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20-04-03 08:38
返回首页

瑞幸「自爆」,下一个乐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李晓蕾 王琳 周晓奇 ,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瑞幸自曝“伪造 22 亿交易额”之谜。

如果说 2000 年- 2010 年,是PC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十年;那么 2010 年- 2020 年,则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代”。 2020 年到来,下一个 10 年,科技互联网行业又将涌现哪些新机遇?

腾讯科技联合Tech星球,打造《Tech新风向》栏目,探索未来科技商业的新动向、新趋势。本文深度解析瑞幸咖啡“自爆”的多米诺骨牌。

瑞幸咖啡 瑞幸造假 瑞幸财报

瑞幸咖啡,曾创下一家公司创立 18 个月就IPO的全球最快纪录。赴美上市不到一年时间之后, 2020 年 4 月 2 日,瑞幸公布一份“伪造 22 亿元交易”的内部调查报告后,股价又以最快速度闪崩, 40 分钟 5 次熔断,股价暴跌78%,逾 300 亿市值蒸发。

瑞幸咖啡脱胎于神州系,CEO钱治亚是瑞幸咖啡的操盘人,董事长陆正耀和其老搭档黎辉和刘二海等隐身幕后。

事件曝出后,瑞幸盘前暴跌81.22%,盘中一度暴跌85%,截止发稿,瑞幸市值一路跌降至16. 97 亿美元。

瑞幸咖啡 瑞幸造假 瑞幸财报

瑞幸为何主动曝光自身交易数据造假,迷之操作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瑞幸股价暴跌会产生哪些连锁反应?瑞幸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背后的陆正耀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贾跃亭?

瑞幸突然自曝「伪造 22 亿交易额」

2020 年 1 月 31 日,调查机构“浑水研究MuddyWatersResearch”曾发布做空瑞幸报告,导致了一场资本和舆论的海啸。但当时,瑞幸对此全数予以否认。

时隔两个月,瑞幸咖啡却上演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自曝。

4 月 2 日,瑞幸咖啡三名独立董事组成特别委员会,负责监督时间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财年,合并财务报表审计期间的某些问题,并对此进行内部调查。

调查结果初步表明,从 2019 年第二季度到 2019 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 22 亿元,相关的费用和支出虚增。

虚假交易的产生原因指向瑞幸咖啡COO(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瑞幸公布的内部调查报告称:从 2019 年第二季度开始,相关人员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特别委员会建议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中止刘剑和涉嫌不当行为的此类雇员,以及中止与已确定的虚假交易涉及方的合同和交易。

刘剑与钱治亚等人同样出身神州租车。 2008 年至 2015 年,刘剑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 2015 年至 2018 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 2018 年 5 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

与瑞幸和陆正耀紧密相关的,还有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公开信息显示,他在瑞幸咖啡持股5%以上。

雪球用户ricky爆料称,前几天,瑞幸的薪酬委员会刘二海已离职。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就此向刘二海本人和愉悦资本求证,愉悦资本公关部官方回复称:“瑞幸是一家公众公司,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瑞幸咖啡 瑞幸造假 瑞幸财报

值得注意的是,浑水研究长达 89 页的报告中,罗列了 5 个SmokingGun Evidence(确凿证据)和 6 个Redflag(危险警告),直指瑞幸咖啡捏造公司财务及运营数据。同时称其业务基本崩溃,商业模式存在固有缺陷。

浑水报告称,其派出 92 个全职和 1418 个兼职调查员,在全国 900 多家门店蹲点,收集了 25843 张购物小票,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关联人与企业的工商信息,并录制了 11260 个小时的门店录像。最终给出的分析结果为, 2019 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家门店单天销量至少夸大了69%和88%。

随后,瑞幸咖啡发布公开信,坚决否认上述匿名报告的所有指控。并称报告中包含的所谓证据无确凿事实依据,且报告中的指控均基于毫无根据的推测和对事件的恶意解释。

主动「自爆」避免破产清算?

瑞幸咖啡先是否认,后又自曝造假,或许事出有因。

4 月 2 日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即将到最后提交期限。

财经分析师郭施亮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如果投资者向上市公司提出索赔,在此之前需要确立索赔前提条件。对美股市场来说,直接走集体诉讼关键取决于律所,通过律所发起的集体诉讼效率会更高,而这对企业的冲击也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如果一个投资者就某一事件起诉一家上市公司,只要这位投资者胜诉,则因为同样原因利益受到侵害的投资者也将获得赔偿,而情节严重的,被告到破产清算也是有可能的。

据了解,目前加州的GPM、 Schall律所,纽约州的Gross、Faruqi、Rosen以及Pomerantz等律所均表示,在 2019 年 11 月 13 日至 2020 年 1 月 31 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可以与律所联系。也就是说律所将代表投资者发起集体诉讼,而 2020 年 4 月 13 日正是首席原告(即瑞幸咖啡)集体诉讼的截止日期。

