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手、微信、支付宝、Uber、滴滴、抖音:春节大战谁赢了谁输了?

2020-01-27 13:52深响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深响(ID:deep-echo),作者:依民,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以下为文章核心要点:

肺炎疫情打乱了许多公司原定市场计划,但竞争的脚步不会停止。

著名的羊年春晚之战,将微信支付送上中国头部网络支付服务商位置。

Uber中国利用 2015 年春节档期作为发力点,撬开市场。

2016 年春节,百度外卖主打温情牌,让骑士们回家过年,成为其滑落的转折点。

在移动互联网红利渐失的背景下,抖音抓住春节档期,实现了逆势崛起。

支付宝 滴滴 抖音

尽管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打乱了许多公司原定的春节假期市场传播计划,但竞争的脚步不会停止。

1 月 25 日,农历鼠年大年初一,快手公布了春晚活动数据:全球观众参与红包互动累计次数达到 639 亿,远超去年数据,创造春晚史上最大的视频点赞纪录。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战事,春晚之前,众多明星口播“上快手,分 10 亿”的视频物料在网络、电视等各个渠道全面铺开。为了狙击快手,抖音迅速跟进,喊出“上抖音,分 20 亿”的口号,在快手取得了与春晚合作权益的背景下,抖音选择在许多地方卫视投放传播物料。

而肺炎疫情为今年的春节战事加入了更多变量。

在春节档影片因疫情集体撤档后, 1 月 24 日,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及欢喜首映共同宣布,贺岁电影《囧妈》全片将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一时引发轩然大波。

特殊的鼠年春节假期尚未结束,互联网公司们的暗战也在继续。

作为中国最传统的节日,春节历来是大家休息、放松与家人团圆的日子,但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们而言,春节也是撬动市场、突袭对手、扭转格局的绝佳时间窗口。

在过去五年里,中国互联网上演了多次精彩的春节大战,战争发动者无一不通过春节实现了战略突破。这与春节期间庞大的人口流动、积攒的娱乐和社交需求息息相关,更离不开互联网公司们真金实银的大手笔投入,和持之以恒的创新和尝试。

短短春节假期如今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们的兵家必争之地,以下是「深响」盘点的近几年发生在中国互联网的几场重要的春节大战,商战重复上演,有人失意、有人得意。

快手对垒抖音

农历猪年最后一天,字节跳动给快手、优爱腾三家长视频网站上演了一场奇袭。

在今年春节档影片因肺炎疫情集体撤档后, 1 月 24 日,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及欢喜首映共同宣布,贺岁电影《囧妈》全片将于大年初一进行在线首播,这为本已激烈的鼠年春节战事,增添了更多火药。

支付宝 滴滴 抖音

对于快手、抖音两家而言,鼠年春节的重要性非同一般。

2019 年 6 月,快手创始人宿华发布内部信,称快手将变革组织、优化结构、迭代产品,并明确提出了战斗的第一个目标: 2020 年春节之前, 3 亿DAU。冲刺 3 亿 DAU的计划在内部以“K3”代称,围绕目标,快手进行了系列布局,其中,与鼠年春晚的合作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2019 年 12 月 25 日,快手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2020 年《春节联欢晚会》独家互动合作发布会上宣布:春晚当天红包金额将达 10 亿人民币,超过百度的 9 亿、淘宝的 6 亿成为史上最高红包数额。

快手重金押注鼠年春晚实现用户量级突破的目的不言而喻,面对激进的快手,抖音迅速跟上。 2020 年 1 月 14 日,抖音方面也宣布启动了 2020 年春节红包活动,且金额高达 20 亿。

如果没有突发状况,今年春节快手、抖音将上演此前微信、支付宝之间的对决,但肺炎疫情的出现和快速扩散为这场战役加入了更多不确定性。

一方面,舆论关注向疫情集中,比如对于鼠年春晚,便有许多用户在社交媒体表示因关心武汉、无心观看,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显然对快手是不利影响。快手对鼠年春晚大手笔的投入是否能获得理想效果,仍待观察。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与欢喜传媒的联手既为旗下产品引来关注度、导流的同时,也增添了国内视频行业格局的变数,「深响」便曾报道过字节跳动暗潜影视圈、布局长视频的动态,此次与欢喜传媒的联手将有可能打破原有电影发行格局,也或将挑起长视频领域的新一轮战争。

