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师成主播,网课笑翻天,但大山里的这位女老师却让我们肃然起敬

2020-02-13 17:03天下网商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 丁洁,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700 公里外,廖小兰准时通过钉钉直播给 80 位学生带来开学第一课。

仅三天时间,全国有超过 2 亿人已被“逼疯”。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多地的大中小学校均推迟了原定的开学时间,为了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理念,一场轰轰烈烈的“网课计划”正式打响。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2 月 10 日,是不少熊孩子正式上网课的日子,也是不少老师被迫成为“主播”的日子,同样,也是家长被正式“逼疯”的第一天。

在这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发生了许多的“第一次”。

山东一位中年数学老师第一次直播还开着美颜,脸颊透着少女般的绯红;一位体育老师来到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给学生直播上课,一个人孤独地完成高抬腿;还有一位初二男孩一不小心在上网课时发了不合时宜的弹幕:“等下要不要玩游戏?”被老师看到立马禁言……

不仅如此,余杭塘栖二中的科学老师廖小兰给 700 公里外的 80 位学生上网课,因为老家在偏远山村,这位老师搬着板凳走山路寻找最佳“直播点”,给孩子们带来开学第一课。

“背它!背它!”“绝对会考!绝对会考!”开学第一课,老师被逼成了李佳琦,随之而来的是学生们满屏 666 的“打赏”。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当熊孩子遇到直播网课

数据显示,阿里旗下的远程通勤平台钉钉已成为最受欢迎的平台之一,有超过 1000 万家公司使用钉钉远程办公,且 20 个省的 2 万所学校和 1200 万名学生采用了钉钉远程上课和辅导。

鲁晓骐是杭州市下城区某中学的初二学生, 2 月 10 日 8 点半他登上直播间,等待第一节在线语文课。

语文、数学、英语、科学、社会、大课间,一天 6 节课,每节课 40 分钟,课间休息 10 分钟。

在语文、数学课结束后,紧接着的是大课间,也就是广播操时间,“不能退出啊,一旦退出老师会收到没上课的推送。”每当这时,他会起来稍动一下。

鲁晓骐上课的直播间里有一整个年级 300 多位学生共同在线,难免会有些小插曲。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老师上课时,一位男同学弹幕弹出“等下要不要玩游戏?”大群 300 多人包括老师全目睹着这一“灾难”的发生,老师立马开启了禁言设置。

在家上课,也有学生相当有“仪式感”。网上,有一位学生穿着校服挂着红领巾在线听课。还有在一节网课上,班长弹幕发“起立!”同学们跟着刷屏“老师好”。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网课跟学校也有相似的地方,例如鲁晓骐学校的一位科学老师依旧很爱“拖堂”,“每次都会拖十分钟。”他表示。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在线开学后,他的手机也再一次被爸妈没收,远远地与“王者荣耀”说了声再见。他是老师眼里的那批乖学生,当然也有一大批“网课学困生”,即在网络教学中不听话的学生,一上课就网速不好,没有摄像头,一提问就全员闭麦,上课时吃零食,还时不时传来王者荣耀的声音。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这几天最让他头疼的就是老师总会发来无间断“慰问”:“这几天都有在学习吗?”

在江西大山里直播的女教师

最近,网上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十八线女主播,指疫情期间,被迫网上直播授课的女老师们,从光荣的人民教师被转岗成了一名十八线女主播。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不过,更多的老师在面对“人生第一播”时难免“翻了车”。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王媛是杭州一所小学的六年级语文老师。为了控制小学生的上网时间,王媛学校规定一节课老师的讲课时间尽量缩短在 15 分钟左右,有时候可以以录播的形式,让学生在家观看视频完成上课。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对老师而言,网课让他们的备课压力变得更大了。以王媛为例,一天除了备课,还需要对着镜头录制授课视频,并学习剪辑。

王媛的班级里有 44 名学生,有个别学生在外省或来不及上课,她表示等开学后会私人给个别学生补课。

当然,老师在与学生一对一教学上也遇到了一些相当尴尬的瞬间,例如“被迫喊妈”。

如果身在偏远地区,网课还能继续吗?

一周前,余杭塘栖二中的科学老师廖小兰便接到学校要在网上直播上课的通知。上课不难,要做直播却让她犯了难。因为她的老家在江西的大山深处,根本没有信号。

在直播授课前,廖小兰与丈夫扛着3、 4 米高的毛竹竿和电线,自制一个“家庭版信号塔”。为了寻找稳定的4G信号源,她和儿子、丈夫兵分三路,提前踩点,最终在离家一公里左右的半山路上找到了优质信号。

2 月 10 日一大早,廖小兰带上笔记本电脑、一条小方凳和一张小竹椅从家中出发,走了半小时山路,准时来到直播点。 8 点半,她通过钉钉直播给 700 公里外的 80 位学生带来开学第一课。

“古人靠什么联络世界的呢?对,就是指南针,这节课我们就来学习这方面的内容。”廖老师开始了讲课。

这一周廖老师一共有 6 节课,第一节课还算顺利,她说:“过程有点艰辛,也挺冷,但是没耽误孩子上课,一切都值了。”

学生吴彤说,第一次看到廖老师在山里上课,刚开始有点惊讶,后来又有点感动。“老师这么辛苦,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教育部也在关注农村偏远地区的学习问题,从下周一 2 月 17 日开始将通过教育电视台第四频道,向全国用户传出课程学习资源,本次将覆盖偏远、贫困、农村地区,学习资源主要以小学课程为主。

家长“耐心值”正在一点点被击退

一边要在家中在线办公,一边还在饱受熊孩子的折磨,这届家长真的太难了。

鲁涛是鲁晓骐的爸爸,他手机里信息多密集的群就是儿子的班级群,每天都有各个科目不同的老师发作业及答案,一个不留神,就要在“茫茫词海”中搜索关键词。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还有一些学校采用更精细化教学。有一位初三毕业班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她的手机里刚加了 6 个群,数学、语文、英语、科学等,“我都要哭了,快被信息忙晕了。”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家长的“耐心值”正在一点点被击退。

鲁晓骐在校内网课之余,还会上新东方等补习班的网课,老师要求的设备包括带摄像头的电脑、iPad、手机任一皆可,以及能对话的耳麦。

网课“现场感”十足,老师能看见在座的十几位学生,如果有一位学生突然掉线,老师会在微信群艾特家长,“XXX,你掉线了,马上上线!”

鲁涛笑着说,一场网课,家长比孩子更紧张。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因为在线授课,缺少作业本或考卷资料,家中又缺少打印机等设备,家长还需要“挑灯夜战”,将在线作业抄写在纸上,让孩子完成。

钉钉 直播 网课 主播

一位三年级的小学家长表示,孩子的听写、背诵、抄写作业,她都要盯着完成,并拍照第一时间反馈给老师,稍微慢一点儿就要被班主任私聊。

除了父亲的身份,鲁涛还是中国邮政的一位职员,这几天他们还在紧急地完成杭州市中小学教材配送的事,不少学生还在等待当季的课本。

一个头三个大,真该给这届家长点个赞。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钉钉
37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