大不利影响。

  相信随着疫情的可控性增强,饮品等行业也将进一步复苏。艾德一站通将持续跟进农夫山泉IPO进展情况,届时也将开通孖展打新(即杠杆打新)通道,助力投资者参与农夫山泉打新,请持续关注艾德一站通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农夫山泉
17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