目前,鼠年春节假期尚未结束,无论快手、抖音还是其他互联网公司的相关市场计划仍在继续运转,本次快手对垒抖音的最终战绩尚未揭晓,谁会得意、谁将失意仍存变数。但可以确定的是,鼠年春节将是两家公司发展历程上的重要节点。

微信奇袭支付宝

2014 年 1 月 10 日,在距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腾讯内部组建的小团队开始研发微信红包功能,这个产品灵感来源于腾讯新年发开工利是,最初以公众号的形式存在。

在腾讯财付通运营的名为“新年红包”的公众号上,用户可以实现发红包、查收发记录和提现。关注该帐号后,微信用户可以发两种红包, 一种是“拼手气群红包”,用户设定好总金额以及红包个数之后,可以生成不同金额的红包;还有一种是普通的等额红包。

本是内测阶段的产品因其新鲜、有趣的玩法很快蔓延开来。根据分期乐总裁、微信支付前总经理吴毅后来的回忆,产品开发了三周,并没有正式发布,因为一些同事不小心发到了群里和朋友圈里,结果成了第一个开始蔓延的种子,在短时间内就引爆。

2014 年 1 月 28 日下午,“新年红包”的图标第一次出现在了微信“我的银行卡”界面中, 6 亿多用户可以直接进入微信红包的页面开始发红包。

吴毅透露,“ 2014 年春节,一共有一千万人玩红包。回头看数据的话,好像比起外面声音来,实际数据没有那么大。因为第一年玩红包的都是互联网行业的人,金融行业的人,以及媒体行业的人,他们都极具传播力。”

尽管一千万这个数据如今看起来并不算起眼,但却极大改变了中国在线支付行业的格局。以至于马云于 2014 年 1 月底在来往表示,腾讯的“微信红包”如同“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都很完美。不过他同时表示,虽然(微信红包)在短期获得了一定效果,但春节很快就会过去,让市场长期健康受益才最为重要。

支付宝 滴滴 抖音

马云来往发言截图

但事情显然没有马云想的那么简单。

由微信红包撬动的支付用户成为接下来微信支付快速发展的种子用户,解决了微信支付在前期推广中商户和用户的冷启动问题。看到了微信红包的强大势能,腾讯选择再添一把火。

在微信与春晚将合作发红包在业界流传多日后, 2015 年 2 月 16 日,距离除夕夜还有两天,腾讯微信团队正式公布了重磅消息:羊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将与微信携手,开展全方位的深度合作。除了直播全程中的各种互动惊喜外,用户还可通过微信的“发现—摇一摇”入口,开抢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价值超过 5 亿元人民币的微信现金红包。

2015 年 2 月 18 日,除夕夜晚八点,央视羊年春晚准时上演,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行业最知名的一场春节大战也拉开帷幕。

根据微信方面后续公布的数据,除夕当日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0. 1 亿次,最重要的是帮助微信支付进一步拓宽了圈层。相比之下,支付宝大年初一上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大年三十的 24 小时内,支付宝红包的收发总量勉强超过2. 4 亿个。震惊之余,此后的 2016 到 2018 三年间,阿里巴巴蝉联央视春晚最大标王。

吴毅称,“创新是让你产生拐点的最有效办法,对于微信支付来说,这个拐点就是微信红包。微信通过一个自己创造的支付场景拿下了微信支付的大批绑卡用户。后来我们看到绑卡用户的增长基本上与红包数增长成正比。”

这场著名的羊年春晚之战,将微信支付送上中国头部网络支付服务商位置,并快速拓展了领地。

此后,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之间的激烈竞争,促使中国移动支付快速普及,并推出各类创新。而春晚,也成为了互联网公司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支付宝
17679篇文章
查看