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传媒 2020-04-03T11:26:53 +08:00

富途证券:风口浪尖上的汇丰,与2008年比抗风险能力如何变化

富途证券:风口浪尖上的汇丰,与2008年比抗风险能力如何变化


核心观点:

1、从资本充足率、业务多元化情况来看,汇丰的风控能力在不断增强,且远超2008年时的水平,贸然评价汇丰将破产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2、目前汇丰的投资者更该考虑的是如何汇丰未来的成长空间在哪,增强收入和利润的成长性,能否在银行业激烈的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以及未来重回利润分红的时候,当前买入后的股息率是否满意。

3、连续暴跌的股价若重新上涨需要基本面方面来源的信号,并刺激情绪反转,投资者需要密切追踪的是:(1)全球疫情是否好转;(2)何时恢复派息;(3)汇丰的财报是否足够靓丽;

正文:

最近汇丰控股处于风口浪尖,继欧洲央行率先要求银行业停派息预留资金支持经济后,英国审慎监管局(PRA)4月1日要求当地银行汇丰及渣打等立即暂停派息及回购。这是汇丰自1991年迁册重组、以集团整体上市以来首次停派息。

全球投资者对此消息无不哗然,股价也应声暴跌。

不过香港金管局称,目前未见有需要要求香港银行暂停派息或回购股份,会继续密切留意公共卫生事件影响。香港金管局还表示,留意到部分海外监管机构要求银行暂停派息及股份回购。但香港银行体系资本水平充裕,平均资本充足比率超过20%,远高于最低监管要求,有能力继续提供稳定信贷支持香港经济。

可是,真正让投资者担心的反而不是「是否派息」,而是,未来投资汇丰是否会面临收入和利润的损失,甚至是出现经营上倒闭的风险。

汇丰这些年在风控上是否有进步,以及当下面临的风险程度几何?

一、汇丰能否达到监管要求的风控水平

在银行业,重要的风控源于《巴塞尔协议》。《巴塞尔协议》是巴塞尔委员会制定的在全球范围内主要的银行资本和风险监管标准。巴塞尔委员会由来自13个国家的银行监管当局组成,是国际清算银行的四个常务委员会之一,由巴塞尔委员会公布的准则规定的资本要求被称为以风险为基础的资本要求。

可以说,《巴塞尔协议》是一根重要的「缰绳」,拴住「银行」,不让其风险失控,冲下悬崖。

2010年《巴塞尔协议III》:2010年9月12日,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宣布,各方代表就《巴塞尔协议III》的内容达成一致。根据这项协议,商业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将由目前的4%上调到6%,同时计提2.5%的防护缓冲资本和不高于2.5%的反周期准备资本,这样核心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可达到8.5%-11%。总资本充足率要求仍维持8%不变。

而汇丰的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自2008年后开始不断提升,截止2019年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达到17.20%,远超《巴塞尔协议III》的要求,并且仍然在逐年提升,目前已超出监管要求11.20%。

而在2007年末,汇丰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仅13.5%,经过金融危机爆发阶段的洗礼,2008年末仅11.4%,且当年汇丰仅是比监管要求做的略好,而今却是大幅度优于监管水平。

经过2008年的洗礼后,汇丰在风控方面做的强了很多,那么,在当下认为经济形势不太妙的背景下,不仅要考虑「底线思维」,即汇丰资本储备(即资本充足率)上能否撑得过去,同时也要考虑放贷的收益质量和坏账准备情况。

由于2007年前后没有披露专项数据,从2011年后来看,不良贷款率在持续走低,这与汇丰缩减企业银行业务总量相关,而不良资产拨备覆盖率情况,却并不足够高,仅能达到63%,大陆的许多银行则在300%以上,还被财政部要求“多分红,别藏利润”,而汇丰需要「补交作业」的部分还是不少。

不过,综合对比来看,汇丰还是很好的汲取了2008年的影响,在风控能力上整体大幅度提升,也许是因为专注在转型零售业务,在整体不良贷款的准备金上准备尚不充足,然而就目前的资本充足情况来看,汇丰有着更为充足的资本储备,轻言汇丰将破产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那么在当前情况则需要分析本次疫情对汇丰冲击有多大,这就需要从业务模式分析。

二、汇丰业务结构这些年有何改变

汇丰自2008年以后,大量填充了资本,直接导致总资本回报率(ROA)和净资产回报率(ROE)开始下行,并且2010年后,收入和利润端基本停滞不前,业务模式上到底发生了?

这就需要从2011年汇丰推出业务转型来看了。

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在广告中被称为「世界的本地银行」——进行了战略转换,2011年宣布退出零售银行业务,并且退出在87个国家的经营,在战略转换后,对于很多客户来说汇丰银行将不会很靠近他们的家了。

这一变动完全颠覆了汇丰银行长期坚持的战略,即进入新国家,发展从信用卡、抵押贷款到投资银行产品的等的全业务。

自然可见的是,汇丰的零售业务从2013年出现了一波断崖式下行,整个业务结构也更加趋于均衡,并且零售业务自深度进入亚太市场后,2013-2019年仍然在蓬勃发展,不过中国内地的银行业也在大力发展零售业务,汇丰在零售端面临较大的竞争对手,自然收入端也未出现快速上行,不过整体看,汇丰的收入结构稳定,这样稳定的收入结构,在面临危机的时候抗打击能力也许更有韧性。

不过更有意思的是汇丰收入来源地的变化,汇丰在亚洲地区收入情况增长良好,而欧洲地区的收入却在持续下滑,北美地则停滞不前,汇丰相比于传统业务在欧美的银行,由于其业务来源的多元化,无疑更具有韧性。

并且根据招商银行研究院的预测,美国二季度环比年化GDP萎缩4.6%,全年增长在零附近,大幅低于上年度的2.3%和我们年初的预期1.8%。欧洲由于本身经济增长基础脆弱,预计深处负增长沼泽的时间更长,全年GDP萎缩1.2%。基准情形下,经济活动的恢复大概率遵循先中国、后美国、再欧洲的顺序。

很明显,目前中国经济的安全性高很多,背靠正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庞大中华区市场,汇丰的业务稳定性会强韧许多。

从资本充足率、 业务多元化情况来看,汇丰的风控能力在不断增强,且远超2008年时的水平,贸然评价汇丰将破产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而目前汇丰的投资者更该考虑的是如何汇丰未来的成长空间在哪,增强收入和利润的成长性,能否在银行业激烈的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以及未来重回利润分红的时候,股息率的情况是否满意。

同时,连续暴跌的股价若重新上涨需要基本面方面来源的信号,并刺激情绪反转,投资者需要密切追踪的是:

1、全球疫情是否好转;

2、何时恢复派息;

3、汇丰的财报是否足够靓丽;

当市场恐慌时,我们一定要冷静。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IEXS盈十证券|DMA账户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