“海外的做空机构,看到瑞幸被集体诉讼,可能会及时跟进做空,这直接会对瑞幸积累多年的声誉造成影响。”财经分析师郭施亮说。

不仅是美股市场,中国香港也严惩造假上市,并会对保荐人进行终身追责。据Tech星球(ID:tech618)了解, 2009 年登陆港股的瑞金矿业因大股东涉违规押股事件,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并被诉讼。

同样, 2014 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天合化工,上市不足三个月就遭到沽空机构狙击,指控其账目造假、夸大盈利、与客户关系不可信等,由此导致天合化工停牌至今。与瑞幸咖啡面临的指控内容几乎如出一辙。

照此推算,瑞幸咖啡在集体诉讼截止日期前主动“自我引爆”,极有可能是为了自保,避免破产清算。

郭施亮表示,假如瑞幸在后续年报中拿出更充足的数据来证明公司商业模式,股价可能会迎来拐点。

否则一直下跌,瑞幸咖啡还有可能触发一美元退市制度。

纳斯达克市场规定,上市公司股价跌破一美元,状态持续 30 个交易日,纳斯达克市场将发出预亏警告,被警告的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的 90 天里,仍然不能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自救以改变其股价,将被宣布停止股票交易。

2011 年,国内赴美上市的 24 家中概股,就因股价低于一美元陷入退市危机。

然而,此次瑞幸咖啡并不是因为资本市场不看好导致股价大跌, 而是由于交易数据造假导致其股价暴跌。

“海外市场的惩罚力度极为严格,一旦确定企业财务造假,不仅会面临退市风险,还会面临众多投资者索赔,甚至造成企业倾家荡产”,郭施亮表示。

此前,美国股市也发生过类似事件。 2001 年,安然公司财务造假曝光,直接导致其破产倒闭,公司CEO杰弗里·斯基林被判刑 24 年并罚款 4500 万美元,财务策划者费斯托被判 6 年徒刑并罚款 2380 万美元,并全额赔偿投资者损失高达71. 4 亿美元等一系列处罚。

此次瑞幸咖啡主动宣布交易数据造假,是为了主动自保,还是被动自曝?或许只有钱治亚等公司核心高管才知道。

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乐视?

神州系出身的陆正耀,再次将瑞幸咖啡快速推上市后,“看准风口、成立公司、巨额融资、烧钱扩张,迅速谋求IPO”,这套“陆式资本术”一度受到追捧,甚至膜拜。

很多人认为,这套闪电战术十分凑效,但此次爆雷击穿了资本催生的泡沫。瑞幸的跌宕故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贾跃亭和他创办的乐视。

2010 年 8 月 12 日,乐视网登陆创业板,开盘当日上涨 47.12%,成为中国视频行业第一股。在此后上市的 7 年中,乐视融到300. 77 亿元。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也借此开始了“生态化反”。

乐视上市之际,华兴资本 CEO 包凡曾直言:“一个排名 17 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此后的 2015 年 5 月,雪球网有文章质疑乐视 2014 年年报注水严重, 6 月,华南基金分析师杨晓磊实名公开质疑乐视网 2014 年年报。

此后 2017 年 7 月 6 日,贾跃亭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发布《我会尽责到底》的文章,乐视资金链近乎断裂的情况被公之于众。

据时任职乐视市场品牌的高层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当时大家都劝贾跃亭不要公布,公布后市场会对企业的信心产生毁灭性打击。

但当时贾跃亭已经知道事情无可挽回,此后辞职、远走美国一系列事件众所周知。如今,乐视 2019 财报显示净亏损112. 82 亿元,公司股票存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

乐视的故事与瑞幸存在很多相似处。都是上市后股价暴涨,“自爆”后跌入深渊。

2019 年 5 月 18 日,瑞幸咖啡上市首日上涨19.88%,报20. 38 美元,总市值47. 4 亿美元。一杯咖啡卖出了近 50 亿美金市值。

2020 年 1 月 11 日,瑞幸咖啡完成增发并发行可转债,募资规模超 11 亿美元。其中,瑞幸咖啡股东大钲资本套现2. 3 亿美元,瑞幸咖啡公司融资 9 亿美元。瑞幸IPO募资为6. 95 亿美元,募资规模超过了IPO时候的融资。

2 月初,做空机构浑水研究发布做空报告,称其在经营数据上存在作假和欺诈行为。

瑞幸先是坚决否认,然而两个月后,却终于自曝造假,并提交了一份内部特别调查委员会出具的报告,称在 2019 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虚增了 22 亿人民币交易额。

倒塌的多米诺会砸到谁?

每一家企业背后都有纷繁复杂的生态链,瑞幸自然也是如此。如今,瑞幸被曝出 29 亿营收中有 22 亿造假,多尼诺骨牌倒下了第一块,其背后的生态链、投资人、股东等自然会受到波及。

其一,瑞幸拥有全职员工超过1. 2 万名,此外还有上万兼职员工,如今财务造假,投资人发起集体诉讼,瑞幸将面临巨额赔偿,瑞幸是否会出现大规模裁员?员工的工资是否可以照发?

其二,瑞幸曾在去年 7 月表示,线下咖啡门店已达 3000 家,并计划 2019 年年底门店总数达 4500 家,倘若瑞幸真的实现了这个目标,那么如今,瑞幸是否有能力负担 4500 家门店的租金?

其三,瑞幸门店内配备专门的咖啡机,同时,去年瑞幸在不断扩张品类,从轻食、坚果,延伸到小鹿茶,如今供应商自然不会发货,很大可能发生应付账款挤兑,但瑞幸是否有实力赔付供应商?

其四,去年,瑞幸推出新品牌小鹿茶,不同于咖啡品类在中国一二线城市以直营模式切入打开市场,小鹿茶全国铺开,采取加盟模式。

瑞幸和加盟商有明确的分工:瑞幸主要负责提供用户引流、技术、供应链和产品;加盟商主要负责选址店租、装修、雇员和日常运营。前期收入主要归加盟商,随着门店收入比例的提高,瑞幸的收入比例提高。

2019 年 11 月 5 日,瑞幸小鹿茶luckintea发布消息称,小鹿茶在全国的门店已经达到 50 余家。

如今,瑞幸面临危机,是否可以持续赋能小鹿茶的加盟商?如若不能,这些加盟商是否会面临破产?

其五,新加坡政府基金等机构投资者能否照常退出?

2018 年 6 月,瑞幸咖啡向西藏信托获得一笔 3 亿元的贷款,期限两年(即 2020 年 6 月到期),年利率8%。为此,陆正耀将瑞幸咖啡VIE架构下的外商独资公司48%的股权进行了抵押。

目前,瑞幸咖啡持股5%的股东中,仅新加坡政府基金一家机构投资者,其持有瑞幸咖啡7.15%( 2020 年 1 月数据)的股份,据悉,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被传是大钲资本的LP,而黎辉则是大钲资本的创始合伙人,他和刘二海、陆正耀曾共同打造了神州系的奇迹。

瑞幸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偿还西藏信托的贷款?新加坡政府基金是否还可以获得投资收益,甚至如常退出?

其六,中金公司和摩根士利丹声誉,是否会因此受损?

瑞幸的保荐商名单中,有曾出现在瑞幸B轮融资中的中金公司,和黎辉的前东家摩根士丹利,若瑞幸财务造假,其名誉可能将受损。

其七,是否会波及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

2017 年,瑞幸咖啡向陆正耀旗下公司、钱治亚、董事陈敏等借款 4 笔,累计金额3. 82 亿元,这些借款全部免除利息,期限一年。 2018 年,瑞幸咖啡又向陆正耀旗下公司申请了一笔1. 48 亿元的免息贷款。

更重要的是,如今,瑞幸咖啡的大股东依然是陆正耀,其持股比例高达23.94%,一旦瑞幸崩盘,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的股价是否能够扛得住?资金链是否稳妥?

其八,是否会殃及陆正耀旗下的宝沃汽车?

2019 年 3 月,陆正耀以 41 亿元买下德国老牌汽车企业宝沃控股权,收购宝沃遭到了神州的两大主要机构股东的反对。

而陆正耀收购的宝沃汽车并不赚钱, 2018 年宝沃全年销量下降25.7%至 32942 辆,与之伴随的是高额亏损与负债。

但这并没有打消陆正耀的念头,他希望未来神州买买车渠道和宝沃渠道将会深度融合,只有一个渠道,现有4S店优先转化为品牌旗舰店,神州将投入大量广告费用为其带来流量支持。

其九,影响是否会波及中概股?

郭施亮表示,此次瑞幸咖啡财务事件一旦落实,极有可能会对中概股的内部控制体系造成重大打击,甚至会影响整个中概股。

上市之前,陆正耀通过旗下各种公司,以借款的形式形成关联交易,降低融资成本,为瑞幸咖啡提供启动资金,让瑞幸成为彻彻底底的融资巨兽,成立两年来,瑞幸咖啡通过股权融资筹集资金7. 5 亿美元,通过各种借贷累计融资12. 85 亿元。

而今日的瑞幸和 2016 年上市的神州优车,以及 2014 年上市的神州租车高度相似,他们均在 120 个交易日左右解禁拉升, 45 个交易日到最高点,高点附近完成增发+减持套现。

陆正耀及其背后的圈层,靠着这样的方式完了三次资本游戏,未来这样的游戏是否还能继续,陆正耀是否会像贾跃亭一样面临信用破产?

或许,由此引发的雪崩和多米诺才刚刚开始。

猜你喜欢
瑞幸咖啡
314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